放下名利 柳暗花明

更新: 2020年04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四月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说是老弟子我还真惭愧。一九九九年之前师父就把我的各种疾病拿掉了,如:头痛病、心脏病、风湿、腰椎病、颈椎病、肠胃病等等。一九九九年大法遭受迫害后我渐渐的脱离了大法,混同于常人,掉在名利当中不能自拔。

脱离集体学法这些年,遇到矛盾不向内找,没有把自己溶于法中。在单位里,没有把工作中领导对自己的不公及同事之间的摩擦,当作是修去名利心、过关、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机会,而是愤愤不平。总是用常人心埋怨:这个世道,累死累活的不拿钱,偷奸耍滑、溜须拍马的拿钱,同样的岗位,我付出的比别人多的多,奖金、工资却差的很远,功劳是别人的,苦劳是自己的。每天还得应付那些勾心斗角的领导及同事,心里总在抱怨:这个国家能好吗?企业能好吗?这么多领导不把心思放在工作上,整天琢磨人,琢磨钱,谁要干出点成绩马上据为己有,想方设法找茬把人整下去。这哪是正常人待的社会,分明就是个人整人的社会。每天上班我都活在恐惧当中,生怕又有哪位同事给我“惹事”了,领导又得找我茬了,又有机会扣钱了。

因为我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还是本专业的高级工程师,而我的上级不是学我们这个专业的。现在的国有企业很多都是外行管内行,关系比能力重要,所以工作很难做。而且我不是由领导安排竞聘这个岗位的,而是凭工作能力及各方面的能力征服了所有评委才被上级领导部门迫不得已聘用的。

我被聘用打乱了上级领导的用人安排,常常遭到他们的打压,工作中处处不顺,因此给自己带来了无休止的麻烦:他们挑动群众斗群众,把这个部门的人际关系搞得一团糟。目地是让我干不下去,找茬把我弄下去。自上任后,没过一天舒心的日子,又累、又气,心里后悔当初为什么要竞聘这个岗位,当什么负责人,把名利、面子看的这么重,把自己身体搞得一团糟,干嘛让自己卷進这个漩涡中去?

不管他们怎么折腾,我的工作和我所在的部门都得到了本系统同行和本市同行的认可。师父说:“在常人社会中为了名、利,人与人之间的争夺,你睡不好、吃不好,你把身体已经搞的相当不象样了,在另外的空间看你的身体,那骨头都是一块块黑的。”[1]由于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最后身体出现了状况。一九九九年以前修炼时,师父给拿掉的病又复发了,除了心脏、腰椎、颈椎,还增加了甲减(多项指标都封顶了,仪器测不出来了),血脂高,妇科病等,每天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硬挺着。

领导觉的我不听他们的话,和他们不是一条道上的,很碍事,想方设法要把我弄下去,好安排他们需要的人上去,于是就要拆分我的部门。经过他们周密的计划、安排、操作,上报公司领导批准后,一天下午通知他们要的人第二天上午竞聘,这时才有同事告诉我这事。听到此事,我心里很平静,心想:我本来就不想干了,就盼着早点退休,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可是又一想他们这么做对工作一点都不负责,只会给以后的工作带来很多的麻烦,他们考虑的就是他们自己的利益。

有同事为我打抱不平,就发邮件给公司领导反映情况。我考虑再三,也发了一份邮件给公司领导,告诉他从明天起我不再担任这个部门的负责人了,并讲了其中的前因后果,我最后强调:他们这么做使以后的工作很难做,对公司也不负责。公司领导立即打来电话说:“要我到拆分的其中的一个部门去负责,刚才已经说好了,不用参加竞聘。”这个部门是我们这个部门最轻松的部门,没做负责人之前我一直想干这个工作。这时我心里非常平静,没有一丝涟漪。我回答:“好吧。”

放下电话后,我突然觉的什么怨气都没有了,什么名啊、利啊、面子啊都不重要了,就觉的多年的压抑没有了,解脱了。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觉身上掉下去一块很不好的黑东西,身体一下轻松起来,大脑也轻松了,这种感觉好多年没有出现了,我高兴极了,原来放下名利心是这么美好!

师父说:“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1]

第二天一上班,看见安排竞聘的同事都没去,就问:“你们怎么还不去竞聘呢?”他们说:“昨晚九点多接到通知:竞聘暂停。”我问:“为什么?”回答:“不知道。”更让我没想到的是:不一会儿,总裁的批文下来了,而且是经过好几级领导的审批,都是昨晚批的,内容是同意我大约两年前提出的合理化建议(当时被压下来了),把我部门调到总部。总部的领导对我说:“你这个部门你说了算,一切的一切都你说了算,我们支持你的工作。”在这突如其来这么戏剧性的变化面前大家都愣住了。

当你放下这个心的时候,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通过以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和我心性上的改变,我明白了:师父不想丢下一个弟子,还在看护着我,虽然我脱离大法这么多年,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放下了名利心,面子心、怨恨心、争强好斗的心。把这个难给我拿掉了,让我过了这一大关。

我下定决心:再也不能这样带修不修的了,不能辜负了师父为我承受的。

于是我就去找同修交流。有个同修告诉我:“你得找个学法小组。”

我想我家附近有个学法小组就好了。没两天我妹妹就碰到我们小区的一个同修,并告诉同修我的想法。大约第三天晚上,同修们就来找我了(我明白是师父的安排)。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同修说的一席话让我惭愧不已,让我回想起得法后,师父为我承担这么多苦难,给我净化了身体,看护着我,我才没有彻底的滑下去。而我还停留在做一个好人的层面上。我后悔,对不起师父。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我告诉同修:“我要和你们一起学法,我要请齐所有的大法书,我要认真学习师父所有的讲法,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

师父说:“以上是炼功不长功的两个原因:不知道高层次中的法就没有法修;没有向内去修,不修炼心性不长功。”[1]

现在我已经从新走回大法很多年了,将这段经历写出来和同修交流。愿师父少一些操劳,多一些欣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