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后轻快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七日】一九九七年底我走入大法修炼,二十多年的魔炼历程中,我就是大法的一个粒子,一个个难忘的故事铺出了我修炼的路,一颗颗人心在这条路上被修去,尤其是我的这颗怕心就是这样修去的,师父就在身边带着我走,去掉怕心后的感觉轻快极了,我把这个过程写出来与同修切磋。

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时,我还没有主动讲真相救人的概念,我拿到了一份份的真相资料,看过之后对这场迫害有了清楚的认识,就有了希望大家都来认识的一种愿望。我就想把攒起来的真相资料发出去,让人们看到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是被冤枉的。

一天早上五点左右,我带着资料走出家门,一份一份的往人家门缝里塞,第一次发资料,又紧张又怕,怕遇到警察巡逻车。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突然一阵刺耳的警笛响起来了,一道强烈的灯光射过来,逃来不及了,躲也没地方,双手一哆嗦,资料全散掉在地上,正惊魂不定,一辆警车呼啸着从我身边驶过。看着开走的警车,我头脑一片空白,呆了一会儿才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哆嗦着手脚捡起地上的资料,长长的舒了口气。好象才明白:警察不可怕,是自己的怕心才可怕。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摇了摇头,没事,继续发。

从此以后,无论发什么资料,渐渐的就象吃饭穿衣一样习以为常。对接资料的人能大大方方回报一个微笑或一个祝福。对不愿意接的,自己也不动心,情绪不被带动。

一次,在监狱生活区,我发给了一个退休警察,他打开一看是关于法轮功的资料,就大叫起来:你胆子真大,敢到监狱里来发资料,我注意你好多次了,你信不信,我把你抓到派出所关起来。我说:我信、我信,你不要就还给我。说着我顺手抢回了他手里的资料就急忙离开了。大概离开二、三十米,见到一个人,好象在等我,他对我说:你怎么会去招惹这个人?他是监狱里最恶的人,好人坏人都恨他。听后,我真心的谢谢这位好心的大哥!顺便就给他讲真相,最后还叫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很认可,我也很高兴,心想,今天能救了这位好心人值了!

一天上午,我学完法,还想再学点什么,可心里总是心神不定的,总觉的有想要出去走一走的感觉,一下想起家里座机电话费没交,就出门了。没走多远,就碰到两个神色焦虑的老年妇女眼巴巴的望着我,向我打听一个治疗风湿病的小诊所,并告诉我她们是从乡下来的,这地方变的让人不认识了等等。我看她们很着急,就安慰她们,并帮着一块去找诊所。一路上给她们讲法轮功好,三退保平安,只有退出中共组织,抹去额头的兽印,才能有好的未来等等。其中一个还是妇女队长,但识字不多,入过党、团,她愉快的退了;另一个没读过书。她们都很高兴,并说都年纪大了,记不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要我写给她们带回去叫家里人教她们念。我就到商店借来纸笔,认真的写下了那救命的九个字,又教她们念了几遍。看着她们一字一句念的那个认真劲儿,我真为她们高兴!知道这是师父送来的有缘人。找到了诊所,她们千恩万谢的与我告别。

有一次,我在小河边看到树下一个老人在乘凉,就走过去和他聊天,自然又开始讲真相。一提到共产党,老人就激动了,和我讲起了他的家史,他家成份高,吃了不少苦,遭了不少罪,受人白眼,一直忍辱负重,还要违心的向组织靠拢等等,说到伤心处就泪水止不住的流。我赶快安慰他说,现在退休了,不用看别人脸色了,自己可以好好活了。接着我告诉他,他必须把在血旗下向共产党发的毒誓去掉,才能真正平安,才能从邪党的束缚中解脱出来,要他退出团、队组织。他赶快说:我退!我退!我要退出我加入过的团、队组织,要彻底从中共的压迫中解脱出来!那时我们都已泪流满面!

有一天,我一个人又到监狱的生活区,在亭子里近距离发正念,一对老年人走过来,我和他们打招呼,他们走進亭子坐下,我就和他们拉家常,得知他们是从外地来看儿子的,一家人都是警察。我夸他们是警察世家真好,他们也高兴。我顺着他们的话和他们唠嗑,最后讲到什么道德败坏,世风日下,贪官污吏,老百姓苦不堪言等等,大家都很自然的顺着一个方向,都有着共鸣。我渐渐把话引向三退保平安的话题。可就在这关键时刻,来了一个涂脂抹粉、打扮新潮的女人和几个男人,他们一坐下,就山南海北,胡吹乱侃起来,我没有能力扭转话头了,讲真相也不可能了,没救下这对夫妇有些遗憾。我虽心不甘,还是离开了。

没想到,我刚走出亭子不远,刚才还吹的热火朝天的那伙人,突然起身走出亭子散了。我惊喜极了,赶快发出一念:让那对夫妇朝我这边走来。果不其然,他们走过来了,我迎上去说:大哥大姐,刚才听你们说的话,知道你们很善良,是好人,我不把我知道的真相告诉你们对不起你们。他们很吃惊,问:为什么这么说?我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大法师父叫我们救世上的有缘人!你们就是!请你们退出你们入过的党团队组织,抹掉在血旗下发的毒誓,让自己有个美好的未来,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难来时命能保!他们都问:是真的吗?是真的!我肯定的说,我每人送给他们一个护身符。他们都愉快的答应了、接受了,我认真的给他们念上面的吉祥字。他们很高兴,真心的对我说:他们儿子就住在这一幢,叫我到他们家吃了中午饭再走,我谢过他们的盛情好意,和他们告别了。回头看着他们的背影,我再一次感受到师父就在我身边,师父把一切都铺垫好了,只要我们跑跑腿,动动嘴就行。没有师父的慈悲苦度,我能做什么?又做得了什么?这时的我,一脸笑意,舒服极了!我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回家了!

经历的事很多,这几件给我留下的印象很深,我的怕心就是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在每一件救人的事情中慢慢修去了,有一种轻快的感觉走在神的路上。

个人的一点感受,如有不在法上,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