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2019年辽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综述(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在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二十年中,据明慧网资料的不完全统计,辽宁省东港市公安系统先后八次集中绑架法轮功学员,每次少则绑架十几人,多则绑架近百人,包括多次小范围绑架,累计达五百余人次。其中,有16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三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疯;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残、致重病;64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176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190人次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

以下是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期间,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的现有数据的统计及部份案例。

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类型、人次表
时间(年)骚扰绑架拘留判刑致死
201631201
20172531
20188
2019141152
合计47177221
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九年东港市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名单
时间骚扰绑架拘留判刑致死
2016于淑新、宫月娥、王瑞兰、张淑香陈英娥、孙永勤、张伟、张小平、林志艳、孙艳、孙义、于广华、于仁芝、孙立凤、张雅艳、孙立华、曲晓东、王芳、张良、孙俊波、王斌、韩吉云、孙桂清、王长龙、宋积威
2017王连玲、孙秀华、刘建华、黄淑清、张英、高秀兰、修桂香、张秀芬、戴华、荐桂玲、任秀芬、朱长明、宋广迪、滕某、迟某、冷雪梅、徐桂珍、刘国芝、于桂香、孙雅香、宁淑荣、曲金华、于庆贤、王振华、李卫华、梁淑凤、那淑春、王红、王辉
2018王瑞兰、董丽凤、那淑春、梁淑凤、巴丽娟、朱长明、刘梅、任秀芬、
2019王明军、徐桂珍、王瑞兰、张秀芬、蔡永娟、宁淑荣、汪世清、修桂香、李桂连、代华、高秀兰、刘健华、李玲、姜丽、刘梅、王春华、李平等9人李平、姜丽、李玲、侯秀芬、赵淑珍曲晓辉、王福华

一、冤狱九年,屡遭酷刑,宋积威在被迫害骚扰中含冤离世

东港市大孤山镇法轮功学员宋积威, 曾三次被中共非法劳教,并被非法判刑三年。在前后长达九年多的冤狱迫害中,遭受了令人难以想象的酷刑折磨。

宋积威出狱后每个月都会接到警察打来的威胁恐吓电话,后被迫与妻子王春流离失所,在巨大的压力下,已食水不进的宋积威,于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含冤离世,年仅60岁。

宋积威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 修炼前他一身病, 修炼后身心得到净化,无病一身轻。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宋积威被东港市公安、政法委等迫害部门列为当地主要迫害对象。

二零零零年六月,宋积威因给其他法轮功学员传递一份经文,被东港市公安局,孤山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二年,送进丹东教养院。教养院的恶警用酷刑折磨宋积威:让他坐板儿,把腿伸直,不让动,一动就打,打得腿都不会走路了。又让宋积威坐三角铁,坐在铁床边的三角铁上,把腿伸直,两脚之间夹上纸,纸掉了就打;拿打火机烧脚趾头;双手放在膝盖上身体要挺直,从早六点三十分到晚九点;电棍电击全身,而且长时间电击,一根不够,就用多根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宋积威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前高呼“法轮大法好”,被警察绑架。后被非法劳教三年,送进丹东教养院。二零零三年九月,丹东教养院又把宋积威及其他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本溪威宁劳教所迫害,用酷刑摧残:恶警与恶人把大法弟子的腿双盘后捆住,再把人绑成球形,然后再坐上一个人,受刑人被折磨的死去活来。还有一种酷刑手段:十几个人围着法轮功学员打骂侮辱,或把学员腿双盘上绑住,小腿之中再插进三~五公分厚,五~十公分宽的木板,一头由一个人踩住,另一个人穿高跟鞋,在学员的腿上碾踩。再用电棍反复电击全身。关笼子严管,时间长达两个多月。

'酷刑演示:捆绑成球状,双手反绑,施以重压'
酷刑演示:捆绑成球状,双手反绑,施以重压

二零零七年八月一日,在东港政法委的操纵下,东港公安局国保大队长王润龙勾结孤山镇政府、孤山公安分局、孤山街道派出所,出动警察二十多人,在孤山地区疯狂抓捕多名法轮功学员。八月二日,宋积威正在养鸡场干活,再次被绑架。十二月十二日,东港市法院将宋积威非法秘判三年六个月。

二零零九年七月,宋积威被送进本溪溪湖监狱。本溪溪湖监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有多种:用打火机和点燃的香烟头烧身体的各个部位;电棍电击;凉水泡(把法轮功学员的衣服扒光,捆绑后抬到沐浴室里,扔到冰凉的水里泡一天一夜,出来后两腿不能走路);用针扎身体的各个部位;拳打脚踏,暴力摧残;多日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等等。

宋积威被迫害了十七个月,身体十分虚弱,胃痛、视物不清,直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被释放回家。回家后,陆续遭到大孤山公安局和当地公安派出所警察的多次骚扰迫害。

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三日,宋积威的妻子王春与当地几名法轮功学员到附近农村讲真相、发资料,被当地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绑架到公安局。家属亲戚等多方营救,四人被“取保候审”放回家。六月中旬,警察叫王春去签字,被王春拒绝,警察让其儿子宋涛代签。一个月后,宋涛又被警察叫到派出所,威胁他说:“如果你妈再不亲自来签字,我们就把她的案卷递交给检察院。”七月中旬的一天,宋涛又接到警察打来的骚扰电话,逼迫王春到公安局去签字。

宋积威得知此事后,精神受到很大刺激,身体每况愈下。二零一六年八月初,宋积威已经食水不进,警察还继续骚扰, 宋积威与王春被迫离家流离失所。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晚上,宋积威在病危中返回到家中,半夜十一点含冤离世。

二、二十余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十四人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五年四月十八日至十九日凌晨,东港市公安局、丹东合作区公安分局警察在丹东国保支队指挥下,绑架了二十余名法轮功学员:张伟、孙永勤、张小平、张良、林志艳、张敏、孙立凤、陈英娥、孙义、于广华、孙立华、孙艳、孙永杰、孙华、于华、曲晓东、王芳、于仁芝、聂仁父子等。警察入室抢劫法轮功学员现金二十几万元,还有存折、银行卡等;抢劫打印机七台、电脑六台、电脑机箱一台、二十几部手机、和其它物品。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七日至十五日,东港市法院集中对陈英娥、孙永勤、张伟、张小平、林志艳、孙艳、孙立凤、张雅艳、孙立华等十二名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庭审。东港市政法委、东港市法院威胁、威逼律师不许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 不许为法轮功说公道话。非法庭审期间,四名维权律师因为法轮功学员做无罪辩护而被逐出法庭。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八日,东港市法院对多名法轮功学员下达非法判决:陈英娥(八年)、孙永勤(八年)、张伟(八年半)、张小平(五年)、林志艳(五年)、孙艳(四年);丹东法轮功学员孙义与于广华夫妇于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 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东港市法轮功学员王斌(女)于二零一五年四月二十日中午,在家中被东港市开发区公安分局警绑架,二零一六年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东港市法轮功学员张伟,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五日被非法关押到辽宁省女子监狱一监区七分队。为了逼迫张伟放弃信仰,当时的队长刘宇叫犯人刘丽、关坤等人昼夜看管张伟,白天把张伟关在车间后面的仓库里,晚上关在监舍二楼的储物仓库里,为了避免叫人发现,储物仓库的玻璃被贴上了报纸,在里面犯人刘丽更是肆无忌惮的毒打张伟。刘丽对张伟说:“你如果不转化,就叫你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告我也没用,我们有政府保护,打你是白打。”

张伟晚上被关在监舍的储藏室内被强迫坐特殊小板凳(长十五厘米,宽五厘米,高八厘米),这种凳子一般人坐几天屁股就会烂,刘宇指使刘丽强迫张伟坐了一个多月,连星期天也不放过,从早晨七点到晚上十点,一动不能动,笔直的坐着。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罚坐小板凳

为了抗议这种非人的折磨,张伟曾两次绝食,时间一个多月。刘丽在张伟被强制灌食期间,狠命拉扯灌食的管子,并高声辱骂张伟,叫张伟备受折磨。

犯人刘丽经常不分春夏秋冬半夜将张伟拽到洗漱室或厕所,从头到脚灌凉水,然后拽张伟到窗前,开窗吹凉风冻张伟,一连几个小时,把张伟冻得直发抖。迫害详情请见明慧网报道《张伟在辽宁省女子监狱被折磨 丈夫控告凶手》。

三、七十一岁的韩吉云被非法判刑七年 遭高压“转化”迫害

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时年71岁的法轮功学员韩吉云,因发放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人恶意举报,遭集贤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家属得知,韩吉云在辽宁东陵监狱被高压强制“转化”迫害。

韩吉云老人今年75岁,家住辽宁省东港市。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五日上午,韩吉云老人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法轮大法和被迫害的真相,在集贤集市发放免费的法轮大法真相小册子,被人恶意举报,集贤派出所警察将他绑架,中午又到他家非法抄家。晚上九点左右,韩吉云被非法关进丹东看守所。二零一六年四月四日,家人得知他遭非法批捕。

韩吉云老人因为拒绝放弃修炼法轮大法,于二零一七年五月,被东港市法院非法判刑七年,送进位于沈阳市的东陵监狱迫害。韩吉云老人在狱中遭到高压“转化”迫害,具体细节不详。

四、孙桂清遭冤狱一年 女儿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五年五月,东港市菩萨庙法轮功学员孙桂清实名控告江泽民,诉状通过当地邮局寄往最高检、高法,被当地邮局伙同菩萨庙派出所劫持。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一日,菩萨庙派出所所长修晓东带领一帮人, 在没有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非法闯进孙桂清家屋里强行抄家。还打电话叫来东港市孤山公安分局便衣警察,领头的是局长潘保昌,两地警察合一起约十人之多,在孙桂清家乱翻、乱拿、拍照、录像。被抢劫的财物有:大法师父法像、大法所有经书、录音、录像讲法带和光碟、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一台DVD影碟机、四个耳机、一部私人手机、二百元现金、无钱银行卡一张等许多贵重财产。然后修晓东、王治云等一帮恶警连拖带拽把孙桂清推上一辆面包车,绑架到菩萨庙派出所。晚上十二点左右,孙桂清被劫持丹东汤池看守所非法拘禁迫害。

孙桂清在看守所被强迫超负荷干活,致使右手指肿胀变形。如果分配的产量干不完,晚上不让睡觉,罚站班,每次晚上都要罚站班两到三次,每次都是站一个半小时左右。强迫背监规,背不下来罚坐小板凳。罚站,罚干活,逼转化。狱警李晓兰和几个警察与李雅文对法轮功学员围攻迫害,孙桂清站出来反迫害,被李晓兰与警察命令李雅文和几个吸毒犯按住强行戴上手铐推到办公室,铐在铁椅子里谩骂,然后被投进四监室迫害。

当地派出所所长为迫害孙桂清向检察院递交迫害假证。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东港法院对孙桂清进行非法庭审,只许四名家属旁听。在法庭上,法官范志飞多次打断律师为孙桂清做无罪辩护。庭审还没有结束,法官令法警将律师强行赶出法庭。孙桂清在法庭上堂堂正正的陈述自己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理念做好人没有错,更没有罪。

东港法院强加给孙桂清一个“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孙桂清被非法判刑一年。

孙桂清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回到家中。孙桂清被绑架时,她的大女儿亲眼目睹警察抄家、妈妈被恶警绑架的一幕,精神受到刺激。二零一七年,萨庙派出所王治云、郑乾坤、修晓东、肖玉波等人四次闯入孙桂清家屋里拍照、盘查、威胁恐吓,孙桂清的大女儿数次遭到惊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至今未好。

五、孤山镇王长龙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秘密判刑三年

王长龙原是东港市孤山镇政府职员,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后,王长龙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进京上访,先后被关“洗脑班”、非法拘留,被非法劳教三年,并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

在丹东教养院被迫害期间,王长龙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曾被恶警孙殿成用特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八大队编织袋车间的仓库里。孙殿成指使四个吸毒劳教人员,把王长龙全身衣服扒光,死死的把他按在地上,用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猛电击王长龙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转着圈,来回反复电,前身后身,翻来覆去电了二十分钟,把王长龙电的死去活来。迫害详情请见明慧网报道《全身敏感部位被电击 丹东市镇政府职员起诉江泽民》。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下午一点,王长龙在丹东市内发放真相资料时,被丹东市六道沟派出所警察绑架。王长龙随身带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串钥匙,一部手机等物品被警察抢走。下午四点左右,家中被丹东市公安局国保人员、丹东市大孤山经济区公安分局警察抢劫,抢走大法书籍、资料等物品。

王长龙被非法关押到丹东金崮看守所,六月二十三日,王长龙被丹东振兴区公安分局非法批捕。

直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底, 王长龙的家人才得知王长龙被丹东振兴区法院非法秘判三年,后被劫持到辽宁沈阳第一监狱,关押在马三家第七监区。

六、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曲晓辉、王福华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东港市法轮功学员曲晓辉骑电动车到十字街镇去讲真相、发材料,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在回来的路上被警察绑架。当天,警察到去曲晓辉家抄家,抢走部份法轮大法书籍。后来又到曲晓辉家抢走一台打印机和一些真相材料。后将曲晓辉劫持到丹东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曲晓辉被丹东市振安区法院非法判三缓四,罚款一万元。

二零一九年六月六日,东港市新农法轮功学员王福华在路上被新城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又到她两处住宅非法抄家,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一台电脑、卡片、年画等。

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五日,王福华被丹东市振安区法院非法判一年,现在被非法关押在辽宁女子监狱。

七、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拘留七十一人次

据明慧网资料不完全统计,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期间,东港市公安局、社区人员到法轮功学员家骚扰、或电话骚扰共计47人次。东港不法人员强迫法轮功学员登记家庭住址、身份信息等。非法闯进法轮功学员家里拍照、录像,并威胁学员不许修炼、不许讲真相。

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九年期间,东港市被绑架、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共计24人次,这些学员有的是在家里遭警察绑架,有的是在街上遭绑架,有的是在讲真相时遭绑架。法轮功学员遭绑架后被警察非法审讯、非法关押,同时被非法抄家,有七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拘留。

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非法关押、非法拘留的详细案例请见《附录》。

附录:2016~2019年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非法关押实例(46.7KB)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