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修自己 改变家庭环境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一日】

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叫丹尼,我开始修炼法轮功已有两年了。我非常有幸能参加去年的纽约法会,并在同一年带着我的父母、弟弟去看神韵演出。神韵演出给我的父母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特别是我的父亲,他以前从来没有如此专心认真的看一场艺术演出。看完神韵后的一整晚,他都不停的赞美神韵,并问我更多有关法轮功的问题。

尽管如此,我的父母因为误解法轮功学员参与政治而不允许我修炼法轮功。这是因为在越南曾经有个警察告诉他们,法轮功组织一群炼功人对中共政权進行抗议。因为越南社会也深受党文化的影响,我的父母试图用强力和威胁迫使我放弃修炼。他们威胁停止给我提供资金和支付我在澳洲的生活开销。他们对我大吵大嚷并想逼我停止学习回到越南。我努力解释法轮功学员是不参与政治的,他们只是在讲真相和帮助人们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以及对人权的迫害。但是我的父亲完全不听,并更强硬的威胁我。他训斥我,说我不在乎我的家人、父母、弟弟还有祖父母,只在乎和我们家没关系的那些中国人。

我是怎样改变父亲心意的

1、向内找

在那时我没有很扎实的修炼基础,我的正念不够强。我有些茫然。和一些同修交流后,他们提醒我向内找。我开始回头看自己,发现父亲批评我的言语其实是师父慈悲的点化。我理解到要让众生能聆听真相,我需要修好自己。

师父讲了:“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1]。

为了让父母理解,我必须先修好自己,让他们信任我。我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做一个负责的女儿,尽子女的义务,照顾好我的父母,年轻的弟弟和我的祖父母。

2、改变自我

因为小时候我被父母宠溺,我从不习惯关心他人,包括我的亲人。当我回到越南时,我开始限制自己出去见朋友们,而是花更多的时间在家照顾爷爷奶奶。我帮助喂爷爷吃东西,帮他上厕所,给他听师父的讲法,带他在床上炼前四套功法,并给他讲真相。这些都是我以前从没做过的。

在越南的那一个月,我每天早晨四点起床并到海边和同修们一起炼功,每天只睡四到五小时。说心里话这是一个很大的改变。以前我每天都睡超过十小时,晚上八小时和白天三小时的小憩。在越南有午休的习惯。我觉的我能做到这样的改变是因为坚持炼功,特别是炼第二套功法一小时。同修们交流说第二套功法能很快的转化本体并在睡眠少时让人保持清醒。

3、修出对父亲的善

在修炼更精進后,我更关注我父亲的工作,并且开始更多的去了解我父母的工作与健康状况。有时在电话中,我会问他工作的状况和经历,因为我知道和子女分享他的工作时他是很开心兴奋的。于是我很专心的听,并记住他讲的每句话。有时我也会分享我基于大法的理解,或是基于宇宙的根本特性真善忍的理解。每次谈话后,我看到他在反思,有时会赞同我讲的。

有一次在父亲的一个重要会议前,当我问他会议的流程是什么,他讲了面对怎样的困难,他有怎样的经验可以去克服困难。在这段长时间的对话的最后,我祝他有一个成功的会议,我说:“祝您明天一切顺利,我希望给您三个字作为礼物,他將给予您帮助,那就是真、善、忍。真意味着永远保持诚实、真诚。善是要为他人着想,忍是要在任何情况下保持耐心和冷静”。我的父亲是个脾气火暴的人,在他的员工做错的时候总是毫不犹豫的指责和怒骂他们。我继续说:“当意外发生,如果一个人能保持冷静,并在做任何事前深思熟虑,那么他将用一种理性、智慧和不张扬的方式处理问题而不被情感左右,这是我从法轮功中学到的。”

师父说:“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2]

4、根据个人情况讲真相

我的父亲坚信科学,所以我搜索到一些站在科学角度解释修炼的文章。例如,我找到一篇大卫霍金斯博士写的关于人体振动频率,与心性和疾病的关系的研究论文。文章中提到,易怒且有着仇恨的人的振动频率低并且更容易得病,而知足且和善的人有着高的频率并且他们可以通过修炼达到这一点。我从这篇文章联系到了《转法轮》中的关于修炼是放弃人的执着心的讲法。

师父说:“举个例子说,一个瓶子里装满了脏东西,把它的盖拧的很紧,扔到水里,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里面的脏东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会浮起来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来了。我们在修炼过程中,就是要去掉人身上存在的各种不好的东西,才能使你升华上来,这个宇宙的特性就起这样一种作用。”[2]

转变

我认识到在我修炼状态不太好的那些日子,我的父母会对我不好并让我放弃修炼。而修炼状态好的那些日子里没有任何问题。当我有一天去祖父母家并给他们讲真相后,第二天我的爷爷跟我父亲说:“你的女儿非常温柔,她讲了一个很好的故事,她可以成为一个优秀的政治家。”我以为我的父亲会生气并骂我,但事实上什么都没发生,而且他甚至连抱怨都没有。我们都笑出声了。当然我还得在接下来的一天去爷爷家讲清楚我告诉他的不是政治。

大约一个月前,父亲在电话中告诉我爷爷的健康状况不太好,而且他的情况在快速恶化。这是因为他的心志不够坚强。我建议父亲帮助爷爷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找到很多因为背九字真言而快速恢复的故事。我给爷爷在电话中念那些故事,而父亲坐在一边很安静的听着。

因为父亲不喜欢所谓的“迷信”,我当时没有指望他会接受我的建议。然而我只是单纯的想着那是我在那时应该做的,因为念诵九字真言是救爷爷命的最好的方法,所以我就做了我应该做的,说了我应该说的。

我看到了父亲逐渐的在转变。一开始他仅仅同意我在某些问题上是对的。之后,他开始背诵九字真言并且问我他背的对不对。接着他因为难以入睡,开始在晚上念九字真言,并告诉我他感到不太累了。慢慢的,他决定让我祖父读九字真言。父亲开始很慢的一个字一个字的读,一遍又一遍的读,以此来帮着爷爷一遍又一遍的读。他也將九字真言写在纸上以便爷爷能在忘记时念它们。

在我写这篇交流文章时,我打电话给父亲询问爷爷的情况。父亲很兴奋的告诉我爷爷的状况在变好。爷爷能记得九字真言并念的非常好,每次父亲去看他,父亲都和爷爷一起念。爷爷很大声的通过电话念给我听,眼睛睁的大大的,眼神十分明亮。我的奶奶每天在爷爷身边,看到他这样做也开始念了。我每次给爷爷打电话时都跟他讲一些明慧网的故事来鼓励他坚持下去。我的姑姑也坐在同一间房里,听了几个故事以后也问我怎样开始修炼。父亲甚至开玩笑说:“现在你成功的劝三个家庭成员信法轮功了。”

所有这些都超出了我的预期。人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并且他们都说法轮功很好,对法轮功很尊重。

我用了一年的时间改变父母对大法的误解。我想这是源于好的自身修炼和持续提高自己的心性。我的父亲不是被我的言语说服,他是对我的行动信服。我认识到要让他人相信大法是好的,我自己需要以大法的标准做一个好人。

师父说:“做的好的就会改变自己周围的环境,做的差的也会使自己周围的环境随心而变化。”[3]

以上是我一些有限的经验和认识,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