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为正义站岗 就为邪恶陪葬

认清漠视的代价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中共自窃国以来,有目地分步骤的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伦理道德,使人们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头上三尺有神灵”。见义勇为、正当防卫会被判刑,扶摔倒老人要冒倾家荡产的风险,说真话会被打成“右派”、会被“训诫”。假、恶、暴横行,黄、赌、毒泛滥。人们普遍变得自私、麻木、冷漠,基本的道德沦丧、人性缺失。

在一个封闭的系统中,强权淫威之下,如果每一个人只想着维护自己的利益而无视道义良知,面对邪恶行径视若无睹,不敢发出半点正义之声,甚至推波助澜,以求自保,任由强权凌弱,暴行肆虐……这样的环境从内至外暗无天日,那么意想不到的天灾人祸就会相继来临。

大奸大恶者必将毁灭,但是在劫难中,那些不辨善恶、不明是非,倒向邪恶的人,又将成为最悲哀的陪葬品,为自己的苟且怯懦与冷漠付出惨重的代价。不必为好人悲伤,因为善有善报;不必为恶人愤怒,因为恶有恶报;却不能不为无知麻木的人担忧,因为血的真相与泪的呼唤,都不能唤醒麻木与冷漠,那就只能等待灾难降临。

一、不为正义站岗,就为邪恶陪葬

中国有句老话“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战国策·赵策一》)。比喻人们应当牢记以前的经验教训,作为今后行事的借鉴。

2001年,轰动众多国际电影节的电影短片《车四十四》,讲述了女司机被奸污,众人无动于衷,大巴车被开下山崖的故事。其实真有其事,相信很多人都听过这么一个都市传说。

在国内某地,有一个女司机开着一辆载着乘客的中型客车行驰在盘山公路上。客车上三名歹徒将车上乘客的钱财全抢了,居然盯上了漂亮的女司机,强迫中巴停下,要带女司机下车去“玩玩”。女司机情急呼救,全车乘客噤若寒蝉。只有一中年瘦弱男子应声奋起,却被打伤在地。男子气极,奋起大呼全车人制止暴行,却无人响应,任凭女司机被拖至山林草丛。一乘客甚至说道:“都怨那个女司机。”

半个小时后,三歹徒与衣衫不整的女司机归来。车又将行,女司机让被打伤流血的瘦弱男子下车。男子不肯,僵持起来。

“喂,你下车吧,我的车不拉你!”

中年男子急了,说:“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我想救你还错吗?”

“你救我?你救我什么了?”女司机矢口否认,几个乘客窃笑。

中年男子气极,恨自己身无大侠之力、救人未成,可也不该被驱逐下车呀,所以他坚决不下:“再说我买票了,我有权坐车!”

女司机扬起脸无情地说:“不下车,我就不开。”

没想到,刚才还对暴行熟视无睹的满车乘客们,却如刚刚睡醒般,齐心协力地劝那男子下车:“你快下去吧,我们还有事呢,耽搁不起!”

有几位力大的乘客甚至想上前拖这中年男子下车,使人想起莫泊桑笔下《羊脂球》里的情节。

三个歹徒咧着嘴,得意地笑了。其中有个黑皮无赖毫不知耻地说:“哥们把她玩恣了!”

另两个歹徒也胡言乱语:“她是我对象,关你屁事!”

一场争吵,直到那男子的行李从车窗扔出,他随后被推搡下车。

汽车又平稳地行驶在山路上。女司机掠了一下头发,按响了录音机。车快到山顶,拐过弯去就要下山了,车左侧是劈山开的路,右侧是百丈悬崖。汽车悄悄地加速了,女司机脸上十分平静,双手紧握着方向盘,眼睛里淌出晶莹的泪水。

一歹徒似乎觉察到了什么,说:“慢点开,慢点开,你想干什么?”

女司机并不说话,车速越来越快。歹徒企图扑上去抢方向盘,汽车却像离弦的箭向悬崖冲去……

第二天,当地报纸报道:伏虎山区昨日发生惨祸,一中巴摔下山崖。车上司机和十三名乘客无一生还。

半路被赶下车的中年男子看到报纸哭了。谁也不知道他哭什么,为什么哭……

故事很短,却很震撼人心。不少人传播这个故事时,都会默默的附上一两句短评:“这一车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社会的人越来越凉薄,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已经快要成为他们做人的基本原则。如果社会多些正气人士……”

二、活体摘除器官,“深入寻常百姓家”

1、薄瓜瓜的微博

2016年8月18日黄洁夫和何祚庥一起跳出来,黄洁夫在香港说了掩盖活摘器官的话,何祚庥在江系官方网站凯风网火上浇油。凡是还记得薄熙来一审判决前后,薄家族人和薄瓜瓜的微博上面的话,就会明白为什么黄洁夫说为了这次大会发言,一夜未合眼。

知情者薄瓜瓜的博文说了实话。谁也驳斥不了。

薄瓜瓜写道:“公诉书还是把我牵涉进来了!别怪我不义了: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我)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块死!”

此微博下面转发的网友写道:“吃惊”“数万人啊,天大的罪恶!你们认了?”“吃惊、抓狂”“那就是承认了,魔鬼的行为!”“摘取器官赚钱,出售尸体又赚钱,这无本的血腥买卖真令文明社会无法想象”。

中共前总理温家宝惊闻此事后,斥骂主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周永康:你活摘人体器官连麻药都不打,这是人干的事情吗!

中共篡权70年来,制造了一件又一件的人祸:土改、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文化大革命、六四、迫害法轮功,对藏族、香港和维吾尔族的迫害,中共就是用时间来抹去人们心中的愤怒、疑惑和追问,久了,疲了,淡了,忘了……没有真相,没有问责。有的只是维稳的大国人祸不断,一件骇过一件!

2、“深入寻常百姓家”

2019年推特上一段拍摄于中国大陆的视频引起了推友们的关注。有推友描述道,“这是在中国某地一个小区里,一个少年人贩子在拐骗儿童时被抓到,刚送进小区保安室时,该少年人贩子、孩子及保安的对话。这个少年对保安供称,他哥哥已经拐骗了五个小孩,并且都杀了。保安问他是不是杀了卖器官,他回答说是。在场的民众气愤议论……”

这段视频之所以令人震惊,是因为大家猛然间发现,中国盗取、贩卖器官的恶行竟如此猖獗:人贩子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走进人群密集的小区拐走孩子、强摘其器官。猖狂的器官贩卖者似乎无处不在,稍不留神,每个中国人都可能成为他们眼中的“猎物”。

然而,此情此景虽突然,但决非偶然。早在2016年,就有移民美国的红二代在海外披露,“活摘杀人牟取暴利已经在中国大陆全面铺开,活摘的对象也已经扩大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因为一旦开了这个口子就刹不住了。”他所提到的“开了这个口子”,指的就是“江泽民下令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为摘取器官而杀人的罪行并非是针对法轮功学员开始的,之后也未止于对这个团体成员的迫害。在中国,这一罪行始于杀害死刑犯而摘取他们的器官。之后,这一罪行涉及到更广的层面,维吾尔人、藏人和家庭教会成员也都是摘取器官的受害者。

恶人当道,离不开旁观者的“选择性失明”。江泽民制造的这个邪恶之因背后的强大推动力,正是“中共当初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时,不仅有人不信,还有人叫好”。对于这样的麻木不仁,或许有人要辩解:叫好的不过是个别、少数而已。但一直以来,对法轮功遭到迫害不听不看、不闻不问,始终保持沉默甚至冷漠的“超然”者,却不在少数。

这不禁让人想起镌刻在波士顿大屠杀纪念馆外石碑上的那首著名的诗:“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当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保持沉默,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当他们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当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保持沉默,因为我是新教徒;最后,当他们对付我的时候,再也没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了。”

这首诗之所以被放置在城市中心、众目之下,就是为了时刻提醒人们:“沉默暂时是沉默者的通行证,却终将是沉默者的墓志铭。”

每个在暴徒与罪恶面前沉默以对的人,都将付出惨痛的代价。如今的中国,不就是在频繁上演这样的悲剧吗?

曾有文章指出,“中共惯用暴力与谎言让中国民众在罪恶面前保持沉默。正是这集体的沉默纵容了黑心问题的坐大。人们选择沉默,固然有其谋求自保的种种难处。但在一个充斥着暴力与谎言的社会,沉默的代价是可怕的。”

于是,到今天,“不光是法轮功学员,不管什么人,能拿来杀的都杀了卖器官。”“除了被关押的人,还包括那些无依无靠的流浪人员,都被有关机构以‘关怀生活’为名,纳入活摘数据库,一旦配型成功,这个人就会‘失踪’。”“还有以招工为名,骗来大量的年轻劳动力集体关起来活摘。”现在连“拐卖小孩、活摘(其)器官,也成了这个恐怖产业链中的一环”。

3、武汉失踪几百名大学生,警方不作为

程先生的儿子是华中科技大学学生程浩,于2014年11月28日在长江二桥附近失踪。程先生表示,近年武汉失踪了几百名大学生,有名有姓的,只有三个人找到了尸体,公安都说是自杀。他们每次发个贴子,几天就被封杀了,发不出去了。警方不作为,家属陷绝望。

“就我这几年找孩子的经验,他们都说国家有贩卖人口器官,卖心脏啊、肾啊,一个人的供体可以卖到上百万,还有当官的换这些东西(器官),一般的普通人不要,就要身强力壮的,十多岁的,大学生的,也有说大学生好上当受骗,有这样分析的。”

中共所期待的,是“那些不愿卷入的人作壁上观,表现出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如同“盗匪在一辆公共汽车上公然抢劫、强奸的时候,他们最希望的就是全体乘客都装作聋子、瞎子,这样他们行恶的时候就可以没有任何压力和顾忌”一样。

常常会有人提到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关心法轮功学员因为被摘取器官而遭虐杀的事情?《血腥的活摘器官》作者之一,加拿大著名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对此问题做了详细的回答。有人问他:“这与我有什么关系?”麦塔斯说:你还在等什么?难道你要等到有人为了摘取器官而杀害你时才抗议吗?到那时就太晚太晚了。

侵犯人权者往往采取“分而征服”的战略。他们通过分隔受害者与局外人,在那些本可以出手相助的人群中制造冷漠,从而可以对最脆弱者施行攻击。反人类罪是针对我们一切人的。当反人类的罪行发生时,我们都是受害者。当我们自己面临受害之境时,当人类家庭的另一些成员正在饱受凌辱时,我们不应默不作声。对于那些侵犯人权的罪行发声抗议不仅是关乎他人的体现,也不只是为了阻止事情变得更糟。它是关乎我们自身、关乎现在。

三、大灾难中竟然没有人是无辜的!

“六月飞雪,血溅白绫”的《窦娥冤》是元代大杂剧家关汉卿的作品,在中国可谓是家喻户晓。而这个故事的原型“东海孝妇”却是很少人知道。这个故事的结局,会给今天身处大瘟疫之中手足无措的我们一些启示。

汉代东海郡有个村庄,村里有户人家,家里只有一个孤寡的婆婆和一个年轻守寡的儿媳妇。儿媳妇名叫周青,婆媳两个相依为命度日,周青对婆婆十分孝顺,不愿意改嫁。时间长了,大家都知道了,对周青的孝义十分敬佩。婆婆不愿拖累寡妇儿媳悬梁自尽,周青的姑姐却认定是周青害死了婆婆,一纸诉状告到了官府,告周青忤逆杀害婆母的大罪!太守接案,立即把周青拘捕归案,不问青红皂白,用尽刑具拷打,周青一个弱女子受不了酷刑折磨,被屈打成招,画押认罪。

据《列女传》及《长老传》记述,周青被斩首之前,刑车上装载着十丈长的竹竿,用来悬挂五幡。周青当众立誓道:“苍天在上,天理昭昭。我周青若真有罪,当杀不赦。砍头后血落地下;青若枉死,血当逆流。”侩子手行刑之后,周青的一腔鲜血,按书中所记载:“缘幡竹而上标,又缘幡而下云。”就是说,周青的血都顺着竹竿而上流,到杆顶后又顺着流下来。

周青被杀后,东海郡中当年大旱,接连三年没有下雨。郡内土地干涸,庄稼枯死,颗粒无收,百姓饥馁。当时的太守也因事牵连被弹劾,被罢官流放戍边,人们都说是恶报。

新任太守到任后,体察民情,重审此案。城隍对其释天机:“诚然,判处死刑,是太守一人独断专行,草菅人命。罪业甚大,要下地狱并累及子孙后代。至于说为什么天降旱灾,危及百姓?这东海郡的人,很多人素来都知道周青的孝行,明知道她是被冤枉的,却不敢说句公道话,竟然都保持沉默,缄口不言,只为了保护自己,不敢站出来伸张正义,实际上都起了帮凶的作用。是谓不义。更有人相信昏官,认为周青真的杀了婆婆,是谓不仁。神最重人心,人没有了正义感,难道不该惩罚吗?从这个角度讲,整个东海郡的人,都是有罪的。所以全郡大旱,老天有眼,从来没有无妄之灾,天灾人祸就是在惩治不仁不义之徒哪!天理是最公正的。一切都有原因啊。”

太守感叹:神目如电,天心不可欺,天理不可违啊!第二天天一亮,太守就把众位父老乡绅再招来,把城隍神的话对众人宣讲。之后,准备了祭奠物品,带领着众父老乡绅,亲自去祭奠孝妇周青的墓,在墓前刻石立碑,表彰她的孝悌德行,还写了一篇悼文,还孝妇清白。悼文中还代表整个东海郡的黎民百姓,诚心忏悔认错。祭奠仪式还没结束,就见那天空瞬时乌云密布,立即下起大雨来。东海郡那一年风调雨顺,获得大丰收。

这故事仿佛就是今天大瘟疫之下的我们。上天降灾,从来都是有原因的,只是现代人已经很少愿意用这样的思路去思考问题了。或许有人说,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任何改变现实的能力,就不如专心自己的生活,少管闲事。上面故事中,郡中的百姓大多也都是这个想法,知道孝妇冤死,但是也是无能为力。其实无论你显得多么无助,为自己辩解,但是你的无助沉默,就是让孝妇冤情不得昭雪的阻力。

西方有这样一句谚语:“当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当雪崩发生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认为是自己的责任,一片雪花当然不可能造成雪崩了,但是成万上亿这样的雪花凝在一块才造成这样一种雪崩的效应。

中共搞各种运动迫害死了八千万老百姓,就像一次次的雪崩灾难,中共邪恶组织的成员——党员、团员、少先队员就是中共的一片片雪花,包括随和沉默的普通老百姓,都在助纣为虐。同时又都成为了受害者。

可能每个人都觉得我没迫害法轮功,我没有责任,但是当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的时候,那些沉默的大多数其实都是在默许这样的事情发生,才造成了这个迫害一直延续到今天,已经快21年了。

上天给了每个人灵魂,也给了人良心和道德守则。外界的消息真实与否,要通过自己的良心和道德来判断。轻易听信,随声附和,那就是放弃了做人的底线,把自己交给了骗人的魔鬼。

上天依旧是慈悲于人的,还在等待着人们的醒悟,可是时间还有多长呢?切不要等到真正的灾难降临时才觉醒,那时一切都悔之晚矣!趁着还有时间,马上反思、忏悔、改过。

四、武汉90后:我有义务为死者发声

3月4日,新华社发文及视频,公开喊叫“全世界应该感谢中国”、“美国欠中国一个道歉,世界欠中国一声感谢”。这表明中共不仅禁止国内人民发声,甚至也想禁止国际社会发声。对此,人们是怎么想、怎么做的呢?

据美国之音报导,在武汉出生长大的中国90后屠龙(化名)说,一场武汉疫情彻底改变了他按照当局者意愿做个顺民的想法。

屠龙说,要不是自己会翻墙,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诉他真相,此刻说不定他已经进了焚尸炉。

封城的日子里,他反思了很多:“他们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时,我跟自己说,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会被清理;他们在新疆搞劳改营时,我想我也不是少数民族,我也没有宗教信仰,我也不会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觉得我也不会去上街,不会抗议,所以也跟我没关系。这一次事情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周边已经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再忍受下去了。”

“说实话,这件事情给我刺激最大的,真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人性的大考。”他感慨道。

屠龙说,“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我自己,并不无辜。因为我们纵容了他们作恶,当然还有更多人是跟他们一起做恶。”

他又说:“现在中国弥漫着一种不寻常的乐观气息,我看到报道说,全世界欠中国一个道歉,甚至说什么没有这次新冠肺炎。我都不知道中共这么牛。现在,武汉还在牺牲,还在受苦,他们还跑出来说,哎呀,你看现在国外做得多么不好,就是我们中共做得特别好。非常可怕!”

之前曾有朋友对他说:想要在中国生活下去,有两点你要做到其一,两个都做到是最好的——第一、丢掉自己的理智;第二、丢掉自己的良心。屠龙觉得,这两样,他都做不到。

他说:“这次事件我熬过去了,我幸运;熬不过去也是一种解脱,但是只要我熬过去了这件事情,作为武汉事件的幸存者,我这辈子有义务为死去的人发声。”

五、共匪和你论“咱”吗?

在普世价值与漠视生命之间,中共永远关注的是怎样维护其“伟光正”的外表。又因为有着绝对权力,所以宣扬这件事情是黑的,它就是黑的;宣扬那件事情是白的,它就是白的。

中共的网络防火墙和删帖大军屏蔽和删掉了对美国疫情的正确报道,却任由“网络流氓”群体在网上狂欢,把中共这个杀人犯包装成救世主。利用控制的物资、利益等生活中的一切,而逼迫、引导人们放弃对于是非的判断,助纣为虐、魔性大发,中共早已驾轻就熟。

在武汉肺炎中,中共各级政府的防疫文件都披露了一个共同点,暴露了中共“防疫”的重心是控制,不管人命和救治。封锁真相、控制言论依然是中共防疫宣传工作唯一的中心。

党与政府,中共与中国,在大陆民众的观念中几乎是一回事,都成了自然了。实际上“党”≠“政府”,“中共”≠“中国”。一帮土匪占据山头,人们容易识别这是土匪,但是当一个国家被逆天叛道者控制,由于控制了这个社会的一切,所谓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也就产生了。控制者迷惑了被控制者的思想,而让人是非不明。世界上真正的反华组织,就是中国共产党。

中共隐瞒中共病毒(武汉肺炎、新冠病毒),至今导致中共病毒瘟疫祸害全球220多个国家和地区,730多万人口确诊感染,41万多人死亡,给多国造成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1900年的庚子年,慈禧使大清王朝成了世界的公敌,狼狈逃出北京,签订了《辛丑条约》;2020这个庚子年,粉红军团对他国疫情,从幸灾乐祸到网上狂欢,国际起诉烽烟四起,40多国民众向中共追责索赔。

有些被中共洗脑洗糊涂的人说:凭什么让咱赔呀?被中共愚弄的得心应手的人,包括小粉红、五毛党、网警、公检法人员等,共产党也不和你们论“咱”。在中共看来,你们同样是有呼吸有心跳的供体,随时可以收割的韭菜,一个冰冷的数字都算不上的土地肥料。

六、共业

何为共业?简单的说就是与他人共同造下的罪业。其中包括所从事的造业的行业、帮助他人造业等。迫害佛法(修炼者)会给一个地区、乃至民族带来巨大的伤害。当共产党干坏事(迫害法轮功)时,多少人跟着共产党,举着胳膊说共产党“伟大”、“光荣”、“正确”,我们支持党的政策之类的。当你这样做的时候,你就会沾染共产党迫害佛法的罪业,非常可怕。所以我们要远离中共邪党,不为邪党站队。

在耶稣被钉十字架后,罗马迫害基督徒达三百年,无数基督徒被烧死、砍头,被野兽活活咬死。于是罗马帝国经历了四次大瘟疫。第一次大瘟疫死了一百万人;第二次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首都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亡一半;第三次大瘟疫持续十六年,罗马帝国开始衰落;第四次瘟疫波及整个欧洲大陆,强大的罗马帝国被摧毁。不能说每一个死亡的罗马人都是迫害基督徒的元凶,然而正是“共业”造成了这些灾难的发生。

一篇题为《催眠下有非凡解读能力的预言家》的文章,讲述了美国著名的预言家埃德加·凯西(Edgar Cayce,1877~1945年),能够在被催眠状态下为千里之外的人诊病,能够看到病人得病的深层原因。凯西一生中解读了14306个案例,发现了“病”是“业力”造成的,而“业力”都是人自己生生世世造下的、积攒的。在轮回转世中躲不开、甩不掉,非得偿还不可。

文中记载了一个女孩的案例,她因为髋关节结核病被折磨得生不如死。凯西解读她的前世,发现她有一世曾出生在罗马帝国,而且是尼禄王朝的一位贵族。尼禄迫害基督徒,下令将信徒投入竞技场,任由狮子撕咬。那一世,她竟常到竞技场观看基督徒被狮子咬死的过程,以之取乐。有一次,她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被狮子撕烂时纵声大笑,不但没有丝毫怜悯之心,而且以殉道者的痛苦为乐。今世,她髋关节的病痛,就是昔日给迫害基督徒提供市场的罪业而导致的。

当今,宇宙的法理“真、善、忍”在世间已经弘传28年,然而中共却悍然迫害教人按照“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轮功。中共的罪恶所传播的范围,远比罗马帝国要广阔。

1999年7月20日,前中共党魁江泽民悍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反人类的暴行一直延续至今,已经持续了20年有余。在一份事后披露的文件中,江于2000年曾宣称,“法轮功鼓吹‘真、善、忍’,给了我们动手‘消毒’的机会。相比之下,其它气功组织就不那么容易解决,很可能在全国引起剧烈动荡,甚至于制造暗杀、毒气、爆炸等恐怖暴力活动”,“法轮功讲‘真、善、忍’,我们的打击工作就可以放手进行。以后利用打击法轮功的经验,可以有效的运用于其它气功组织。”

借着迫害法轮功的势头,中共将暴力的魔爪伸向了普通民众,强拆血案、强行截访、刑讯逼供、全方位监控……武汉肺炎的隐瞒导致大爆发,更是暴露出中共一贯撒谎成性、无视百姓安危的本性,引起众怒,中共也愈加疯狂地监控与管制。

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婪,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信仰真、善、忍的法轮佛法修炼者正在遭受巨大的迫害,迫害之惨烈史无前例。众多的人们被谎言毒害着,对这些善良的修炼者,或恶语相向,或加以嘲讽,或以冷漠待之,甚至不少人落井下石,跟着中共起哄:表态污蔑法轮功,歧视法轮功修炼者,种种作为已经在加重迫害了,都是对神佛的大不敬。如果真有神明存在,天上的神怎能容忍这种种违背天理的行为?

现在武汉肺炎的出现,正是众人麻木不仁所导致的恶果,是上天对人们的严重警告。如果人们还不醒悟,当年罗马帝国发生的惨状将在中国大地重演:人们在说话之间就会倒下,所有的街道都发出腐尸的味道,没有足够的棺木成殓尸体,人们在痛苦中变得越来越麻木……

逃亡美国的中国富商郭文贵,曾在视频中曝光中共高官和他们的子女为何得了癌症还能活很长时间的秘密,因为他们可以“按需杀人,移植器官”。例如,中共前党魁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2004~2008年间,曾在南京医院换了3次肾,杀了5个人。“为什么换肾3次,却杀了5个人?因为那两个杀错了,配对配不好。”

早在2018年5月,九评编辑部发表了《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一书,书中写道:“今天的中共,正是世界的邪恶轴心,是全人类的敌人。如果世人不能猛醒,反制中共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中共将给世界带来灭顶之灾。”未曾想,仅仅在两年之后,这样的预言在武汉肺炎(中共病毒)中成为现实。

未来在哪里?《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指出:“今日的中国和世界,都处在命运的十字路口。对中国人而言,背负重重血债的中共早已没有改良的可能。没有共产党,中国会更好;去除共产党这个毒瘤,未来的中国才会焕发出勃勃的生机。”

在正义与邪恶的正邪大战面前没有中立之说,对邪恶的沉默就在助长邪恶的嚣张气焰,就是助纣为虐。中共最怕的就是人民觉醒!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