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医师:终于找到我的老师!(图)

更新: 2021年05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四日】(明慧记者沈容采访报道)袁伦祥,自高雄中学毕业后,顺利考上阳明大学医学系,二十五岁即成为台北荣民总医院泌尿外科医师,目前在台大医院云林分院工作,担任肿瘤医学中心泌尿道癌团队召集人。多年来,袁伦祥专精于泌尿科肿瘤手术和达文西机器手臂微创手术,孜孜矻矻、精益求精,成为外人眼中年轻有为、技术高超的名医。

然而,医师之路并不容易,从实习医师到住院医师,这段磨练的过程仿佛上山修行的学徒。袁伦祥表示:“就像学习一门功夫,透过手把手口传身授的师徒制,从打扫进退、换药、照顾伤口、翻身导尿、熬夜值班等任何杂事都得亲力亲为,老师说什么就得做什么。”这段熬出基本功的关键时刻,比毅力、比体力、比耐力,辛苦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通过专业训练、考上医师证照,艰辛地完成泌尿外科医师的养成之路后,袁伦祥却觉得他还没有找到能真正带领自己、掌握高深奥秘的师父。“我心中隐隐约约有种感觉,觉得多年来在医学领域上所掌握的知识技能,尚不足以解释心底的生命疑惑,仿佛有一种更深层的东西找不到、学不到,会一直想着此生的追寻就是如此吗?”

直到二零一二年大年初一,袁伦祥自国中以来的好友、台北荣总感染科主治医师郑元瑜登门拜访后,才为他打开希望的窗、照进生命的曙光!原来,郑医师的姐姐因脑下垂体萎缩,饱受疾病煎熬,在药物疗效有限、医生束手无策的情况下,竟因学炼法轮功后,很快恢复了健康。而郑医师也在阅读《转法轮》、学炼五套功法的过程中,见证多年的关节痛、颈背疼痛与痔疮一一消失。

听着好友的真诚介绍,袁伦祥在好奇之下打开金光闪闪的宝书《转法轮》认真阅读,从那天开始,他再也没有放下了。“看完之后,我知道自己终于找到生命中真正的老师了!”袁伦祥抓紧得闻正法的宝贵时间,很快看完《转法轮》和全套经书,“在看的过程中,有一种被瞬间移到另外空间的感觉,整个脑袋被撬开,过去思维被打开,很多过去不解的一切都在学法中逐渐通透明白了。那时我就在想,是谁能将宇宙、人类、地球的历史讲得清清楚楚?这唯有神才能办得到啊!”

柳暗花明又一村

禁不住内心强烈的震撼,袁伦祥明白《转法轮》就是一本天书,揭示万古以来从未有人讲过的宇宙天机,他多年来的渴望与追寻总算有了踏实的解答。然而,修炼不是空话,当他抱着得道的信心迎接每一天时,却没想到严厉的考验才要开始。

“在大家眼里,我是一位很会开刀的医师,但开始修炼以后,这一切都不顺了。一位病人因手术引发并发症死亡,当时这样的机率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可是却发生了。这对我而言是一个很大的打击!”袁伦祥内心充满了懊悔和沮丧,他躲在办公室里呜咽,硬着头皮道歉,心底的愧疚挫败和家属的伤心程度,几乎是可以划上等号的。

过去无数次救死扶伤,面对的是赞扬和感激,然而当病患需要他的时候,袁伦祥却失去了再次拿刀的勇气。在如此绝望的心境下,生命中的难关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但经济状况突然变差,家中搞得乌烟瘴气,和上司也起了冲突矛盾……在进退维谷、四面楚歌之下,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是名大法弟子。“当时有一位仿佛是师父安排好似的病人,一直来找我,坚持要我操刀,我请他到别家医院,告诉他自己能力有限,还有曾经死亡的案例,但他却完全信任我,怎么劝都不肯离开。”

路就在前方,没有后退的余地!别无选择之下,袁伦祥只能放下恐惧,提刀上战场。“当我决定要开的时候,能做的就是不断学法,提高自己的心性,去掉所有怕心执著,以最好的状态开刀。开完后,手术很成功,我知道自己过去了,一切又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回首这段煎熬,袁伦祥知道如果不是师父推着弟子,又怎能横心举足跨越这一关呢?

'图1:袁伦祥医师(右)与他的病患。'
图1:袁伦祥医师(右)与他的病患。

遇到这么大的考验,袁伦祥知道一定有需要向内找的原因存在。“以前我比较自负,只注重自己的技巧,如果开刀不顺利就先推责任,怪病人状况不好,怪谁没有准备好。但惨跌一跤后,我深刻领悟到一场手术是整个团队的合作,不是只有医师才是主角,刀开得好,是因为方方面面的细节都到位。”

袁伦祥并在观赏神韵艺术团演出的过程中获得很大的启示。“神韵演出中的所有人在舞台上相互烘托成为整体,才能让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动作都配合得完美无缺。我们在救人中也是一样,多跑几趟、多翻点资料,了解病人的状况,协调助手的工作,和麻醉师会谈沟通,甚至在刀开不下来的情况下,如何安排撤退计划等,每一件事都必须细心做好。修炼就是放下自己,注重每一个细节,符合这一层次的理,平凡中才能体现超常,也才能真正把人救了。”

体会祥和境界

尤其面对性命攸关的紧急考验,袁伦祥发现静心炼功能让他在高压忙碌的环境下,维持内心的稳定与宁静。他表示:“医院紧凑繁重的工作压力有时候会让自己喘不过气来,手术室里也往往遭遇很多突发状况,包括麻醉不起作用,需要助手帮忙的时候找不到人、器械临时故障等等,只要有任何一个小小的因素,都足以达到干扰的目的。但当我在开刀前抓紧空档炼功后,手术的效果就特别的好,许多意外几乎不再发生。甚至在整个开刀过程中都是很享受的,耳边只听见病人的心跳和自己的声音,那种平和纯净的正念之场,让我顿时领悟到‘祥和’的真意。”

'图2:袁伦祥发现静心炼功能让他在高压下维持内心的稳定与宁静。'
图2:袁伦祥发现静心炼功能让他在高压下维持内心的稳定与宁静。

“祥和”是一种心境,也是一种态度,在法轮大法中,袁伦祥不断学会放下自我,设身处地为人着想。他表示:“过去在西方医学的训练下,我可以很快看到别人的不足,习惯性地去指责批判,好像一遇到对方就是在挑剔错误、揭人的短,这种自我意识让自己在和主管、同事、家人的相处上,形成了很大的障碍。”

“例如在工作中,我认为自己技术好,应该有更好的待遇,上不去是主管没有照顾到自己,于是在无法协调与满足下换了工作。到了新环境后,虽然凭借技术也有了一番成果,却因沟通不良和主管起了很大的冲突。而在家庭中,也会一直认为老婆这做不好那做不好,眼中看到的都是别人的问题。”

透过不断学法修心,袁伦祥融入宇宙的浩瀚无垠,也意识到人心的微不足道,他知道这些私的东西都必须要去掉。“在法中,我的心境也一直发生着变化,一开始我想努力做一个好人,但有时会累积着不情愿的情绪,久了就过不去了。后来我明白自己要做的不是常人眼中的烂好人,而是宇宙认可的修炼人,这是自然而然就会想去身体力行的,不是用物质金钱、外在光环能够交换衡量的。所以,现在当我看到团队中不足的地方时,我不会因为害怕得罪别人而视而不见,而是用心平气和的态度,站在病人安危、整体考量的立足点去说,诚恳地告诉他们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对病人也更有爱心和耐心。”

“在家庭中也是一样,一开始为了做一个好丈夫、好爸爸,尽管工作疲惫也飞奔回家帮太太洗碗、为孩子洗澡,但现在我更理解古人夫妇有别的内涵。”袁伦祥认为“夫妇有别”是别在分工而非地位,毕竟一个家庭里面除了教养孩子外,还需要稳定的经济收入。“太太是家庭主妇,我们又生养了四个男孩,在经济开销上是很大的,所以后来和太太沟通协调后,由我来努力工作,让家庭不虞匮乏,我也会在力所能及下尽力照顾家庭。也谢谢妻子的理解与支持,才能让我没有后顾之忧,甚至在假日时进修企管硕博士班。”

袁伦祥谨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不论遇到再不好的事情都是好事,都是让自己升华提高的好机会。“我从修炼以来,没有一天是舒服的。但是,这种从苦中升华的乐趣和吃喝玩乐是不一样的,不管再怎么艰难,我都把它当作在过关,什么事情都把它当作是好事,关过去了,看事情的眼界不一样了,整个心境也豁然开朗了。”

袁伦祥感恩的说:“在医学界有这样的说法,如果你开刀开得好,那你研究可能做得不是很好,如果你研究做得好,那你家庭应该不太好。可是现在我有自信在工作中、学术上、家庭里都能做好,因为我修炼的是正法,在‘真、善、忍’熔炼中弟子只会越来越好,我也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做得到。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