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学业无求自得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二零一四年有幸走入大法修炼中。修大法以前我是个矫情、任性、被身边人包容和照顾的人,在大法的熔炼中,我逐渐变的理性、大度、懂得为别人考虑,越来越被朋友们需要和喜欢,大法改变了我的性格,重塑了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我明白人生的真正意义。

从小到大我一直是老师家长口中的好学生,在学习上比较刻苦努力,之所以走進大法,也有一个原因——看到好朋友由于修炼大法成绩突飞猛進而心动。

可能是为了维护别人眼中好学生的形像,也可能是自己天生要强的性格,导致我一直把学习成绩看得很重,上了大学也没有把这颗心放淡,为了保送研究生而苦苦执著于学分成绩,每到期末考试就一门心思放在复习上,把学法摆在第二位,分高了就沾沾自喜,分低了就垂头丧气,心完全被分数带动着。

直到大三结束的那年夏天,还未从本科最后一次期末考试的疲惫中缓过来,就又开始为保研面试做准备,保研被我列为大学中的头等大事,所以那段时间修炼上很懈怠,以一个常人中勤奋学生的状态在拼命努力,高强度复习搞得我吃不好、睡不好,再加上过度紧张,身体也吃不消,累得每天都哭,强撑到面试,但面试结果却很不好,排名从比较稳妥下降到了一个很悬的位置。

屋漏偏逢连夜雨。很多以往多少年都既定的政策和要求接二连三的发生了对我不利的改变,每一个变化都搅得我心烦意乱,但由于这一系列改变都过于巧合,我也慢慢意识到这都不是偶然的,都是针对我的执著来的。

师父讲过:“你不去想大学的事,你就努力学习好就行了。你把学习搞好了不就有了大学吗?有了研究生吗?”[1]“老是去想,去追求,那就是执著。”[1]可尽管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我还是陷于常人之中,放不下那颗追求的心。

还不悟的我把最后一点指望寄托在还未确定的保研名额上,每天都在焦虑中度过,连做梦都是这件事,就执著到这种程度。这样过了好一阵子,终于名额定下来了,正巧就截止在我的前面一名,这个结果对我的打击很大,那种崩溃来的前所未有,仿佛保不上研就没有前途了一样。心里还想:大法弟子不都是有福份的吗?怎么会在我身上发生这种事情?我还是不死心,跑去学院找老师,问他能不能再争取到一个多余的名额,但老师说他也无能为力,建议我尽早准备其它规划。这下是真的彻底没有希望了,我就象丢了魂儿似的不愿意接受现实,并且那时除了执著于读研的心和求名心受到冲击以外,面子心也起来了,总觉的在同学面前很丢人,那几天见到熟人都不好意思抬头跟人家打招呼,总觉的同学在看我的笑话或是同情我。可毕竟尘埃落定了,用学校的说法就是这个结果经过公示后已经最终上报了,所以我也只能强忍不甘,每天都很消沉。

直到又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我觉的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生活总要继续,这时候想起法了,因为我知道在法中归正自己是我此时唯一的出路,紧接着脑海中突然升起一念:把心彻底放下吧,师父怎么安排我就怎么走,我听师父的!念一出,压在我心里的巨石一下就被搬走了,整个人顿时就轻松起来了。

第二天,我到自习室学习,心态非常平静,开始着手做其它准备,可刚坐下没多大一会儿,学院老师就来电话了,说又增加了一个保研名额,顺延到我。那时已经距离截止日期过去好多天了。那一刻我惊醒,是因为昨天晚上那一念摆正了,是师父一直在等我放下这颗心呐!明白了这些后我的心情并没有象曾经无数次预想的为可以读上梦寐以求的研究生而高兴的想要手舞足蹈,而是回想这过程中自己迷的那么深,师父都没有放弃我的无以言表的感激,以及因为突破了这一关而发自内心深处的踏实与喜悦。

我把这个消息告诉妈妈,妈妈在电话那边哭了,她跟我一样,已不再是为了读研这件事本身,她激动的说:“师父真的在管你!”

经历过这一关之后,后面的专业面试和选导师我都把心放下,顺其自然,结果都异常的顺利,真可谓是“无求而自得”[2],以最后一名的成绩進入了最好的专业、选到了心仪的导师。同学都说:这整个过程我是无比幸运,命可真好。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师父给予我的,我深刻感受到了信师信法的力量,也让我在以后的修炼中更加坚定。

感谢师尊对我的悉心安排和慈悲救度。愿世人都能早日了解法轮功真相,沐浴大法的佛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