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把更多世人带回家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五日】正法在推進,世人需救度。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人是誓约、是使命,责无旁贷。可是,什么办法更适合我这个上班族去做救人的事呢?“修在自己,功在师父。你自己只是有这种愿望,这样去想了,真正那件事情是师父给做的。”[1]真的是这样,我只是有了一个救人的愿望,师父就给我安排了修炼过程中的一切,让我在救人的路上顺利的走到今天。

一、用真相币救世人

我居住在一个相对偏僻的乡镇上,五、六年前,我得到了一些真相币印章,心中豁然开朗:有了印章、印油,在家不用出门、不用别的设备,就能制作真相币。虽然币上文字不多,但都是同修精选用语,有助于世人了解真相。特别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世人只要认可、念诵、记住,就有了得救的希望。

我认真的把这个项目做起来,骑车到十几里以外的集市上兑换真相币,并逐渐拥有了一大批“客户”。二零一七年七月,明慧网上发表了我在这方面的一篇心得体会,使我深受启发和鼓舞,做这个项目的信心和正念更强了。可是面对广大的农村,真相币实在供不应求,当地同修少,找不到配合的人。我多么希望能有同修配合,把这个项目做的更大更好啊。

有了这个愿望,师父很快就给我促成了机缘。由于孩子的事,我每周往返于相邻的城市。经同修引见和市区的同修联系上了。从那时起,我这项目就有了一个强大的支持,同修能给我提供大量内容丰富的打印真相币,使我从每周兑换一万元增长到两、三万元。后来同修鼓励我在家自己打印。协调大姐让技术同修给我挑最好用的打印机,并在设备、技术等各方面给予无私帮助,使我很快就能自己打印真相币了。

当我放下勉强别人之心的时候,附近唯一的一个同修也来帮我整理加工真相币了。市面上一元的零钱是最紧缺的,无论做多少都不够用,同修们做的就多一些。而大面额的需求量相对就少,一些卖肉的或者经营大户才乐意要,于是我就多做一些大面额的。我有了这个想法,师父就给我安排来了三个大客户。他们都是在家里收购农产品的,听说有我这么个兑换零钱的,就主动来找我兑换。

A大嫂是上次在集市上等着我,换了我很多钱的新客户。她在集市外碰到我,问还有零钱吗?我说都换出去了。我对她说:我的钱上可是有字啊。她说:我知道,你不是想分散吗?俺帮你分散。能说出这话来,我觉的这可不是一般的人;B大叔托他们村在集上卖衣服的人过来,替他兑换了三千元;C大哥是在一个肉摊前碰上的,他把姓名、电话留给我,并告诉我他家的大体位置。于是我就开始往他们三个家里送。他们都是很善良的人家,生意做得不错,熟了之后,我给他们和家人顺利的做了三退。

他们每周约用三、四万元。我把五元、十元、二十元、五十元的都配齐,让他们用起来方便。顾客也时常问他们钱上为啥都有字?A大哥说:从集市上换的,啥样的没有?B大叔说:你管这干啥?C大嫂半开玩笑的说:人家银行就这样印的!A大哥有次遇到一个人,见钱上有字,要换张没字的。A大哥说:都有字,你要是不要,就把你的农产品拿回去吧。那人只好拿着真相币走了。还有一个人看了真相币后说他反党。他对那人说:都是庄里庄乡的,谁不认识谁啊?反啥党啦?那人说:我是党员……A大哥说:你是党员怎么了,我儿子还是党员呢!你不卖拉倒,把钱给我。那人就拿着真相币走了。A大哥还说:也有帮咱说话的,当有人犹豫时,旁边人就说:“没事儿,一样花,怕啥。”

我每次给他们送钱,要走一、二十里路程,一路上骑着车发着正念,清除我与所有客户在传播真相币过程中起干扰破坏作用的不好的生命和因素,请师父加持,请正神相助!

二、三年过去了,他们和集市上的客户们,都稳定的和我配合着,而且越用越顺畅。我知道师父在保护着他们,在保护着我们用这种方式传播真相。

为了让真相币在他们手上正常流出,在他们资金不够用时,我经常赊给他们,尤其是那些大客户,常常是一、两万元,连欠条也不打,而他们也不知道我姓甚名谁,来自何方。由于本地同修少,他们很多人根本就没接触过大法弟子,我知道自己的言行和修炼状态,在他们心目中就是大法弟子形象的体现,所以时时用大法来要求自己,尽量为他们着想,让他们满意,让他们感受到大法弟子的真诚、善良和宽容。

我尽量让他们多明白大法真相,常给他们真相资料看,每次都叮嘱他们看完后让家人、亲戚朋友传着看,并从他们能够理解的角度讲真相。有一次A大哥似有所悟的说:奥,原来你们就是那个道啊。他从传统修炼文化的基点上,理解了我们是修炼人。我没有讲他们这样做会得福报的事,他们却主动说给我听。A大嫂家是用真相币最多的一家,她告诉我,去年冬天她把钱包丢了,里面万把块钱,过了很久才回去找,结果捡到包的人就在那儿等着哪!A大哥告诉我:都说“死了老人三年不顺”,我和你嫂子去年各有一老人过世,我这生意不但没下滑,还更好了呢。我说:你们这几年用了这么多真相币,积了多大的功德啊!肯定会有大福报的。

二、世人助我传真相

二零一七年冬天,在外地一个做台历的同修家里,听说他们这里真相资料已经铺了好几遍了,真相台历年年都会有常人主动来要。我听了真为这里的世人高兴,也为我们那儿的众生难过。由于同修少,我们那儿很多人还没接到过真相资料,也没有专门做台历的,每年只有同修从外地带一点回来。我想,那精美的真相台历是很容易让人接受,進而了解真相得到救度的,而且摆在家里至少一年,亲朋好友来了都能看到,救人力度多大呀。我就问同修能不能给我们那儿做一些,同修同意了,并无私的开车跑很远的路送了来。我让同修开车将几大箱台历送到集市上一家商铺前,经营商铺的年轻夫妇是我的客户,他们很爽快的同意把台历放在自家库房里。送货同修当时感慨的对我说:没有同修配合,常人与你配合。我知道其实这都是师父安排的。

到赶集那天,我在集上兑换完了真相币,再发寄放在他们家的台历。我穿过超市進到库房,把台历每十个一包用方便袋装好,再装到大袋里出去散发。发完后我再回来拿,進進出出的,他们也不管,好象我就是他们家的人一样。

我看哪个摊主暂时没有顾客,就拿出一个台历笑着问:“大法真相台历你要吗?”要就给他一本,告诉他珍惜,让家人朋友都看看。个别不要的,我也不勉强,放回包里到其它摊位上去。我的客户们当然没有不要的,这么精美的东西,他们都很珍惜。我就鼓励他们分给亲朋好友,开始他们还不好意思多要。我告诉他们:你要是送给别人,让人了解大法真相,免于天灾人祸得福报,可是功德无量的事。听我这么说,他们就高兴的多要几个。有特别热心的,自己街坊邻居都算上一份。后来我建议他们送给自己的顾客。有一些试着送了,觉的很好,过后对我说:他们还谢谢我呢。后来这些人就主动向我要,根据实际情况,他们要几包我就给几包。

这样发放台历,除了想稳定长期兑换真相币的环境,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我真的没有时间一个个的面对面去发。我平时时间很紧张,从集市兑完钱回来,赶紧往单位跑,根本来不及吃午饭。那年冬天同修开车送了三趟,共一千五百多个台历,师父看护着我们,都顺利的悄无声息的发到了世人手里。

今年正月初,疫情(中共病毒)渐汹。当我把最后一批真相币做完,送出去之后,便觉大功告成,如释重负。可是过了两天,我突破严厉封锁赶过去,看看是否已兑换出去。商铺夫妇情绪低落的告诉我,由于封村,那些商贩不能营业,没人来换,而他们自己也很少用零钱,因为偷偷绕开封锁的村民来买东西,大部份是用微信支付。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我问老板娘:你们在市里批发市场兑换给各地去批发的人行吗?她说,夜里两三点去,急急忙忙的批货,哪顾得上啊。我不好再说啥了。回家后就想,我这样把钱囤在他们那儿,与放在我家有啥区别?起不到救人的作用啊。

市里批发市场汇集了各镇允许经营的果蔬商,可是他们夫妇原本不是卖果蔬的,只是疫情期间临时经营果蔬而已,跟那些人并不熟悉,况且半夜三更兑钱,人家也不一定愿意换。就是我自己去做也是顾虑重重啊,何况他们是常人呢。

大疫当前,救人要紧,我考虑再三,就想豁出去自己去做。虽然那些人不是我的老客户,但我有师父,一定能行。我骑自行车冲破封锁去找他们商量,要跟着他们去批发市场。老板娘说:批发市场要手机扫码,你可進不去。我说:那你们把这些真相币帮忙兑出去,我给一千元辛苦费。他们说不用给钱。老板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不用再过来了。

这期间我去过几次。第一次去我就告诉他们,救人要紧,现在钱上的内容都是避瘟疫的,能让人们躲过劫难,是功德无量的事。有时他们送我时说:路封得不好走了,黑天半夜的你小心点。我说:放心吧,神看着呢。最后一趟我嘱咐他:智慧一点啊。他答应着,在大陆这种形势下,他们也知道是有风险的。

三月份,封锁渐松,我又骑电车来到店铺。四万元真相币基本都兑出去了。老板说:他每次揣到怀里一大包進批发市场,先少换给他们一点,过几天再有要的,再给他们一千,不敢一下子多给。他还讲了个一场虚惊的事:一个老头拿兑给他的钱到银行去存,结果工作人员把领导喊来了,说这一沓钱全有字,那领导说这人常来存钱,算了算了。我对老板说:以后咱只换给需要零钱的人,分散的快还不显眼,这个老头不需要零钱,他存到银行,不明真相的银行会当成残币处理,那就可惜了。我当时语气平静,不想增加他们的紧张感。我知道,这是师父保护那个老头,也一直看护着商铺老板顺利的兑出这些真相币。

当他们把四万元整钱交给我时,我抽出十张说:你们做的这件事情真是了不起,这一千元你们别嫌少。他们都说不要。我说:我不只是因为要说话算数,我真的是心甘情愿给你们的,这期间你们也确实担着一定的风险啊。他们还是不肯要,老板娘态度更明确:俺要收了,以后还怎么见面啊。我说:这也是你们辛勤付出应得的回报。最后他们还是不肯要,我真是心里过意不去啊,觉的他们起早贪黑,半夜去批发东西,本来就很不容易了,还顶着压力,智慧的把那么多零钱(单是称重也有三十五斤呢)一点一点兑换出去,真的辛苦他们了。老板娘出门送我时说:都是做好人好事嘛。我听了真感动,心里由衷的为他们高兴,他们为自己积下了怎样的功德、开创了怎样的未来呀!

明慧网文章《看见瘟神……》里写到,那个时疫使君说作者的哥哥因敬大法、敬师父,帮助大法弟子,会是一个位列仙班的人,那么这对夫妻,应该也是如此吧。

三、瘟疫中再建资料点

由于疫情蔓延,到处封城、封区、封村、封路,不仅给兑换真相币带来了不便,也给其他真相资料的传递造成了困难。过了年这段时间,原先往这边送真相册子的同修一直没过来,几个乡镇的同修没了真相资料发。我就用做真相币的设备打印真相册子,一开始还行,没几天就都不能工作了,因为这都是些厂家早已停产,老掉牙的老机子了,即使修好了,也不能批量打印资料了。

世人等着救度,一点真相资料也没有,这可怎么办呢?我在站内信箱里给百里之外市区的协调同修写了一封求助信,请他们帮我购买电脑和打印机。两天后收到回复,说已与技术同修商量了,给我购买一大一小两个打印机,但这些机型都是我没有接触过的,需要我过去学习操作技术。我一听真是太高兴了,巴不得立刻就过去,请同修尽快安排。同修回复让我明天去。

第二天,我一早搭车去了协调同修G家,学习一佳能机型的操作。与此同时,M同修着手给我从省城订购打印机,H同修给我从网上购电脑。下午学完打印机操作,接着学习覆膜机的操作,以便制作各类不干胶、护身符等。这期间正好技术同修Q过来,商定了如何帮我把设备、耗材运回家,安装调试的事。晚上我又去了Z同修家,学习一惠普机型的操作。第二天技术同修又过来,指点了我一些事。M同修购买的打印机下午就到了,我本想当晚回去,可是技术同修值夜班,难以脱身,只好又在Z同修家住了一夜。

第二天,技术同修Q和L载着一车设备、工具、耗材等一些物品,送我回家。因各处的封锁都没有解除,为了安全起见,参与的同修从前一天起就为此事发正念。一路安全到达我所在的镇驻地时,我们避开封锁的路口,绕道顺利行驶到我家门前,把物件迅速卸下。同修马上给我装驱动、调试,一切都很顺利。我能够制作精美的真相小册子、不干胶和护身符了,本地几个乡镇的同修又有真相资料发了,更多的世人又有得救的希望了。这一切在我向协调同修发出求助信的短短几天内就实现了,简直就象一场梦!谢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么好的机缘,谢谢同修给了我无私的帮助!

我深深的感受到:在修炼的路上,救人的途中,师父时时慈悲保护、安排着我的一切,让我做成了自己根本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在这历史巨变的关头,正法最后的时刻,我要努力修好自己,广传真相,启发世人的善念良知,让他们在明白真相、支持大法中得到救度、位列仙班。我愿带领更多的世人随师父回到自己真正的家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