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真”的问题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一日】近半年之内,有两次梦中点化。

梦境一:我要去一个广场参加洪法活动,得经过一个长长的通道,走着去太慢了,看到旁边有残疾人专用电动车,我就假装是腿脚不便的残疾人,坐上了车。开着车到了广场,找到展位,有几个同修已在那儿了,这时我还一直坐在车上,因我想:如果让人看到我好好的人却坐着残疾人专用车,这对大法影响不好,不能给大法抹黑。梦醒了,这个点化太明显了。

梦境二:一个大厅,好多人刚听完演讲,我和一位长者進了大厅。有人对我们说:演讲者走前留了一个题(谜):大便、木头。我脱口而出:(谜底)木楔子。这位长者就给众人解释:木楔子是插入缝隙中使物体牢固的小木橛、木片。前者(大便)能成木楔子的型,却起不到木楔子的紧固作用。在梦中我知道谜面背后的内涵是:要“真材实料”,而不能“徒有其表”。

联想到之前两个顶针消失,又相继出现的点化,我强烈的意识到:这是在点化我“修真”的问题。但自己“不真”的表现是什么?面对一次次的点化,也一直在思考,却没有大的突破,到底卡在了哪里?

思考中想起几年前的一件往事:一次听同修说每次美国开大型法会,师父会在法会上讲法,能见到师父,对于弟子来说真是非常期盼的。但因为有的讲真相点需要有人留守,所以有的同修就不能去法会现场。当时我问自己:我会怎么做?我说:如果是我出国后的第一次法会,我会说这一次我去吧,这么多年了,太想见师父了。以后的法会,我会主动留守点上,把去法会现场的机会让给同修。

我觉的我会这么做。可能是天性使然吧,自己从小到大都秉持着一念:让自己成为更好(境界高尚)的人。在哪儿都是一个认真、守规矩、照顾人、帮助人的角色,在幼儿园时就是一个小大人,有时都充当阿姨的角色;四十岁时,有同事就说我像一位长者,常常是他们倾诉的对象,并能给以建言。所以一般情况下自己付出,做让别人高兴的事都是很自然的。

向内找中再次想起这件事,当我引申想下去,这时我意识到:当一次次把机会让出,时间长了之后,别人会认为你的让出是理所应当的时,对自己仍能心甘情愿,少了一份自信,感觉会有一种失落感,对自己的善行被忽视、未被理解的一种失落,实质就是对没有得到好名声的一种失落。从中看到原来自己成全别人的背后隐藏着满足自己对名誉、名声的追求。多么强的求名的心啊!

再深究下去,审视自己,意识到“名、利、情”三者中,自觉自己最看重的是“名”。“利”毕竟是身外之物,生带不来、死带不去的东西,相比之下一直看得都不是很重;“情”也是涉及对他人、事、物的喜怒哀乐,平时看得重,但关键时刻做选择时,还是能放下的。而对“名”,是自己的“名”,才是我最看重的。

我求的是“我是最好的”的好名声。想起往事一桩:念大学期间,一次,我放在座位上的坐垫不见了,两个月后,学期快结束时又突然出现了,有同学告诉我:某某拿我的坐垫放图书馆占座位去了。我当时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心想:也就是能拿我的吧,别人的她也不敢拿。除此,对她并没有生出什么不好的想法。现在想想是因为她的行为从侧面烘托了我的善良、仁义,满足了我执着“好名声”这个心。

因为“做的最好”(精神层面的高尚)这一念立意看起来还比较“正面”,所以一直没有意识到这也是自己修炼中要放下的执着。再往下追下去,看到求“好名声”的实质,就是基于为私的基点,对“私我”的执着。

思考中,我看到自己这个求“好”的心真不是一般的强。曾是小学生的我,只要环境许可,我是能站着的时候就尽量不坐着,为什么?因为那时穿的都是棉布料的裤子,坐久了站起来后裤子膝盖处会出大包,不好看,总想以好的形像示人。也是从小学生时就有意识的观察:别人什么行为好、什么行为不好。好的效仿,不好的引以为戒,总想使自己更完善。

这就是我,小小的年纪思想就这么复杂,那么小就非常在意自己的形像、在意别人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在意别人怎么看自己。我母亲看我活的这么心累,曾经说我“别人都在做自己的事,谁总瞅你?”

此时,好像越来越趋近于找到自己“不真”的问题的根源之所在:因为当你在意你的“名声”时,你会尽量掩饰瑕疵、掩盖不足;你会为得到别人的赞许尽量表现好,为得到好名声而做好,而不是无私、真心“为他”的。这不就是“不真”的表现吗!表现、表现,都是表面的呈现。这也就是为什么自己每每看到、听到那些透着真诚的画面或话语时,会被震撼,常常泪水盈眶,是因为那时自己的“不真”正被其冲刷、荡涤。思考至此,真似有一种窗户纸被捅破、豁然开朗的感觉。

几十年来,一直带着这么强的对“好名声”的执着追求,所以很多时候做人做事,瞻前顾后,顾虑重重,总怕做错,放不开,结果常常顾此失彼、事与愿违。回首往事,真是做了太多太多让自己后悔、懊悔、甚至痛悔的事(有些事真希望能有机会让自己从新来过)。这个心也严重的影响了自己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三件事。

一定是慈悲的师父看见我始终抱着这个心不放,为弟子的愚钝不悟而着急,故以多种形式多次点化。弟子让师父操心了,愧对师父。真是汗颜!知道这并不是“真我”之本愿,都是累积的业力、人心、后天的观念构成的“假我”所为,方略有释怀。当时我对自己说:做了这么多不好的事的“自我”,绝不能再要了。言毕,真就是在另外空间蜕去一层粒子(筛出去)的感觉。

之前有几个月了,发正念,在念完口诀后念“灭”字时,总像有什么东西遮挡着大不起来。但就从发出这一念后,这个遮挡的东西没有了,感觉想“灭”字多大就能多大。

希望在未来的修炼路上自己能走的更踏实一些,修去各种人心、执着、后天的观念,不断的同化 “真、善、忍” 宇宙特性,回归本真的自己。

无尽的感恩,感恩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感恩师父为弟子所做的一切!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