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难关 回归大法

Twitter EMail 转发 打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十日】我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的我重病在身,生活几乎不能自理,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浑身无力,连拿筷子的力气都没有了。亲朋好友看到我的样子都哭,认为我活不了了。中西、西医、巫医都看过了,也无济于事,反而越来越严重。心脏虚弱到不能听到任何声音,说是活着,只不过是还能呼吸罢了。冥冥之中,心中有一念,我死不了,一定会好起来的。

就在我走投无路、生不如死时,一位朋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我说先给我拿一本最能教育我的书吧。朋友拿来了《转法轮》,那时我一天只能看几页书,当我看到书中的一段话:“修炼是没有任何条件的,要想修炼,那么就修炼。”[1]我一下坐了起来:我要修炼了。尽管我当时并不懂什么是修炼。

师父说:“过去你供过的那个狐、黄的牌位,你赶快扔了它,都给你清理了,都不存在了。”[1] 我就让丈夫把家里的纸符、桃木剑、阴阳图等东西全部扔掉。看不了书,同修家放讲法录像我也去不了,我就多听师父讲法录音。第一套功法要求炼三遍,我只能炼一遍;单盘从五分钟开始还累的直掉眼泪。可我就是想学法炼功。再难我也坚持。我用“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慢慢的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别人都说我从里到外象换了一个人。我的心情愉悦、身体健康,二十年没吃一粒药。

由于我和丈夫双双下岗(失业),失去工作,没有生活来源,我们开始做生意。我一直谨记师父教诲“公平交易,把心摆正”[1],事事用“真、善、忍”衡量,以诚信对待每一位顾客,使许多有缘人明白了大法真相,并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下,生意做的顺风顺水,得到了顾客的信任,对我们的评价是:“你们的店在这一片是有口皆碑。”我心里明白,这是大法的威德!是师父的慈悲!

自从有了孙女,我又看孩子又忙着做生意。渐渐的放松了学法炼功,也不参加集体学法了,没有大法的指导,心性渐渐掉了下来,心情烦躁,碰到一点小事也过不去,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对待。我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因不去医院,家人不理解,为我担心,因此我与家人之间出现了矛盾。但是我当时没有赶紧加强学法,按修炼人标准及时找自己、修自己,反而对家人起了怨恨心和不让人说的心………各种心都表现的很强烈。师父多次点化也不醒悟。旧势力趁机钻空子迫害,演化病业假相:我浑身无力,出虚汗,头部象塞满棉花一样,总感觉饿,半夜也得吃。血糖高到21点(正常不超过11点),路也走不动了,家人把我送到了医院。

检查结果是糜烂性胃炎,白细胞、红细胞高出正常值4—5倍,血红蛋白高出正常值4倍,尿潜血、血糖高出一倍,住了十几天医院,毫无起色。我带着一大包药和每天使用30多个胰岛素的结果无可奈何的回家了。

一天,同修让我去她家,我说去不了,走不了路。同修说只要你能动,你必须来。因为离得很近,我就硬撑着去了。同修看到我的状态,很吃惊:“怎么成这样了!”同修和我在法上交流,一起发正念。在帮我的过程中同修也受到另外空间邪恶的干扰。同修正念很足,她坚定的说:“别怕!有师父呢!”同修的正念也唤起了我的正念。

我想: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多年了,很多人都知道我修大法,我现在这个样子得给大法带来多大损失!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这样会害了世人(包括家人)的! 我请师父加持,帮我走过魔难。一天早晨出门看见一辆小型货车上有大大的六个字“不放弃,不抛弃”,这六个字特别的大。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第二天又见这辆车,这六个字小了许多。以后再没见过这辆车。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鼓励我。这大大的增强了我过关的信心和决心。

一天遇到了一位多年不见的同修,我和她并不太熟悉,她听了我的情况,就专门组了一个十多人的学法小组,其中还有三位有病业现象的同修。每周两次的集体长时间发正念、学法,学完法大家还要一起切磋交流,慢慢的我的正念越来越强。看到组里同修都那么尽心尽力的帮助病业同修,把这当成一种责任和自己修炼必须要走好的修炼路,我被同修的无私感动着。

在这里想和现在还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重点交流一下过关经验:

1、跳出旧势力营造的框框

身处病业魔难中的同修,尤其是时间很长了还过不去的人,很容易被“病痛”的表象所带动、迷惑。我当时就是持续的身体非常的乏力,并且老是饿,一天得吃好几顿饭,不吃就难受,好象几年都没吃过东西饿的要发疯似的。这种状态使我非常痛苦和害怕。后来同修和我切磋,说你要看清旧势力到底要干什么,师父说了炼功人没有病,你是不是真的相信师父?师父还讲过这样的法:“而真正起作用要干什么的背后因素,就利用着人的习惯、执着、观念、欲望这些东西在起作用。真正的人体就是这样,只享受着生活过程中带来的感受,给你甜的你知道甜,给你苦的你知道苦,给你辣的你知道辣,给你来个痛苦你知道难受,给你来个幸福你知道高兴。”[2]其实你的身体根本没病,是旧势力给你乏力和饿的感觉,它在迷惑你,它就是用这种办法拖你,拖垮你的正念,摧毁你的意志,它就得逞了。所以你千万不要上当,那个难受只不过是个幻象,是假的,只是一种感觉而已。不要去感受它、体会它。乏力、饿和我没关系,是旧势力乏力、是旧势力饿。这些难受都完全和我无关。就这样,我真的很快冲破了旧势力的包围,跳出了它们画的框框,很快的象正常人一样的吃饭了。也越来越有劲儿了。

2、真精進,实修自己

我知道我法学的太少,我必须赶快抓紧时间大量学法,于是我也开始背法,刚开始背的时候,头昏脑胀记不住,我就一句两句的背,两个月背完了一本《转法轮》。每天发正念六、七次,每次发半小时甚至更长,彻底否定旧势力对我的迫害,解除与旧势力的签约,一切交给师父安排!经常出去发真相资料、讲真相劝三退,不求数量,力所能及。平时我不让我的脑子闲着去想常人事,走路、干活等的时候我就听明慧交流文章。

我知道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这些还不够,我还必须在心性上实修自己,真正的同化大法。首先我挖到自己最大的执着就是不让人说,尤其是不让丈夫说,一说就炸。这个心背后还隐藏着对丈夫的情。师父讲:“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3]我决心去掉不让人说的根本执着。我对丈夫说:“以前我一直不让你说我,从今天开始我要改正了。”他笑了笑说:“改?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说:“这次我就把它移一移,改一改。”他说我的时候,我就忍着不说话,但心里并不坦然。一次我买了点菜,他开始叨叨了:“你买的菜是市场最不好的一份,价格还高……”见我不说话,又说:“你可以沉默,但是你不可以不说话!”这不符合逻辑的一句话,明显是在气我!“我平时说一不二的,今天他骑到我头上来了。”又一想:“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对呀,我得提高呀!你旧势力不是想让我生气吗?我今天还就不生气!他骑到我头上我就顶着。说我买的菜不顺眼,我就把菜捡好、洗干净,不就顺眼了吗?看你还有什么招!以后这种事就少了,有也不那么难过了。

在我病业期间一直是丈夫做家务,我是大法弟子,不能把自己当成病人让别人伺候。丈夫眼睛有病,怕油烟,我就张罗做菜,腿软站着费劲我就靠着墙,胳膊没力气就翻一下菜歇歇再翻;拖地拖一间屋就累的心慌气喘,我就背 “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4]。

生活中碰到的一切我都找自己、对照自己。有几天老能听到猫嚎春,出门还看到年轻情侣亲昵。没有偶然的事,一定是我的空间场中还有色欲败物,我赶紧找自己,清理色欲败物。

3、转变观念 脱离人

去学校接孙女放学,有几次出现头晕、心慌、腿软无力。我就想:有师在,有法在,我不害怕。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请加持弟子,我不能晕,也不能倒,大法弟子没有病,怎么能倒呢!这又是旧势力演化的假相来骗我,决不能承认它,灭掉它!我背着:“疾风电掣上九霄 雷霆万钧比天高 横扫穹宇无尽处 败类异物一并消”[5],每次都平安接孙女回家。

我已经有半年只能吃点煮白菜,不能吃别的。不能喝牛奶,一喝就拉肚子。我想:我得转变观念,我不是常人,我是修炼人,没病!什么都能吃,吃块铁也能把它消化了。我就开始什么都吃,家里人吃什么我就跟着吃什么。就这样,渐渐的我完全恢复正常,不再另开小灶了。

就这样通过学法、背法、实修以及同修们的无私帮助,我的心性提高的很快,身体也迅速恢复,各项指标回归正常。一位同修说:你真是突飞猛進,一天一个样。是啊!这次魔难使我真正认识到修大法的严肃!也感受到真是“师恩浩荡”啊!只有修大法才能有这样的神迹。

我去看望住院期间结识的一个朋友,我俩曾住同一病房十多天。短短几个月,那个说话、走路都困难,许多生活小事都需要她帮助的、成天愁眉苦脸的我容光焕发、神采奕奕的站在了她的面前,她惊呆了。我们相拥流泪。我向她讲述了我这几个月的经历、讲大法真相、讲三退保平安。我给他们讲“天灭中共,天佑中华,中共不等于中国”,她丈夫重复着这几句话,若有所思。然后说:“退!”朋友感佩师父的伟大,大法的神奇,大法的超常威力令她惊叹不已!她毫不犹豫的走進了大法修炼,他们得救了!

师父啊!慈悲伟大的师父啊!这一切都是您的苦心安排!师恩难报!难报师恩!弟子唯有精進,再精進!

叩拜师尊!谢谢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正念〉

(c)2024 明慧网版权所有。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