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师父讲法 患末期肝癌的老伴得救了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九岁了,一九九六年得法。小学只上了三年,正是文革时期,宣扬“读书无用论”,在学校不是开批斗会,就是参加劳动,所以,三年也没学多少知识。

刚得法时,《转法轮》中的字不认识几个,在小组学法时,只能听别的同修读,自己学法,很多字又不认识,真着急呀!那时用“如饥似渴”形容我想学法的心情一点儿也不过份。

在小学没学到什么,可我学会了中文拼音。我开始修炼时,女儿上初中了,我就叫女儿教我怎么查字典。学会查字典了,每天就拿着字典查字、认字、写字,每天都是这样坚持着。一开始一页书里识不了几个字,不长的时间,学《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就很少有不认识的字了。自己都觉的学识字的过程很神奇,非常感谢师父!

随着学法,知道了师父教我们的是做好人、超越好人成为一个真正修炼人的道理,所以,从一开始,我就从家庭生活中,从点滴小事做起,“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不管是与老伴、与孩子,还是在亲戚朋友们的交往中,我都不忘自己是修炼人,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修炼二十多年的时间里,我的身体一直健健康康,我的家人从我的亲身经历中,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看清了邪党的罪恶。

自从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以来,我经历了多次的骚扰和迫害,精神压力很大,有时候正在家里忙家务,警察就敲窗户要進屋搜查。每年中共所谓的“敏感日”,派出所、街道办事处、村委的人员就走马灯似的来家骚扰。

二零一五年我诉江的诉状是儿子骑车带我到邮局寄出去的。有一次派出所警察来我家骚扰,丈夫叫我不要露面,他出去应付他们。警察要翻箱倒柜找大法资料,我丈夫严厉制止,警察问我丈夫:“你也学法轮功?”丈夫说:“学法轮功怎么了,我要能做到法轮功那么好就好了!”每一次骚扰之后,丈夫总是嘱咐我注意安全,他非常明白共产党的坏,太坏了!

老伴是环卫工人,经常接到同修给的真相资料,他都看,看完后带回家给我。我还给跟老伴一起做环卫工作的老人讲法轮大法好。有一次另一个环卫工带来一本真相小册子,告诉老伴,说是刚才一位大法弟子给他的,他要去举报,被我老伴严肃的制止,他说:“你怎么可以做这种事儿?你不愿意看给我!”

还有一次,老伴在扫地的时候,发现有一个大法真相横幅被人扯下来,丢在地上,他就拾起来又挂到树上了。

我很喜欢学法,和同修每周一次的学法是我最高兴的事。学法小组就设在我们家。每次我和丈夫早早的把炕烧热乎,等着同修来学法。同修来了大家先读一讲《转法轮》,然后一起交流修炼体会。这样的集体学法真是太好了,我知道怎么样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心了,知道用大法来指导一言一行了。家人也都非常支持,同修来了都热情接待。

我的家人也得到了大法的恩泽,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在这里只和大家说说我老伴的一段经历。

二零一九年六月份,老伴出现食欲下降,不爱吃饭,油水不沾,就想吃点白米饭,眼看着他消瘦,眼窝很深,身上没力气。有一次走在街上,有个认识的人惊讶的看着他,不敢认了,说:“这么瘦?不像原来的你了!”整个人皮包着骨头,一米七五的个子,体重只有一百零二斤。后来去青岛医学院附属医院检查,确诊他得了肝癌,且已到晚期。

为了照顾方便,我们便安排他在邻近的县级医院住院。十几天后,医生看到他病情越来越重,已经没有治疗价值了,就对我们说:“回家吧,还不一定能过了中秋节。”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二零一九年黄历八月十一日:身上插着导尿管,脸色蜡黄的老伴被抬回了家。此时的他已经下不了床了,作为妻子,丈夫的病这么重,我却不能告诉他,想到他将不久于人世,送终衣服都准备好了,我心如刀绞……

那段时间,孩子们都不上班了,天天在家陪着他。

在家里安顿好后,我诚恳的和老伴说:“你也遭了这么长时间的罪了,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了,你快听师父讲法吧。”他同意了,我把自己平时听师父讲法录音的播放器拿给他,给他设置好让他从第一讲开始听。同修们来看望老伴,又拿来了从明慧网下载的《忆师恩》和同修的修炼故事让老伴听。老伴都认真的听。

他每天都在听师父讲法,听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越听越爱听。听着听着,他能坐起来了,听着听着,能下地走动了,饭量也逐渐一点一点增大了,再后来脸上变的有血色了,原来肿的老大的肚子没有了,腿也消肿了,正常了。

至今,他每天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了。看得出他越听越爱听,电视基本都不看了。看了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和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的美妙和超常,他都能理解,这也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啊!

现在他的体重从一百零七斤已经长到一百二十多斤了,家里的零活什么都能干了。

我们全家人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无限感激师父的慈悲救度!

当初村里很多人都知道老伴得的是什么病,认定他来日无多;亲戚朋友抱着难过的心情来见他最后一面,所有的人看到现在的他,都觉的不可思议,太神奇!每到这时,我和老伴就告诉他们,他就是听法轮大法师父的讲法才好的。

在感恩师尊的同时,我也有许多感慨:我的老伴只是明白了法轮功真相,在医院不收治的情况下,因听师父讲法,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末期肝癌就全好了,这是多大的慈悲啊!这是一种多大的神奇力量啊!我们生活在农村,经济条件有限,得了这种病,是没有多少钱治疗的。如果一个常人中的医生给他治好了,我们一辈子都忘不了,都不知道要怎么感谢人家呢,而大法师父不要我们一分钱……

我想告诉所有的人,我老伴的命是大法师父给的!没有大法师父的慈悲救度,没有修炼这博大和神奇的法轮大法,就没有今天我这个和睦的家庭,他的亲身经历足以见证法轮大法师父的无限慈悲与伟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