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坐中魔炼意志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们好!

我是一名来自拉脱维亚的二十七岁的大法弟子。我修炼六年了。首先,我希望借这次上天赐予的机会表达心中的感恩,感恩师父慈悲的指引和无私的看护。

今天我想和大家交流的是最近这两年,我是怎样魔炼自己的意志,每天毫无例外的在疼痛下坚持双盘打坐的。

决定和决心

当我刚开始修炼时,我的第一个心愿是能双盘打坐并达到定的状态。在我参加本地的学法小组时,看到一个同修在学法时一直双盘着腿,坐姿端正,腰背笔直,他很大的激励了我。不管多长时间他都能保持着双盘。他的出现启发了我,我理解到我也应该达到标准。

但这只是我双盘之路的开始,因为我更大的愿望是能在一小时的炼功中一直保持双盘。有了这个心,我开始加强自己的意志。当然这个过程从来都不简单,因为我在过去四年的修炼中在这方面时好时不好,有时能忍耐,有时又在疼痛中放弃了。

师父在法中讲:“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1]我也开始像这样看待疼痛。最开始时当我炼静功,我会潜意识的担心疼痛什么时候会来,会疼多久,而且我会害怕疼痛。

但是通过学法,我悟到我需要忍,需要静下心来,无为的去炼功,不去担心疼痛或者时间的长短等等。我必须打坐时将整个身心投入,学会“空”,并且把那些执着从心中去掉。我记住了师父的这段讲法:

“过去宗教修炼,佛家讲空,什么也不想,入空门;道家讲无,什么也没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炼功人讲:有心炼功,无心得功。抱着一种无为的状态修炼”[1]。

每次打坐前我都背诵这段法,他帮我清空我的思想。

大约两年前,我做了一个专一的不可动摇的决定,我要每天雷打不动的坚持打坐一小时,无论多痛。在心里有了这个信念,我开始这样做了。在开始的一周后,我悟到我应该定一个目标,做到连续三十天,然后继续到六十天,一百天,一年,直到现在的每天,雷打不动。过去我可以做到连续十天,之后就会因为一些事情错过一两天。但是现在我下决心不论发生什么都要做到。

于是我开始每天都打坐,坚持一小时。当然这不容易,因为我的腿总会在四十分钟的时候开始剧烈疼痛。在过去我总在这里失败。但是现在我告诉自己,不论怎样我都要做到。当疼痛来时,我学会了放下它,自己不去想它,让它发生。在最开始的九十天里,几乎每天都是剧烈的疼痛。我也在我的日记中记录这个坚持每天打坐的过程,写下我的领悟,一些诗和经验。

在那些天里,我有了这样很强的正念,我是无论怎样都能忍的。事实上,当我能放下怕疼的执着,没有疼痛能再干扰我的主意识。

例如,当开始剧烈的疼痛时,起初我会移动身体,扭来扭去等,但我不会把腿放下,我告诉自己,“这点疼不算什么,我的意志坚如磐石,现在正在净化我的身体和转化我的业力,没有什么难能退却我的意志,我什么都能忍受。”在某些天当疼痛到极点时,我会背法和师父写的诗,并在疼痛中坚持下去。

“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

在最开始的那几天,我学着不去管疼痛,放松我的身体。但我仍会在打坐最后的一段时间里移动身体。我意识到我不能那样扭来扭去,我得忍住,保持不动。我问自己,“大觉者是怎样忍耐的?”当然我知道答案是,心定和心静。

我用很强的正念告诉自己,“我能忍住不动”,并在四十分钟左右剧痛袭来时背这句话。我学会了完全放松自己的身体。奇迹般的,入静,保持不动和忍住疼痛让我受益,因为我体会到了强的能量流和身体被净化。

随着不断的修炼,我自然的达到了能很快入定的状态。很多次我达到深度入定,没有一丝念头,但我却完全能感知一切。

比如,当疼痛再来时,我不再担心它或起任何念头,并能保持不动的打完坐。我对自己的真我有了更深的理解,感受到真正的我能决定想什么或不想什么。当我能感触到真我时,我能完全的控制自我和我的思想,特别是打坐时,我没有任何意念,只是纯粹的宁静与祥和。在那一刻,我学会分辨真我和外来的思想与追求,而且在打坐中感受到真正的宁静与平和。像我以前记录下的,那是我最好的时光,使我清新,纯净,让我意识清晰。和师父在炼功口诀中讲的一样,“动静如意”[3]。

我悟到那是我的真我在自如的决定何时静,何时动。不是外来的思想,疼痛或者静夜。

有几次我感觉到我的身体消失了,还有几次我感到表皮肤以内的身体像飓风一般,还有几次我感到被强大慈悲的能量包裹着。很难去描述所有的状态,但我更深的体会了师父法中讲的:“能静的下来就是功”[1]。

有好几次我的定的状态被考验。因为我喜欢在户外炼功,在工作日我经常在上下班前到公园里炼功。

有一次我在打坐时,一群年轻人开始很大声的播放现代的陷阱音乐,但我没有理会,继续保持深度入定。过了一会,一个醉汉走到我面前开始问我问题,并试图打扰我。但这些考验都不能干扰我的入定。我完全能感知一切却没有一丝意念。我保持着宁静慈悲的心。当然,当炼功快结束时这些考验都离开了,而我非常平和的完成了打坐。我悟到那些都是对我的心性和入定状态的考验。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

同时在我决定每天打坐后我也学会更好的安排时间。每当我们有大型的活动时,我会早晨起的特别早打坐。旅行时,我会在所有人起来前打坐,等等。如果因为某些情况我不能在早上打坐,那我一定会在其它时间打坐,即便是深夜回到家很累的时候也一样。

我有一次特别美好的打坐体验,那是二零一八年我从布拉格欧洲法会回到家。因为我没空在早上炼功,我就在驾车十几个小时回家后打坐。我不确定是师父在法会后净化我的身体,还是我有很大的业要消,但当我往那一打坐,腿马上剧烈的刺痛起来。二十分钟后我疼到全身颤抖。那是我经历过最疼的一次。尽管如此,我仍保持坚定不动,我忍着所有的疼痛,并持续的加强正念,“我的意志超越钻石的坚硬,没什么能动摇我的决心,我能忍受一切。”

在坚持每天打坐持续一年后,我更深的理解了炼功只是圆满的辅助手段。当然它很重要,我们不能放松,但是更重要的在心性上的提高。

我在一次打坐后写下这样一首诗:

打坐入静能洗去心尘,给予明见,
明悟自私、自我与品质中的缺陷。
它带来美好的想法,清亮的空间场,还有真正的愉悦;
那是源于境界的提升,
提升道德品质是修炼的基点。
它无关于物质身体的极限,
而在于没有内心升华,不能明辨并去掉缺点,
一切都是徒劳且不久远;
一切的根本是德,是真、善、忍,
珍惜这修炼的机缘。

在这两年中有很多值得交流的,但总的说来,自我决定每天坚持打坐,从那时起我再也没有错过一天。现在已经快到两年的里程碑了,已经超过六百五十天了,当然,已经形成自然了,我没有再像第一年那样每天都数日子了。但过程中我真正的魔炼了自己的意志,加深了对法的领悟和对真我的理解,体会到神奇的感受,并且在不同的瞬间看到了一些不同的景象。

这只是我在修炼打坐的过程中的一个体验。这些年走在大法修炼的路上,我还有许许多多的体验。有很多起伏,没过好的关和不少绊脚石。我还有很多执着要去,心性上还有很多方面要提高。然而我能感到这条路是最神圣的,这个机缘是不容错过的。所以我会做到我最好的,不去错过它,做到我们应该做的。在这最后时刻,我希望与大家互相鼓励,做到志如金刚,全身心的助师正法。

最后,我希望分享师尊的一首诗《洪吟二》〈梅 元曲〉:

浊世清莲亿万梅
寒風姿更翠
连天雪雨神佛泪
盼梅归
勿迷世中执着事
坚定正念
从古到今
只为这一回

以上是我的个人理解,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二零二零年青年大法弟子网络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