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绝处逢生 去执着正念救人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七日】我是四川西南山区的农民。二零零二年,在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疯狂、最严酷的时期,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为什么我在那个时候得法?因为我有一个绝处逢生的故事。我为什么能在正法中修炼,历经风风雨雨,走到今天?因为我有一个信念,那就是:遵照师父讲的法去做,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去做,就一定能闯过关关难难,修成圆满。

一、读《转法轮》七天 卧床等死的我康复

我四十多岁就患上了类风湿,双腿膝关节变形,经常头晕,最严重的是疝气。深山里,医疗条件极差,疝气就成了大难题,做了手术又复发是常事。再说,生活在中共治下“政治挂帅”的农村,哪有钱医治或手术?有病就拖着。疝气发作时,下腹又胀又痛,什么活也干不了。

这个病一拖就是七、八年,而且越来越严重。我拄着两根木棒,行走如爬,挪半步都艰难。我的木工活干不了,农活干不了。再后来,就卧床不起了,生活还得靠别人帮忙。

我有五个孩子,那时最小的才四、五岁,大的一儿一女还未成年就不得不挑起了家庭的重担。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医生以“死”字断言,于是家里备好了棺材,就等着我咽下最后一口气。

二零零二年,我五十八岁,一位老乡来看我,给我一本《转法轮》,说:“这个功很好,看看书,炼炼功吧。”之前,法轮功还未传到我们乡镇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发生了,当时只听电视、广播里天天骂,法轮功到底是什么,我一点也不清楚。

我躺在床上看书,七天时间,我看完了第一遍《转法轮》。就在看完《转法轮》的第二天,我觉的浑身轻松,疝气鼓起的大包没有了,漏下来的肠子自动回去了。患病八年、卧床两年的我,起床了,可以开始在屋里干家务活了。

二、体悟修炼

谁知我康复下床活动仅一天时间,第二天,病又“复发”了,这下更不得了了,疝气发作,下腹剧烈胀痛,难受至极。人又倒下不能动了。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法:“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1]

我想,我应该把心稳住,就把发病当成师父在给弟子清理身体。家人说叫医生来,我说不用,我也不吃药。没想到,第二天“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而且长期被病痛折磨的体衰力竭、疲惫不堪的身体,竟然是无病一身轻的感觉。我心里直呼:神奇,神奇!从那天起,田里、地里、栽种、饲养,山里栽树伐木我都能干了。此后十几年,疝气从未复发,类风湿、头晕也完全好了。

我的神奇经历成了我今后讲真相、劝三退救人的好素材,有些被认为特别固执的人,我都把他劝退了。

经历了这件事,我体悟到了修炼大法并不难:就是遵照师父的讲法,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去做。从此,我就凭着这个简单的信念,开始在大法中实修。

在此,举一个修炼初期,去利益心的事。

一个商家向我购买木材,说好了买卖的手续由商家办理。没想到,他没办手续,就把木材给买走了。林业站查到了此事,就把我卖木材已拿到手的八百元钱给没收了。在那个年代,八百元钱可不是个小数目。我自己栽培的树苗,好不容易长大成材,就这么被别人骗走了。如果是在修炼前,按我在常人中争强好胜的个性,我非得追回损失不可,还可能揍那人一顿才解气。

可是,我想到自己已经是个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人了,遇到什么事情都要用大法来衡量,师父怎么说的就怎么去做。师父教导我们:“在常人这个复杂的环境中,你是清醒的,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被别人窃取利益的时候,你不跟别人一样去争去斗;在各种心性的干扰中,你在吃亏;你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魔炼你的意志,提高你的心性,在常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影响下,你能够超脱出来。”[1]于是,我遵照师父讲的法去做,明明白白的吃亏,把找买家讨债的心放下了。这在以前,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现在我做到了,在修炼提高心性上,迈出了可喜的一步。

三、法上修 师父保护 化险为夷

我学法不久,知道了大法弟子们都在反迫害中讲真相、救人,也明白了当今的世人大都是很高层次的神下世来当人的,是来等大法、得大法的。但是由于中共对大法的诬陷、抹黑宣传,把人们给蒙蔽了,毒害了,他们不明白真相,不仅得不到他们等待已久的大法,还会随着中共被神销毁的时候,被一同淘汰。为了救度天下世人免遭最后的危难,大法弟子要向民众讲清真相,救度世人。

我还明白了,大法弟子与师父有誓约,要完成救度众生的使命,才能圆满,才能跟随师父返回自己天国的家园。本着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的信念,我溶入到了讲真相救世人的洪流之中。我身体刚康复约四十天左右,我一路印盖“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印章,夜行八十、一百里,直到天亮才回家。

因传播大法真相的事,二零零三年,我连续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由于二零零二年我才得法,学法还不深,很多法理掌握不好,两次被人恶告,都是在“好汉不吃眼前亏”的人理驱使下,被迫流离失所两次,每次在外流浪半年,浪迹大半个中国,一毛钱一瓶水、五毛钱一个馒头过一天,甚至捡垃圾为生,露宿风餐,吃了不少苦,耽误了很多大法弟子救人的宝贵时间。

后来再次被人恶告,我就不躲了。师父说:“收救你们要度的众生吧。正念正行,解体一切障碍,广传真相,神在人中。”[2]我想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是神圣的,不是干坏事,我何必躲呢?如果派出所的人来找我,他就是来听真相、来求救的,我应该把我起死回生的故事讲给他们,证实大法好。

这一念符合了大法的境界标准,神奇就发生了。派出所接到报信后,来了三个警察,一个是所长,他们来找我的时候,正好告我的人被人家找上门来报复,被打的头破血流,窗户都被砸烂了。派出所的人见此情形,就说:“被别人打了,就是打了嘛,怎么诬告是法轮功(学员)呢?怎么以法轮功的名义报案呢?”派出所说,他是报假案,不予受理,转身就走了。

我悟到,心在法上,念正了,师父就保护了弟子。这真是:人念行事岁月蹉跎,法上修,师父保护,化险为夷。

这个现世现报的例子,对世人也是一个警示,以后这个人再没犯这样的错误。

四、十天痛失两爱子 大法解谜

二零一八年黄历三月初六,在广东打工的小儿子病重回家,我花了十多万元送他到市里医治,没想到出院才几天,儿子就意外的去世了。小儿子走后,仅十天,大儿子搭乘摩托车,被从后座上甩到一丈多高的石坎下,当场死亡。

十天痛失两个爱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巨大的悲痛,何人能承受得了?而且,还有人说风凉话……作为修炼人,那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我该怎么办呢?仍然是那个简单的信念:我是修炼人,一切事用法来衡量,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师父说:“想左右别人的命运,人各有命啊!”[1]“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1]

生死皆有定数,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小儿子花去我十多万元走了,我们之间的业债还了;大儿子命绝车祸,我们今生的父子缘份尽了。人各有命,大法为修炼人破了这层迷,使我明白了宇宙的真理,怎么还在迷中去悲伤、哭泣、气死气活的呢?

那么多众生等待大法弟子去救度,如果我陷于悲伤之中,如何完成自己的使命呢?那些常人在迷中,他们要说这说那的都不奇怪,我也不生气。有机会我就对他们说:“我修炼法轮功,改变了我的命运,遇死得生。儿子没有修炼,没有谁给他改变人生道路,命中注定该怎么样,就会怎么样。”

我心里清楚,我的儿子生长在大法弟子的家里,见证了父亲在大法中起死回生的奇迹,生前对修法轮大法的父亲尊重、亲和,已经摆放好了自己的位置,他们已经是得救的生命了,师父一定会给他们安排一个很好的去处。因此,我的心不再为失去儿子悲伤,不再为常人的说法所动,没有拖泥带水,很快就闯过十天失去两个儿子的大关。

孙子回家为大儿子办丧事,很多人都怂恿他去找那个摩托车车主赔偿,说最起码安葬费要他出。我想我是修炼人,不能混同于常人,应该有更高的心性标准,我得遵照师父的教导去做。我对孙子说:“出这样的意外,大家都很难过,车主也不是故意的,谁愿意故意把你父亲摔死呢?大家乡里乡亲的,低头不见抬头见,两家人何必结仇结怨呢?就不要找他家的麻烦了,宽厚待人,以后你们好过日子。”这样,本来很可能会闹得天红血溅的事,就这样平静的过去了。

五、不再为利益争夺 做好人

二零一八年,我两个儿子在十天之内相继去世,紧接着,我又遇到了两次失去个人利益的关难,我守住心性,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人。

小儿子去世后,他生前买的宅基地还没来得及建房子,就被卖家占用来耕种了,一分钱不退还我们。朋友们纷纷抱不平,叫我一定要把钱收回来。从常人的理看,朋友们说的对,于是,我在心里默认了这个说法。

结果,当晚我就腿疼的站不起来了。我马上向内找,用法来衡量,看看我的心性误在哪里了?我想,宅基地被卖家占有,这事不是偶然的。师父说:“欠债要还”[1]。小儿子不知哪世欠人家的,该还不就还了吗?我去要这笔债,我不就背上这笔债了吗?背上这笔债,我怎么能跟师父回家呢?法理清晰了,我的腿马上好了一大半。

我与别人合伙买了一头大水牛,别人使用后,悄悄卖了一万六千元钱,本钱一分都没还我。我的徒弟义愤填膺,说:“看你儿子死了,好欺负!”于是约了几个人,准备在二零一九年腊月二十六那天,强行去把那家的小牛、生猪牵走卖了,讨回这笔钱。按常理看,那家人实在是太没道理,太欺负人了,我也按捺不下心里的气愤,对他们的决定就没有表示反对。

可是,到了牵牛牵猪的前一、两天,我的腿突然加剧疼痛,疼的下不了床,我马上向内找,用“欠债要还”、“明明白白的在利益问题上吃亏”[1]的法来衡量,我的头脑清醒了。我想,修炼人要在法上想问题,怎么能随和常人呢? 我可能哪生哪世欠这家人的债,如果这几个人去把这笔债收回来,我不是就没有还该还的债吗?我这样做,我不是和常人一样了吗?

修炼人遇到的每一关、每一难都与修炼的提高有关。思想在法上归正了,我的腿立刻又好了大半。于是牵牛卖猪的事,我就阻止下来了。我感谢师尊的苦心安排,让我把历史上该还的债还了,该去的执着心去掉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

在中共治下的农村,传统文明被破坏殆尽,淳朴善良、宽厚仁爱,这几千年的中华文明之民风,成了人们看不上眼的陈货,被人抛弃。我年轻时,深受邪党文化毒害,形成了斗的思维,遇事冲动,好勇斗狠,做事极端,打架、聚众、打抱不平、谩骂,什么都来,在当地很有影响。如果我没有修炼法轮大法,在个人利益遭到损失时,我一定会寸土必争,寸利必夺。

有师父的大法指引,我随时都很注意,做什么事情首先用法来衡量,先想想这件事做得做不得,怎么做才合理。尤其说话时,很注意修口,不说粗话,不带脏字,一改过去出口伤人,只图自己发泄的恶习。现在我和周围的人相处平静、和睦,人们都说:“你的脾气完全改了。”“改的好好哟,和和气气的。”大家看见我,都“大爷,大爷”的招呼着。我说:“要感谢大法师父,是师父帮我改好的。”

六、越到最后越要精進

二零二零年年初,中共隐瞒疫情,导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祸害全世界人民。正月间,我姐夫去世,我要去奔丧。我想,那个地方缺少大法弟子,正好去那里讲真相,劝三退。

我看姐夫家门口停着许多小车,我趁人吃饭时,就把疫情保平安的真相不干胶贴在一根很显眼的电杆上。一会儿,有人就站在电杆前盯着真相标语看,又招呼其他的人:“快来看,躲瘟疫有秘诀。”其他的人也围上去看,有的还念出声来:“躲过瘟疫有秘诀,诚心敬念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传一个,来看的人越来越多。我心里很感动,体会到了危难中众生急盼得救的心情。

这事使我想到,目前形势紧迫,二十年来,大法弟子救人已到了最后、最紧要的关头。我刚修炼时,盖印章、发资料,粘贴不干胶,晚上出去,早晨回来,来去七八十里、百来里路;后来大包大包的发《九评》,把《九评》智慧的送到派出所所长手里;每逢赶场都拨打语音电话;跋山涉水,把真相传到周围几十里外缺少大法弟子的乡镇去,不辞劳苦,长期坚持。

师父要求我们要“修炼如初”[4]、“越最后越精進”[5],用法来衡量,我向内找,我觉的近两年摄像头多了,怕心作怪,救人比起当初那个劲头来,有差距了,这样是不对的。我还悟到,此时我们大法弟子都应该更加精進起来,在大疫当前、众生危难中,多多救人。

我只有小学文化,从来没写过文章,但我悟到我应该写。当稿子交给同修后,我隐隐作痛的腿,全然不疼了,走起路来两脚生风,轻轻快快。现在的我,精神焕发,七十多岁的人了,人家看我才五十多岁。

疫情期间,我主动出去救人。我到缺少大法弟子的乡镇去讲真相,很多人都喜欢听,有的说:“还是老一辈的人说的是真的,说的有道理。”有的当场就表态三退。

结语

我一个濒临死亡的山区农民,是师父、是大法救活了我,启悟了我迷失的心灵。重塑生命、回归真善忍,是那么的幸福、美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欧洲斯德哥尔摩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