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梅玉凤曾被迫害得脊椎严重变形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西报道)江西省南昌市法轮功学员梅玉凤出生于一九四六年,现年七十四岁,原南昌市手表厂职工,为坚持修炼法轮功遭受过多次绑架及牢狱迫害,一次被关押洗脑班约五十多天,三次被非法拘留共八十多天,一次被非法劳教一年,另一次被非法判刑三年。丈夫因长年累月为她担惊受怕过早离世。

'梅玉凤'
梅玉凤

一、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

梅玉凤年轻时性格开朗、爱好文艺活动,曾担任过讲解员和广播员。可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状况越来越糟糕:坐骨神经痛、脊椎痛,不能下冷水,双腿乏力,只能依靠老伴背负着她上下五层楼。老伴时常哀叹说:“你这个样子,不知要拖累到什么时候?”梅玉凤自己也生活在痛苦和烦恼之中,感觉自己身体羸弱、疾病缠身,也感受到了生命的无常及人生的悲苦。

为了有个好身体,为了摆脱病痛的困扰,梅玉凤尝试过很多种锻练身体的方法,如太极拳等,但健身效果都不理想。一九九六年,梅玉凤开始修炼法轮功后,身体明显有了根本的好转,健康状况越来越好,精力越来越旺盛,人生又重新拥有了活力、幸福和快乐,家庭也重新拥有了欢声笑语。从此她坚定了自己修炼法轮功的信念,再也没有改变过。

二、遭多次关押 脊椎被迫害致严重弯曲变形

一九九九年九月,法轮功遭迫害后,梅玉凤去北京上访,在北京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在警车上遭到警察的拳打脚踢,左眼被打的青紫肿胀。在天安门派出所被恶警用棍棒狠击头部;双手被“苏秦背剑”反扣并被狠劲拉扯抖动手铐,造成她撕心裂肺般的剧痛不止;恶警还点燃打火机、威胁如不交代户籍所在地就要点燃她的头发。后来,她被劫持回南昌、在南昌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了三十天。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苏秦背剑”)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梅玉凤再次与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再次被北京的公安警察绑架,后被非法拘留到南昌市第二看守所关押了三十天,期间遭到南昌市公安局暴力洗脑迫害。

二零零零年上半年,南昌市手表厂主任王印根和师大派出所警察强行将梅玉凤绑架到南昌市青云谱区洗脑班强制洗脑迫害五十多天,强迫家人缴纳四千多元的“伙食费”。

二零零二年六、七月份,梅玉凤前往广东省东莞市照顾在那里工作、患病的丈夫。她在当地石排镇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遭石排镇派出所绑架,后被关押在东莞市东桥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有一天上级人员来检查工作时,梅玉凤大声呼叫:“法轮大法好!法轮功是被冤枉的!”看守所所长指使牢头将一块故意在垃圾桶里搅拌的肮脏抹布强行塞进她的嘴中,并将她双手双脚固定连铐在通铺床上,铁铐紧紧卡住她的手腕、脚腕,造成她疼痛难忍。期间正值夏季,通铺床上一边堆满了被关押人员制作的手工半成产品,下边就是厕所,空间非常狭窄,梅玉凤根本无法挪动或转身。当时真是炎热难耐、臭气熏人,而看守所所长还亲自教唆牢头,约二十来天不准梅玉凤洗过一次澡、更换过一次衣服,梅玉凤全身上下汗臭难当。由于手脚一直被连铐,梅玉凤无法站立、无法平躺,睡觉时只能弯腰弓背,通宵根本无法入眠。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脚连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脚连铐

为抵制迫害,梅玉凤一直绝食,整个人非常消瘦,只剩下皮包骨。当时监号里几位被拘留的人员都流下了同情的泪水,她们劝梅玉凤吃东西:“如果你不吃,出了事,我们都要受处罚,每月一次的加餐(吃肉)都要被砍掉了。”看守所的恶警王警长却丧失良知斥骂:“如果你死了,我们用草席一卷,扔到外面火化,我们也没有任何责任。”

后来,看守所警察害怕承担责任,才解开了梅玉凤手脚上的镣铐。但是,由于连续二十来天弯腰弓背的手脚连铐,她的脊椎骨已极度变形、上半身无法挺直,整个人身体弯曲、身形矮缩,双脚走路一瘸一拐、行动非常艰难。

在梅玉凤身心遭受严重摧残的情况下,还被劫持到广东省三水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从劳教所释放时,前去接她的丈夫亲见她饱受折磨后弯腰驼背、步履蹒跚,满头白发、骨瘦如柴的艰难模样,忍不住心头的辛酸与悲愤而泪流不止……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多钟,梅玉凤和另三位法轮功学员,在南昌市新建县长堎镇第六中学附近张贴法轮功真相不干胶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构陷,遭新建县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关押到新建县看守所迫害,她拒签保证书。十月十二日,梅玉凤从新建县看守所释放回家。

三、女子监狱遭受酷刑摧残

二零一五年二月二十四日上午(正月初六),为了让更多的民众了解法轮功以及中共的迫害,梅玉凤等五位南昌市的法轮功学员,前往两百里以外的樟树市经楼镇发放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村民构陷,遭绑架。

绑架过程中,樟树市公安如临大敌,三辆警车载满了头戴钢盔的特警,手持冲锋枪,团团包围,被中共洗脑的村民喊叫:“把他们吊起来狠狠地打!”梅玉凤等五位法轮功学员坚决抵制绑架,男性法轮功学员王洪华被特警打得头破血流,女性法轮功学员江兰英被特警队长扇了几个耳光。梅玉凤等人制止特警的殴打:“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你们这样殴打我们,会造下很大的罪业!”特警们才有所收敛。

后来,梅玉凤等人被强行戴上手铐、脚镣,被又拉又拖,摔倒了,就在地上被强拖拽着走。警察把梅玉凤等人强行带上警车后,在樟树市看守所关押了五天,后哄骗说要送他们回家,实际是将他们转押到宜春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十个月。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十日,梅玉凤在被非法判刑三年后,被劫持到江西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在女子监狱,梅玉凤被关押在三大队,该大队专职主管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教导员吴静敏用各种非人的手段折磨她:剥夺她与家人的会见权;不准她购物,就连卫生纸等基本生活用品都不让购买。医务所还以检查身体为借口,多次逼迫她注射不明药物,过后头部晕眩、恶心呕吐,包夹犯还斥骂她是假装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吴静敏还教唆、纵容包夹犯人迫害梅玉凤,在墙上、地上贴满了污蔑、诽谤法轮功及法轮功师父的恶毒言词,逼迫她去踩踏,她拒绝踩踏就被包夹犯人强拖拽着去踩踏。

后来梅玉凤被关禁闭室迫害,被五花大绑,或被双手反绑、双脚也紧紧地被绑在靠背椅上,导致她胸闷、憋气,无法呼吸。她还被逼双眼直视、长时间观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每天由三个包夹犯人轮流值班,只要她稍一闭眼,就被包夹犯人摇晃身体、头部,揪耳朵,二十四小时不间歇的迫害。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中共监狱酷刑示意图:捆绑在椅子上

有一次,吴静敏指使包夹犯人,逼迫她上台扮演诽谤法轮功的角色,被她严词拒绝后,恶警们就千方百计加重迫害她:不许和任何人交谈,不许坐在床上,晚上睡觉时,突然强行掀起她的盖被“检查”,不让她解大、小便,蹲厕所时强行把她拉拽起身。

还有一次,梅玉凤从餐厅出来跟着她所在的队列上楼,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正好跟着另一队列下楼,擦肩而过时,对方冲着她微笑并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拉了一下她的手,包夹犯人宋莲英很快就去恶告狱警,狱警把她叫去,气势汹汹地大声呵斥、拍桌子,勒令她交代对方是什么人、姓甚名谁?还威胁要严惩她。

一天晚上,梅玉凤被强逼看电视,遭到她的拒绝后,包夹犯人就向狱警恶告,狱警大发淫威训斥她,几个包夹犯人则又拖又拉并扬言要毒打她,还威胁要把她拖去关禁闭。当时梅玉凤两手紧紧抓住床挡,坚决抵制并大声呼喊:“打人啦!”这次迫害才没有得逞。

女子监狱还采用奖励酱鸭、加分减刑期等等手段、方式怂恿、纵容包夹犯迫害法轮功学员,使包夹犯更加有恃无恐、变本加厉地迫害。

二零一八年二月,历尽各种魔难的梅玉凤刑满释放,从女子监狱回到家中。

二十多年来,梅玉凤遭受了多次的牢狱摧残,脊椎被迫害致严重弯曲变形;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她的一双儿女先后结婚时,她都被关押在牢狱中遭受迫害而不能参加儿女的婚礼;她的丈夫因长年累月为她担惊受怕,积忧成疾,于二零零六年过早离世。梅玉凤所经受的这一切见证了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修炼人的罪恶!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