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的走正用功能证实法的路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六日】我从修炼开始,一直用功能在做着证实法的事情,到今天为止二十多年过去了,在此简单的总结一下,与同修们交流。

一、有无功能都是师父安排的路

对于功能,师父在很多次讲法中都讲的很明白了,关键是我们自己能否真正的放下自我,真正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师父说过:“每个人都在走大法弟子应该走的不同的路,你们走出的路对宇宙的未来都是有影响的。如果叫哪个大法弟子带着功能修那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是给未来的生命在奠定什么,因为大法弟子就是这么大的责任,就是身带这么大的重任哪。”[1]

很大一部分同修都处于关着修的状态,那也是他们应该走的路。最近我悟到:无论一个生命以哪种方式修炼,都是神圣而庄严的事情。都是需要其他生命去尊重与理解的,决不能用那个自身的状态评判他人所走的路和状态。那本身是对大法的不敬,甚至亵渎。这就如同关着修的同修说:“我要是开着修能看到什么多好!”开着的同修说:“在开着修的过程中与其遇到很多来自另外空间与其他同修的干扰,还不如关着修。”我觉得这都是用人心来衡量修炼,衡量师父的安排。本身也带有不敬和人心在里面。

一个修炼人该走开着修或关着修的路,不是我们带有很多人心一面说了算的,都是师父有序安排的。绝不是我们自认为应该怎样修的。

还有一方面,这么多年来因为一些所谓有功能的人给修炼和证实法带来很多干扰,造成关着修的同修对此产生很多观念。这其实也不对。对于用功能是证实法的路是有序的安排,而其中的生命能否做好,那是个人把握问题。而不是这条路不能走。这个重要概念决不能混淆。

二、对于功能的把握问题

对于这方面我觉得就是别把自己的本事看重,千万别执着于自己;同时对于其他同修的修炼状态有一种深深的尊重与敬畏也就好了。

一个人在人间哪怕本事再大,在整个宇宙中都是非常渺小的。记得有一次一位有功能的同修很看重自己那点东西,我看到一位很高层次的神看他的眼神都很异样。也许是该神让我也引以为戒,就给我展现更高境界的神是如何展现神通的,然后出现更高境界的神,看他们是如何展现自己的本事的。其实对于那些神的本身,对于低层次的生命来讲都是不可思议的。所以我对那位同修说:“我们都别看重自己那点本事,我们这点东西,在神的眼里真的算不上什么。当我们看重的时候,神会认为我们这些是执着,那就得有去执着的机会和环境。人为的增加了难,这何苦呢?!”

记得师父说过:“而有些个别有功能的学员却辜负了重大的使命,没有走好,认为自己有点小本事,沾沾自喜,甚至于不止是一个显示的问题,甚至于走了很大的弯路,甚至有的邪悟,还不悟!你辜负了这宇宙对你的重托,这不是一件小事。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各方面都得注意。”[1]

有些有功能的人自认为有点本事,就在同修中四处宣扬他的那点东西,这样会给自己和同修造成很大的干扰,甚至会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失。这方面教训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那么对于功能感兴趣的同修,请好好想一想,你们的路是师父安排的,谁给你们看,那能看到实质吗?如果迷万一破了,你们还怎么修呀!还有,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学人不学法,而决不能追随有功能的人四处以交流和帮助同修提高为名到处走,那就是被邪恶利用,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环境。

一个人无论说什么我们都应该用法去衡量,这一点师父说的非常清楚了:“我早就讲过衡量人的标准就看弟子的心性,而且我绝不会叫任何没开悟、没圆满的人看清我弟子的真实修炼情况。”[2]

还有一点,有的所谓有功能的人很能说,而且看似句句不离师父的法,正因为这样就能迷惑不够理性的同修。其实面对这些,我们先看该同修虽然满嘴是法中的话语,在遇到具体事情时,他是不是真正的向内找,是不是遇到事情考虑别人和在名利情方面放得下。如果这些修炼基本的东西都放不下,做不到,那不用谈别的。

其实有功能的人,一般都能接触另外空间,在另外空间,看人间一切都是无常的,那他的心性就应该比关着修的更高一些才对,对自己在修炼中的要求会更加的严肃和严格。最起码有一部分是这样。那么这些本事如果用于人间的什么表现(看姻缘、看风水、起名字等等小道方面)那就极不应该了。那就是执着于人不放。

三、我自己的一些具体做法

1、无论看到什么、知道什么都用法去衡量

在修炼的过程中我无论看到什么、知道什么,我都用法去衡量。因为功能本身有局限,再加上还有人身在,有人身就会有观念在,这样当用功能看到一种影像或者事情的时候,通过人的大脑这面一“编译”(用人的语言表达出来),那就很容易带進观念和变异的因素,甚至是假的、扭曲的反映。所以无论看到什么知道什么都用法去衡定才行。

关于用法衡量,我时刻注意一点:遇到事情或者是看到知道什么,心中别默认其对错或者想怎样做,而是不带着任何观念和人心的情况下学法。这样对这件事情的正念和做法才会真正的在法上。否则你先“内定”某一种做法或者想法的对错,然后再有意的在法中找答案,那在这种前提下,得出的结论那都是错误的。都是用法来为自己的执着找借口。严格说来,这是对大法的侮辱、和不敬,也是对自己和同修的不负责任。

2、认清另外空间因素的“可变性”、“复杂性”

记得有一位处于病业状态很长时间的同修通过别人辗转找到我,他的目地非常明确:让我看看究竟是什么邪恶因素干扰他。我的回答也很明确:我如果告诉你是狗在干扰,你再发正念就清理狗,可是那个东西是会变的,变成别的样子,你不就遗漏了吗?这是其一;其二,如果一个修炼人遇到什么事情别人都知道答案,那这个人怎么去提高?这条路走到头,心性并没有得到升华,那我不是干了大坏事了吗?更何况我自己所知道的事情也是极其有限的。也就是说在另外空间很多干扰的因素会幻化成各种形象,也是为了欺骗有功能的人,让其把其中某一影像当成对某件事情影响的根本因素。导致邪恶溜过一劫。所以在清理邪恶的时候,我们就按照法的要求来做就可以了。当然在具体应用功能上,这时我们怎么把握,那是具体问题了。没啥普遍性,在这里就不说那么具体了。总之要谨慎、严肃、智慧的对待,不要被邪恶迷惑,导致邪恶溜走。

3、与同修相处中处处低调

这么多年因为我有点功能和在网上写点东西,很多各地同修都想跟我接触一下,面对这些我基本上都是拒绝的。理由就是不干扰和带动别人。对于个别人可以交流一下,但只是在法上交流,绝不用功能给别人看什么病业和因缘。在交流的时候自己处处低调、很少说话,真正的把自己放在同修之中,摒弃一切人心,放下自我配合同修、圆容整体。

4、严肃对待同修中的“礼尚往来“问题

我接触同修虽然很少,但因为毕竟是在人中修炼,不可能一个人也不接触,那么在接触中有时就涉及到“礼尚往来”方面的问题。面对这些问题,我经常跟同修们说:“每个人走的路不同,即便是你们有的在很富裕的环境中生活、修炼,这是你们的路;而我在苦中、难中修这是我的路。虽然这里有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但是改变这种窘境的方式不是靠你们在钱物方面的帮助而得来的;这是靠我在法中修的更纯更正而得来的。如果想帮我改变窘迫的生活环境,可以帮我找份更合适的工作,那样我才安心。”这样一说同修们也明白了,也就不在钱物上“强行”(因为很熟悉,所以有这方面的倾向)让我接受了。后来有的同修真的帮我找了一份很适合我的工作,这样就解决了我的经济方面的问题。我自己很多时候在同修提供的良好的工作环境中刻意节俭,对自己在名利情等方面要求非常非常严格,绝不沾染这些东西。

总而言之,作为有功能的同修,一定要严肃的对待这条路,不但要走好、走正,还不能起到干扰同修的作用。在其中一定要放下自我,真正的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与处于关着修的同修交流的时候,尽量在法理上交流,少说甚至不说功能方面的事情;遇到我们能帮同修清理不好因素的时候,我们就默默的做就行,也不用让当事同修知道;如果知道更多更大的事情,也不要在身边的同修环境中宣扬,最好是写成文章在网上交流,点醒大家注意。

作为修炼人我们都明确:我们修炼目地不是为了在人中获得别人的赞许和肯定,是真正的同化大法,完成使命。所以很多事情不需要别人知道,我们就默默的做着更好。这样能避免处于其它状态的同修产生对功能的执着和崇拜等等人心。如果知道一些有代表性的事情,可以写成文章发到网上,提醒大家注意和认识。

让我们铭记师父的嘱托:“修炼的严谨,一环扣一环,即使每一刻、每一步都不能被干扰。”[3]一定要走好、走正我们的修炼和证实法的路!

以上是个人对这方面问题的认识与浅见。不足之处请同修们多多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再论衡量标准〉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