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更新: 2020年05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日】

信师信法 走过家庭魔难

二零零八年走出冤狱回到家,展现在我面前的竟然是有家不能归:丈夫把房子租出去租期还没到,更让我惊讶的是,家里所有的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了几件衣服装在皮箱里,还有几个锅,碗,盆,其它东西全没了。

我被单位开除,家里欠了好几万元的外债,给丈夫准备出国打工的六万元钱,被他挥霍一空。丈夫在外面打工,一个月八百元,有时还在外面打麻将。白天出去,晚上回来,象上班一样。没办法,因家里没钱,我们只好三家合租一个房子。

儿子是个非常孝顺的孩子,从来没跟我顶过嘴,因儿子找的对像不称我的心,我不同意,儿子突然离家出走,我们到处找也没找到。我陷入一种茫然不知所措,不能自拔,真是无法面对现实,夜晚经常失眠。

那时我学法学不進去,炼功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总感觉自己从监狱回来,又進入家庭的困境。委屈、怨恨全涌上心头,愤愤不平,就感觉自己生不如死,被旧势力死死抓住,时常感到自己左前胸疼痛,旧势力又对我肉身進行迫害,想置我于死地。

由于精神压力太大,导致有一天在我姐姐家突然失忆。我躺在姐姐家的沙发上起来说:“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我姐惊呆了:“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你在我家啊!”我说:“我怎么在你家呢?我家在哪?”我丈夫也吓坏了,叫着我的名字:“你怎么了?”我姐说:“你家房子租出去了,没到期。你想没想起来?”我说:“我不知道。”姐姐哭了:“快求师父救救你!你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姐姐带着我一起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约十分钟左右,我找回了自己,我哭了。

师父说:“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1]。我还不向内找自己,还在向外看,其实是旧势力利用亲情和家庭的矛盾来销毁我的意志。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完全忘了修炼人应该做什么,完全把自己当成常人,还想在常人中过好日子,奋斗一番,我这不是上了旧势力的圈套了吗?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吗?我清醒了,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要振作起来。

师父说:“其实如果你能够在利益面前坦然不动,你就是过去了;你能够在矛盾面前找自己的原因,从而先正自己,你就是过去了;在各种考验中能放下执著,你就是过去了。”[2]

是师父把我的心结打开,我清醒了: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要信师信法,遇到各种事情都要有自信,敢于试试、敢于面对和敢于承担。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一路的看护!

在工作中实修自己

二零一四年夏天发生了一件事,现在想起来还挺惭愧。那时我在停车场已当了两年多的收费员。那个停车场车多,过路行人也特别多,车来人往,特别嘈杂,基本上每天到高峰时间就堵车,每天都忙忙碌碌的。

有一天,大道外面堵车,堵得水泄不通,停车场里面的车根本出不去。有位男司机不耐烦的骂骂咧咧的,说停车场堵车要我包赔损失。我说:“对不起,是外面堵车造成的,不是停车场堵车,我也没有办法。”那个司机说:“我不管,把停车费免了,否则我不让路。”

我给领导打电话,领导让我自己处理。我只好给他打了半折,司机还是不干,他就要我给他把停车费全免了。我说:“这不可能,我也没有这个权利全免,因为堵车不是我们的原因,你也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会影响别人,这不更堵车吗?谁也走不了。”他说:“不信就试试看。我把车横在中间,谁也别想走。”他来这一套,现在人不怕乱子大。可我也不示弱,使用自己有限的权力,调动车辆,调转车头向入口方向大门走,那司机傻眼了。

我因在众多人面前挽回了面子而沾沾自喜,还有一种得意忘形的感觉,用常人的理看,那司机没有理,我在理上。可是,我完全忘了自己是修炼人。

这时,停车场领导来了,他笑呵呵的说:“大姐,你来到停车场,还是头一次发火吧!这样吧,他停车费全免,遇到这样的问题,你可以自行处理,只要停车场畅通就行。”我看到他把大事化小,停车场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我知道这是师父让这位领导用他的言行点化我,我笑着说:“领导,我错了。”事后我想我这哪象个修炼人的想法和做法啊,在这一点上我还不如一个常人。我懊悔的了不得。

师父说:“你们不改变常人那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你们就退不掉人的表面这层壳,就无法圆满。”[3]我就是因为骨子里隐藏着一颗争强好胜的人心和虚荣心放不下,遇到问题首先想到的是自己别受到伤害的自私心理,这不是邪党文化的因素吗?自己还没觉察到,觉的自己有本事,就是因为自己平时不注意修心性,不注重从矛盾中提高自己,相反还抓住这些执着心不放,就是在修炼上糊弄事,对自己不负责任。

事隔几天,停车场又发生一件事:那天中午休息时间,车辆陆陆续续的往外走,我正忙着收停车费,突然听到有人喊:“砸到人了!”我回头一看,车杆是自动的,不小心砸到一个男士头上,我马上站起来说:“大哥,对不起!砸坏没有?”那大哥没吱声,我以为没事。因为中午特别忙,我坐在小厅里收费,车一辆跟着一辆往外走,根本没有时间出去,我又继续收费。那个男士说:“不行,你给我赔礼道歉!”我赶忙站起来说:“大哥,对不起,我没有注意,砸坏没有?到医院看一看吧!”他说:“不行!”他把车杆用手按住,车辆没法行走。他大声喊:“你出来到我跟前道歉。”我马上想起师父的法,师父说:“我说这还不够,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4]我知道是师父让我在实修中敢于面对。我立即起身出去,坐在我旁边的保安说:“大姐,不怨你,你不用出去。”我说:“我是修炼人,我必须出去当面道歉。”我走到他跟前,诚恳的说:“大哥,真的对不起,砸坏没有?咱们到医院看看吧!”他说:“没事,你走吧!”

其实那人就是想当着众人的面羞辱我,让我难堪。作为一个修炼人,遇到什么事情,就要坦然面对。尤其爱面子,不好意思,难为情,这些都是虚荣心,必须从内心修去,抛弃人的观念和所有人的一切。当我从法理上真正认识到常人社会的一切思维观念都是错的,都是不正的,用慈悲的心、大忍之心去理解别人的难处,包容别人的短处,去面对一切,对常人间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用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什么事情就都能迎刃而解。

正念强 迫害消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儿子结婚了,听说是海关警察开的车,十多辆结婚车。我一想海关警察他们看不到真相,我就把真相币放在钱袋里,每人两张,司机把新娘安全送到酒店就回去了。

第二天我正在学法,儿子打来电话紧张的说:“妈妈,不是不让你放真相币吗?你怎么还放在里面?警察把钱交给他们的领导了。他们问这钱哪来的,我怎么说?”我说:“儿子没事,你就说妈妈平日买菜找的,现在这钱到处都是,你就这么说。”儿子把电话挂了,我继续学法。一会儿子又打来电话说:“妈妈,不好了,他们领导要把钱交上去,要调查此事,怎么办?”我说:“你别慌,你就那么说。”

我放下电话,立即发出强大的正念:请师父加持弟子的正念,绝不允许另外空间一切邪恶、旧宇宙的乱法乱神和恶党邪灵操纵那些警察对大法犯罪,对大法弟子犯罪。他们也是下世来得法的,也是被救度的众生,也不允许任何人毁了他们。

发正念到二十分钟时,儿子来电话说:“妈妈,没事了,他们说不调查了。”我双手合十,谢谢师父,是师父化解了一切,避免那些警察对大法犯罪。师父无所不能。

警惕

二零一九年一天早晨晨炼,我正在抱轮,突然在那一瞬间五脏六腑都聚在一起,马上就要窒息。我当时只有念头:“我的身体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呼!”一下,我的身体象扇子一样打开了,我感觉胸口特别疼。“我是大法弟子,谁都不允许迫害我!”我继续发着正念,马上一切恢复正常。

有师父在身边看护着我,我也有修炼出的强大正念,如果念不正,很可能一个跟头栽在那里不省人事,或许出现其它危险,那问题可就太大了。

越是到最后,旧势力越是虎视眈眈、无孔不入。修炼是严肃的,做到才是真修,旧势力是不想叫大法弟子修成的。我查找自己,知道还有求安逸心、放任自己。如在家吃饭时,丈夫看电视剧,我也边吃边看,有时还看两、三集。看到不符合自己的观念的事,还愤愤不平,七情六欲抓住不放,任意的放松自己,没有完全的把自己溶入法中,这样邪恶就能钻空子。今后要踏踏实实的修自己,悟到了就做到,不能明知故犯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