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学法小组中向内找 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日】我们的学法小组共有五人,都是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的,说来也巧,我们五位同修来自四个不同行业,而且基本上都是部门领导,在单位都是说上话的,因此,走在一起,容易发生人心的碰撞。

单说我自己,由于受邪党文化的影响,一段时间以来,一双眼睛专门看同修的不足,而不是在同修的不足中,找自己的人心执着,修去它,而是误认为师父的法中有:看到别人的不足,善意的指出来,这是对同修的帮助,忽视了第三者看到了都要找自己的法理。

例如:同修甲自己承担了做真相台历的重任,这样就涉及到购买耗材的事,他自己里外忙个不停。可有一天,我听其他同修说,有人主动交钱给他做台历,学法前我问他,有同修给你钱了?甲说他不想要,同修撂下就走。事后,当撂钱的同修再去甲家时,甲非常严肃的叫他把钱拿走,否则再别来了。甲严肃的话语令来的同修感到伤自尊,找到有关同修要查究竟是谁把信息传出去的,一场风波兴起,搅的同修不安宁。

还有,当我听说甲同修家有很多人来回去取、送台历,为之担忧,只觉的资料点应该保密,尤其是认为修口差的同修更不能让他知道,虽然出于好心,但邪党式的管天管地的霸道行为一触即发,我问甲,有不少同修到你家了?甲说了两个,我步步紧逼,好像要打破砂锅,甲不言语。

乙同修自尊心也很强,一次,学完法后要离开时,他说,有一天,他们家那栋楼来个人很可疑,他看不是这个楼的人,就跟踪来人,来人出了这楼又到前楼去了,他又跟踪,后来这个人不知在哪里溜了。听到这,我插嘴说,你跟踪他干啥?或许他是发真相资料的呢,再说你也不是特务……下句话想说,你跟踪他,他能不溜吗?这话没等说,同修已经走了。

我还没在意,以后两次学法时乙同修没来,我去看看他怎么没来学法,他直言不讳的说是我伤害了他,我还不悟,问,哪件事,他说出了原由,他说,我的话噎的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笑了。那一刻,我笑自己伤害了同修还不自知。我向同修赔礼道歉:全是我错了,对不起,我伤害了你,我们俩交流的很多,他又指出我对甲同修的伤害(前两件事),我也真诚的认了错。

事后,我反复在想,为什么这些事都与我有关系,只认错没有用,因为,我要修炼,交流是修炼提高的平台,我怎么屡次给同修制造矛盾,使同修接受不了?问题出在哪里?啊,我悟到同修间的交流不要局限在事上交流,而要在心性上交流,在做这件事时,说这件事时自己的心态是否在法上,听同修交流时想自己在这件事上怎么动的心,是否符合法?有没有用法衡量,只是自我觉的乙这么做有些过份,人家没有什么不法行为就跟踪,根本没有站在他的基点上想问题;自己对甲的言行好象是为他好,语气不善、善心没有,好象是要揭穿似的。关于钱我应该个别说,问他缺多少钱,现有的大法资源有多少可以先用;关于同修取送台历问题,也可以个别提醒,这样不会引起矛盾,更不能引起周边同修的波动。

想起这些,我突然的感觉到师尊的慈悲,几次矛盾的产生不就是师尊让我看到自己的不足,显示心在作怪,大法没有官当;遇事不向内找;说话强势,总好抡起棒子教训他人的心。

师尊说:“修炼是修自己。有的人就是老是向外看,你这不符合法了,他那不符合法了。看到人家不对的时候,善意的跟他讲讲:这个事是不是应该这样啊,我们是修炼人哪,我想他能够接受。”[1]“修炼自己是第一位的。别人都修好了,你帮着别人都修好了,你自己还没修好,有什么用啊?”[1]

对照师尊的法,我真的很惭愧,我在这些问题上是没有修自己,没听师尊的话。深刻的教训我一定记住:“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在今后的修炼中,我一定时时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让真我发挥作用,清除一切后天形成的观念。“觉悟了的本性自会知道如何去做,爱护你们人的这一面是叫你们在法中能悟上去。”[3]

我要在最后的修炼过程中,珍惜修炼环境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做一名真修弟子。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