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拜开天目同修也会自心生魔


更新时间: 2020年07月2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日】学习师父新经文《再棒喝》及明慧编辑部《演讲乱法是历史的教训》,回想起我地去年经历的类似乱法事件,虽然没有发展到建群讲演的程度,人数也有限,但变换方式起的破坏作用与干扰方法几乎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本地及外地受干扰的学员迷于其中,长时间难以自拔,当有同修清醒后与他们交流,以种种借口掩盖,不愿面对,甚者自以为高深,反以为清醒者受到魔的干扰,而他们才是悟的高的。

直到近日看到师父经文《再棒喝》,某些同修才惊醒。可见旧势力变化多端,以不同的形式进行干扰破坏,人心不去,不能真正以法为师就是它们迫害的对象。

大陆某地区有开天目同修,带领一些同修去外地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近距离发正念,有六、七年了。该同修是外地的,起初发起近距离发正念时,他们本地以及其它地区同修都有人参与,人数时多时少。最近一年来我所在县有部份同修参与了这个项目,坚持下来的有六七个人,成为这个项目中主要成员,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在参与去外地黑窝发正念前几年已经认识开天目同修,听他讲得法之后就一直开着修的。我们几年中断断续续的有所接触,听他讲过不少他自己“悟”到或天目看到的另外空间、高级生命等和修炼有关的一些东西,或过去世某人或历史上的一些事件。比如他认识的同修是历史上的哪些名人,哪个人是道家或佛家的哪个人物。他自己曾经转生过谁谁谁谁等等。参与项目的所有同修他都喜欢用自己开天目看到的东西去评价他们的修炼情况,说一些本次发正念的效果如何啦,另外空间消的是什么魔啊,哪些同修身体上这次带来什么干扰了,谁最近修的好啊,看到哪个同修有什么心了要去掉等等。还经常用功能(发正念)“帮助”同修消掉他看到的一些魔或干扰,清理同修身体。

他对大家的说话态度和语气不象是同修之间的平等切磋,倒象是“指导”。在他的影响下,参与项目的同修不同成度的对他都有所崇拜,经常围着开天目同修问长问短,听到他讲些什么甚至会兴奋的津津乐道的到处讲,有的人甚至身体或家人出现啥问题了也让开天目同修帮着清理,没有想到是自己应该过的关。

开天目同修经常有意无意的透露参与和他一起发正念项目意义重大,甚至与将来历史时期参与者会扮演的角色有关。还说,某某参与这个项目前很差,如果不是来参与项目可能啥都没有。参与项目的某某会在将来历史上扮演某个名人,甚至在谱写将来的历史等等。他可以控制不让某某修的不好的人,将来转世害人,有什么太监的空间,这些未来不允许存在了等等。表达出来就是他不是一般的修炼人,有特殊使命,过去历史上是了不起的人,将来也很特殊。

直到最近我从新看了师父《各地讲法十一》中师父讲的法。看后自己惊醒了。

师父讲的法很明确,所谓开天目的同修看不到真相,他到处讲这些,且不管他说的对不对,到处讲本身已经是没有遵照师父的要求了。

明白后,在一次外出发正念时,开天目同修对我说:“看到你最近问题不小,参与项目时加了自己的东西,不能完全按照我说的做……”话赶到这儿了,我也放下了顾虑,心想毕竟大家都是同修,应该开诚布公。自己确实有了想法,不应该隐瞒,把自己的真实想法讲出来,大家都找一找,悟一悟,别因为有人心不好意思说,怕得罪人结果影响大家走错路。应该相信开天目同修也在法中,能听的進不同意见。就讲:“你说的对,自己最近确实有想法,担心自己是不是过分执著天目看到的东西,学人没学法,没有以法为师,怕走错路。毕竟有些事情是师父没有讲的,这样做会不会有问题?”

开始开天目同修还好,听我讲下去。但我说道:“师父在《各地讲法十一》中说了谁也看不到真相……”(不是原话,当时没记住)开天目同修没等我说完立刻瞪起眼睛,表现的很凶恶,大声说道:“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样的话我听无数的常人说过。我看你只适合修成菩萨呀。你想用师父的法压我吗?想用师父的法修理我吗?……”

我当时想争辩几句,说:“师父的法也不让讲了吗,大家一起学一下不行吗?不让人说话不是强迫人嘛,这不是个修炼中应有的环境啊。我也不执著于自已绝对是对的,通过学法让我明白你所说的不更好嘛。”但没有机会说下去。

其实我的内心真不想让这个项目有损失,也不想对开天目同修有成见。只是觉的同修之间应该什么都可以谈才对,观点不同,甚至相反也没有关系,大家一起学学法,走正修炼的路。毕竟正法时期走正大法弟子的路是最关键的,放开心怀的讲出自己的想法,用法来对照避免走错路。

我静下心来学了一遍《精進要旨》,其中《再论衡量标准》师父讲的多明白啊。我想提醒同修,以法为师,想一想,悟一悟。

我和其他同修共同学法交流后,他们当时有不同成度的醒悟,认识到对此同修有崇拜心,想走捷径。我提出让他们带书给开天目同修看一看《精進要旨》中《再论衡量标准》、《定论》,希望开天目同修能醒悟。但后来除了我和C同修真正清醒之外,其他人再次受到开天目同修影响,并没有让开天目同修学习这两篇法,反而反过来劝解暂时清醒的D同修(后又被干扰,参与其中),要发正念清除她背后的魔,说我去找谁就会有魔干扰,表现的神神叨叨,不可理喻。他们都是老学员了,风风雨雨走过二十多年,在正法的路上付出过那么多,千万年的等待啊,正法到了尾声,大浪淘沙,理智起来,莫让旧势力有借口毁了你们。

真心希望他们看到此文后,能够冷静下来看看自己是不是在法上,有没有以法为师,多学法走回来。

文后记:去年完成此文并离开他们几个月后,开天目同修终于来找我交流,其实是想拉我回去。我就趁机拿出本文中的几段讲法与他交流,没想到他每段法都能找到借口去回避,完全不在法上。直言他修的很高(“比释迦牟尼高的多”),我让他看的法是过去的了,现在情况不一样了,反而说我和C指出他的问题是破坏法,让我把写的文章烧掉。我听后默然,连法都改变不了他,看来他真的是自心生魔了。之后他和其他人又来了一次,说是师父点化他让来找我的,说我最近要有大的提高了。他告诉某些人他是师父的分身是为了让我们心里有底,提高信心。还说他悟到每个大穹之主都是师父的分身,暗示他就是大穹之主了。还说看到我如果走不回来将来只能成个地狱里的判官,修的东西就没有了,现在回来还来的及。我听后说不管多高的神,我只能以法为师。在场的几个同修竟没有一个对他说的话有疑问的,反而有人附和说:大哥说的话法中是没有,但我信。我站起直接走了。直到师父发表新经文,近一年没和他们来往。

对照师父新经文《再棒喝》,他哪个方面都符合。包括他经常讲某某同修的元神是什么动物、兽类,看某某同修另外空间有什么执著,还有什么尺度,还要打分。这次疫情听说他还组织要发正念清理,打电话说武汉有什么“九头鸟”,后来经文《理性》出来才作罢。其实还有好多没有写出来,他的那套东西真是异想天开,自以为在修,却可悲的走了旧势力的破坏之路。

希望他看到经文后能悔悟,受他影响的同修也能清醒。就象师父讲的修炼的路很窄,只能走正道。装糊涂,假清醒,认为自己特殊或和自己无关,不用法来衡量,就不可能走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