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哈尔滨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简述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二零年上半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法轮功学员万云龙在中共的迫害中离世。此外,至少两名法轮功学员遭非法判刑;至少22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其中20人被非法批捕或起诉、至少刑事拘留12人、行政拘留18人;56人被绑架骚扰;至少26人被非法抄家。此仅为明慧网报道出的一部份,由于中共的信息封锁,还有许多迫害事实没有被曝光。

一、法轮功学员万云龙被迫害离世

万云龙,哈尔滨市双城区法轮功学员,曾被非法劳教三次,共七年。因他多次遭受严重酷刑迫害,修炼法轮功的妻子王丽群、妹妹万云凤被中共迫害离世;母亲张桂琴也因子女屡遭迫害承受不住打击而离世等。在邪党警察骚扰迫害的高压下,万云龙多年一人背井离乡、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身体健康每况愈下,于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日离世,终年六十三岁。

修炼法轮大法前,万云龙曾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心律不齐、心脏偷停、癫痫、胃溃疡等疾病,严重时曾一个月昏死过去两次。哈尔滨医大二院的教授曾告诉家属回家准备后事。一九九四年底,万云龙开始修炼法轮功后,短短半个多月的时间,严重疾患的心脏和胃再没出现任何不舒服,其它疾病也不翼而飞。万云龙严格按照大法真、善、忍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变得和气善良、平易近人。认识他的人都说他人老实、实在,乐于助人,是个大好人。

第一次被非法劳教:一九九九年七月,万云龙依法到省政府为法轮功上访,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了六个月,又因万云龙是法轮功义务辅导站站长而被非法劳教两年。在一面坡劳教所被施用了劳教所的所有刑具,也没能改变他的信仰。他被逼迫往火车上装石头,每筐都是一百多斤,肩膀上的肉皮被磨破,露出骨头,受尽了折磨。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九日,普教人员故意使坏,他被严重砸伤,九死一生。在劳教所,他还经常遭到面墙立正姿势罚站,拳打脚踢,不准他喝水等迫害。

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一年十月,万云龙坐火车去吉林白城,因没有身份证被搜身,被抢走大法经文和五千元钱。在长春劳教所被非法关押了半年。期间,他反迫害绝食,被三次插管灌浓盐水。上大挂、关进铁椅子、拳打脚踢、不让上厕所等,致使他大、小便失禁。

因万云龙坚持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劳教三年。在劳教所里,身体被打的骨头和肉都离合了,残忍的酷刑折磨的他精神承受到了极限。二零零二年五月,恶警强制他扛很粗很大的土袋子,被折磨的吐血。后来又转到朝阳沟劳教所继续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萨斯(SARS)时期,万云龙被迫害的病情严重,心跳每分钟一百四十下,喘不过气,已不能说话,被确诊为胸积水、心衰等四种严重疾病。劳教所怕担责任,打电话命令家人必须两小时内将人接走,如果死了,他们不负责任。

妻子被迫害离世:二零零六年九月廿九日下午,双城公安局国保大队佟会群伙同哈市的公安警察,闯入双城法轮功学员贾俊杰租住的楼房实施绑架。同时也将到此访友的万云龙的妻子王丽群(四十八岁)及其女儿万美佳强行绑架至双城第二看守所。仅几日,王丽群就在看守所被迫害致死。据目击者讲:王丽群脖子右侧有伤,脸青黑。

第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三日,万云龙因去同修家了解国内赔偿法的事,被黑龙江省公安厅、哈尔滨市公安局与双城市公安局恶警绑架,万云龙兜里的两千三百元取暖费被抢走,并被非法关押到第一看守所。之后他被劫持到绥化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因不转化,被用电棍电、上大挂、拳打脚踢。后因万云龙两次出现呼吸困难而被送进医院,检查确诊为肺水肿。

再次被绑架迫害:二零一六年五月六日下午,十几个警察绑架了租住在哈尔滨市呼兰利民开发区袁家回迁楼的万云龙,非法抄走了大法师父法像、所有大法书、雕刻机、上万件小葫芦挂件、电脑两台、现金一万多、电动车一台、折叠自行车一台、全新的酒店用品若干箱及其它私人物品。

万云龙被绑架到双城区看守所(这期间一直没有通知家属)。在看守所内,万云龙被迫害的胸闷、不能正常喘气,被先后带到双城急救中心和结核医院,检查确诊为心衰、冠心病、胸积水和肺水肿。六月四日,万云龙被转押到黑龙江传染病医院(呼兰区)。万云龙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家属要求放人回家照顾。双城国保大队肖继田和省公安厅反×教总队副处长杨波不放人,后经家属多方周旋才把人接回。

二、两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九日,李雪琴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一年多。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家属去看守所存钱时,才知道李雪琴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已于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被劫持到哈尔滨女子监狱迫害。

◎ 于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双城法轮功学员陈秀华、闫春华两人被绑架。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日,被道里区非法庭审。之后被非法判刑两年。陈秀华已提出上诉。

三、至少六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构陷到检察院;1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构陷到法院;两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

◎ 二零二零年四月七、八两天,哈尔滨市香坊区多名法轮功学员用手机在私家车上打电话,告诉世人诚信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躲过大瘟疫保命的良方,被大庆市国保和让胡路区龙南分局警察蹲坑,跨区绑架。目前已知李力壮被劫持到大庆市所属肇州市看守所;唐竹茵、李艳清、丁燕、焦其华、赵丽华被劫持在大庆市第二看守所;至少以上六人已被非法批捕,现所谓案件已到大庆市让胡路区检察院。

◎ 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二日,哈市南岗区王岗镇七名法轮功学员及一名家属被南岗分局绑架。十月,迂萍、冯树环、吴艳波、代士华、代士领五名法轮功学员的所谓案卷被构陷到道里区法院,后再无音讯。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哈市香坊区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目前至少董文秀(58岁)、王淑兰(70多岁)、王玉荣(61岁)、宛芳(49)四名学员仍被非法关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所谓“案件”仍在哈市铁路运输法院。法院以疫情为借口,无限期推延时间迫害,且阻止律师会见学员。同日被绑架的张海燕(56岁左右,原籍佳木斯)情况不详。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哈尔滨道里区法轮功学员张大秋被道里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同时非法抄家,恶人把张大秋作为大案构陷。张大秋被非法关押在道里看守所,并被非法起诉到道里法院。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通河县公安国保大队绑架了八名法轮功学员,其中陈守梅、张桂云、张秀英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哈市第二看守所至今,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二日,陈守梅等三名法轮功学员被构陷到依兰县法院。

◎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香坊区法轮功学员李长柱被绑架。二零二零年五月三十一日,被构陷到道外区法院。

◎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张丽华被恶警绑架。在她家中抢走大法书、真相币、《明慧周刊》等私人合法物品。同时被绑架的四名法轮功学员相继回家。但张丽华仍被非法关押中,关押地点不明。

◎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七日晚,宫凤强的妻子李艳杰被依兰县、七台河市两地国保警察围困、逼死,宫凤强被迫流离失所。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依兰县达连河镇宫凤强被黑龙江密山警察绑架。大年初三,被非法关押在依兰看守所的宫凤强,被严重迫害后突发昏迷休克,看守所通知国保后,在没有通知家属的情况下,偷偷把宫凤强关押在用于瘟疫隔离的特殊病房,不让任何人接触。

四、至少12人被非法刑事拘留,8人被非法抄家,最大77岁

香坊区8人:李力壮、霍晓辉、朱鸣镝、丁燕、唐竹茵、李艳清、焦其华、赵丽华。
双城区2人:徐艳、张宪军。
巴彦1人:张庆武。
尚志1人:张丽华。

五、至少18人被行政拘留,6人被非法抄家

香坊区7人:丁燕、唐竹茵、蔡秀瑛、李艳清、焦其华、赵丽华、魏淑杰。
阿城区5人:李岩、于淑范、高亚斌、徐淑凤、孙铁农。
双城区4人:郎万虹、孙凤龙、李慧敏、马城宝。
平房区2人:张树范、郑丽君。

六、疫情期间,至少21人被绑架,12人被非法抄家

双城区7人:赵淑兰、陈雅文、王立娟、杨华、吕玉珍、陈亚文、宋晓华。
呼兰区4人:周艳、陆艳华、单玉莲、周姓。
依兰县3人:杜静、许芝、武兰荣。
道里区2人:崔秀琴、王景丽。
五常市2人:曹喜峰、张秀丽。
香坊区2人:郎宝华、胡姨。
阿城区1人: 张军。

七、疫情期间,至少34人被各种形式骚扰

双城区18人:李汉才、温永华、李玉梅、王继武、徐庆申、邹明云、高淑芹、张桂芬、李树。涛、李金凤、苍凤英、马占楼、郭龙泉、吴胜学、赵艳菊、梁大发、郭立新、王秀珍。
依兰县5人:李宝田、张冬梅、杜静、王文娟、李宝贤。
香坊区2人:刘威、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
巴彦县2人:王树林、杨春。
五常市1人:刘亚琴。
松北区1人:孙凤先。
阿城区1人:马玉迟。
宾县1人:王东浙。

不明地区3人:栾治义、王新华和一位不知姓名的法轮功学员,在哈东站被非法搜身及搜查所带所有物品。

二零二零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各种罕见灾害频发。然而黑龙江省政委、610、公、检、法等部门仍然沆瀣一气,骚扰、绑架法轮功学员,蓄意制造泯灭良善的冤假错案,以维持中共邪政的苟延残喘。

然而,天要变,谁能挡的住!越来越多的人已清醒的认识到了,中共是人类的公敌,谎言加暴政,害人无底线。在巨大天灾人祸面前,法轮功学员真的是在救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