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下半年北京市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本文收集整理明慧网发表的北京市法轮功学员遭迫害案例。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北京市迫害法轮功的情况依然严重,绑架、骚扰、监视跟踪、非法判刑等情况突出。本文所收集的案例只是一部份,更多的迫害事实因中共封锁以及各种原因,还没有被报道出来。下面按迫害类型分别概括叙述。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北京法轮功学员侯俊文被迫害中离世,至少22人遭非法判刑,27人被非法庭审,至少78人被非法关押,其中11人被被非法批捕或起诉,几十人被骚扰。

一、法轮功学员侯俊文被迫害中离世

侯俊文,朝阳区法轮功学员,生前曾是一位认证领域的专家。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他坚持修炼,为大法受冤鸣不平,遭遇了多次迫害。

二零一七年五月,侯俊文外出传播真相资料时,遭人构陷,被朝阳区和平街派出所非法抓捕、抄家,因为身体原因看守所拒收,办理了取保候审。二零一七年底,侯俊文被朝阳区温榆河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同时勒索“罚金”四千元。因身体原因,监外执行。

二零一九年一月,侯俊文被朝阳区小关司法所相关人员恶语相加,被迫戴上电子手铐,心理上承受着很大的压力。此后不久身体忽然不适,后来情况愈发严重,直至二零一九年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

二、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包括下半年报道出来的以前判刑案例,北京市至少有22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1)老年法轮功学员李秀茹、王玉兰被非法判刑

李秀茹,女,现年七十六岁,退休前是北京东直门医院放射科副主任;王玉兰,女,现年六十一岁。二零一七年的四月十二日,李秀茹在家中接待修炼法轮功的朋友:王玉兰、李秀洪和邱玉兰,被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警察和东城分局警察将四人绑架,非法抄家。随后李秀茹、王玉兰被东城分局非法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二零一七年八月三日,二人被东城区公安分局构陷至东城区检察院;当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被东城区检察院构陷到东城区法院。二零一九年三月初,李秀茹接到起诉书后,去法院被非法扣留,送到东城区看守所关押。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九日,李秀茹被东城区法院枉判一年零八个月;王玉兰被枉判一年。

(2)七十多岁的老年人王连群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王连群,女,大兴区。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四日,她向三个年轻人讲真相时被对方尾随报警,后被林校派出所及国保警察到林校北里小区将她绑架,非法关进大兴区看守所并被批捕。后(具体时间不详)被大兴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关进北京大兴区女子矫治所。

(3)优秀教师陈彦被非法判刑四年入狱

陈彦,女,石景山区重点中学——北京九中初中部化学教师。她大学毕业二十多年,一直从事毕业班的化学教学,工作兢兢业业,潜心研究教学,学生成绩提高很快。陈彦受益于修炼法轮大法,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谢绝家长的礼物,口碑很好。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陈彦向路人免费赠送新年挂历,因为上面有法轮大法好的真相信息,被警察非法关押在石景山区看守所。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六日,陈彦被石景山区法院非法庭审,石景山法院法官路琳艳是该案责任人,石景山区姓张的警察起诉,负责跟踪的便衣警察刘培春出庭“作证”,用《刑法》第300条诬陷,非法起诉陈彦“破坏法律实施罪”。八月二十三日,陈彦被石景山法院冤判四年,非法关押到北京市女子监狱。家人上诉。

(4)刘东兴女士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刘东兴,吉林省蛟河市人,大学毕业后在北京英特尔软件公司工作了好几年,期间一直租住在东城区。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二日前后,刘东兴被东城区和平里派出所警察李奎伟等绑架,非法刑拘,关押在东城看守所。后被东城区检察院构陷到东城区法院。家属为刘冬兴聘请了律师。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九日东城区法院第一次开庭;七月十九日第二次开庭;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刘东兴被带到法院宣读所谓“判决书”,非法判三年半。刘东兴不承认非法判决要求上诉。

(5)马凤琴遭诬判八年

法轮功学员马凤琴,自二零一七年秋在北京紫竹院公园被绑架,一直非法关押。期间家属聘请律师。今年下半年得到消息,马凤琴被北京海淀区法院诬判八年(具体诬判时间不详)。马凤琴上诉。

(6)张印英、赵留纪被非法判刑监狱迫害

张印英,女,七十多岁,退休前是东城区环卫局职工,被非法判刑三年;赵留纪,女,六十五岁,延庆区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两年(二人被非法判刑法院及时间不详)。

张印英遭受长期严重迫害,曾经四次被非法劳教,反复进出劳教所,还曾送马三家劳教所遭酷刑折磨。赵留纪也曾多次遭迫害。二人现在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三分监区。监区长张海娜制造各种高压气氛,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逼做奴工;在狱警的指使下,犯人对待法轮功学员从公开暴力转变为隐蔽暴力,掐法轮功学员的大腿等手段,赵留纪被折磨致神志不十分清醒;张印英被单独关押在一个班里被各种隐蔽迫害,手段十分下流和阴险。

(7)七十岁老人贺文被非法判三年半

贺文,女,七十岁。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贺文在东城区法院被法官黄艳淼非法宣判三年半有期徒刑,勒索罚金七千元。之后她被戴上手铐带走,贺文当时抗拒,不要戴手铐,不要去看守所,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目前被关押在东城区看守所,她本人坚持上诉。

贺文曾三次被非法劳教历时七年,先后被北京调遣处、北京女子劳教所、集训队、天堂河医院迫害。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贺文在天安门广场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天安门派出所。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贺文在东城区法院被非法庭审,律师依法为她做了无罪辩护,要求无罪释放;贺文也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修炼法轮功合法,迫害法轮功有罪。但辩护却被法官无理打断。

(8)李鲁英、傅雅民、郑云云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东城区东花市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八位法轮功学员:王弘(七十八岁)、王顺利(六十九岁)、吴晔、任琳、傅亚民(七十六岁)、李鲁英、郑云云(七十多岁)、刘升平,劫持到三个派出所,后被构陷到东城区检察院。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六日,东城区法院开庭非法庭审王弘、王顺利、傅雅民、郑云云等七人,后于十一月二十五日第二次非法开庭,李鲁英、傅雅民、郑云云分别被非法判刑一年六个月。其他人继续被非法关押,没有宣判。

(9)郭顺强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郭顺强,男,五十五岁,住丰台区。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因发真相资料被监控,在家中遭绑架,绝食抗议五十天,于九月二十七正念闯出。十一月十一日又被从家中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10)郭美英被非法判刑一年

郭美英,女,七十九岁,二零一九年五月因发真相资料被绑架,检查身体血压高回家。十月二十四日东城区法院非法庭审郭美英,后郭美英被非法判刑一年。

(11)李振革被冤判四年

李振革,男,延庆区法轮功学员,被海淀区法院非法冤判四年。李振革已经上诉。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海淀区法院后山法庭第四次对李振革非法开庭,开庭时间不足二十分钟,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12)葛增国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葛增国,昌平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在昌平区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昌平区法院于十一月二十五日对葛曾国非法开庭,十二月二十四日,葛增国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13)李建军被冤判二年

李建军,通州区法轮功学员,山西省长治人。二零一九年三月被绑架,十一月二十六日通州区法院非法庭审,两名律师做了无罪辩护,公诉人是李文祥,法官是女法官赵智一,十二月底接到消息,李建军被通州区法院冤判二年。

(14)八十二岁老人刘盛惠女士被非法判刑六个月

刘盛惠老人,一九三八年出生,家住北京西城陶然亭地区。二零一八年因发法轮功真相资料被白广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不但非法抄了刘老太太的家,还去女儿家抄家,给刘老太太女儿、女婿造成很大压力。为加重迫害,警察把她平时用较大字抄写的《转法轮》,一张一张计算成一百多张传单,于二零一九年对她非法判刑半年,监外执行。

(15)年近八旬的陆秀玲被非法判刑后“监视居住”又被劫持入狱

陆秀玲,女,年近八十岁。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底,陆秀玲在大街上讲真相时被绑架,二零一八年十月被非法判刑一年,最终被“监视居住”。二零一九年八月,陆秀玲被骗到大兴看守所并送到天堂河女子监狱,说是执行收押一年,随后老人因身体原因被送入监狱的附属医院。

(16)八十二岁马秀英被非法判刑“监视居住”又关进监狱

马秀英,女,八十二岁,住大兴区团河苑。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大兴公安局以马秀英取保候审期间脱逃为由,将她非法抓捕并刑事拘留,后被取保候审;二零一九年四月十八日,被大兴法院非法判刑一年并勒索罚金二千元,因身体原因大兴看守所拒收,被送回家里监视居住。二零一九年八月,马秀英老人被警察强行带去医院体检,然后送到北京天堂河女子监狱关押迫害。

三、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北京市至少有27名法轮功学员被法院非法庭审,下面列举部份案例:

◇丰台区闹剧:捆绑、远距离视频“开庭”。二零一九年八月五日上午十点,丰台区看守所,法轮功学员王征被绳子捆绑着,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公诉人在丰台区法院通过视频对着在看守所被绑的王征喊话:“你叫什么名字?你姓什么?”王征不配合,只喊着“法轮大法好”。法院人员通过大屏幕什么结果也得不到,不到半小时只好草草收场。在这个所谓的“开庭”前,法院没有通知本人,也没有通知家属,律师见到王征才通知他,律师为他做了无罪辩护。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一日上午,丰台区法轮功学员王征在家中洗衣服,只听楼下有人喊话:“王征,你的汽车挡路了,快下来挪一下。”王征信以为真,只穿着裤衩背心、一双棉拖鞋,就急着打开门要下楼。意外的是,石榴园派出所的几个警察冲进来,将他按倒在地绑架。

◇通州法轮功学员关智生被非法庭审。关智生,男,六十多岁。二零一九年中国传统黄历年三十,关智生讲真相时遭不明真相的人诬报,被团结湖派出所警察绑架,送到朝阳区看守所。二零一九年八月,朝阳区法院对关智生非法开庭,法官在法庭上提出让关智生认罪,并声称可以从轻处理。关智生问法官:“中国有哪条法律规定法轮功是×教?”法官说:“法律没有这样的规定。”关智生说:“法律都没有规定,为什么要认罪?”随后,检察官李唐提出量刑三至七年。法院当庭没有宣判。

◇王弘等七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庭审。二零一八年九月六日,法轮功学员王弘、王顺利、吴晔、任琳、傅亚民、李鲁英、郑云云、刘升平集体读书学法,被东城区东花市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劫持到三个派出所。二零一九年六月底被东城区检察院构陷至东城区法院。七月十六日,东城区法院非法对王弘、王顺利、吴晔、任琳、傅亚民、李鲁英、郑云云所谓“庭审”。王弘当庭为自己辩护,为法轮功正名,向法庭递交了自己写的书面辩护材料;王顺利聘请的律师进行了无罪辩护,认为王顺利没有任何违反法律实施的行为,法庭应判他无罪;其他六人聘请的律师和法院强行指定的律师,不敢为当事人做无罪辩护,但他们都认为,法轮功学员一起读书的行为,没有社会危害性。东城区检察院张莉宣读违宪违法的污蔑不实之词的起诉书,并一再否定律师们依据事实进行的辩护,不同意律师们从轻和免予刑事处罚的请求。法院审判长张又明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催促,屡次打断王弘等人的陈述和律师的辩护,说是时间紧等等。开庭从上午九点多开始持续到上午十一点多,匆匆结束当庭没有宣判。

◇延庆法轮功学员李振革四次被非法开庭。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一日,海淀区法院后山法庭第四次对法轮功学员李振革非法开庭,开庭时间不足二十分钟,公诉人又以补充所谓新“证据”为名指控李振革,声称找到新的所谓“证据”。对此律师明确:公诉人指正的所谓补充证据超过有效时间,属于无效!不予承认!法官宣布休庭,择日宣判。庭审结束后,律师走到法官谭轶城面前,对谭说:李振革无罪,赶快放了他吧。

海淀法院这次开庭之前,已经对李振革三次开庭,只有律师参加,家属没有到场,都是草草开庭,公诉人提出的所谓“证据”和补充的“证据”均被律师依法否定,律师阅卷发现公诉人的所谓补充内容完全不符合法律程序。法官却底气不足的敷衍说,符合程序、符合程序。

◇七十九岁的郭美英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十月二十四日,七十九岁法轮功学员郭美英被东城区法院非法庭审。老人在法庭上义正词严,讲述自己炼功后身体的变化,讲真、善、忍的普世价值,做好人没错,讲救人躲过劫难,何罪之有?最后休庭。今年五月,郭美英发真相资料被绑架,老人一路讲真相劝退,最后检查身体血压高,拘留所拒收回家。十月,不法人员构陷她至东城区法院。

◇大兴区李玉华被非法庭审。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大兴区六十六岁的女法轮功学员李玉华被丰台区法院非法庭审,参与的人员表情慌张,遮遮掩掩!李玉华老人由于被非法关押,当庭咳嗽憋气的厉害。参与非法庭审的有丰台民博律师事务所的所谓“指定律师”尚卫,公诉人马志坤,一名记录员(女),五个男法官。马志坤拿着编织罗列的罪状匆忙慌张的念了一遍,最后说根据刑法三百条应判……没敢念出来就慌忙整理东西要走。随后尚卫说了三句话:岁数比较大了,七十岁了,文化比较低,应轻判。李玉华拿出花钱请律师给整理的辩护词照着逐条念,法官却说简单点说两句得了,把你的辩护词留下吧。记录员胁迫李玉华在他们念的那份编织罗列的罪状上摁手印,还说回家后要一直保持电话畅通,法院随时会传唤你。整个庭审的过程二十多分钟,参与庭审人员都慌慌张张收场匆忙离开。

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二日,李玉华和刘忠敏讲真相时被绑架,李玉华非法关押被折腾脱了相,取保候审。庭审开始前,李玉华相信了尚卫的欺骗诱导,在白纸和辩护人授权书上签了字!看到李玉华已经上当,尚卫说,其实我是站在检察院立场上说话的,有了这份程序我一定可以成功地为你做有罪辩护的!法院雇用我为法轮功做律师十五年了,我接触的大部份炼法轮功的刚开始都跟你一样不认可,但都成功地让我给定罪关进去了。

其它案例

◇密云区法院对冯翠燕非法开庭。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七日上午九点,密云区法院对冯翠燕非法开庭。冯翠燕因投寄真相信,被高岭镇邮局蹲坑构陷。

◇昌平区葛增国被非法开庭。昌平区法院在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上午对法轮功学员葛曾国非法开庭。葛增国于今年六月二十二日在昌平区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诬报绑架,七月四日被非法批捕。

◇通州区法院非法庭审李建军。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通州区法院对法轮功学员李建军非法庭审,两名律师为他进行了无罪辩护。公诉人李文祥建议量刑一年半到两年,法官李(莉)几次打断律师的发言。庭审两个小时结束。李建军是山西长治人,一位家属(妹妹)参加了旁听。

◇朝阳区赵诚被非法开庭。二零一九年十二月十日,朝阳区法轮功学员赵诚被东城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家属请了律师做无罪辩护。

四、绑架,非法关押、批捕、起诉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北京市至少有78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非法关押,其中至少有11人被非法批捕或起诉。以下是部份案例:

(1)二零一九年七月二日,朝阳区花家地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肖凤文,因粘真相不干胶被绑架。

(2)七月二日,通州区西上园小区法轮功学员王洪星(王洪兴)家突然闯进四、五个警察,把王洪星带走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炼功放音机、电动车钥匙。被非法关押二十九天后于八月一日回家。

(3)七月三日,延庆区法轮功学员郎冬月在河北省张家口被绑架,劫持到张家口王家寨拘留所非法关押,七月十三日被送回延庆,七月二十日堂堂正正回家。

(4)七月四日上午,西城分局和天桥派出所警察、马家堡地区派出所片警、双晨居委员会人员闯到丰台区老年法轮功学员王广智家破门而入,两个身穿便衣的人强行将王广智按压在床上,抢走大法书约三十多本,将他绑架到天桥派出所,后送西城看守所,查出他患有高血压后,将他取保候审,让他孩子晚八点左右接回家。

(5)七月五日,平谷区园丁小区法轮功学员刘瑞香,被平谷区兴谷派出所警察通过断电方式骗开家门,七人闯入,其中五人着便装两人穿警服,向刘瑞香宣称“一外地民工举报称她在家搞法轮功宣传”。警察未出示任何证明和手续便开始抄家,掠走法像、大法书及私人电脑、手机、U盘等。因体检不合格晚上送回家。

(6)七月九日,平谷区大兴庄镇法轮功学员王亚芹在平谷区马昌营大集市看到法轮功学员刘福在警车上,想上前问问怎么回事,刘福示意她快走,被警察看到说她也是炼法轮功的,就这样她也被无辜绑架,之后两人被抄家。王亚芹和刘福被非法关押在平谷区马坊派出所一夜,第二天被送朝阳区看守所。王亚芹由于体检不合格回家,刘福被拘留。

(7)昌平区马池口镇土楼村三位女法轮功学员李宝琴(五十五岁)、郝秋英(五十二岁)、董福珍(七十二岁)在张贴“法轮大法好”的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监控、跟踪。七月九日,董福珍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二天。村干部去看守所说:你们再不放她,她那瘫痪的老伴就饿死了。董福珍被要回来。七月十日,李宝琴、郝秋英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昌平区看守所一个月,八月十日回家。

(8)七月十二日,西城区法轮功学员贺春英在她的妈妈家被广安门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又到她妯娌秦燕家非法抄家,抄走秦燕几本真相册子和几张光盘。秦燕当时不在家,警察吓唬家属说:有证据秦燕发东西,她一回来马上通知警察,否则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贺春英被关押,秦燕因儿子被威胁不让出国,十五日到天宁寺派出所,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9)七月十六日,延庆区康庄镇二五一厂退休工人杨秀兰,被康庄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昌平看守所,于八月十五日回家。

(10)七月十六日中午,法轮功学员鲍守智被燕郊公安分局绑架,后转送到东城公安分局东花市派出所,由警察王萱恒和丁楠负责此案。家属于八月二十二日收到东城分局发出的非法逮捕通知书,由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负责批捕。八月二十九日,家属请律师和鲍守智见面,得知鲍守智已经被非法提审四次。

(11)七月十七日晚,东城区北新桥派出所警察将住在抄手胡同的法轮功学员王树祥、臧玉珍夫妻绑架,于十八日转送至东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八月十八日,家人以取保候审形式接王树祥回家。

(12)七月十九日晚上,海淀分局西三旗派出所警察(四男一女,其中二人穿警服、三名便衣)闯到法轮功学员郑梅家,将郑梅戴上手铐拉到楼下强行塞进警车。当时警察抢走法像、《转法轮》一本,后又返回强行撬门,抢走三万多元的电子设备,包括:一台华硕笔记本、一台苹果电脑、三台苹果手机、两个移动硬盘和U盘(U盘大概二个)。郑梅被绑架后强行换囚服、抽血、审讯等,她没有配合。在师父的加持下,二十日下午五点放回家。

(13)七月二十六日,朝阳区酒仙桥派出所警察绑架高家园小区八旬法轮功学员曹明慧女士。

(14)八月初前后,密云区法轮功学员王路桥在城关居民区发真相资料时,被人恶意报告,王路桥被密云城关派出所警察绑架。

(15)八月七日,朝阳区朝外派出所警察到赵诚家中强行把他带走到朝外看守所,非法批捕。七月十七日,七十三岁法轮功学员赵诚到日坛公园和人聊天,被人报告。日坛公园保安及朝外派出所警察把赵诚强行绑架到朝外派出所,又绑架到朝阳案件处理中心,体检后非法判治安拘留十四天,未执行,于七月十八日放回。

(16)八月七日晚,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警察闯入四位年轻法轮功学员刘紫璇(二十七岁)、叶琳琳(二十九岁)、江珊(二十四岁)、王旭辉的租住处,绑架、抄家,抄走很多大法书籍和打印机、多个笔记本电脑,还有四、五十本真相册子,将他们绑架到海淀看守所。九月六日,江珊、王旭辉回家;九月十三日,来自河北沧州的刘紫璇和来自山东的叶琳琳被非法批捕。

(17)八月八日,河北省邢台市临城县法轮功学员苏东泽到北京向教育部反映法轮大法真相时被绑架,八日被劫持到西城区看守所非法关押。

(18)八月十一日,四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十一日晚,西城区阜外地区法轮功学员刘春爱在家中被警察绑架;来京打工的河北省涞水县李爽当天下午从刘春爱家出来在121路公交车上,被阜外派出所警察拦车绑架;随后李爽所在的公司老板闫勇、岳利永夫妻被绑架,公司被非法查抄。刘春爱、李爽、闫勇和岳利永夫妻均遭刑事拘留,关押在西城区看守所。八月二十六日,李爽的父亲李国林从河北省涞水县到西城区派出所了解女儿被绑架的情况,被阜外派出所警察非法扣押并刑事拘留关押在西城看守所,一个月后被取保候审回家。

(19)八月十八日上午,东城区法轮功学员徐军在位于朝阳区大屯附近的早餐铺给一位顾客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大屯派出所出警在餐馆内将徐军绑架至派出所,后入户搜查、抄家。下午徐军被强行押往朝阳区位于东四环东风桥的朝阳办案中心,测血压180/120,无法送拘留所,图谋送洗脑班迫害,在徐军及家人的要求下,改成取保候审,由市“610”签字后,徐军于次日凌晨回到家中。

(20)八月二十日,丰台区某小区杜姓法轮功学员家中,突然被丰台区卢沟桥派出所副所长李某某等非法闯入,抄走多本大法书籍,还有小收音机、周刊等物品,将三位正在学法的学员绑架至卢沟桥派出所。三人一直不配合邪恶,保持正念,讲真相,于次日凌晨被家人接回家。

(21)八月二十三日上午,朝阳区安贞西里七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莲正在家里,被片警陈宏利(警号031143)打电话叫朝阳分局出警,来人抢走法像三张和大法书,还抢走电脑一台,打印机二台,镶“法轮大法好”的大镜框二个、护身符、挂件六十多个以及真相币七千元,U盘、读卡器等。警察把王莲正带到派出所,下午又转到朝阳区办案处,当时王莲正老人晕倒在地,检查有高血压,叫家属接回家,说是“监外执行一年”。到家已是深夜两点多。

(22)八月二十三日,朝阳区法轮功学员翟子慧被定福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抄家,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翟子慧系辽宁沈阳市法库县人,大学毕业后一直在北京做东方舞教学工作。远在东北的家人与她失去联系,母亲心急如焚,经多方打听无果后,于九月十一日赴京寻女。

(23)八月二十七日上午,密云区法轮功学员杜万兰(七十岁上下)被闯入家中的警察绑架。十月三日前回家。密云区另一位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赵立华于十月三日前回家。

(24)八月二十七日下午,顺义区女法轮功学员刘涛被顺义光明派出所警察樊立君以楼下漏水的名义敲开家门,很快国保大队的几个便衣警察来到非法抄家,将刘涛绑架到光明派出所。第二天,刘涛被绑架到顺义泥河看守所,非法刑拘并审讯。于九月二十七月日被取保回家。

(25)八月三十日,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张迎春(八十多岁)、白金秀(五十多岁)、韩姓老师被绑架。上午张迎春、白金秀在黑庄户乡大鲁店村讲真相时,被黑庄户派出所警察绑架并分别抄家。抄家过程中,韩老师去张迎春家时也被绑架。后来张迎春老人被放回。

(26)九月一日,河北省辛集市田家庄乡试炮营村法轮功学员孟藏欣到北京大兴区亦庄儿子家探亲。九月二日上午她上街买菜未归。当日中午家人接到亦庄派出所曹姓警察电话,得知她被绑架到派出所。家人到派出所没见到本人。当晚家人接到通知,亦庄派出所已将孟藏欣转到北京公交分局法制处非法关押。家人前去探望也没见到本人。

(27)九月四日中午,丰台区两名年龄约八十岁左右的女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时,遭到方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放回家。

(28)九月五日早晨,密云区河南寨镇金沟屯法轮功学员金乃昌在家被河南寨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抄家,关押在密云区看守所。十月五日被放回。

(29)九月五日,顺义区警方同时绑架八名法轮功学员。五日上午八点前后,顺义区李遂派出所、张镇派出所、仁和派出所、木林派出所在同一时间出动大量警察,绑架了法轮功学员吴彦森侯永春夫妇、梁维生(七十三岁)蒙永珍(七十七岁)夫妇、王淑荣(六十六岁)田雅勤(六十九岁)夫妇和王桂荣(七十八岁)、黄荣华(六十四岁),并疯狂抄家,抄走大量私人物品。其中侯永春遭李遂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黄荣华,王桂荣和梁维生、蒙永珍夫妇因体检不合格当夜回家,其他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看守所。警察去王茹兰、王忠才夫妇家没抄到东西,骚扰后离开。后侯永春、吴彦淼陆续回家,王淑荣、田雅勤夫妇于十月六日回家。

(30)九月五日,刘庆春、曹建勋夫妇分别被石景山分局警察非法抓捕。

(31)九月六日,通州区女法轮功学员胡秀荣(六十一岁),在家中被通州区分局焦王庄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通州看守所。

(32)九月六日,怀柔区桥梓镇法轮功学员王柏芝又遭绑架,抄家,非法拘留在怀柔看守所,绝食一周后身体出现严重病症被放回。

(33)九月八日上午,平谷区七十六岁的法轮功学员耿淑媛在平谷世纪广场给民众讲真相,被两个职高学生电话报告并跟踪,平谷区滨河派出所警察、国保和“610”人员随后将她绑架、抄家,她在警察的威胁下签字,之后被放回家。

(34)九月十九日,法轮功学员罗金星被石景山区警察绑架。

(35)九月十九日,大兴区法轮功学员李一恒(男,三十六岁)在单位上班时被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于亦庄看守所。十月二十三日被非法批捕,后构陷到大兴区检察院。

(36)九月二十日,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杨丹丹、武嘉琭分别被顺义区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顺义区泥河看守所。二人于十月二十一日放回。武嘉琭是河北省沧州市人,在北京打工。

(37)郭顺强,男,五十六岁,丰台区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九年三月二日,郭顺强在家中被人撬锁破门,将他铐上手铐绑架,随即非法抄家,非法关押在西城区看守所。关押期间被食物中下药,致郭顺强心跳过速、心慌,手脚盗汗,心脏极其难受,危及生命,曾紧急送至999医疗救治中心。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郭顺强被西成检察院非法起诉。

(38)九月二十六日,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刘福在平谷区大兴庄镇北城子村小集市被市场管理人员非法扣押,随后被大兴庄派出所警察绑架刑事拘留,劫持到平谷看守所非法关押。刘福在七月九日曾被非法拘留十多天。

(39)九月二十七日前后,住朝阳区安贞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毛桂芝被绑架,非法关押在朝阳区看守所。

(40)九月二十八目,顺义区法轮功学员潘玲君被顺义胜利派出所多个警察闯到家中绑架,非法抄走大法书及个人物品,关押在顺义泥河看守所。于十月二十九日回家。

(41)九月二十九日上午,海淀区公安分局、燕圆派出所七个警察闯入北京大学,到法轮功学员李占金家非法抄家并全程录像。然后将李占金绑架到西北旺海淀公安分局执法委办公室非法审讯、关押。

(42)九月二十九日,朝阳区东坝家园法轮功学员绳秀云被东垻乡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拘留十四天。

(43)九月三十日,辽宁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宿慧娜在昌平区贴真相粘贴,被监控录像看到后,被警察跟踪绑架到朝阳分局大屯派出所,随后非法抄家,送到朝阳看守所关押。宿慧娜在北京务工,居住在昌平区。宿慧娜家人请的律师于十二月四日第三次去看视,宿辉娜说:“朝阳检察院来过一次,再没来过。”

(44)九月底,法轮功学员侯井卫于被通州区西集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通州区看守所。

(45)十月一日上午,房山区琉璃河镇法轮功学员孙畅和吴淑香在市场讲真相时,被琉璃河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在房山区田各庄看守所。吴淑香于当日回家;孙畅于十一月一日回家。

(46)十月六日,丰台区木樨园法轮功学员闫玲被朝阳区大屯派出所警察跟踪到家里绑架,非法关押在北京第一看守所。被迫害的案卷已转至检察院。

(47)十月十日前后,密云区法轮功学员高素霞、郑得芹和一名于姓法轮功学员被当地警察绑架。

(48)十月二十五日,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卢凤兰被平谷区金海湖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平谷看守所。

(49)十一月九日,平谷区法轮功学员贾凤芝在东高村发放真相台历时被绑架,警察将她带回家里搜家,她身上有真相币一千多元和台历十多本,被非法刑拘,关押在平谷区看守所。约十二月十六日,家属得到消息,贾凤芝已被平谷检察院非法批捕。

(50)十一月中旬,法轮功学员张慕杰被绑架。

(51)十一月十五日上午,北京首安消防公司工程师赵颜华(女,三十八岁)在工作单位被顺义区李桥派出所警察绑架,同时抢劫赵颜华的电脑和两部手机,又强行到家里抄家。晚上送顺义看守所。

(52)十一月十八日中午,住沙河地区的法轮功学员时绍平被绑架,家中电脑、打印机、手机被抄,据说被非法关押在海淀看守所。科技人才时绍平系中科院感光化学研究所硕士毕业生,曾经十年冤狱摧残,遭遇超人体极限的酷刑迫害。他始终坚持信仰法轮大法真、善、忍。

(53)十二月四日下午,朝阳区平房乡黄杉木店法轮功学员韩非(女,四十九岁)被朝阳区常营派出所、国保局及朝阳分局“610”绑架,并被抄家。非法关押在朝阳分局看守所。十二月二十七日被放出。

五、骚扰

警察骚扰法轮功学员情况十分普遍,下半年至少有几十人被骚扰。以下是报道出来的部份案例:

(1)二零一九年七月初,房山区窦店镇派出所警察马军闯到多名法轮功学员家里骚扰。

(2)七月十六日,延庆区康庄镇派出所警察龙潘(警号063402)等五人无故到八达岭镇里炮村法轮功学员康红梅家骚扰。

(3)七月十七日,北京大学燕园派出所片警张艳辉(警号:037208)带领二个协警和居委会人员,到蔚秀园法轮功学员申华、申晓家中骚扰,强行进屋检查电脑,讲真相也不听,只说共产邪党是他爹,还亲口承认。

(4)七月十七日,延庆区康庄镇派出所五个警察非法到康庄镇西桑园村法轮功学员康文香家骚扰,并非法抄走十几本大法书籍和两个播放器。带头警察是康庄镇派出所副所长马超群。

(5)七月十九日,平谷区南独乐河派出所警察骚扰峰台村法轮功学员于福兰,警察自称叫刘兴州(音),于福兰不配合他的问话,不让他进屋,但他未经房主允许,闯到各个房间查看,胸前还佩戴执法摄像机。

(6)七月二十三日,顺义区牛栏山派出所黎姓片警带着两个协警闯到法轮功学员陈栢林家骚扰。

(7)八月十九日,昌平区延寿镇综治办人员殷书岭给王雨的父母家打电话,询问王雨情况;八月二十八日,殷书领和三个人在北庄村王殿印的带领下到王雨家中骚扰。王雨上班没在家。一个年轻男士用手机偷偷给王雨家人照相被王雨妻子制止。

(8)八月二十日上午,房山区大石窝派出所片警到法轮功学员温凤梅家骚扰,温凤梅没让进门。

(9)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顺义区木林镇片警贾建娟(男)和一朱姓警察,在木林镇大林村治保主任梁保权的带领下闯到法轮功学员刘泽江租住处骚扰,查看房间。

(10)八月二十六日前后,怀柔区北房镇派出所警察骚扰当地多名法轮功学员。管片警察梁关力多次上门骚扰围里村法轮功学员刘学荣;南房村法轮功学员于淑云家人遭派出所警察电话骚扰,同时遭受管片警察李永兴指使的村主任王雪峰上门骚扰。

(11)八月二十七日上午,房山区窦店镇派出所片警高英杰带领一个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张伍生新租住的楼房敲门骚扰,并要求张和警察合影拍照,高英杰还说,他们小组要轮番到张伍生家来骚扰,使得张伍生精神受到严重刺激。

(12)八月末,通州区永乐店镇派出所两个警察,由永乐店镇小甸屯村治保主任张振友带着到七十五岁法轮功学员侯印风家骚扰,强行给老人照相,说上支下派。

(13)九月初(或八月下旬),海淀派出所警察伍东安到法轮功学员家中骚扰拍照。给他讲真相不听,说这是他的工作。

(14)九月,大兴区法轮功学员江显东、江雪飞不断受到骚扰,三番五次以“核实信息”上门骚扰。

(15)十月一日前,平谷区法轮功学员张志云遭警察骚扰,当时只有她女儿在家,警察和村治保进门照相和询问。

(16)海淀区香山法轮功学员韩春波冤狱出来后仍被骚扰。二零一五年,在没有开庭的情况下,韩春波被诬判三年六个月,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监狱迫害。期间韩春波接到海淀法院寄来的判决离婚书,非法判韩春波净身出户。韩春波冤狱出来后,精神上、身体上造成的伤害还没恢复,没有住处,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却经常被无辜骚扰,威胁。

(17)丰台区南苑派出所警察骚扰张坤秀和她的女儿。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张坤秀因发真相资料,被非法关押在丰台看守所。绝食抗议半个月后,取保候审回家。回家后,张坤秀经常受到骚扰。

(18)二零一九年底,平谷区夏各庄镇稻地村治保主任贾宝奇找到本村的法轮功学员高立凤,说村书记王连营让他来的,劝她不要炼了,并说区里要找她谈话;平谷区太平街乐园东小区法轮功学员朱素质被在街道任职的亲戚告知,平谷区兴谷派出所要找她,说派出所还要找她写保证。

(19)二零一九年底,顺义木林镇派出所警察到法轮功学员黄吕勇家骚扰,到他家录像,他妻子吓的生病。

(20)二零一九年底,平谷区峪口镇兴隆庄村邓玉萍、张元东、陈望三名学员家,被村治保主任骚扰,让他们写“保证”,被拒绝

六、非法监视跟踪

非法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是邪恶迫害的常用手段。下面是报道出来的部份案例:

(1)朝阳区法轮功学员唐国芳被监视、跟踪。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一日、二十二日,朝阳区垡头街道办事处派二至四个保安,守在唐国芳家单元门,买菜也跟踪。

(2)九月十一日至十月八日期间,大兴区观音寺派出所、观音寺街道派人每天二十四小时在法轮功学员车春荣家门口监视,只要一出门就拍照、记录,连未修炼的丈夫出门也要拍照,给家人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骚扰影响了家人的正常生活。

(3)大兴区法轮功学员江显东、江雪飞被非法监视。所谓“七十年大庆”期间,北京草木皆兵。自九月十二日起,江显东、江雪飞发现有二胖一瘦三个黑衣人轮流在他们家楼下监视,在他们出入小区时给拍照。楼门口有穿黑衣制服的人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白天楼门口放置一把椅子,整天坐那儿看着。又从这两位学员老家抽调三个政府人员来北京“看望”,其中一位是村书记,另外两位始终隐瞒自己的身份。

(4)九月十二日开始,大兴区团河派出所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王立君。

(5)朝阳区芍药居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跟踪监视。九月二十日开始,芍药居地区太阳宫办事处610、太阳宫派出所派人在法轮功学员马秀云、赵芝洪家门口监视、跟踪,还有太阳宫巡逻车在周围巡视。十月二十八日,马秀云、唐平顺、赵芝洪、徐守娟家楼门前,有两人二十四小时跟踪监视。跟踪尾随时还会秘密拍照、录像。

(6)法轮功学员周晶被跟踪监视。周晶在国殇日被安定门外派出所指使的保安非法看管,白天黑夜两班各两人,周晶走哪,那两人跟哪,电话报告等。至十月二日晚结束。对此恶行周围邻居早已厌恶。

(7)十月一日起,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刘泽江发现门口有两人监视跟踪,他去购物、吃早点,走哪里跟哪里。

七、其它迫害案例

◇绑架至洗脑班

河北省石家庄市法轮功学员赵淑霞约于七月二十日被非法关押在“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洗脑班。七月三十日,从北京朝阳区“矫正法制中心”堂堂正正回到家中。

延庆区法轮功学员郭九根于九月十九日被绑架到洗脑班,二十六日回家。

◇强迫体检

平谷区七十一岁的法轮功学员张淑香女士,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冤判三年,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关入北京女子监狱,后因身体健康出现问题被送回家。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平谷兴谷司法所到张淑香家,带她去体检,结果是严重糖尿病,又把她送回家。九月十七日,平谷区兴谷派出所三个警察到她家照相,还恐吓说:如果不配合就送回监狱。他们带她三个月去医院检查一次身体情况,说是给监狱汇报,是监狱要求的。

◇上门抢劫

二零一九年四月十三日,花园路派出所高静(女)带三个警察(男)到杨占明家抄家,抄走大法书籍及电脑、打印机和等所有资料。杨占明今年八十岁,是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研究所(或称北京第九研究所)高级工程师,已退休。杨占明与妻子吴尭因坚信法轮大法而多次被迫害,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二日,吴尭被迫害离世。

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六月十八日、九月四十日,航天科工集团二院七零六所党办、退休办人员三次以张文静、焦长明、陆进为首破门而入到法轮功学员张秀兰家,强行抢走法像、大法书以及电脑一台、四台打印机、各种真相资料等物品。二零一七年至二零一八年期间,上述人员三次入室抢走了法像、大法书及三台打印机、电脑,各种真相资料等。张秀兰现年七十九岁,是航天科工集团二院七零六所一名高级工程师。中共迫害大法后,曾多次被绑架到派出所、看守所和劳教所迫害,还扣发退休工资。

◇异地迫害

(1)北京法轮功学员任文曼被沈阳和平区法院诬判四年。任文曼,女,今年四十八岁,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曾在中国公安报任编辑,因坚持“真善忍”的信仰被非法开除,被迫与丈夫离异。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任文曼在北京姐姐家被来自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警察绑架,任文曼住所的两台电脑、数台平板、若干部手机等设备被全部劫走。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在二零一八年间两次非法开庭,两名律师为任文曼做了无罪辩护,然而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在无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于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非法判决四年,勒索二万元。

(2)北京侯爽老人被长春市宽城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侯爽,女,今年八十一岁。当年由长春市五中保送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在北京航天部研究飞机任高级工程师。因修炼法轮功曾被两次非法判刑七年。侯爽老人从北京回到长春老家,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六日发给警察一本真相小册子,被长春市宽城区北京大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因血压高取保候审,扣押身份证并勒索二千元保证金。八月二十八日,侯爽在她的弟弟家再次被绑架。十月二十四日获悉,侯爽老人被宽城区法院诬判四年,侯爽不服上诉,要求无罪释放。

(3)北京程小富被关河北女子监狱迫害、精神失常。程小富,女,今年三十八岁,顺义区法轮功学员,在天津某公司任会计。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六日,程小富和丈夫胡军到顺义区马坡镇发放真相资料,后被马坡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抄家。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九日,顺义区法院非法庭审,律师为程小富进行无罪辩护。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七日,程小富被顺义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勒索二千元。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日,程小富被北京女子矫治中心转至河北女子监狱。初到河北女子监狱时,先由教育科强制洗脑,不让家属接见。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程小富被转到十三监区。十一月初,监狱打电话让家人接见。十一月十一日凌晨,程小富的丈夫和母亲起身赶往河北女子监狱。此时,丈夫和母亲看到程小富被迫害的呆呆的,不认人,不说话,时而性情烦躁。

(4)北京法轮功学员杨雯和刘富纯被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四看守所。石景山区法轮功学员杨雯,今年五十七岁,被中共长期非法通缉迫害、流离失所长达十几年。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在湖南省长沙市火车站附近,被长沙市公安局天心分局警察绑架,随后移交到长沙市公安局岳麓分局刑事拘留。九月十二日,被长沙市岳麓区检察院非法逮捕,非法关押在长沙市第四看守所(女子看守所)。

(5)湖北省汉口监狱拒绝家属、律师会见蒋立宇。蒋立宇,女,现年二十七岁,原籍湖北省十堰市郧县。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二日,蒋立宇在北京被非法判刑四年,后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二审维持冤判。约二零一九年三月从北京转湖北省汉口监狱迫害。监狱一直拒绝她的家人探视,并阻止刁难律师会见。

(6)辽宁省抚顺市清原县法轮功学员张金生在北京遭绑架。张金生今年五月份办完出国旅游手续,准备随团出国旅游,早晨在住宿的旅馆被公安警察绑架。已被非法刑拘。

(7)北京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邓照智,2019年10月回河南省新乡市获佳嘉县泰山乡丁村老家,12月,被当地警察上门绑架。据说从家里搜出几本法轮功书籍。已送往县城非法关押。

八、迫害高龄老年人

下半年北京地区迫害老年人情况突出,至少有37名65岁以上的老年人遭受各种形式迫害。其中12人被非法判刑(含下半年收监二人),至少20人被绑架、非法抄家,还有部份老年人被非法庭审、监视跟踪、骚扰等。

古人有“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名言。中华民族历来有尊老敬老的传统。中共破坏传统文化肆意伤害老年人这一群体,严重破坏传统道德价值观,败坏社会风气。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逾二十年。身在迫害中心的北京法轮功学员在大法的指引下,坚定信仰不动摇,并持之以恒的讲清真相,慈悲救度被谎言毒害的世人和助纣为虐的各类人员。在国内外法轮功学员长期讲真相的过程中,众多的人包括中共体制内特别是政法系统的人员不同程度知道了真相,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为自己留下后路,这是可喜的。

法轮大法洪传救度众生,善恶必报天理古今昭彰,这里奉劝还在实施迫害的人能够悬崖勒马,抓紧时间将功折罪,争取避免陪伴邪灵葬送自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