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上半年安徽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据明慧网信息统计,2020年上半年,安徽至少有67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其中,33人被非法抄家;13人遭中共法院非法开庭,其中6人遭重判,另外7人庭审情况不明;还有17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5月份,安徽省宿州市萧县法轮功学员刘发庭因中共长期迫害含冤离世。

图:2020年上半年安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2020年上半年安徽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中共安徽当局反而加重了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力度。年初,为了监控法轮功学员,黄山歙县警方在在一些法轮功学员的家门口安装了摄像头监控。在中共开两会的时候,合肥、阜阳、安庆、马鞍山等地的邪党人员根据这些监控信息,有预谋的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大规模绑架、抄家。

如2020年4月24日前后,马鞍山市政法委与国保支队依据对法轮功学员的手机监听、及相关小区监控摄像头所获取采集到的音像数据,对6位法轮功学员实施绑架、抄家。5月,安徽泗县有十名左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据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有的被恶警跟踪、监控几个月了。

整理发现,中共继续利用身份证信息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2019年4月8日下午6点左右,黄山市歙县法轮功学员张锐因坐火车身份信息泄露,在歙县高铁北站遭到合肥铁路公安处警察舒畅、朱毅等人拦截、绑架。然后警察扩大迫害范围,到抄家张锐父母那抄家。次日,歙县公安局许磊还有国保等人,将张锐带到歙县徽城派出所,关押盘问,还问及是否知道歙县近期有人发放真相资料。下午又有六、七个人闯入张锐父母家中搜查。

以下案例只是众多案例的一少部份,我们强调一点,更多的迫害案例由于中共邪党的信息封锁还不能传播出来。

安徽萧县老实农民刘发庭因中共长期迫害而含冤离世

刘发庭是安徽萧县人,1947年2月8日出生,在欧套村是大伙公认的敦厚、大度的老实人。在修炼法轮大法前,他患有肺结核等多种疾病,修炼后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飞,无病一身轻,帮儿子们干农活就像个年轻人。1999年7.20中共邪党发起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刘发庭只因为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而多次被骚扰、非法关押。

刘发庭
刘发庭

2015年8月30日上午,萧县610警察伙同萧县新庄镇派出所人员共六、七人闯入刘发庭家中(刘发庭恰好不在家),对他家10间房屋进行大搜查,抢劫走笔记本电脑新旧两台,打印机一台,播放机一台,手机两部,刻录机一台,刻字机一台,现金3000多元,大法书籍十几本,还有纸墨等私人财物,并要带走刘发庭的妻子,其妻走脱。刘发庭夫妻被迫流离失所。

2015年11月17日,刘发庭在西安遭绑架,11月29日被绑架回萧县继续迫害。在安徽萧县看守所,他坚持炼功被一解姓狱警用刑具抽打。因为看守所条件极其恶劣且吃不饱,每天还要被奴役,家里多次送的衣服都收不到,刘发庭被迫害导致脑梗。后刘发庭被萧县法院秘密开庭非法判刑三年半,在其不能生活自理的情况下,于2016年12月15日被秘密遣送到宿州市第三监狱继续关押迫害。三年的冤狱使刘发庭不能正常的学法炼功,致使原本健康的身体每况愈下。2019年1月刘发庭是拄着手杖走出监狱的。

2020年4月30日,萧县610头目陈志民及宿州政法委和邵套村委会一伙人,明知刘发庭大小便失禁、神志不清、奄奄一息、不能正常交流,还骚扰、恐吓刘家,给本已十分难过的刘家平添了恐惧和紧张,还索走了刘发庭的手机查找信息(后将手机归还)。时隔一日,2020年5月2日晚,在遭受邪党20多年的不间断迫害中,刘发庭含冤去世。

二、13人被非法开庭,六人遭重判

2020年上半年,由于疫情,中共的很多机构处于瘫痪状态,但邪党法院依旧不忘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初步统计,至少13人遭中共法院非法开庭,其中6人遭诬判,亳州市穆家四姐妹各自被重判7年半、并各被罚金5万元,亳州市姜建美被枉判4年半,罚金三万元,蚌埠市法轮功学员吴菊凤被诬判4年半。由于中共信息封锁,另外7名被非法庭审的法轮功学员目前情况不明。

1、亳州市穆家四姐妹和姜健美遭重判,五月被劫持到安徽女子监狱

2020年1月中旬,穆家四姐妹各自被亳州市谯城区法院非法枉判七年半、各被罚金五万元。姜建美被枉判四年半,罚金三万元。穆敏、穆蓬娟、穆霞、穆丽芳和姜健美对谯城区法院的一审判决不服,上诉到亳州市中级法院,中院二审开庭也不通知家属,直接非法维持原判。

2020年5月8日,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送到合肥女子监狱继续迫害。他们五人在被送走前,看守所以疫情为由,不准法轮功学员和他们家属见面,只允许和家人通一次电话。

本案的一审、二审的开庭通知书以及判决书,亳州市两级法院也不送达到法轮功学员家属。在正常社会里,哪个法官也不敢这样恣意妄为,这是严重的违犯法律规定的行为。可是在中共人员的眼里,这太正常不过了,因为中共从来就不讲法律,邪党圈养的所谓法官其实就是一根打压良善的棍子,它搞得所谓开庭不过是个幌子,其实就是作秀、愚弄老百姓、走过场而已。

2、蚌埠市法轮功学员吴菊凤再次被绑架、诬判

安徽省蚌埠市法轮功学员吴菊凤,女,69岁,自修炼法轮功后,平时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遭当地中共邪党残酷迫害,其中非法劳教两次,总计有四年多时间。又于2014年被邪党非法判刑4年3个月,2018年6月份出狱后,于2019年4月再次被恶警绑架,2020年1月9日,明慧网报道吴菊凤又被中共邪党诬判4年6个月。

3、合肥市法轮功学员翟亚男被非法庭审 律师庭辩无罪

2020年5月26日,合肥市法轮功女学员翟亚男遭合肥市蜀山区法院非法远程庭审,律师依法作了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律师当庭指出所有证据与起诉指控的罪名没有关联性,且证据链条不完整,没有犯罪对象,没有危害后果;鉴定单位合肥市公安局没有司法鉴定资质,由其鉴定的东西无效,不能作为证据使用。

所有证人未到庭,物证未移交法院,且开庭时未让被害人翟亚男看物证,这些证据属于无效证据。律师还告诉法庭:2011年3月1日新闻出版总署署长柳斌杰签署的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已经废止了1999年实行的禁止出版法轮功出版物的决定,审判员让律师庭后将第50号令寄给他。审判员朱毅当庭未做出判决。目前翟亚男被迫害情况不明。

明慧网上半年还曾经报道,合肥市另一位法轮功学员段天俊6月5号将被蜀山区法院非法庭审,主审法官是吴小水。目前段天俊被迫害情况不明。

4、芜湖市陈道玉、齐翠霞在法庭上为自己辩护

2020年3月25日,芜湖市法轮功学员陈道玉在繁昌县法院被非法庭审,陈道玉在法庭上为自己做了辩护:我没有违法,法轮功是叫人向善做好人的,是我的信仰。最后法院没有宣判收场。

2020年5月前,法轮功学员齐翠霞在芜湖市弋江区法院被非法庭审,齐翠霞在法庭上为自己做了辩护,并运用有关法律知识证明自己所做所为合法。最后法院没有宣判收场。

5、合肥市法轮功学员何维玲被非法开庭

2019年5月11日,何维玲女士在菜市场发真相小册子时遭人恶告,被双岗派出所警察绑架,警察在何维玲家中无人时非法闯入抄家抢劫,捏造证据构陷。今年明慧网曾经报道,合肥市庐阳区法院将于2020年5月12日对何维玲非法开庭。目前何维玲被迫害的情况不明。

6、安庆市望江县法轮功学员虞枝、董金萍被非法开庭

2019年12月9日,安庆市望江县法轮功学员虞枝、董金萍被望江县检察院非法起诉到望江县法院,望江县法院在2020年1月14日上午9:30对二人非法庭审,家属委托北京正义律师到庭辩护。目前虞枝、董金萍二人被迫害情况不明。

三、67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仍在大陆肆虐,法轮功学员们为了百姓远离灾难,不顾自己的安危,慈悲的走上街,告诉人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真言,保平安。然而,中共从来不讲法律,仍在持续迫害法轮功学员。2020年上半年,安徽省有62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恶警从学员家中非法抄走十几台电脑、打印机、现金、真相币、手机等私人物品。

合肥:16人遭绑架、八人被非法抄家、十人被当天回家、一人被批捕、五人绑架后情况不明

2020年3月27日上午,法轮功学员谢庆芬在一家超市被几个警察绑架,随后被带到庐阳区杏林派出所非法审讯,下午被抄家,家中抄去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真相资料等。

2020年3月29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刘惕非、江兆英各自在家被绑架、抄家,被抄去电脑、打印机、大法书、真相资料等,并被带到杏林派出所非法审讯。三位学员当天晚上都回到家中。

2020年4月24日,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彭玉信被合肥市杏林派出所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四个警察不出示任何证件、不报姓名,非法入室抄家,抢劫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两台、大法书籍约50本、现金约人民币500元。彭玉信向警方索要自己的物品,派出所未归还。当晚十一点左右该学员安全回家。

2020年4月9日下午,合肥市四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在一法轮功学员家读书时,被绑架到安庆路派出所,并被非法抄家。目前三位已经回家,还有一位被继续扣留在派出所。

2020年4月20日下午2点左右,合肥市杏林派出所四男一女闯入王艳家非法抄家。恶警硬把王艳拉到派出所,一直到晚上快到11点才让王艳儿子把她接回。手机在他们那,儿子打电话才知道的。被抄走的手机和身份证要回来了,其它东西不给。当天,还有一个法轮功学员朱琴(芹)也在里面。

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宋香菊2020年4月21日,被包河派出所绑架,当天晚上10点多已回家

2020年5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公安局与滨湖派出所共六个警察,去法轮功学员张兰萍家抄家,恶警搜走小部份真相资料和一台笔记本电脑。详细情况有待核实。并将她绑架到滨湖派出所审讯,到凌晨他们打电话,叫张兰萍儿子把她接回家。

2020年1月29日,安徽合肥法轮功学员荡菊章在到北京打横幅证实大法,被天安门安检绑架由安徽合肥市西园派出所接回。5月13日、5月10日,汤菊章被合肥市蜀山区花园街道、派出所、社区等人员骚扰。5月22日中午,汤菊章再遭中共人员绑架,据悉一同被绑架的还有一人。具体情况不详。5月29日,汤菊章从湖滨医院非法逮捕到合肥女子看守所。6月2日,有三个警察把逮捕证和汤菊章身上衣服带到汤菊章家人面前,要家人签字,家人拒签。

2020年5月18日晚8点多,合肥瑶海区法轮功学员尹斌,外出发真相资料时,被十几名蹲坑的人扑倒在地。后来证实这些人是七里塘派出所与街道人员。随即这十几名中共人员非法抄了尹斌家,抄走尹斌个人的电脑与打印机。据悉,警察声称从4月份就一直在监视着尹斌了。

合肥市滨湖法轮功学员徐敏16日被恶人从家里绑架,具体情况不详。希望了解情况的给予补充。

2020年4月24日,安徽合肥肥东县法轮功学员康启惠,因为在外面讲真相被绑架,康启惠和两个女儿家都被非法抄家,康启惠被非法批捕,关押在合肥市女子看守所。

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姚革劲(女,47岁),六月初在合肥市高新区发避瘟疫救人的真相,被监控拍到,高新区派出所出动警察由小区保安带领,到姚革劲家抄家,强行把孩子上网课用的电脑,还有一部打印机以及全部的大法书抄走,并且将姚革劲绑架到高新区派出所,恐吓威胁她不说清楚,就把她小孩也带来,对她录音、审问、拍照、采血之后叫她先回家过几天去取回抄家的东西。

阜阳:绑架16人、被非法抄家八人、回家六人,其余情况不明。

2020年过年期间,阜阳市法轮功学员郝美荣坐火车到外地,在火车站,被警察搜出大法书。警察打电话给颍泉区颍上路派出所,颍上路派出所非法拘留郝美荣10天后回家。

今年大年瘟疫期间,阜阳火车北站下行车间场法轮功学员时贤成,向同事讲真相,被他单位书记卢士广举报,被颍东公安分局送拘留所非法拘留了15天,回家后,被单位通知停职两年(下岗(失业))。

2020年2月21日上午,一群警察闯入合肥法轮功学员朱鸿雁、于海燕夫妇家中,没有出示搜查证非法将夫妻二人绑架,恶警同时进行抄家,搜走真相资料、笔记本电脑4台、手机4部、身份证、护照。在派出所,警察对朱鸿雁、于海燕夫妇非法审讯到晚上8点多,在强迫签了检查证、传唤证、笔录和处罚结果后,晚上9点,夫妻被放回家。

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西湖镇汤庄行政村法轮功学员刘凤云、梅新英,2020年5月19日下午,二人正在地里干农活,遭颍州区公安分局西湖镇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现在二人在何处不详。

2020年6月12日晚上9点多钟,安徽省临泉县杨桥镇法轮功学员孙玉和的家中突然闯入一伙人,原来是本村村长、村书记张培养带领着杨桥镇派出所的十多名便衣警察强行入室,不着警服,强行给孙玉和戴上手铐,不让说话,抢走了孙玉和的两台电脑,两部手机,部份大法书籍。现孙玉和被关押在临泉县看守所。

2020年6月15日中午,太和县法轮功学员范兴龙被太和县7、8个警察及610国保大队绑架带走,被抄走了大法书、随身听。范兴龙女儿媛媛于2019年9月被商丘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至今。

2020年6月12日下午6点多钟,阜阳市临泉县国保大队伙同临泉县东关、北关、西关、新城派出所和所辖社区人员,闯入法轮功学员王兰英家中,非法将王兰英、王翠兰、王翠萍、李海涛四名法轮功学员绑架,抢走电脑、打字机、真相资料等大量设备及耗材。同时,还绑架了法轮功学员戴敏、周桂芝、刘月英,同时分别闯到王翠兰、戴敏、周桂芝、刘月英家中非法搜查,抢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等物品。

刘月英、周桂芝都是80多岁的人了,因疫情期间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被摄像头拍到,由于没问出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刘月英于当天夜晚11点钟左右被家人担保接回,周桂芝被关在派出所胳膊腿都伸不开的铁笼子里一夜,第二天早上腿肿的不能站立,下午才通知家人接回,王翠兰、王翠萍、王兰英、戴敏四人被关押在阜阳看守所迫害,李海涛被关押在临泉县看守所迫害。

2020年6月24日,安徽阜阳市颍泉区颍上路派出所警察黄伟(不知是叫黄伟,还是王伟,此人比较伪善,一直冲在迫害的第一线)和另一警察到老年丁姓法轮功学员家骚扰,非法搜走真相资料。

安庆:2人被绑架

2019年5月2日下午,安庆法轮功学员舒玉兰(女,59岁)和从合肥来安庆的姐姐舒玉莲(68岁)出去发真相资料,被恶警非法抄家。抄到一些真相资料后,恶警将俩人和不修炼的弟媳一起绑架到了安庆大南门派出所。到当天晚上,弟媳才被放回家,而舒玉兰和姐姐舒玉莲一直被关押在派出所,这期间警察又去了舒玉兰家进行非法抄家。到第二天晚上,俩人被放回家。但大南门派出所警察要求舒玉兰每天都要到派出所报到。

淮南:10人遭绑架、4人被抄家、回家6人、其余4人情况不明

2020年2月7日,安徽省淮南市法轮功学员夏泽红晚上发真相资料时,被淮南警察绑架。当天晚上回家,但警察到她家非法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一万元人民币,真相资料等。

2020年2月27日上午,在淮南市潘集区一个菜市场,六位讲真相的老年法轮功学员被当地警察绑架。他们是:张卫红、张守信、陈玉芹、董少君,还有两位不知名的老太太。其中张卫红当天晚上回家。警察把张卫红的电脑非法抄走,还扬言要找她丈夫去另一处抄家。其他几位老人情况不明。

2020年5月17日,淮南市寿县公安局及双桥镇派出所去了两车警察到梨树街上,闯入法轮功学员陈红兰住处,抢走了大法书及打印机,电脑等其它私人物品。现在陈红兰下落不明,她家人也联系不上。

2020年6月12日下午4点多,淮南市洛河镇淮建村村民符玉侠、陈宏玲遭遇淮南经济开发区宫集派出所警察绑架与抄家。据说,二位学员已经被跟踪多日了,当日二人在派发真相资料时,被跟踪,警察在家中无人的情况下闯入家中,抢走大法书籍及手机等资料。符玉侠在当日回家,陈宏玲于第二天早晨回家,遭到整夜非法审讯,陈宏玲不回答任何问题,遭到警察非法(执法犯法)打脸(扇耳光)的侮辱。

四、非法办洗脑班、骚扰案例

2020年上半年,安徽省至少有17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当局骚扰,实际上这个数据只是极少一部份,更多的迫害信息还在被掩盖着。阜阳在安徽省应该算是迫害比较严重的地地区。邪党老是喜欢在那办洗脑班。今年上半年阜阳太和县公安局、国保大队、610在太和县多个宾馆内开设洗脑班,不惜重金,从外地请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多人对单人”(即做“转化”的人)洗脑迫害,太和县法轮功学员田辉因写严正声明以及给公检法司人员的真相信和诉讼状,被软禁在太和县湿地公园嘉年华宾馆,被四五个人围着,当局还专门请了一个所谓“专家”给他洗脑。

宣城市旌德县法轮功学员鲍慧玲、周素芳、吕丽、冯素云遭骚扰和抢书

2020年5月14日左右,因为邪党要开二会的原因,安徽省宣城市旌德县旌阳镇派出所等一行三人,先后到法轮功学员鲍慧玲、周素芳、吕丽、冯素云家去骚扰。

冯素云是因为泾县一名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查出是与旌德县法轮功学员冯素云见面,所以来到冯素云家非法抄走了《洪吟五》等。另外,过年期间,警察也骚扰了个别法轮功学员。

安庆市社居委骚扰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芮晓林的家人

安徽省安庆市原水利局干部法轮功学员芮晓林于2002年在安徽南湖劳教所被迫害致死,时年39岁。当时儿子年幼,才上小学四年级,妻子处于失业状态。芮晓林被迫害致死,给其母亲造成巨大痛苦,因思念儿子导致精神恍惚,最后卧病在床,抑郁而终。

芮晓林的妻子不仅要面对失夫的剧痛,还要独自一人挑起家庭重担,养家糊口,抚养儿子。在芮晓林被迫害致死的初期,邪党出于恐惧,在其妻打工的亲戚家开的小店周围,派了几个人监控了很长时间。给其妻及亲戚家造成很大的恐惧。从2002年至2019年,十七年来,其妻和儿子经历了很多次骚扰和恐吓,家里的窗户四季不开。其妻由于忙于生计,孩子经常是托亲戚照管、吃饭。

十二月十六日下午,芮晓林儿子又接到一个直呼其名的陌生女人的电话,他儿子问她是谁,她说是社居委的。他儿子问她有什么事?她问:你和你妈还住在那里吧?他儿子说有什么事?她说:上面有任务要走访一下。你妈妈以前的事就算了,她现在还在不在炼法轮功?他儿子听到这,就把电话挂掉了。紧接着,她又将电话打过来了,他儿子说:你这是骚扰呃!然后就将电话挂掉了。

铜陵天山社区法轮功学员被警察骚扰

2020年四月初,安徽铜陵天山社区警号为029002高姓片警和书记上门骚扰法轮功学员,问是否还炼法轮功,是否在上班,还威胁说不能发资料、不能聚会,两个人也不行。听说2月起,当地就有法轮功学员被骚扰。

合肥市肥西县丰乐镇耿宏兰、刘乐存母子遭骚扰

2020年4月29日上午10点,正在忙家务的法轮功学员耿宏兰听到门铃声,一问才知道又是丰乐镇派出所警察和双枣村书记侯炯,他们要求开门。耿宏兰说:“有什么事要开门?”村书记侯炯大吼:“你快开门,不开门,我就敲你家门。后来,保安把一楼门打开后,他们上到楼上,猛敲门。大约敲了十几分钟。期间,村书记侯炯打电话给耿宏兰的儿子法轮功学员刘乐存说:“你在哪里,回家开门,不开门,马上撬门。”刘乐存说:“你们做坏事,做违法的事,是助纣为虐。你撬门,就是私闯民宅,我就报警。”最后他们没有得逞,走了。

安徽省宿松县法轮功学员江凌霞遭社区工作人员骚扰

2020年6月17日下午3点多,安徽省宿松县孚玉镇光明社区工作人员张惠龙(电话号码13355566678)到宿松县法轮功学员江凌霞家中,找到她丈夫,要求在张惠龙事先打印好的关于法轮功的所谓“决裂书”、“悔过书”上签字,说是为了撤销江凌霞三次被处罚的网上记录。

安徽省宿松县法轮功学员张成华被骚扰

2020年5月19日下午5点多,安徽省宿松县政法委综治办指派东北片区综治办一徐姓官员、公安局国保唐队、宿松县松滋派出所张所长到宿松县法轮功学员张成华孩子工作所在地合肥上门骚扰,因为张成华刚到孩子家帮孩子装修房子才两天,他们矢口否认是因为两会来的。

2020年5月20日上午,张成华孩子接到合肥五里墩派出所警察电话,询问张成华孩子及家人、亲戚的私人信息,如她住在哪里,张成华是她什么人,××是她什么人、她父母是否离婚、张成华什么时候回宿松县等等,张成华孩子问他们是什么意思,派出所警察尴尬了一会回答说是他们的正常工作内容。

阜阳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或关洗脑班

上半年,阜阳市沙河路派出所所长白云雷、莲花社区张素琴、齐名利这三人到法轮功学员郝美荣家骚扰。

2020年3月31日,颍上路派出所警察到丁姓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并让其签字,被拒绝。

2020年3月,颍上路派出所警察多次到80多岁的姚姓法轮功学员家骚扰,并把构陷材料上报到阜阳市颍泉区检察院

结语

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恶已经延续二十多年了,在这个过程中,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中共邪党绑架、抄家、劳教、判刑、关精神病院,他们妻离子散,遭受冤狱、酷刑、许多人失去生命、甚至被活取器官。然而,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越来越多的参与迫害者遭到天惩恶报。

回顾2020年的上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全球而导致人心惶恐、人人自危。特别在中国大陆,除了中共病毒之外,还有水灾,雹灾,蝗灾等一系列灾祸,其实,明白真相的人知道,这些都是天灭中共的前奏。明眼的人也会看到,2020年下半年更多的灾难正在接踵而至。瘟疫有眼,众多的实例证明大法真相就是驱除中共病毒的良方,那些亿万认清了中共邪党本质、选择远离的觉醒民众会得到神佛的救度。

奉劝那些还在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莫要心存侥幸,赶快悬崖勒马,停止做恶,将功赎罪,为自己留下一条生路,也为家人留个平安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