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学中证实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我从小就在名利情中浸泡着,争强好胜,从不服输。工作后,和同事们比工作、比家庭,处处事事妒嫉、争斗、显示,这么活着能不苦、不累?

我有四个哥哥、一个弟弟,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到了婆家,因为我生了个女孩,受到婆婆、公公的冷落、歧视。我一下子从温暖的家中掉到了冰窖里,我感到身心疲惫,甚至绝望。

找到人生归宿

孩子小的时候,我对抚养孩子没有经验,女儿三天两头住院,得过肺炎,因扁桃体发炎经常发高烧;我父亲半身不遂,住在我家治疗;我教的是毕业班、兼班主任……重重压力下我的身体一下子垮了:心脏病、关节炎、肩周炎、肠炎等都来了。

丈夫工作忙,婆婆不肯帮我们带孩子,经济上的压力、身体上的病痛、精神上的压抑,导致我整夜失眠,头痛厉害时睁不开眼睛,连上楼的力气都没了,感觉自己的生命好象走到尽头……

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因心脏病复发再次住院治疗。一个多月后,病情不但没缓解,反而加重了!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此时,单位的同事给我送来了一本《转法轮》,一翻开书,“真、善、忍”三个字就把我吸引住了。按“真善忍”做好人多好啊!此刻,我那飘忽不定、无助的心一下子落了下来,心里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我的生命有了归宿。

我一口气看完了《转法轮》。一夜之间多年来捆绑在我心中的绳索、大山般的压力一下子全部消失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我变的心情快乐,生机勃勃,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能感受到。法轮大法挽救了象我这样的无数人的生命,挽救了无数个濒临解体的家庭。法轮大法使我在山重水复疑无路时,出现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前景,我是何等的幸运啊!

在平凡的工作中证实大法

从得法那天起,我每天都读宝书《转法轮》,用“真善忍”来规范自己的言行。我是教师,我告诉学生要做真人、说真话、办真事,做一个诚实的人;要与人为善,不以善小而不为,不以恶小而为之;我给他们讲韩信的故事,告诉学生们要象韩信那样有忍受胯下之辱的大忍之心,在矛盾面前,退一步海阔天空。

教育学生如此,我自己就要做到率先垂范、表里如一。

我任教的班级是两类班:一类是关系户班。这种班的学生,一部份是连校长都不敢惹的官宦子弟,一部份是学校领导和老师们自己的或亲朋好友的孩子。教这种班,往往是出力不讨好;另一类,是全校最烂的、无法收拾的班,这种班是出力不见效。老师在选择班级时都躲着这两类班。

我是大法弟子,大家都知道我修炼法轮功。大法弟子是好人,在学校,就要听从领导的安排,不计名、不求利,要能够担当。自一九九六年得法后,二十多年,我基本上是教这种班级。第一类班关系户太多,都是有钱有势的,父母和孩子都是既得利益者,家长对老师总是百般挑剔,一不小心就被告到市、区教委或被罢课,教师两头受气。

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邪党迫害,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零七年七月,我从劳教所回来没几天,一个要好的同事就领着当官的学生家长夫妻俩,开车到我家送礼。原来他们早从校长那里打听到,下学期我要教那个既特权又烂的班,而我自己还不知道。他们信息通天,拿钱送礼是常态。

大法师父告诉我们不失不得的理,不义之财不可得。我委婉的谢绝了这两位家长。我告诉他们:“当今的社会,不送礼办不了事,各行各业的人们都要红包,都成了常态。但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不会随波逐流。真善忍是我坚守的准则,大法要求我做一个好老师。请你们放心,我会善待每一个学生,让每个学生都会有進步。”

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在教学中小有名气,因此想给我送礼的家长就多了起来。在当今的中国,不收礼也是很难的。但我是大法弟子,必须做到不收礼。有的家长能理解,有的则不能。在他们的意识中,好象送不上礼,自己的孩子就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送上礼,自己孩子的事就放心了。

有的家长趁我不备,把购物卡夹在我的教科书中,我发现后,就给他们送回去。为避免家长到我家送礼,我从来不告诉学生和家长们我的家庭住址。有一个家长说:“我就不信找不到你家。”后来她真的找上门来。在一个中秋节前,我和丈夫不在家,只有女儿在,他们就大包小包的送了一大堆礼物。过后,我们折算成现金,又买了相当价位的物品送还给他们。

在“真善忍”大法法理的指导下,对学生,我都是尽自己的能力关心他们,既教书又育人,尽力的付出,使学生身心受益。

二零零七年秋天,我接手的一个班是关系班,之前已经乱了一年了。这个班的学生打架、偷抢、诈骗成风,上课不听讲,不写作业,不做值日,不肯排队,等等,令每一位任课老师头疼。

在我的眼里,每个孩子原本都是善良的,在邪党文化的浸泡中,他们接受的是假恶斗的教育,头脑中充斥的是暴力,孩子们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我接班后,从零开始,学生的每一个习惯、每次的站队、每一件小事,我都告诉他们怎么做才是对的,怎么做是不对的。例如,地上有一片废纸,大多数学生视而不见,其中一个学生弯腰捡起。我在黑板上写上:弯下腰,拾起一片废纸,你就向高贵迈進了一步。

值日生不干值日的活,我就和他们一起打扫教室,告诉他们:我们一点点的付出,就会换来大家的清新整洁,让每个同学都爱护自己这个班。

刚开学时,一个孩子呕吐,吐了一桌子,孩子们都捏着鼻子,躲的远远的。我就用卫生纸帮她擦洗干净。在言传身教中,学生们渐渐的明白了:帮助别人是一种快乐。我们班的学生再有生病的,大家都抢着去帮助,学会了善待别人。

不长的时间,我们这个班就焕然一新,这就是“真善忍”大法的威力。

每学期排座位是班主任最头痛的事:有的家长为了让孩子坐到前几排,就给班主任送礼。而我们班,按身高排成两排,一男一女,学习一强一弱。排完后,学生们井然有序。最后近视眼的大个子班长忘了给她排位子,她是我们学校领导的女儿,她一点怨言没有,相反对我说:“老师,我和后面的韩同学坐同桌吧。”韩同学是一个弱智的小男孩,大个子班长就象对待小弟弟那样帮助他学习。

在教学中、与学生的相处中,我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我的学生也越来越好。骂人打架的不见了,偷盗现象没有了,教室干净明亮,地面上找不到一片废纸屑,窗台上摆着一盆盆怒放的鲜花。

有一位实习的大学生给我们班上了上午第四节的音乐课。音乐课不是主课,在其它班级,第四节课通常是不好上的,孩子们肚子饿了,就不认真听课了。但这位老师在我们班上完课后高兴的和我说:“给你们班上课,真是太好了,学生们都很认真。”过后,我问当天的值日班长具体情况,班长说:“老师,这节音乐课我们上得特别认真。”我问:“为什么?”班长说:“这是一位刚登讲台的新老师,她没经验,尽管讲课水平不如其他老师,但我们知道,应该尊重老师,用最好的行动来配合老师,给新老师创造一个好的讲台。”

多么善解人意的学生啊!

每一位给我们班上过课的老师都由衷的说:“你们班的学生太懂事了,那一双双渴求知识的眼睛,真是让我高兴!”是啊,有“真善忍”做指导,学生肯定好啊!

我领学生去盲校看望盲童。回到教室,我要求学生把自己最想说的话写在黑板上。

一个学生写道:“他们虽然身体残疾,但心灵健康。心灵的残疾才是真正的残疾。”另一个学生写道:“我要吹出一串串的肥皂泡,飞到盲童的眼睛里,让他们的眼睛明亮起来,和我们一样看到五彩的世界。”

透过这些字句,我看到了孩子们善良的心。

由于放下了名利,我对学生们不再用分数这把尺子衡量他们。在我心中,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长处。我知道这是大法的威力,我和孩子们沐浴在法轮大法的佛恩浩荡之中,开智开慧,在教与学中变的轻松愉悦。大法给了我和孩子们一个从未有过的崭新的世界。

二十多年来,我所教的班级,无论是孩子们的道德情操,还是学习成绩,都是全校乃至全区最优秀的班级。最重要的是,孩子们学会了怎样用善良去面对人生,养成了规规矩矩做人、扎扎实实做事的习惯,懂得了按真、善、忍的标准去做好人。

有一件令我最难忘的一件事: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国贼江泽民对大法弟子進行铺天盖地的镇压,警察几乎天天到学校逼我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特别是常常在我上课时被他们叫去谈话。即使在外界的如此高压下,我凭着对大法的坚信依然站在讲台上,这与家长、学生们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是分不开的。他们和我一起,走过了那段腥风血雨的岁月。

法轮大法把一个满身业力、百病缠身、追逐名利的我,塑造成了一个健康、活泼、充满爱心的大法徒。在生命漫长的轮回中,在滚滚的红尘中,我找到了人生的真谛,跟随师父走在了返本归真的路上,我是多么的荣幸!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