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干净网络行动”斩了谁的长臂?

更新: 2020年08月1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中国人对“清网行动”这个词太熟悉不过了,中共党媒上动辄就是“扫黄打非”、“清网”,打着净化网络空间的幌子搞舆论封杀。耗资多少个亿打造防火墙,唯恐国人知道真实的资讯,只让民众知道它们想让人知道的东西,掩盖真相、改写历史,宣传党文化,这叫大内宣。

再把整个的大内宣文本配上世界各国语种,包装上一些中国传统文化元素,在全球斥巨资建立网络科技、舆论系统,在西方直接收买左派媒体,同时培养中共媒体代理人,用“讲好中国故事”叙事方式,将中共价值观渗透到西方,从改写到长臂操控,西方的民主自由渐渐被中共伪善和假民主淹没、替代,最后达到控制全球的目的,这叫大外宣。

美国的“干净网络行动”意在斩断中共大外宣长臂,与中共进行数字脱钩,维护西方民主体制与国家主权免遭中共的侵蚀。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先来看看前人的警示。

乔治·奥威尔的预言警示

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这部小说里有句名言:“谁控制过去,谁就控制未来;谁控制现在,谁就控制过去。”这句话经典总结了人类极权政治的舆论洗脑手段。奥威尔在他的著名散文《政治与英语语言》中还指出威权政治语言是为了“使谎言听起来真实,使谋杀看起来正当,把空话说得真有其事”。

小说《一九八四》中的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在所谓的“真理部”上班。这个“真理部”就相当于中共宣传部、统战部、网信办、外交部新闻司之类的这么一个综合体,专门负责撒谎和洗脑。小说中还提到了其它的一些极权统治部门分工,如和平部负责挑衅战争,友爱部负责严刑拷打,富裕部负责民众挨饿。这些部门对应起中共国的国防部、公检法、财政部发改委,还真的象那么回事。总之,它们做的和它们宣传的一定要截然相反。

谎言是暴力的润滑剂。中共如何把谎言变成真理,这不仅仅是文字游戏和说诳语,它非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不能奏效。拨付国家财政款项大撒币,贯之以“爱国”正能量加以烤焙,这样骗起来才有一本正经的感觉。无论是外交官还是小粉红抑或是留学生同乡会,都将撒谎当作为祖国做贡献。

美智库白皮书:中共大外宣 “黑白两道”洗脑国际

七月下旬,美国斯坦福大学“斯坦福互联网瞭望台”技术研究经理蕊内·迪苔斯塔(Renee DiTesta),以及《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前社长潘文(John Pomfret)等五人共同撰写的《讲中国的故事:中共塑造全球叙事的运动》白皮书面世。白皮书深刻指出,中共为了扩张权力垄断,以及对全球领导地位的索求,采纳利用了近一个世纪的信息操作经验。它采取的方法是桌上桌下的黑白两道宣传手法,及官宣加网络水军。

白皮书举例说,中共利用国外代理人改造舆论剧本手段相当娴熟。一九五二年,喧嚣一时的朝鲜战场“美军细菌战”,中共为了欺骗国际社会,不仅刑讯逼供美军战俘做伪证,而且还在布拉格建立了行动基地,发展了一批西方左派人士和反战人士,这些人在西方起到了放大中共声音的作用。

《华盛顿邮报》前北京分社社长潘文指出,“中共耗费数十亿美元在海外为党媒打造全套基础设施。目前,新华社已经是全球最大的新闻通讯社,在美国有七个分社,凡是有中国使领馆的城市都有新华社的分社,这显示海外党媒与中共之间的互相配合、共进共退的关系。中国全球电视网遍布全球,其海外总部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人民日报》以高达二十五万美元一期的价码,夹入《华盛顿邮报》投递给美国读者。”

始于二零零九年的“大外宣”中共一出手就是四百五十亿人民币。二零一一年,新华社以每月三十到四十万美元的租金拿下位居纽约时代广场第二高楼的广告荧幕。熊猫、长城、紫禁城、长江三峡等中国元素都变成了中共推销自己的国际语言。二零一六年七月,联合国海牙国际法庭做出不利中共的南海仲裁,新华社立刻透过时代广场广告播放宣示中国南海主权的三分十二秒宣传片,而且每天播放一百二十次,连续播了十二天。武汉肺炎期间,广告荧幕出现以多国语言播放的“中国加油、武汉加油”字样。

而更为可怕的隐形大外宣是那些拥有千万用户的中共海外社交媒体账户,如Facebook、Twitter、Youtube,中共会利用网络水军象蝗虫一样在网络上漫天飞舞,攻击吞噬真实的咨询,混淆人们的正常视听。

海外华文媒体几乎全被“和谐”

潘文还指出,三十年来,美国、澳大利亚等海外华文媒体经过中共直接或间接的投资,基本都被“和谐”了,中共利用侨务部门给华文媒体以金援,还帮助培训记者,在海外发布亲共的声音,国际版几乎使用的都是来自北京的统一报道。潘文的描述并非耸人听闻。连美国政府资助的宣讲美国政策的“美国之音”之前也几乎被和谐掉了,变成了中共大外宣的一部分。

中共从延安时代就开始利用斯诺这样的国外代理,这张国际牌一直在打。经过几十年的经营,不只是媒体,教育界、商界、侨界、科技界几乎都被中共意识形态染红。西方和很多所谓中国通,几乎清一色的变成了亲共人士,哈佛大学的费正清、剑桥大学的李约瑟,无一幸免。

中共还利用金融与市场进行海外的长臂管辖,迫使好莱坞自我审查,NBA自律言论。此外,什么主办交流会议、开设研修班、举办论坛,到处都有大外宣传销的影子。

中共甚至利用媒体和外国代理人直接介入别国政治。如二零一八年美国中期大选,《中国日报》利用在美国媒体的付费插页直接干扰选举。中共特工人员王立强叛逃澳大利亚后披露,在台湾二零一八年地方选举中,他奉中共之命开设了二十万个社交媒体账号来制造虚假民意,破坏选举。王立强称,他曾经通过香港的公司,为台湾一些红媒提供了十五亿元人民币为亲共的韩国瑜助选。王立强还自曝参加了香港铜锣湾书店的绑架策划案。

据《自由亚洲》报道,美国智库战略与预算评估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Budgetary Assessments)最近发布《揭示中国在欧洲的影响力》报告,指出中共还运用各类“友好协会”打入欧洲精英阶层,“友好协会”表面上帮助促进教育和文化交流,实际上这些团体都是中共的代理人,试图扩大、加深共产党在欧洲的影响力。

言论自由本是天赋人权的一个重要部分,中共却利用了西方的言论自由输入虚假信息,反过来戕害人们的知情权和言论自由,足见其邪。

帮中共脱罪的疫情大外宣

众所周知,三月十二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利用推特诬陷新冠病毒由美军带到武汉。消息经过中共海外推特、微信、抖音等潜伏亲共用户散布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美国政府实验室制造了新冠病毒。尽管这个假消息迅速被美国和西方人士打脸,但是谣言在中国内地和海外华人中颇具市场。这些只选择中共渗透媒体作为对外界事物进行判断的人群,很难知道其实在一九八零年代初期,前苏联曾发起了一个“丹佛行动”的全球运动,一些被共产党利用的有影响力的科学家,散播艾滋病毒起源于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事实上最早的艾滋病毒起源于非洲,并非美洲。德特里克堡在一九四三年至一九六九年间确实进行过生物武器计划,这下就更有口难辩了。

中共疫情宣传模式在国内依靠维稳手段,任何非官方的消息的释放,甚至是家人聊天都被视为是对中共制度的挑战。而大外宣则积极打造抗疫领袖模式。《法兰克福汇报》曾这样评论中共疫情大外宣:“外国政府的防疫措施普遍被给予负面评价,以突显本国政治制度的所谓优势。而这种政治制度的特点就是不会犯错误,因为它不允许犯错误。本来,这种宣传伎俩在西方只会沦为笑料。但是,在现在这个阶段不得不提请各方注意,这里大喊‘抓贼’的那位,恰恰是目前震撼全球的疫情的部分症结所在。”

所有的案例说明,共产党体制相当精于诽谤,会不惜代价投入整部国家力量来撒谎。撒谎是中共存活的必要条件和生存方式。

川普签署行政命令,全面限制抖音和微信

八月六日,美国总统川普签署行政命令,全面限制抖音和微信,相关命令将在四十五天后生效,行政命令指即日起四十五天内采取措施限制抖音海外版和微信APP,并禁止美国居民和公司与这两家中国公司有业务往来。

微信在全球有十亿用户,包括美国的三百万华人。微信的总部有中共公安部门入驻,对信息进行严密监控。多伦多大学的公民实验室(Citizen Lab)最近的研究显示,非中国大陆用户也会因为政治敏感内容受到监控,比如美国用户发送的内容中国用户无法收到。微信在国内的监控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李文亮例子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而海外TikTok更有可能将用户的面部识别、住所、电话号码、朋友、朋友圈等一切个人信息直接输送给中共。

全面限制抖音和微信的行政令是美国近期计划采取的“干净网络行动”的一部分。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八月五日举行记者会宣布,为扩展5G网络“干净网络”倡议,美国将在网络运营商、应用商店、App、云储存和电缆五个领域实施新的“干净网络”行动。

同日,美国国务院发布了题为 《宣布扩大干净网络以保护美国资产》(Announcing the Expansion of the Clean Network to Safeguard America’s Assets)的声明表示,“干净网络”计划是美国政府采取的综合措施,旨在保护公民隐私和美企最敏感的信息,免受中共方面的“恶意侵扰”,同时也保护美国的关键电信和技术基础设施不受恶意侵犯。

蓬佩奥在讲话中还点名中共华为、中国移动、百度、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公司,专业人士认为,这是核弹级的制裁,意味着中美数字正式脱钩。消息一传出,香港恒生指数和深圳创业板指数中的上述公司股价狂跌。目前全球三十个国家和地区都加入了这个“干净网络”计划,计划势必会斩断中共渗透美国的科技、情报及大外宣长臂。

就在同日谷歌宣布,删除二千五百个与中国有关的YouTube频道,作为清理视频分享平台虚假信息行动的部分举措。

从“老大哥在看着你”到天灭中共

乔治·奥威尔在《一九八四》里还有一句经典的名言:“老大哥在看着你。”

无国界记者四月二十一日发布的二零二零年度新闻自由指数报告称,中共全球指数倒数第三。中国、厄立特里与朝鲜分居最后三名。这说明中共老大哥对言论自由的恐惧正在日益加剧。无国界记者同时公布中国是全球关押记者数目最高的国家,约有一百名中国记者遭到监禁。

大陆媒体日前报道房产大亨任志强被移交司法机关,清华教授许章润因“被嫖娼”遭到学校开除。民间因言获罪的小人物则更是比比皆是,报道武汉疫情真相的陈秋实、方斌依然不知下落。

然而中共的威权并没有阻挡得了人心的觉醒。二零二零年三月三十日,山东青年张文斌发布视频,“曾经我也是一名中共的小粉红,是翻墙之后慢慢认清共产党邪恶的嘴脸。中国共产党从土地改革、文化大革命、三年饥荒、计划生育、六四屠杀、对法轮功迫害、对西藏、香港和新疆人民的迫害,到今天它已经将魔爪伸向了全世界,而大家还都视而不见,甚至还在歌功颂德,我实在无法忍受。”国内觉醒的人也越来越多。

如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已经从对中共的绥靖政策中完全清醒过来了。彭佩奥在尼克松图书馆的对华政策演讲,正式启动世界脱钩中共行动。美国朝野一致认为中共四十年来这场骗局游戏该收场了。彭佩奥演讲后,中共老大哥大外宣长臂被应声斩断。

这不是中美新冷战,而是天灭中共的步伐来到了身边。世界人民尤其是中国人定要做出明智的选择,是退出中共保平安,还是助纣为虐待天谴?自己的选择将决定自己的未来。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