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双版纳邰荣昌一家人遭受的迫害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63)

更新: 2020年1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地处云南省最南端,县辖六镇三乡,全县总人口近二十万人,是个少数民族聚居的县份之一,共有二十六个少数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一九九八年,法轮大法弘扬到这里,给这里的人们带来了生命的美好与升华。

勐腊县农业局退休领导邰荣昌,苗族人,是一名转业军人,年轻时,就落下了许多疾病:心脏病、甲亢、肝炎等,医生说他一年到头都要靠药物、针水养着,每年都要住院,还要到省城复查两次。邰荣昌与妻子李琼芬、二女儿邰燕一九九八年一月修炼法轮大法后获得健康。邰荣昌停止了吃药打针,也没报销过一分医药费,过去他的医药费每年都是好几千,在单位是报销医药费的“大户”。看到他修炼大法前后的巨大变化,单位的好多人都知道了大法好,都纷纷的走入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后,邰荣昌一家人长期遭骚扰、威胁、绑架、关押,监视居住:二女儿邰燕遭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小女儿邰惠被非法判刑,遭药物迫害、一只耳朵失聪。在不断骚扰、绑架、抄家、威胁中,邰荣昌含冤去世,妻子李琼芬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妻妹李琼芳被非法劳教、判刑。

邰惠女士二零一五年在对迫害元凶江泽民的控告状中说:“我们一家人在大法中修炼,都是受益者,身心健康,一家人和和睦睦。而中共却把我们一家迫害的四分五裂,家破人亡。一家人难得有团圆的时候。我父亲在勐腊县610等人的 常年骚扰、恐吓下,离开人世,如今只剩我母亲一人。现在母亲身心受到极大的打击,已到了快要崩溃的边缘:生活已不能自理,基本不能单独外出,就连自己的亲人有时都不记得。现在我要照顾这样年迈的母亲,工作受到很大限制,只能靠打临时工维持生活。从监狱出来我的一只耳朵直到现在都听不见。”

二零一九年九月初,小女儿邰惠在家中和几位同修一起阅读法轮功著作时,又被警察闯进家中绑架,不久前被非法庭审。法庭上,邰惠否认自己违法犯罪,并指出警察从家中抢走大法书和资料,侵犯了自己的私有合法财产。

一、一家人修大法 身心受益

邰荣昌妻子李琼芬(75岁),退休前是勐腊县医院护士,一九九八年一月和邰荣昌一同走入修炼的。她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就是脾气不好,性子急,修炼大法后,脾气变好了,温和了。一九九九年底,勐腊县医院组织职工到丽江旅游,中途发生车祸,医院二十多人都不同程度受了伤,李琼芬的伤势还比较严重,腿肿、肋骨受伤,当时李琼芬就是坚持学法、炼功,两三个月后就痊愈了。这件事对他们单位的人震动很大,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

二女儿邰燕今年53岁,是勐腊县工商局职工,和父母一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当时邰燕还年轻,皮肤不好,脸上长满青春痘,爱美之心使她走进大法修炼。修炼一个多月后,青春痘没了,皮肤变得光滑、靓丽。二零零五年十二月,那时邰燕生孩子后,两条腿肿的象铁桶一样,医生说有生命危险,让住院、做手术,邰燕在家学法、炼功,一个月就奇迹般的好了!

当时邰燕利用休息时间到周围的傣族寨子以及思茅、普洱、临沧、耿马、景洪、勐海等地弘法,成为西双版纳州的义务辅导站站长。当时每天早上的晨炼,在县政府大院里有一百多人集体炼功,有政府工作人员,还有周围乡镇单位、个体户等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在法轮大法遭到中共迫害六年后,小女儿邰惠在亲眼目睹父母及二姐修炼大法后身心的变化,以及法轮大法遭到无辜打压迫害,和四孃李琼芳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邰惠因是家中最小的孩子,父母的娇惯,养成了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的坏毛病,从不听别人的劝,导致了离婚。身体也不好,患有肩周炎、坐骨神经痛,妇科病,偏头痛,心脏也不好,经常胸闷,头晕眼花。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一切疾病都不翼而飞。皮肤也变得白里透红,精神也好了,无病一身轻。买东西时也不挑挑拣拣了,在工作上兢兢业业,认真完成领导安排的工作。和同事也能和睦相处,同事有什么事时总是热心尽力帮助。

当同事知道邰惠是修炼法轮功后发生的转变,都说法轮功不象中共电视说的那样,有的人甚至还向邰惠了解法轮功,借大法书看。

二、遭非法拘留、监视居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勐腊县县委书记、县长岩温才就找到邰荣昌,逼迫他放弃修炼法轮功,如果不放弃,就让他退党。邰荣昌当即表示退出邪党,坚持修炼,同时也向来人讲述了法轮功的美好,告诉他们修炼法轮功的这群人是怎么样的人,他们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

邰燕单位县工商局局长找她谈话,让她放弃修炼,因为邰燕是站长,勐腊县电视台到单位找到她,让她在电视上发表“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还要歪曲事实上电视作假。邰燕坚持修炼大法,也不上电视造假抹黑大法。因此,勐腊县610、勐腊县城镇派出所就将邰燕绑架到勐腊县城镇看守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李琼芬所在的县医院书记肖延贵、院长王明亮也找到她,强迫她放弃修炼,李琼芬表示:“我要坚持修炼,不放弃”之后,李琼芬被从原来的胃镜检查的技术岗位调到咨询台闲置起来。

勐腊县的城镇派出所也多次找邰荣昌、李琼芬,骚扰他们,还非法对他们监视居住,让住在楼上的邰荣昌单位勐腊县农业局的王泽南,负责监视他们,只要谁来家里,王泽南就举报到单位保卫科,一直十多年。

二零零六年二月,邰惠刚开始修炼不久,二月四日下午五点多钟,她从勐腊县准备回昆明,当时她在昆明打工,包里带了几份法轮功真相资料、真相护身符、以及李洪志师父经文、几份《明慧周刊》。

车才开出一两公里,就看到路边站着十多个警察,招呼车停下,说是要检查乘车人的身份证。有一个警察检查了邰惠的身份证后,就下车了,一会儿,一个城南派出所的警察、一个县国保的警察、县公安局的警察就上车了,问邰惠的包放在哪里,找到她的包后,翻出师父的经文及大法真相资料,将邰惠劫持下车。邰惠问:“为什么要把我带下车?”警察说下了车就知道了。又问司机邰惠的行李放在哪里,找到后还翻了她的行李。

邰惠被带上县国保大队的警车,拉到勐腊县公安局一间小房子里。到县公安局已是下午六点多钟,国保大队的政委苏杰、大队长、一个女警叫李余英,还有一个男警察非法提审,问资料哪里来的,是不是她二姐做的。邰惠说与我二姐没关系。他们拿着师父的经文,邰惠对大队长说:“师父的经文我都还没看,你念一念吧!”大队长就念了起来,念到最后吓的不敢念了。那晚一夜没让邰惠睡觉,轮流非法提审,直到第二天早上。

第二天中午吃饭后,邰惠从小屋里出来,走到院子里时,看到了法轮功学员姜红玲,邰惠问她怎么来这里了?姜红玲说:“今天(二月五日)早上,警察非法抄了我的家,抢走了一台电脑、打印机、mp3以及大法资料,然后就把我带来了。”才说完,姜红玲就被带到另一间屋非法提审。

邰惠在院子里站了半个多小时,警察又将她带到刚才的小房子里,强制拉着她的手按手印、滚指纹,还给她拍照。傍晚七点多后,邰惠、姜红玲和另一个法轮功学员王新芝一起被送到勐腊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在看守所四、五天后,邰惠和王新芝被送到勐腊县戒毒所,被非法关押四、五天后,姜红玲也被劫持到了戒毒所。一个月后的三月三日,邰惠从戒毒所回家。

三、二女儿邰燕遭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二日上午十时三十分,二十多名恶警冲进邰燕家。在未出示任何证件的情况下,进行非法抄家。邰燕给他们讲真相,他们也不听,结果什么也没有抄出来,就将邰燕上手铐,同其母亲李琼芬一起绑架。

恶警并撬开邰惠住房门锁,将电脑劫走,将二人绑架至县公安局。邰燕及其母李琼芬在公安局被持续威逼审讯,至当晚十二时才被放回家。

二月二十一日下午三时半左右,县国保大队的舒杰、胡桥斌等人到邰燕工作单位(县工商局)同样在未出示任何证件、事先也没通知单位领导的情况下,再次将邰燕绑架,非法抄了家,抢走了一台电脑、一台打印机。

在公安局审讯室,从当日下午四时到第二天凌晨四时,持续12小时威逼审讯未得到任何结果,到二十二日上午十一时半以顽固修炼法轮功为借口,对其刑事拘留15天,从看守所非法押至戒毒所。后又在没有任何法律程序的情况下,也未通知家属及单位,即向本人宣布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四月四日下午,邰燕被劫持到昆明大板桥劳教所。同时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姜红玲(二年),杨绪春(二年),其中姜红玲也和邰燕同时被送昆明大板桥劳教所。

在劳教所,邰燕被强迫精神洗脑、放弃信仰,还遭到奴工迫害。

邰燕从劳教所回家后,虽然回到单位勐腊县工商局上班,但是被无理从公务员降为合同工,每月只发三百多元钱,一年以后,才将克扣的工资补发给她,但与原来相比,每个月还是少了一千多元。

四、妻妹李琼芳被非法劳教、判刑

李琼芬的四妹李琼芳,昆明市小麦溪标准件厂退休职工。二零零六年三月三日,从昆明来到勐腊县李琼芬家,听说邰燕要被非法劳教,就与邰荣昌、李琼芬和邰惠四人一同到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找到政委苏杰,要求无罪释放邰燕回家。苏杰说他没有办法,是上面让他们做的。他们又找了城镇派出所所长那建军、县法院领导、县安全局,讲真相、要人,他们都互相推诿。

一天,县610主任刀锐找到邰燕丈夫,让给邰燕送衣服,但没说邰燕要被送去劳教,其实让送衣服,就是因为邰燕已被非法劳教。

二零零六年五月份,邰惠与四孃李琼芳一起回到昆明,住在四孃家。第二天,邰惠出门回来,看到家里一片狼藉,被翻的乱七八糟,家里空无一人,四孃不见了。

原来四孃是被勐腊县国保大队队长、指导员胡乔斌,还有县610人员从昆明绑架回勐腊县,关押在勐腊县看守所,两个月后,非法劳教两年,送到云南省女子劳教所。构陷她的理由是她与邰燕父母亲一起到县公安局等处要求释放邰燕。

二零零八年七月,李琼芳从劳教所回家,劳教期间被无理扣发退休工资,回家后不但没有补发工资。直到现在每月退休工资仍被克扣一部份。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在昆明市610、公安局的统一指挥下,昆明盘龙、西山、五华国保大队交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抓捕时,李琼芳再次被官渡公安恶警绑架、抄家、关押、判刑(年限不清)。

五、小女儿邰惠被非法判刑四年、耳朵失聪

二零零九年八月,邰惠到玉溪市华宁县盘溪镇开了一家冷饮店,九月二十五日早上,向来店里的中小学生讲真相,由于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诬告,被华宁县公安局、盘溪镇派出所警察非法抄了店,抢走了《转法轮》、《精進要旨》、新经文、《九评》和二零零九年的神韵晚会光碟。把她劫持到华宁县看守所非法关押,同时还强行把她的冷饮店给关了。

邰惠在看守所一直被非法关押了四个月,二零一零年一月,接到了非法逮捕证,四月二日,华宁县法院非法开庭,诬判四年。邰惠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九监区。

邰惠一进监狱九监区(集训监区),由于表示坚持自己的信仰,就被关“禁闭”,出禁闭室又被强迫坐小板凳,每天俩个包夹天天看守着,限制上厕所的时间,不让洗澡并且无故挑起事端,说些讽刺、挖苦的话来刺激邰惠,一直坐到二零一一年二月份。之后,强迫邰惠做奴工穿珠绣。负责专管迫害的警察有文靖、李国英、张定芳、另一个姓夏,还有监狱教育科的李东东等人经常找她谈话,逼迫她“转化”、写不修炼的“三书”。

坐小凳模拟图
“坐小凳”模拟图

邰惠七十多岁的父母曾四次到监狱要求探视女儿都被以邰惠“不配合”为由拒绝。邰惠父母无奈之下给有关检察机关、云南省妇联写信反映监狱违法行为,几经周折最后才得以探视。

二零一二年八月份,邰惠父亲去世时,监狱不但不让邰惠见父亲最后一面,当接见时知道父亲去世的噩耗,回到监室一会儿,主管警察文靖、夏警察就把邰惠叫到办公室,不顾邰惠失去父亲的痛苦,对邰惠进行讽刺、挖苦,强逼邰惠放弃修炼。致使邰惠精神受到极大的打击伤害,精神几乎崩溃。就连两个看管邰惠的包夹都感到过分,看不下去了。

期间还不允许邰惠购买食品,甚至一段时间连早点都不给她吃,由于各种迫害,包括在食物中偷放“破坏中枢神经药物”,强迫邰惠打针吃药。

邰惠说:“自从我修炼法轮功以来身体一直都好,从不需要吃一粒药,被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营养跟不上,又不允许购买任何吃的东西,有一段时间就连早点都不给吃,导致我身体出现心律过快的症状,我要求炼功来增强体质,但警察不允许,强迫我打针吃药,记得当时叫四个犯人强行按住我打针。”

二零一三年七月,监狱又从外面找来一个姓邓的人,不知具体是干什么的,问他他不说,他来了三次,每次来就是散播邪悟谎言,邰惠不理睬他。八月,监狱又从外省找来几个人,有一个姓魏的专门来对邰惠散毒,每天早上九点到十一点,下午两点到五、六点,还拿些假经文欺骗她看,还让她在电脑上看一些歪理邪说,逼写“三书”,就这样,一直精神迫害到邰惠出监狱。

出监狱前二十几天,邰惠突然感觉到胸闷、天旋地转,吃什么吐什么,一只耳朵突然失聪,直到现在都听不见。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邰惠从监狱回来后,勐腊县610、曲靖610、昆明市当地派出所、国保大队警察一直骚扰不断。电话被非法监听,包括所有亲人的电话。

六、邰荣昌在迫害中去世、妻子精神失常

李琼芬退休后,为了不再受当地610、公安和单位骚扰,二零零六年年底与丈夫邰荣昌搬到昆明的妹妹李琼芳家居住(家住昆明市小麦溪标准件厂宿舍区)。就这样也未能免遭勐腊县610、公安、单位的骚扰。

二零零六年一天早上,勐腊县两个610人员、勐腊县农业局保卫科、勐腊县医院保卫科人员在标准件厂保卫科人员的带领下,来到四孃家里,610的人说要将邰荣昌、李琼芬带回勐腊县,理由是他们还未解除“监视居住”,是上面的政法委领导让他们来的。并威胁:“你们必须回去,不回去就要扣工资!”当天就强行将邰荣昌、李琼芬带回了勐腊县。回去后还从邰惠母亲的工资里扣了两千多元,作为这伙人来回的路费。邰荣昌、李琼芬不服,就找到县610,与他们理论,说监视居住是违法的,同时讲了大法真相,从那以后,监视居住才解除了。

二零零六年二月十二日勐腊县公安局对法轮功进行大抓捕,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当天上午十时三十分,县国保大队的舒杰、胡桥斌等二十多个警察冲进邰燕家,未出示任何证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并把邰燕及她母亲李琼芬绑架到勐腊县公安局,邰燕及其母李琼芬在公安局被持续威逼审讯,至当晚十二时才被放回家。

小女儿邰惠于二零零九年九月被非法抓捕,邰荣昌、李琼芬老俩口得知消息后从数百公里的西双版纳赶往华宁县看守所探望,去了四趟,但是看守所一直都不让见,连衣物都不让递送,所以对女儿的情况不得而知。直到二零一零年上半年,老俩口才突然得知邰惠被秘密判刑四年已送到云南省女二监的消息(至今他们都未接到任何通知)。

老俩口又先后四次从西双版纳来到昆明市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探视女儿,但是每次都被值班狱警以种种借口拒绝了。老俩口首次到监狱探视女儿时,值班狱警告诉说:“邰惠在严管期不准见。”再去时值班狱警又告诉我们:“她(邰惠)不配合不准见。”又再去时又讲要“610”的证明才能见。

二零一零年九月邰荣昌给女二监监狱长杨明山写了一封要求探视女儿的信,几经周折,连续五次到监狱才看到被非法关押一年多的女儿邰惠。但是自二零一一年六月七日老俩口探视女儿后,女二监又以种种理由不准探视。中秋节前,老俩口致信云南省妇联,反映女儿遭迫害、监狱剥夺探视女儿的权利,要求云南省妇联履行职责,为被关押在女二监的法轮功学员伸张正义,保护善良,主持公道,立即制止残害妇女的违法犯罪行为。

在中共十五年的恐怖高压迫害下,二零一二年八月邰荣昌因单位、610、公安的不断骚扰、胁迫,又牵挂监狱中的小女儿,含冤去世。

邰荣昌去世后,妻子李琼芬就到曲靖市的大女儿家住。

二零一三年九月二十五日,邰惠出狱,当时勐腊县610来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姓王,家人也来了。邰惠要去曲靖大姐家,勐腊县610的人说要事先去和曲靖610打招呼。等邰惠到大姐家才三、四天,曲靖610就打电话给她大姐,说要来看邰惠,但后来一直没有来。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邰惠与母亲李琼芬一起回勐腊县老家,曲靖610还打电话给她大姐问邰惠在什么地方,随时跟踪邰惠的去向。二零一四年二月,曲靖610又打电话给邰惠大姐,问邰惠住在什么地方。

在不断的骚扰、恐吓、抄家、绑架、关押迫害中,李琼芬精神失常,生活不能自理。

七、邰惠再被绑架、非法庭审

二零一九年八、九月份,在云南省政法委、610操控下,国保警察、派出所警察、社区、司法所不法人员对辖区内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绑架、抄家。派出所警察根据上级公安局所谓“维稳”安排,大规模上门对曾经被非法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所谓的“训诫”,对被绑架过、曾经“诉江”的法轮功学员进行“谈话”或抄家;为了制造恐怖气氛,无理由地绑架法轮功学员,至少有二十八人遭绑架迫害。

九月三日左右,邰惠和她母亲、昆明法轮功学员韩震昆等法轮功学员在家中一起学习法轮功著作时,被国保大队警察闯进家中绑架。韩震昆当时到西双版纳州景洪市出差。韩震昆的妹妹被国保警察胁迫入室抄家,邰惠也被非法抄家。据称,景洪市国保警察声称监控器拍到疑韩震昆发放真相资料的画面。

邰惠被检察院非法起诉,二零二零年七月左右遭非法庭审。法庭上,邰惠否认自己违法犯罪,指出警察从家中抢走大法书和资料,侵犯了自己的私有合法财产。

当地律师当庭为邰惠作了无罪辩护,指出“检察机关对邰惠的指控罪名不能成立,根据《刑法》300条法律条文定罪适用法律不当,指控的证据与破坏法律实施的客体不存在,没有关联性。同时律师向法庭递交了辩护意见书。

目前,邰惠、韩震昆的情况不清。据悉,构陷韩震昆的案子被移交景洪市检察院,有消息说于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日,在勐纳法院,被非法开庭。

这已经是韩震昆第三次被绑架、遭受非法庭审。韩震昆原来是云南省网球运动队队员,一九九一年转业到昆明锦华大酒店做服务员,二零零三年因修炼法轮功被迫辞职。二零零四年四月被昆明市公安局绑架、抄家,被非法判刑七年,妻子郭娟被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三年九月,韩震昆和家人及来家的同修正在学法,又被绑架、非法判刑四年。他父母在不断骚扰中先后去世。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