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四姐妹的遭遇

——百个遭中共残害的家庭(60)

更新: 2021年06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宁夏灵武市张毓芳、张淑芳、张兰芳、张利芳四姐妹,与张毓芳的丈夫徐耀珍、女儿徐燕,都是法轮功修炼者,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以后,都遭受了绑架关押等迫害,其中大姐张毓芳被劳教迫害瘫痪至今十多年,丈夫徐耀珍遭劳教等迫害含冤离世,女儿徐燕被非法判三年;二姐张淑芳二零零八年四月在南京被绑架劳教,在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的生命垂危,二零一一年十月离世。张兰芳累遭迫害,被非法判刑、洗脑迫害,于二零二零年六月离世。

小妹张利芳三次被非法劳教,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再次被绑架、非法抄家,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固原市看守所。二零一九年下半年,固原市公安局国保人员到处搜捕张利芳时,曾到张兰芳、张毓芳、徐燕家搜查。

一、大姐张毓芳被迫害致残

张毓芳(张玉芳),76岁,原系灵武市卫生防疫站退休干部。在修炼前个性较强,家庭矛盾也多,而且有心脏病、长期背痛、月经不正常等疾病。一九九七年,张毓芳和丈夫徐耀珍先后走入大法修炼。修炼后,张毓芳再也没有吃过药、打过针,各种疾病都痊愈了,节省了大量的医药费。她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遇到矛盾开始找自己,处处考虑别人,提升自己的道德修为。

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张毓芳和丈夫发真相资料时被公安人员发现跟踪到家里。张毓芳被绑架,徐耀珍走脱,后来张毓芳被非法劳教两年。

被非法关押在宁夏女子劳教所期间,张毓芳被迫超时干奴工:拣脱水菜、甘草、掐梅豆等。劳教所警察和她们指使的吸毒犯强迫“转化”,警察让吸毒犯时时监视着张毓芳,每天写诽谤大法的文章、做思想汇报、“学习”,达不到要求不让睡觉;逼迫看污蔑大法的电视录像、看诽谤大法的文章;不让洗脸刷牙、上厕所;不“转化”就罚站面壁。

劳教所强制洗脑“转化”迫害大致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全封闭式,约一个月时间,关在监室里,二十四小时被“帮教”严密监控;强迫看洗脑材料,写笔记心得、思想汇报。第二阶段是半封闭式的,约一个月时间,强制观看侮辱大法的录像,每天写“认识”。第三阶段是巩固阶段,逼迫“转化”、写“三书”,并对关押人员威逼利诱,强迫互相检举、揭发等。

由于长期超时干奴工(每天十几个小时高强度劳动)、精神压力大、休息睡眠不足,张毓芳的血压渐渐的升高,至200多。

二零零三年三月底,张毓芳干了一整天活,晚饭后被集中到大教室所谓“学习”“揭批”。警察逼迫她站起来发言,她刚站起来就昏迷跌倒了。她卧床五天,其他法轮功学员喂她才能吃上几口饭。劳教所怕承担责任,这才把她抬到宁夏武警医院,呆了一天一夜,检查后没治疗又送回劳教所。警察还让她揭批法轮功,辱骂师父等,还得让她站起,她站起就跌倒、什么都不知道了。

这样子一个星期后,劳教所才通知家里来人。她两个儿子用担架把她送到灵武市医院住院治疗。这是二零零三年四月十日,送医院时,张毓芳已经不省人事,面目皆非。迫害她的警察是张晓燕、马莉。

张毓芳在医院无人照顾(正值非典期间),住院治疗近一个月未好转,还是半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至今十几年过去了,张毓芳仍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

二、张毓芳的丈夫被劳教迫害、女儿被非法判刑三年

张毓芳的丈夫徐耀珍,原系灵武市汽车八队司机。修炼前有胃病,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后病好了,性格也更温和了。女儿徐燕原系灵武市生资公司营业员,以前患有胃溃疡、风湿性关节炎、扁桃体炎,脾气不好、好胜心强。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短时间内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状态,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善待别人、孝敬老人,遇事能为别人着想。

二零零二年大年三十,徐耀珍与妻子发真相资料时被公安人员发现跟踪到家里,灵武市国保大队的张占林、杨勇强等人强行绑架抄家时,徐耀珍走脱,流离失所七个月中凄惨万分,挨饿受冻、居无定所,无奈到了女儿徐燕家。有一天家中闯入三四个警察将他绑架,直接关到了宁夏劳教所迫害了一年多。

二零零三年四月张毓芳在劳教所被迫害瘫痪时,丈夫徐耀珍被非法关押在宁夏白土岗劳教所,女儿徐燕被迫流离失所。后来徐燕得知母亲住院后回来服侍她。期间,马政委和警察伪善地来到医院,并信誓旦旦地对徐燕说:“你再也不要走了,放下心来好好服侍你妈。”那时闹“非典”,医院不让住了,就这样张毓芳才得以出院回家。女儿徐燕在家服侍不能动的母亲。

二零零三年八月二十三日,突然几个警察强行从家中绑架了徐燕,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二零零四年过年后,徐燕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关押在宁夏女子监狱。

徐燕在宁夏女子监狱遭受了残酷迫害。徐燕被关押期间,她父亲徐耀珍去看望,狱警刁难不让看。徐燕父亲思女心切,百般哀求,狱警还是不理不睬,无奈以年迈之身含泪给狱警下跪恳求,才得以见了徐燕一面。

徐耀珍因颠沛流离、在劳教所遭受迫害、家人屡遭迫害,长期惊恐不安,原本健康的身体又不行了,直到最后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三日含冤离世。

三、张淑芳屡遭迫害、含冤离世

张淑芳以前患偏头疼、坐骨神经疼、乳腺炎、乳腺增生等疾病,中医、西医,打针吃药,练其它气功都不起作用,还曾皈依过佛教。一九九八年一月十三日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年的时间,身患的多种疾病都好了。

张淑芳诚实善良、心灵手巧,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她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儿子研究生毕业、女儿大学毕业,因成绩优异,毕业后都直接留在大城市工作,而且儿女都非常孝顺。

二零零零年二月底,张淑芳到北京上访。三月六日被警察绑架到北京的一个看守所里关押了几天,十日被送回银川市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后办了取保候审回家。

二零零八年四月张淑芳到江苏南京儿子家。五月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绑架,她儿子家也被抄。她被非法关押在南京看守所。在那里她给其他人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牢头知道后罚她干脏活、重活、不让和其他人说话。看守所的牢头、犯人在看守指使下使尽手段折磨转化她,她坚决不配合。

张淑芳被非法劳教一年。警察逼迫、欺骗她在“劳教书”上按了手印,警察还指使犯人把她扭着按在牢房窗台上在“劳教书”上签了名,接着被关押到江苏省女子劳教所。该劳教所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每个人都有“包夹”监视,凡不“转化”的,吃饭、上厕所都要请示狱警,只要狱警不同意就只能憋着;家里给她们押了钱,狱警不让买吃的东西,只能吃牢饭;劳教所的队长、狱警轮流找她谈话,伪善地劝她:这么大的年龄了,赶紧“转化”,何必受罪呢!她不“转化”,就被赶到生产工艺品的车间干活。

江苏省女子劳教所生产车间做出口的工艺品,每人分的工作量很大。为了完成任务,警察逼迫所有被关押的人每天早上五点就起床打扫卫生;然后开始做广播操、手语操、逼迫唱邪歌、吃早饭;早上吃饭只有十分钟时间,狼吞虎咽吃完饭就到车间了,一直干到中午;中午吃饭也只有十五分钟,紧接着又开始到车间干活;晚上在食堂吃完饭还要训练走正步、站军姿,一直到天黑,每天累的筋疲力尽;回到牢房还逼迫写“作业”、抄邪书、写思想汇报,写不完就不让睡觉、罚站,就用这种方式逼迫“转化”。张淑芳依然不“转化”,警察就开始体罚、长时间不让睡觉、每天晚上吃完饭后逼迫她不停地走正步、练体操。

短短的一个多月后,张淑芳被折磨的吃不下饭,浑身没有一点力气,呼吸困难、全身浮肿。警察强行给她灌药也不管用,看她快不行了,将她送到医院检查。当时医院检查的结果是:肺癌、胆管毒素、高血压,全身都是病,走不成路,人严重变形。劳教所看她快死了,怕承担责任,就办了所外执行,让她回家了。

张淑芳回到儿子家后每天只能躺着,后来她开始炼功,渐渐的身体状况有所好转。二零零八年十月她抱病回到银川。但就是这样一个身患绝症、濒临死亡的人,恶人们没有一丝的怜悯,依然频频骚扰迫害。

她刚回家,银川市金凤区明园小区辖区街道、派出所、居委会的人就轮番到她家“看望”。后来又几次遭绑架抄家迫害。

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四日,张淑芳在银川市西夏区一朋友家时,银川市“六一零”警察、街道、居委会人员强行撬锁绑架了张淑芳在内的六名法轮功学员。张淑芳被警车带到辖区派出所强行作了笔录,警察还逼迫她按手印。

二零一零年“七二零”之前,宁夏公安厅副厅长兼“防X办”主任乔恩成丧心病狂地下达指令在全宁夏大范围对法轮功学员抄家绑架。七月上旬银川市金凤区国保大队警察谢金良等非法到法轮功学员张淑芳家中抄家抢劫。

张淑芳家所在的楼后面是居委会的办公室、前面是小区的自行车棚、门卫。她们三楼有两户,邻居住着老俩口、小俩口(后来父子俩都死了,婆媳将房子卖了,搬家了)。邻居、看自行车的、门卫的人受办事处、居委会的人指使长期监视张淑芳家的动静。每当张淑芳家来人敲门,邻居都会悄悄开门窥视。二零一零年夏天的一个深夜,张淑芳的丈夫(未修炼法轮功)从外地乘火车夜间回到家中,尚未坐稳,就有人砸门。张淑芳丈夫开门询问,结果银川市金凤区公安局国保大队的一伙警察闯进去就抄家,随后将他们夫妻二人绑架到金凤区的一个派出所审问了一夜,第二天才放回。

有一次,张淑芳的女儿从云南给她邮寄了一些土特产,快递公司交给门卫的人,没想到门卫竟然擅自打开了(检查)。等到张淑芳取包裹的时候,包裹已破烂不堪,里面的东西也少了很多。她去找门卫,那些人无言以对。

在中共邪党的长期迫害下,因恶人频频骚扰抄家、监视迫害、绑架,致使张淑芳身心受到严重摧残,旧病复发,于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在江苏省南京市儿子家中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

四、张兰芳遭迫害离世

张兰芳原来是灵武市家具厂的工人,以前患有气管炎、肺气肿、头痛、头晕、而且经常肚子疼,肺气肿每年犯几次,生完孩子后又得了胸椎结核。多种疾病把她折磨的痛不欲生。因为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遇到矛盾不能忍让,对人生茫然。二零零零年八月喜得大法,修炼后以“真、善、忍”为标准做好人,道德提升,各种顽疾不知不觉痊愈。人也变的平和、善良了,能够宽容别人,做事能够考虑到对别人有没有伤害。

二零零三年,张兰芳只因为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交接一盘炼功音乐带而被非法抓捕、关押、在洗脑班强制洗脑,强迫放弃信仰,后被取保候审。公安警察等得知张兰芳已声明洗脑转化作废,仍然坚定修炼大法,便常常进行骚扰,张兰芳被迫流离失所。十月份,法院称叫张兰芳到法院去一趟,办个手续了结案子。看到张兰芳没有回应,公安警察竟非法将张兰芳的丈夫扣押,当张兰芳于十二月十六日向警察质询时,被其绑架至银川市看守所。

二零零四年一月的一天,张兰芳在菜市场碰上法轮功学员钞志明(已被迫害致死)就聊了几句。灵武市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杨永峰带着一帮警察突然冲出来,给他俩戴上手铐,把张兰芳连拉带拽地弄上了警车,送到公安局。随后杨永峰、杨勇强、梁纪红等人审问张兰芳:你丈夫叫什么名、家庭住址、你是怎么炼上法轮功的?随后就把张兰芳丈夫叫到公安局,煽动蛊惑她丈夫仇恨她。

非法审问到晚上十一点半,一月十四日把张兰芳劫持到银川看守所,随后到她家拍照非法抄家,把大法书籍、炼功带等东西全部抢劫走。在这期间,张兰芳丈夫和儿子一直向他们要人,半个月后办了取保候审回家了。当年大年三十的时候,杨永峰来张兰芳家勒索两千元。那时他们夫妻都下岗(失业)了、非常拮据,逼得张兰芳丈夫去老公爹家、亲戚家借钱给了他,他(杨永峰)勒索走了两千元后还不断到家骚扰。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杨永峰、杨勇强、梁纪红把张兰芳传到公安局,又骗她到银川洗脑班非法拘禁了一个月,强行逼转化。洗脑班整天放污蔑大法的光盘和书籍,警察轮番逼她写转化书、揭批。张兰芳说我不会写,杨勇强就帮写,然后逼她签字。在强大的压力和怕心驱使下,她违心的签了字,内心非常悔恨。后来她发了严正声明:在残酷迫害下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律作废。从那以后,灵武市公安局、“610”和派出所人员不断地来张兰芳家骚扰。

二零零五年九月份,张兰芳去固原老家照顾母亲。就在这期间,杨永峰等一帮人天天骚扰她丈夫。张兰芳丈夫无奈叫回了她。张兰芳回家后被传唤到检察院签字,后来又把她构陷到法院。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上午,灵武市法院非法对张兰芳开庭。当庭法官让她骂师父、骂大法、骂炼功人。张兰芳不骂,给他们讲她炼功受益的事实,他们就诽谤污蔑大法和师父。张兰芳说:我师父没有那样说。他们说:你还敢叫师父?张兰芳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张兰芳被非法关押到宁夏女子监狱,被迫干奴工加班加点做服装,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从监狱回家后,灵武市国保大队、“610”、北郊社区居委会的人一直不停地到家或打电话骚扰张兰芳,给家人施加压力。

二零零九年十月份,张兰芳家从粮食局家属院搬到了新小区,国保大队、“610”的刘希刚等三人闻讯后,又到张兰芳家,说让她到洗脑班,不去就要写“保证”、签字。张兰芳丈夫发火了,责问他们:给你们写什么?不写,你们还骗她转化?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她在监狱都没有转化,还骗她去转化可能吗?他们的诡计没有得逞就灰溜溜的走人了。

因为国保、“610”人员多年的骚扰施压,张兰芳的丈夫承受到了极限,严厉地看管张兰芳,不许她与修炼法轮功的任何亲友接触。

张兰芳本人和多名亲人屡遭迫害,致使她身心俱伤,二零一七年下半年,张兰芳出现乳腺癌,在宁夏人民医院做了切除手术,此后做了几个周期的化疗治疗。就在她身患绝症,痛苦欲绝的几年中,灵武市公安国保的警察、居委会人员依然每年几次骚扰她。

二零一九年下半年的一天,警察又突然非法闯入张兰芳家搜查,说是看看张利芳(张兰芳的妹妹)是不是藏在她家,没找到人才离开。

二零二零年六月二十七日,张兰芳含冤离世,终年六十四岁。此前,二零二零年春季,警察还骚扰了她。

五、小妹张利芳三次被非法劳教、目前又被非法关押

小妹张利芳(张利芳),现在六十岁,家住宁夏固原市。以前她的妇科病特别严重,每次病发疼痛难忍,多年的鼻炎导致左眼失明。一九九八年六月,经人介绍有幸接触法轮功,炼功两年后那些疾病不知不觉中都痊愈了。修炼后变得活泼开朗,喜欢和人来往,家庭和睦,真正变成了一个真诚、善良、宽容的女人。
二零零一年,固原市出现了真相资料,固原市原州区警察把张利芳从家中抓到公安局,逼迫说出资料来源和关于法轮功的其它情况,不说就扇耳光。当年十一月,张利芳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在劳教所里,警察安排两个吸毒犯做包夹“转化” 张利芳,每天逼看污蔑法轮功、诬蔑大法师父的录像。她不配合,包夹人员就拳打脚踢、辱骂,不让睡觉、罚站。有一次,她和一名法轮功学员打了个招呼,包夹追上去在小腿上狠狠踹了一脚,张利芳当时就栽倒了。腿被踹的疼了几个月,整个腿都是青的。

二零零五年三月,张利芳被绑架、非法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从早到晚除了吃饭都是坐着干活,没有时间规定,屁股都坐烂了。她干奴工剥豆皮中,把两只手的无名指指甲都磨没了,大拇指磨得全是老茧没知觉。完不成任务就遭吸毒犯谩骂、殴打,不让睡觉继续加班干,超负荷的劳动使人筋疲力尽无法承受。

二零零八年初,固原市原州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马文俊伙同多个警察将张利芳绑架关进拘留所。拘留十五天后又送到看守所,还说要给判三年刑。一个多月后,法院因证据不足放回家。

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张利芳在银川市兴庆区的女儿家中,被固原市警察马文俊等伙同宁夏“六一零”警察绑架,随后即被送往宁夏女子劳教所。据说,警察绑架时就拿着“劳教决定书”,绑架后就直接送往宁夏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迫害两年。

二零一四年八月二日,固原市法轮功学员张利芳到上海探亲返回途中,在火车上讲真相时被绑架,被非法拘留十几天后回家。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张利芳家门外,来了一帮警察,原来他们是原州区以杨富春为首的国保警察,他们疯狂的敲张利芳家的门,张利芳未开门,他们只好走了。

二零一五年六月张利芳诉江以后,杨富春多次给张利芳家人及远在外地工作的儿子、女儿打电话找她。后来,把电话打到女儿、儿子的单位办公室恐吓,威胁他们。致使儿女们在惧怕国保警察的情况下怨恨自己的母亲。二零一四年,杨富春也曾带一帮子警察闯入张利芳家,非法抄走了她的台式电脑,后经家人追要,一年后还回。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九日,张利芳被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在固原市拘留所,被非法转到固原市看守所,目前仍然被非法关押。

六、钞志明、朱秀英夫妻遭迫害致伤致残、含冤离世

钞志明,原为灵武农场飞龙企业联合公司经理,一九九四年患脑血栓,无法正常上班,提前病退。钞志明还患有胰腺炎、萎缩性胃炎、关节炎、慢性胆囊炎和气管炎等病。钞志明的老伴朱秀英也因患严重的妇科病、糖尿病病退在家。一九九七年钞志明和老伴朱秀英相继修炼法轮功后,老俩口身体上的病痛全都消失,医药费省下了,两个人的精神面貌也焕然一新。更为神奇的是,原本一字不识的朱秀英后来竟能通篇阅读《转法轮》

在中共恶党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法轮功开始后,钞志明、朱秀英夫妻先后被警察抄家近二十次;绑架、取保候审、非法关押、拘禁、到家骚扰几十次。夫妇俩因遭受迫害所花医疗费和被抄物品价值总计约十二万元。两人被迫害致伤致残,先后含冤离世。

一九九九年八月,钞志明被灵武市公安局取保候审,至二零零一年五月,警察先后两次抄家,将大法书籍、炼功挂图、坐垫等物品抢走。

二零零零年三月,钞志明赴京上访为大法讨回公道,回来后被警察马跃林非法在灵武农场派出所关押了一夜,又被灵武市公安局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公安警察及“六一零”先后六次闯入钞志明家进行骚扰。

钞志明被迫流离失所,辗转来到陕西榆林市,和亲友合办私营企业。灵武市公安又通知榆林市公安继续迫害。榆林市公安派出四五个警察经常到企业和亲戚朋友家里骚扰,搞的人心惶惶;榆林市质量监督局借口封存企业原材料,银行拒绝贷款,用户退订货合同,致使工厂受到重大损失。钞志明被迫终止与亲友的合作,自己遭受四万余元的经济损失,于年末又返回灵武。

二零零一年三月,由于不断的骚扰、迫害,朱秀英精神压力过大旧疾复发,糖尿病并发症使腿部病变、坏死。钞志明在陪同老伴住院治疗期间,警察仍在不停骚扰,甚至在老伴的病情急剧恶化被迫截肢的情况下,警察还闯进医院病房欲将钞志明无理绑架。

二零零一年五月,钞志明被李明(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杨玉强(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的指导员)、张占林(灵武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已退休)等警察绑架至看守所。此时,钞志明的旧病开始复发,出现严重的半身不遂症状。

二零零一年中秋节前一天,在钞志明身体尚未完全恢复的情况下,以警察李明、灵武农场派出所马跃林、保卫科曹居祥为首的十余人闯入钞志明家,全然不顾朱秀英正处于病情恶化、生活不能自理的状况,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强行将钞志明绑架至劳教所,同时还将其小女儿及年仅一岁八个月的孩子绑架、挟持到公安局,任凭受到惊吓的孩子凄惨的哭喊“妈妈,妈妈……”而无人理睬。

在劳教所,由于钞志明不断的呼喊“法轮大法好”,劳教所一个吴姓警察将其双手斜铐在高低床上,不能站、不能坐、更不能睡。不久钞志明右半身再次瘫痪,说话口齿不清。劳教所害怕承担责任,在非法关押了二十多天后不得不将钞志明送回家中。

此时的钞志明已是手脚麻木、大小便失禁、身体消瘦,血压高达240-250.公安警察仍不放过,又先后四次上门抄家。警察还四处恶毒的造谣说:法轮功不让学员看病;是公安派车将他们夫妇二人送到医院的等等。

二零零三年六月初,银川市公安局国保支队长李存、“六一零”副主任靳春花、副支队长张安忠、吴昊等人,跟踪法轮功学员张四喜夫妇至钞志明家,指挥一帮警察翻墙入院,警察吴昊冲入厨房,拉倒了正在做饭的朱秀英,并强行拖拽数米当场将她的胳膊扭断。钞志明的脑血栓当时再次复发。警察们大肆进行劫掠数目不详的现金和其它物品,合计价值人民币近六万元。

朱秀英胳膊被拧断后,被送往灵武市医院急救,由于糖尿病复发,受伤部位难以愈合,前后花去医疗费一万余元。为要求赔偿医药费,老俩口拖着病残的身体分别找到灵武市公安局和银川市公安局,负责人及肇事警察不是避而不见,就是恶言恶语相威胁。灵武市公安局副局长杨某恶狠狠地说:“看你们还炼不炼法轮功了”!

二零零三年九月份,银川警察李存带领八九名警察再次翻墙而入,将屋门锁砸开、多个房门撞坏,强行进入钞志明家,不顾老俩口在床上养病,又一次进行抢劫。他们以钞志明上网为由,将一台电脑强行抄走。

二零零四年夏季一天,灵武市公安局警察、政保大队长杨玉风和农场保卫科副科长曹居祥在钞志明家蹲坑,劫持外出归来的钞志明,抢走移动硬盘一个(内有钞志明起诉迫害警察的文稿)。

多次的迫害使钞志明夫妇俩身心备受摧残。朱秀英在糖尿病及其并发症持续恶化、胳膊伤口不能愈合的情况下,又不慎摔倒造成腿部骨折,完全失去了活动能力,瘫痪在床,大小便不能自理,于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腊月二十七)含冤离世。朱秀英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承受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打击,也在二零零六年八月满怀哀伤的去世。

二零零六年六月政保大队指导员杨玉强,大队长杨玉风指使灵武市城镇派出所两名警察闯入钞志明住处,将钞志明按倒在沙发上,口出恶言,准备将钞志明儿子的电脑劫走,钞志明强力抵制,警察借机偷走两块移动硬盘。

二零零七年六月,银川市“六一零”李某、银川市公安局、永宁县公安局、灵武市公安局、灵武农场派出所的警察伙同灵武农场保卫科的恶人三十多个非法闯入钞志明家骚扰。

长期的迫害导致钞志明半身瘫痪、语言受限、家境凄惨,生活几乎不能自理,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八日脑血栓复发,家人送往医院治疗无果,于二十二日下午一点多含冤离世。在钞志明去世的当晚,灵武市公安局的一伙警察还到钞志明家。

类似张家四姐妹、钞志明夫妇这样被宁夏自治区、银川市、灵武市各级中共邪党的“六一零”及公、检、法残酷迫害事例还有很多。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今,据不完全统计,宁夏法轮功学员二十年中遭迫害致死的有35人,遭非法判刑或劳教、关押到洗脑班三类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有362人次,其中男性168人次,女性194人次;共计219人,其中男性为95人,女性为124人。

回顾中共邪党暴力专制统治中华大地的七十多年里,一次次“运动”迫害了多少好人,人为制造了多少人间悲剧?这每一桩、每一件罪恶,从天上到人间都有记载,那些策划、指挥、具体实施迫害的,无论是哪一级组织机构或个人,最终都逃脱不了罪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