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与迫害的政法系统七类人及其不同的人生结局

更新: 2020年08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五日】中共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法系统人员是当前存在生命风险最高危的人群,一是因为二十多年来政法委高层一直在下达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命令,下级也一直在执行错误命令,直接追随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公安国保、派出所警察都是冲在第一线执法犯法的马前卒;二是因为中共体制的黑暗腐败,再加上江泽民安插的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邪恶组织“610”的环环背后操控,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逼迫检察院、法院相关人员昧着良心在黑幕重重之下充当着木偶的角色,使他们内心充满罪恶感,因此造成精神长期抑郁扭曲,很多人已经遭恶报得癌症、恶疾、死亡、车祸或被查处等。当然,那些明真相善待大法弟子的人就会得到好报。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二十一年中,在好人被残酷打压的过程中,就更能毫无掩饰地表露出打压者们的真实心态,神也会根据他们的善恶表现,给予他们不同的未来。我们根据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公检法司人员不同的心态展现,大致分了七个方面。有缘看到本文的政法系统人员,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看看你大致属于哪一类人,从中能不能受到一些启发,做的更好些。

一、明白人

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好人的运动中,政法系统里的相关人员参与了迫害,但有小部份官员是清醒的,他们能站在生命的角度分辨善恶,能站在法律角度分辨正邪,而不是盲目听从上级命令。他们根据实际情况做出自己的分析判断,然后根据自己的判断决定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

比如在迫害初期,明慧网登载了一篇《两个警官的对话》:在一次聚会时,原不相识的两个人,被共同的一个友人邀引一起。说起来原来两个人是同行。一个监狱警察,一个公安警察。两人都是职务不算低的警察。公安警问:“你那里法轮功关押的挺多吧?光我就送去不少呢!”监狱警察眨眨眼,趁别人不注意附耳对公安警说:“老弟,真是一群好人啊,我算服了这些人。我可告诉你,今天咱们一起吃饭,就是朋友,也是咱二人缘份。听我一句话,一定要善待法轮功学员。对上级指示,应付一下就行了。”公安警察忙说:“我在内心深处,早有这个想法了,只是不敢。放心吧,从今后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二零二零年四月三十日,明慧网有一则消息,说有一个大法弟子,四月初的一天上午,来到集市给当地民众讲法轮功遭迫害的真相,并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到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

派出所警察非法审讯她,做了笔录后,打电话给上级公安局问:“我们这里抓了一个法轮功(学员),怎么处理?”公安局的人回答:“法轮功的事,我们不管。”这位学员立即被释放回家。

从这两个例子就可以看到,那个监狱警察和这位不管法轮功事的公安人员,就是明白人。在中共邪恶的体制中能做到这样真是了不起。但是不知道他们做了三退没有,如果他们退出了邪党组织,那他们就会有个很完美的结局。

二、一点拨就明白的人

这类人本身也很善良,能分明好坏,只是畏惧上级压力,不敢做出保护法轮功学员的事情。就像上个例子中的那位公安警察,他参与了迫害,也抓了不少法轮功学员,那次聚会恰巧遇到的是一个明白人,这样稍一点拨他心里就明白了,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了。

因为这个公安警察本身也是一个善良人,他从内心里也知道法轮功都是好人,只是不敢违背上级命令,自己没有果断做出正义的选择。受到点拨启发后他马上就有了付诸行动的决定。

还有这样一个例子,一位法轮功学员在被非法关押期间,一位女法官去看守所核实所谓的“证据”,学员跟她讲自己的亲身经历,所遭受的酷刑和大法在她身上展现的神迹。

女法官说:“大姐,你讲的这些我都听进去了。这么多年,我接触法轮功(学员)的案子太多了,但没见过打回来重审的。你是第一个让我改变对法轮功印象的人。我回去就调工作,不能再继续害人了。”

如果这两位警察真如他们所说的那样,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再继续害好人,那他们就真的是个好警察。如果只是说说而没有做,那就另当别论了。

三、多次劝说才明白的人

中国人在中共几十年的洗脑中,绝大多数人已被无神论毒害,特别是公检法人员更是深受其害,所以中毒越深,明白真相就越困难。因为人善良的本性已经被灌输的洗脑歪理给埋没了。

比如,M警察是本地有名的恶警,曾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急先锋。一位法轮功学员和M警察打过三次交道:第一次,他去国保大队讲真相。还没讲完国保大队长就叫他走,并打电话把M警察叫了来。M警察就声嘶力竭的往外赶学员:“你滚!”第二次,在车站遇到M警察,学员又给他讲法轮功真相。他不顾车站人多,竟然毫不留情的大声吼:“滚!”第三次,是在拘留所。国保大队长领着他来看被绑架的那位学员。因同修抵制迫害,M警察给国保大队长出阴招:给他点厉害看看。

大法弟子不计较他的蛮横,知道他是在中共邪党的谎言蛊惑下,在那个特殊的环境中被训练成这样。大法弟子通过便利方式,利用师父赋予的智慧,对他充满了爱心和善念,慈悲的给他讲:中共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江泽民利用中共的“假恶斗”迫害倡导“真善忍”的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讲中共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嫁祸法轮功;讲迫害法轮功的高官遭报应;讲中共的历次冤假错案迫害的都是中国的精英;讲贵州“藏字石”上“中国共产党亡”是天然形成。M警察的良心在一点一点的复苏。

特别当他看了大法弟子送给他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后,醒悟了。知道共产党是来毁灭人类的。中共想否定“真善忍”用“假恶斗”来代替,那样人类将万劫不复,知道自己迫害的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被冤枉的;知道自己和其他公检法司的同事一样都是被中共利用,被谎言欺骗的。更知道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迫害法轮大法,将给自己带来什么!

现在M警察正用自己特有的方式(保护大法弟子)为自己赎罪,为自己赎回未来。

四、撞了南墙才回头的人

平时不听劝告,一意孤行,直到身体出了问题后才幡然悔悟。这类例子在明慧网也报道了不少。

如:建明(化名)五十多岁,是某公安局副局长。他的主要工作是所谓“维稳”,自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也身不由己的干了许多助纣为虐的恶事。

当地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听。于是法轮功学员就把他的恶行在明慧网上曝了光。海外的法轮功学员远隔万里的给他打来了劝善电话,奉劝他改过从善,这对他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

一次在参加婚礼时,遇到了一位女法轮功学员。这个学员真诚的劝他不要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了,法轮功学员都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好人。并且告诉他法轮功是佛法修炼,迫害修佛的人对他不好,还劝他退出中共的邪党组织。建明说:“我还要工作,党可不能退。”

虽然没退邪党,但建明毕竟听进去些真相。这些年来,他和许多法轮功学员打过交道,他也觉的法轮功学员都很善良,但还是身不由己的参与着迫害,只是不那么主动了。

二零一八年,建明旁听了当地对一法轮功学员的非法庭审。当听完律师为该法轮功学员所做的有理有据的无罪辩护后,他才如梦方醒:原来按照中国的法律,法轮功在中国真的不违法。原来这么多年,自己真的都是在违法迫害。这对他又是一个很大的触动。但他还是心存一念:共产党一党专政,我违法又怎样。你没罪,又怎样?法院不还是照样判你?!

然而就在这时,建明的身体出了问题。经医院检查,在他的体内发现了癌细胞,虽然不至于马上致命,但对他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

近年来,建明的那些手下,有公安局的同僚、有派出所的所长、还有普通警察,以不同的形式死了好几个。他忧心忡忡的说:“怎么都是死年轻的?”

渐渐的,恐惧控制了建明的身心。他想起了法轮功学员说的:“人不治天治!”

建明虽然有病了,但也不敢声张,怕别人知道了说他遭了报应,只能坚持着上班。这时,他朋友的妻子(法轮功学员)再劝他退党,他同意了。

一天,国保警察绑架了一个贴法轮功真相条幅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要送拘留所,建明正好碰上。一看,正是他表姐村里的那个劝他退党的女学员。他沉着脸,对国保队长说:“走走程序算了。”国保队长明白了他的意思:“局长这是不让迫害法轮功学员呀!”

这些年来,国保警察们也多少明白些真相,不想再做坏事了,但迫于上面的压力,不得不干。现在局长发话了,正好送个顺水人情。他们拉着女学员在拘留所办了个手续,就让学员的儿子把她接回家去了。这位女法轮功学员也不忘救人的使命,把国保队长入过的邪党给退了。

二零一九年秋天,建明外出办事,他的手下又给他打来电话说:上面吩咐下来了,让他们去骚扰法轮功学员,并向他请示:“法轮功学员若不配合签字,是否就抓人?”他一听,就说:“怎么,干这个事儿你们上瘾哪?都什么时候了,还这么闹劲?”他的手下马上明白了,到法轮功学员家连门都没敲,在门外转一圈,就回去交差了。

现在的建明,除了开会,平时不怎么上班了。特别是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场瘟疫的到来,更让他相信了,法轮功学员讲的句句都是真相。

还有回头更晚的例子,如辽宁沈阳市沈北新区法官鄂安福,于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八日因脑出血死亡,时年四十五岁。和其他遭恶报者不同的是,鄂安福在临终前认清了自己的罪行,并虔诚的向法轮功学员忏悔,同时退出了中共邪党组织。虽然没能保住自己的命,但是到了阴间,判官也会酌情处理的,只要退出了中共邪党,都有比较好的未来。

五、良知被压制,不能支配自己的行动

这样的人可以说为数不少,明知迫害法轮功是错事,也不情愿参与迫害。但还是牢骚满腹的应付着作恶,看似有良知的闪现,但又不敢违背上级的命令,只是怨声载道、躲躲闪闪、消极的执行着命令,没有果断的、智慧的体现在行动上的正义表达。“我们没有办法”、“我们做不了主”就是这类人的回答。

比如,河南一位大法弟子被构陷到检察院,家属到检察院查问,检察长躲着不见,撒谎出差去了,门卫也不让见。家属就跟门卫讲真相,这时看到检察长了。检察长无法躲避,只好接见家属。他埋怨说:你们法轮功(学员)“围攻”我们了,又写信,又打电话。你们法轮功没错,上面压下来,我们没办法……

还有一个例子,某市区法院庭审几位法轮功学员,三次开庭无果,休庭后市政法委、六一零为了给庭审的公检法司人员鼓劲,举行一次招待宴会,席间几杯酒下肚后,法官开始发牢骚:“你说我们的江主席,你要想收拾法轮功你就开个人大会议,给法轮功定个什么什么的,是不是我们这些司法者有个遵循,你说,年末了上边追着结案。这边没完没了的开庭,而每次庭审都弄得一团糟,小X(公诉人)被律师问的一句话不说,你让我这个法官怎么敲这个锤。那些家属看着我一次次地阻止律师发言,怒目圆睁,我都不敢往陪审席上看一眼。真是活受罪。”

这类人明知道抓捕、判刑法轮功学员是错的,但是没有勇气秉公执法,也没有智慧保护大法弟子,这就是没有勇气给自己开创未来。有句古代名言:知而不行,与不知同。就是说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是也没有改正自己错误的做法,依然参与迫害,那和不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而参与迫害,得到的报应是一样的。所以这样的人就很悲哀了,既然有良知,就按照良知来做吧,只有行动起来身心合一,那才是真正自己的作为。神就看你怎么动。

六、糊涂人

糊涂人在政法系统中也不少见,这类人,党国不分,党民不分。他们认为爱党就是爱国,爱党就是爱民。其实,中共不等于中国,中共也代表不了中国人民。中共实际上是一个害国害民的邪教独裁政权。

我们来看一个实例,曾任四川攀枝花市东区国保大队大队长田萍,二零一零年退休。其丈夫张成高,二零一三年退休那年,一次常规体检,检查患有直肠癌。于是紧急在攀枝花市中心医院入院,需要长期服用抗癌药物进行控制、治疗。

田萍的独子张益,三十六岁,于二零零三年毕业于泸州警校,也是警察。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六日,被医院确诊为急性髓系白血病,在医院作前期治疗期间,常常出现昏迷、抽搐、血尿、高烧不退等症状,病情十分严重,时刻都有生命危险,医院采取了输液、输血、输血小板等急救措施,但是每天的医疗费用十分惊人。根据医生的描述,白血病目前在中国还是一个极为严重难治的疾病,仅骨髓移植一项就需要五十多万,再加上前期化疗的费用和移植后抗排异药物治疗的费用,不会少于一百万元。二零一八年九月的一天,噩耗再次降临,医院做常规复查,最后结果是病情复发,这一治疗,又是大半年时间,长期躺在抢救室。

田萍在求助信中声称:“人生无常,我们一家都是警察,为人民服务一辈子,万万没想到晚年却经历这样的变故……老天为何要这样对我、这样对我的家庭?”

田萍一家为什么有这样不幸的遭遇?我们来看看田萍是怎样为人民服务的。

田萍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到二零一零年退休前,积极参与并残忍迫害法轮功学员,致使很多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年仅三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罗俊玲,遭田萍等恶警残忍折磨后被劳教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罗俊玲,四川省会理县糖果厂厂长,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因讲法轮功真相,被攀枝花恶警非法抓捕,关进攀枝花市看守所,在寒冷的冬夜被恶警外提折磨,被吊了两天两夜;期间被国保支队的恶警张柏林、田萍等轮番折磨:用打火机烧手心脚心,用树枝戳脸部穴位,用带铁腿的凳子凶残地打她,直到铁凳被打得散了架,最后将无凳面的铁架子干脆套在她头上,用尽残暴卑鄙的手段,她几经昏迷,又几经被冷水浇醒。到看守所时,罗俊玲已被摧残得几乎无法行走,全身乌青,目光呆滞;看守所都怕承担责任,不想收下。因吊的时间过长,直至半年后,罗俊玲的手都还是冰凉麻木的。二零零三年三月,罗俊玲被非法劳教一年,被迫害的不会讲话了,骨瘦如柴,而且全身被打得血淋淋的,于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含冤离世。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酷刑演示:凳子砸头

法轮功学员耿德新,原在武警四川总队攀枝花市支队服现役,警衔为上尉。因坚持信仰,被强行“复员”回乡。二零零二年九月六日,被攀枝花市公安局国保支队便衣特务在火车上绑架,当晚被关到攀枝花市米易县看守所,遭毒打并铐上背铐呆了一夜。第二天被转到攀枝花市盐边县看守所,因不配合“提审”,被攀枝花市国保支队副支队长张×暴打,后绝食抗议,第五天时被暴力灌食,行恶者用老虎钳把他的嘴撬开灌入流食。第二天,攀枝花市东区国保大队女大队长田萍和两个大汉到看守所给他戴上脚镣手铐,就象对待黑社会人员一样蒙上黑布头罩,把他秘密弄到位于攀枝花市东区五十一(地名)一个叫“沁园山庄”的地方刑讯逼供,遭电击、吊铐、毒打一夜。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张佩云,家住攀枝花市枣子坪,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一日中午被两个恶警绑架到攀枝花市公安局,铐在椅子上。等天黑以后,恶警用黑布袋把张佩云的整个头部套着,弄到盐边县金谷酒家折磨,吊铐她长达九天九夜,九天里,一刻也不准她合眼,一闭眼,恶警田萍就用冷水倒入她的胸前,使她的衣服整天都没干过。张佩云被折磨的皮包骨,出现生命危险状态,被非法判九年六个月,于二零零六年三月被劫持到成都龙泉驿女子监狱继续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背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在田萍眼里,只要中共说谁是坏人,她认为谁就是坏人,根本不需要任何法律依据,和普世价值的衡量,这样的人没有自己的脑子,好坏不分,干坏事还以为自己是做好事,这不是糊涂人吗?这样的人还有什么资格责怪老天不公呢?

七、无底线行恶的人

挑起这场大迫害的魔头江泽民及其手下的政法头子罗干、周永康等就不必说了,这些人是真正指使编造、栽赃、嫁祸、抹黑、全方位打压法轮功的人,他们固然罪不可赦。其他省级官员可能有的不知道真相,更何况市、县、乡、镇、村的政法人员更是被蒙在鼓里,可是法轮功学员的言行、做派、为人处世,都是本单位官员或当地派出所、公安局、检察院、法院有目共睹的,还不能从中判断善恶的人,那就是真正被中共毒害的失去良知的人。

如甘肃金昌市桂林路派出所副所长肖书来。在九九年“七二零”任滨河路派出所指导员时,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造成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拘留、洗脑、罚款、抄家等迫害。肖书来调任拘留所副所长期间,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多次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反而骂大法、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五年,肖书来调任桂林路任派出所副所长,法轮功学员再次找他讲真相,他仍无悔改之意,继续参与迫害。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下旬他因突发心脏病,死在自己的办公室内,死时四十九岁。

再如,曾河北省任沧州市河间市法院院长、邪党组书记的梁根生,二零一七年六月,梁根生被查,二零一八年七月,被冀州区检察院以涉嫌犯受贿、单位受贿、诈骗罪向冀州区法院提起公诉。

表面上看,梁根生违反了中共所谓法律,实际是梁根生在沧州市肃宁县、河间市、运河区三地法院任院长期间,为了满足个人私利,追随江泽民邪恶犯罪集团竭力迫害法轮功所受到的天理报应。他在任职法院院长期间,其操控下的法院背离人类道德,违反正常法律规定,与六一零邪恶组织(江泽民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机构)及公安、检察院勾结,对按“真、善、忍”准则做好人的法轮功修炼者非法判刑,致使数十人遭受冤狱迫害,有的被迫害致家破人亡,给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造成了严重伤害,也给整个社会造成了严重危害。其罪业深重。这才是梁根生被查、被公诉直至判刑的真正原因所在。

再如,山东潍北监狱教育科长徐海明,主管洗脑,所有对狱内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的直接幕后元凶。此人阴险狡诈,在常人中口碑也极差,性格扭曲,可能这股邪劲才正好能和操纵迫害的因素相合,犯下了种种罄竹难书的罪恶迫害。他将省局六一零、政法委口头传达的迫害政策传达到各监区,系统性的对坚持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实施迫害,并直接上阵迫害死法轮功学员李光,种种罪恶,难以尽述。因迫害得力,他在担任教育科长期间连年被评为所谓“教育能手”,受到监狱及省局多次表彰并被升为副调研员。二零一八年三月,退休刚满一年的徐被诊断患了骨癌,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丧命。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这件空前绝后的邪恶事件中,神再一次给人展现出善恶有报的天理,谁从中能领悟到宇宙这一威严的法则和守住心中的善良,谁就能跳下贼船、逃出魔掌,虔诚的归顺于神的引导之下,就会拥有美好的未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