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女教师被构陷案 看中共体制下的法律错位

更新: 2020年12月2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六日】河北女教师朱素荣被绑架构陷至今已经十个多月了。期间经历了三次网上非法开庭。她的律师及家属辩护人据理力争,最终被构陷的罪名不能成立。而高阳法院的法官又不敢擅自做主放人,也不敢枉判,至今也结不了案。

此构陷案使众多司法人员处于尴尬境地,说白了这些人等于是在悬崖边上蹓跶,因为他们的所为,已经构成犯罪,一旦时机成熟,他们都将成为被告。

朱素荣女士现年四十多岁,是河北保定蠡县鲍墟乡东孟尝村的民办教师,在中孟尝小学任教,朱素荣修炼前,患有浅表性胃炎。吃不了多少东西,还经常呕吐,几年内寻医问药也没治好,人越来越瘦。家里因她看病还欠了债,那几年素荣心情不好,经常抱怨命运对她不公。

一九九九年初夏,经人介绍她学炼了法轮功,没想到,炼了不长时间病就好了。素荣从此活的充实、快乐。然而,不久,中共恶首江泽民疯狂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打压。素荣想不明白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她没有放弃修炼,并严格用大法法理要求自己。

随着不断的学法炼功,素荣明白了做人的目的就是做一个好人,就是在日常生活中用真、善、忍要求自己。从此,她工作更加认真负责,经常一个人默默地做别人没想到或不愿做的事情。在学校,她是好老师;在家里她做好自己的各种角色,与家人和睦相处,与邻为善。就是在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有困难,她也会出手相助。有一年,在鲍墟路口看到有父女俩,出外打工没挣到钱,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素荣很同情他们,把父女俩领回家吃完饺子,走时还送给他们二百块钱做路费。

朱老师对待学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爱护。作为班主任,她对学生倾注了更多的心血,不仅在文化学习上教给他们知识,还在品德上给以正确引导,在生活上无私关怀他们。她对待孩子们都是一视同仁,对待学习差的学生也从不歧视,业余时间给学生补课也从不收费。有的小学生把大便拉到裤子里,她会亲手把孩子收拾干净,令学生家长很是感动。

在学校里,素荣经常是最后一个离校,因为她要和学生们一起打扫完卫生,再回家。她的教室在三楼,从三楼往下一直到一楼的楼梯,被她们班打扫的干干净净,她所在的班级,窗明几净,秩序井然,地上连一张纸片都没有。素荣爱校如家,经常把散了把的笤帚拿回家,让丈夫给绑好,拿回学校再接着用。这些校长、老师们都有目共睹。

素荣在校为人师表,在家里她是个孝女。她娘家没有兄弟,就她姐妹三人,她是长女。虽说姐妹三人都嫁在当村,但娘家的大事小情几乎都是她和丈夫跑前跑后。有时赶上农忙,她也是先紧着娘家的活干。小女儿很小的时候曾问妈妈:“为什么姥姥家的活儿都是咱家先干,而两个姨就可以先忙自己家的活呢?”素荣慈爱的把女儿搂在怀里说:“因为妈妈先出生啊,所以得到姥姥、姥爷的爱比你姨她们要多的多,当然要比她们多干活呀。”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看出,朱素荣堪称是一个贤良淑惠的人中楷模。然而就是这样一位好人,只因修心向善却被绑架、关押、构陷。而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朱素荣遭此劫难却是因为一个小偷的恶告。

在朱素荣被构陷案的所谓卷宗中,有一个神秘的人物“特情”。在庭审过程中朱素荣的律师就质疑:“本案案件来源不明,本案《案件来源说明》、《受案登记表》、《提请批准逮捕书》和《起诉意见书》中均称‘接特情提供线索,朱素荣住处储存有关反宣物品。’‘特情’是谁?为何在案卷材料中没有任何显示?该‘特情’如何发现的?为什么没有报案报警信息?如果是依据特情举报,为何在《受案登记表》中却显示案件来源是‘工作中发现’?本案到底是‘特情举报’还是‘工作中发现’? ”

是啊,该“特情”是谁,他又是如何发现朱素荣家有法轮功的物品呢?这个“特情”其实就是个小偷,此人三十多岁和朱素荣是同村。平时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偷鸡摸狗。前妻和他离婚后,他更是破罐子破摔,他的家人对他很失望,也懒得管他。

素荣被绑架之前,有一天,小偷偷了素荣家的电动自行车,偷车时,他发现朱素荣家有法轮功的物品。电动车被盗,素荣能猜想到小偷是谁。但善良的她念其是乡邻,同情他的处境,也就不和他一般见识,并没有报警。然而此人却恩将仇报,见利忘义。为了得到恶告的那点奖励,他反倒把素荣给恶告了。

鲍墟乡派出所的所长边继辉,接到小偷恶告后,没有惩罚小偷,而是按照小偷的指引,带人抄了朱素荣的家,并把正在上课的朱素荣骗到家中给绑架了。在此过程中,朱素荣的村书记李文洲也参与其中,跟着小偷伙同警察迫害好人。

蠡县检察院批捕科的王长乐不顾事实,没有法律依据就下令批捕。后来因为朱素荣的律师要阅卷。因证据不足,检察院阻止律师阅卷,并仓促让边继辉补充证据。律师要控告王长乐,王长乐见架势不好,便把案卷推给了高阳县检察院。高阳县检察院的侯智勇接了此案。他原以为法轮功的案子就是走过场,只要开庭就能结案了事。可谁知此构陷案漏洞百出,当庭他被律师问的哑口无言。第一次开完庭后,他就被朱素荣的家人以徇私枉法罪提起控告,他稀里糊涂地就成了被告。

高阳法院的法官们其实也早已明白如此办案,自己已经在犯罪了。如果枉判,自己很可能也会成为被告。所以迟迟不敢枉判。

在审理案件的过程中,朱素荣的家人发现,警察在办案的过程中,处处违法,于是对边继辉等人也提起控告。

为了阻止朱素荣的家人继续控告,蠡县新上任的公安局局长也是政法委书记的王洪强,指使国保刘丽绑架了朱素荣的丈夫。同时边继辉还给朱素荣女儿所在学校施压,逼校长开除她的公职。

本来公检法的官员们的使命就是惩恶扬善,然而在中共的体制下,却出现了法律如此错位的现象。究其原因,中共本身就是个黑帮老大。现在中国大陆的现状就是警匪一家。所以盗贼才能逍遥法外。而像朱素荣如此贤良淑惠的好人却在承受着牢狱之苦。

在此再一次奉劝那些参与此构陷案的所有人,别认为有中共撑腰就敢胡作非为。其实中共搞得历次政治运动,参与其中跟着干坏事的人,最后都会被中共抛出成为替罪羊。你们最后都是被中共出卖的对象。其实中共早就对被利用的人制定了终身追责的法规:比如公务员第九章六十条:公务员执行上级明显违法的命令,自己承担责任。

再如二零一六年三月一日修订新的《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明确指出:对警察等的违法办案行为,依照有关法律和规定追究责任,并且终身追究执法过错责任。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在《公安机关人民警察执法过错责任追究规定》中,取消了旧条款中的“因执行上级命令而犯错可不追究警察责任”的免责条款,撤销了警察职务犯罪的保护伞。被中共利用整了人,倒楣的最终是自己。

在此正告各位:佛法虽然慈悲,但威严同在!善恶必报。年前的这场瘟疫,到现在也没销声匿迹,总是忽隐忽现。为什么?其实就是神佛慈悲一再给人醒悟的机会。古人面对瘟疫来袭,或是各种天灾人祸,会去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否冒犯了神佛,对神佛的敬意是不是不够等。今天的中国人,面对中共病毒的肆虐,南方大面积的洪涝灾害,美国以及西方国家对中共反人类罪的制裁,不去思考真相到底是什么,而是还在变本加厉的迫害法轮功学员,这只会导致更惨烈报应的发生。

希望所有办案人员都能够回到良心办案,秉公执法的轨道上来,不要一错再错了,不要在执法犯法的路上越陷越深。法轮功不是普通的气功,是佛法修炼。法轮功学员舍生忘死讲真相是在最大限度的挽救人,告诉人们不要被江泽民愚弄,更不能做帮凶跟着干坏事,助纣为虐;否则将成为他们的殉葬品。

清醒吧,上天给人悔过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只有人心的觉醒,道德的回归,远离中共,加入三退大潮,顺应宇宙特性真、善、忍而行,才是今天人类的唯一出路,也是今天人类唯一一条远离灾祸的捷径。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