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浴佛恩 走上了返本归真路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2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六日】我出生在一个农民家庭,从小到大在打骂中长大,母亲不识字,却当上了红卫兵造反派的头,被邪党利用着,脾气非常暴躁,我从来没感受到母爱的温暖。经人介绍我二十岁就结婚了,嫁到了离我家不远的村子,我幻想着能有一个心疼我的婆婆,呵护我的丈夫。可是当我嫁过去之后,整天就象佣人一样,做一家人的饭,所有的衣服都得手洗。最后发展到婆婆和丈夫都看不上我,对我大打出手,四年后离婚,我一心想出家,后来遇到了我现在的丈夫。

一九九七年,为了盖房子的事,我和丈夫吵架了,一夜未睡,心想:人为了名、利争斗,我要能把这些放下该多好啊!第二天早晨去了邻居姐姐家串门。她是炼法轮功的。我问她说:“炼功能放下名、利、情吗?”她说:“能啊,你咋知道呢?”我让邻居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她说:“咋也没想到你还能炼法轮功。”

我如饥似渴的看完了一遍《转法轮》,明白了做人的道理,看书的过程中,师父就给我净化了身体,好象有一只手在我头上抓下去了什么东西,我立刻头脑清醒,身体舒服,严重的胃病在不知不觉中好了。

然后心性关就接踵而来,一向对我呵护有加的丈夫,阻止我炼功,我每天去炼功点回来,他就对我拳打脚踢,一开始我忍不住和他打了起来,明知道是过关也过不去。

一次我去同修家看师父讲法录像,我妈妈在家帮我看孩子,等我回来我妈妈就哭了,说没把孩子带好,我才知道孩子掉炉子上了,把脸烫坏了。我知道这是考验我对孩子的情来的,我守住心性。丈夫回来后知道我去看讲法录像没在家,把孩子弄成这样,满脸烫的没有一块好地方,当着我妈的面把我一顿打。我心里想着:师父告诉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1]。我没动心,去药店买来烫伤膏给孩子涂上。邻居都说得留下疤痕,神奇的是孩子从烫伤到好,才几天的时间,而且没哭没闹过,别人问他疼不疼,他说:“不疼”。就这样孩子的脸一点疤都没有,奇迹般的好了。

一天我去炼功点,因外面下雨没有人,我就回家了,可是怎么也拽不开门,我喊丈夫给我开门。四岁的孩子告诉我:“门被爸爸用钉子钉死了。”我身上被雨水都浇透了,我想到师父告诉我们为别人着想。我就在外面和丈夫说:“给我开门吧,我给你们做饭吃,你好干活去。”他把门打开了,可我一進屋,他就上来打我,还扯着我的腿往外拖,我不停的说:“你别生气了,我给你做饭。”我心里不停的念着:“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

每次从炼功点回来,都要挨一顿打,他足足打了我一年多。这一关过的很艰难。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晚上我好多次梦见,自己穿着古装衣服,手里拿着宝剑和别人争斗,还看到一个修了三百多年的人,来跟我比道行。当我学法中悟到这都是去我的争斗心,丈夫打我,可能是我前世欠他的,是在去我的情呢,也是在去我的争斗心,我这样想以后,每当丈夫再打我的时候,我再也不恨他了,我都会无怨无恨的对他好,每次看到他帮我提高心性时,气的不行的样子,我就觉的他很可怜。师父说:“因为业力落到谁那儿谁难受,保证是这样的。”[2]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心,关心他体贴他。

我的善心终于打动了丈夫,后来丈夫也走進了大法修炼。他得法的那一天我们永远难忘,看完师父讲法录像,学了一夜的动功,他感慨万千,哭了一夜,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他。得法后,我们遇事能为别人着想了,家庭和睦了。

邻居们都说我们变好了,这法轮大法真是好!居然把这样的人改变了。谢谢师父帮我,挽救了我的家庭。

二零零二年,我丈夫因为发真相资料被非法抓捕关押在区看守所。这时我公公、婆婆从山东来到了我家,老人岁数大了需要儿女们照顾。我就去派出所找办案人员去要我丈夫。当时大伯嫂和表弟陪我去的,我们和他们讲理。表弟差点和他们打起来。在师父的加持下,和亲人们的正义营救下。第二天丈夫正念回到家中,被无罪释放了。

表弟和嫂子在营救我丈夫的过程中的正义之举,让他们都得了福报。表弟那年种药材挣了二十多万。大伯哥做买卖把积压库存几年的零件都卖了出去,也挣了钱。他们也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

公公去世后,婆婆又回到我家,我从生活上更加关心她,体贴她,我带着孩子到婆婆的屋里住,怕她想公公伤心寂寞。公公去世不久,婆婆病了,因为腿脚不好,有的时候就会便在裤子里,或便在被窝里,我不怕脏,不怕累,毫无怨言的洗干净,每次洗衣服,婆婆都会被感动的哭着说:“自己的亲姑娘都没做到”。

我在大法中修出来的善心,感动了我婆婆家的人,他们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四大姑姐还走進了大法修炼。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