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修自己 丈夫也明白真相了

更新: 2020年08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有幸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令我倍感荣耀!大法使我的心性提高,善待家人,使他们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超常,特别是在认清中共邪恶本质后,家人都能够善待大法与大法弟子,从而也得到了大法的护佑。

丈夫从坚决反对到支持

我是一九九九年四月份走進大法修炼的。学法、炼功不久中共对法轮功的邪恶迫害就开始了。因为修炼时间短,在心性修炼方面不扎实,只知大法好,任何时候不能背叛师父,不能背叛大法,坚修大法永不变。因到北京为法轮功上访,从此我经常被单位及街道人员找去谈话,被派出所警察骚扰、跟踪,曾遭遇多次绑架、关押、劳教等迫害。当初因我修炼后身体上的各种疾病迅速康复,丈夫非常高兴,此时听信了中共谎言开始变的恐惧,开始反对大法。

丈夫十九岁就加入了邪党,无神论在他的头脑中根深蒂固,他认为眼见为实。邪恶的打压迫害发生后,他整个反过来了,经常说些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话,什么“搞政治”、什么“反党”之类的。跟他讲真相,他根本不听,尤其酒后回来,更不是他了,经常无故找茬,对我又打又骂。那时真是没有三天好日子过。而我由于不注重在法上修炼,遇事不向内找,没按师父讲的心性标准去要求自己,守不住心性,烦他、恨他。

大纪元《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给他看过,他翻了几页就开始破口大骂。看见家中有救人的真相资料就说要举报我。我每次出门,他都不高兴,问我去哪,更不愿让我和同修接触。女儿学法炼功他坚决反对,有一次看到我和女儿炼功,他就对我大打出手。女儿吓的再也不敢在他在时炼功了。我有时觉的这个人真是不可救要了。

一天,我读《转法轮》,看到师父说:“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我感到师父就是在说我呢,师父是要我修好自己,慈悲、善待丈夫。

我开始转变自己,处处事事考虑他的感受,严格按真、善、忍的法理要求自己。他对我再无理,我守住心性,等他心平气和时再耐心的和他讲真相。这样做了,效果就很好。

修炼后,我对夫妻生活没把握好,丈夫反对我修大法很多时候是和这事有关。我和丈夫从相识到结婚感情一直很好,我庆幸找到了一位我喜欢的人,丈夫也喜欢我,吃的、穿的只要我想要,他都满足我。修炼后我对夫妻生活是强放下了,而不是修炼自然达到那个状态。

有一天,当读《转法轮》第六讲时,看到师父说:“将来到高层次上修炼,不用我告诉你,你自己就知道如何做了,那时有另外的状态了,保持和谐的生活。所以,这些事你也不要把它看的太重,你过份担心的话也是属于执著了。”[1]大法弟子是在常人中修炼,不是在庙里脱离世俗的修,师父是要求我们在常人中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只要不执著,生活上一切随其自然。法理清晰了,符合了大法的要求,他也不对我生气了,反而不提这事了。现在我俩越来越融洽了。

我针对丈夫的喜好,选择一些适合他的真相资料给他看,有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疾病得到康复的,有传统文化讲的善恶有报的小故事等等。因我多年细心照料病重的婆婆及年迈的公公,邻居都夸我是个好儿媳,我把丈夫的弟弟与弟媳都当作是自己的弟弟和弟媳对待,他们也都非常尊重我,尊重我的信仰,妯娌之间的关系非常融洽。

为让丈夫能更加明白真相,二零零七年在家中安装了能观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接收器(俗称大锅),那时他不明真相,极力阻止我安锅,曾三次强行掐断连接接收器的电线。就在第三次他切断电线时,我对他大声说:“大锅到处都卖,在自己家免费看自己喜欢的节目,谁也没理由干涉,这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你不想看,我也没强迫你看啊!”他可能觉的我说的有理,就说:“好好好,你看吧。”把电线重新给接上,再也不管了。

刚开始他一看我看新唐人电视节目起身就走。慢慢的,他也随着看几眼,逐渐的坐那儿不走看上了。现在国内、国际有什么事发生,他都以新唐人播报的为准,新唐人节目主持人独到、精辟的评论分析,使他看清了邪党的真面目。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后,丈夫反倒整天乐呵呵的,他说:“我以前揣一个护身符,现在我揣三个,三重保护。”因疫情的原因,过年后我市所有工厂都停工了,市政府为了怕经济垮掉,让各单位递交复工申请,他所在单位被批准开工了。在复工的第四天,丈夫下班回来告诉我:“我们单位有个工人出现发热、咳嗽症状,工人都吓坏了,如果他得了瘟疫,我们都得隔离,我当时就学你默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我说:“你这么诚心相信大法,也许师父会帮你们把魔难化解了。”结果这个工人检查的结果核酸是阴性。

从这件事后,丈夫更相信师父相信大法了。疫情期间我家小区也封闭了,我发正念:干扰众生得救,阻碍大法弟子救人的一切邪恶全部解体。第二天,我出入时把守小区大门的社区人员就不再向我要通行证了,只是在门口坐着玩手机。又过几天,封闭小区的铁丝网也拆掉了。丈夫对我说:“真奇怪,咱们家小区怎么不封了?”我说:“我发正念不让封啊!”

在疫情很严重的时候,同修来我们小区时就发正念让谁也看不见她,真的就没人看见她。疫情期间,我家的小组学法一天都没停,同修来学法丈夫也不反对,因为他知道病毒不敢到大法弟子身上。

我妈妈已经年近九十岁了,炼不了功,但天天听法,身体哪里不舒服,静心听法就缓解了,多次出现很严重的病业假相,听法后身体状态就又恢复了。丈夫说:“咱妈全是因受大法保护,不然早不行了。”他每天回家第一件事就是向我妈问候:“妈,你好!法轮大法好!”

小叔与孩子们在大法中受益

二零一九年夏天,我的小叔在单位检查身体时查出患早期肺癌,弟媳知道后吓哭了,小叔子也有些害怕。我跟丈夫说:“他能诚心念法轮大法好,会没事的。”丈夫告诉小叔让他天天诚心默念九字真言。小叔听了,信了。做手术那天,丈夫让我们全家人都念“法轮大法好”。手术做了四个小时,非常顺利。第二天我到医院给小叔送饭,看到他正在病房地上溜达呢。一看到我就高兴的说:“全仗大法保护啊!”医生也说他象没做手术一样,精神那么好。术后他的身体恢复的超常好。

手术近一年了,多次复查,癌细胞消失了。现在我的小叔还常常念“法轮大法好”,因单位工作繁忙,手术后没休息几天就上班了,但他身体一直非常好。

我的两个小叔的孩子大学毕业后没花一分钱就被比较有实力的大公司聘用。他们在即将离开家到外地上班时,丈夫都告诉他们:一定把真相护身符带身上,会保平安。

我们家还有件非常神奇的事:大小叔的儿子本来被公司安排在武汉分公司工作,中共病毒爆发前,突然被调到沈阳分公司工作。全家人庆幸他提前离开了武汉。当然他是明白真相的人,知道九字真言的法力,是不会染上的。但这证实了:“一人炼功全家受益”[2],我的大侄儿是得到了大法的护佑。

哥哥全家得福报

我因向世人讲法轮大法真相,于二零零二年被非法关押在马三家劳教所。我绝食反迫害,身体出现严重肾衰、心衰,生命垂危,劳教所不得已才放我回家,要求家人必须交近万元医药费。哥哥担心我的安危,也想让我早日回家,二话没说就把钱交了,把我接回家中。

哥哥现在退休在家,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侄女和女婿都知道大法好,做生意注重质量、诚信,生意红红火火。

侄女顺产生下了第三个宝宝,宝宝刚出生就被医院确诊为先天肺缺损,医生说随时有生命危险。当地医院医治不了,必须马上送省里的大医院抢救,并且说就是救活了,可能也会留下后遗症。我的嫂子随救护车去了省医院。哥哥把这事告诉了我,我说:“能来到我们家,一定是和我们家有缘的生命,不会有事的,我们一起诚念“法轮大法好”,求师父做主吧。”住院期间,嫂子隔着医院的大玻璃对着宝宝念“法轮大法好”。护士说:“你们家的孩子和别的孩子不一样,气色很好了,大口吃奶,不象病那么重的孩子。”宝宝现在近一岁了,身体状况非常好,虎头虎脑的,肺完好无损,我对着他念“法轮大法好”,他对我不停的笑。

今年年前,嫂子和她的女儿、女婿到离武汉很近的地方探亲,回来时正赶上中共病毒爆发,他们一路上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平安回到家中。

我知道,表面上我们能看到、感受到的是大法福祉于我的全家的一件件事例,实际上我们身上巨大的业债,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为我们承受了!感恩师尊慈悲救度!弟子唯有遵照师父的教导,修好自己,证实大法,让更多的世人见证大法的美好与殊胜,认清恶党的邪恶本质,脱离邪党真正得救,报答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