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阳市75岁丁香珠遭绑架、骚扰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0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贵州报道)贵阳七十五岁的法轮功学员丁香珠老人,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等车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北京路派出所,审讯逼供整个白天后,当晚送回家。从五月五号开始到二十八号的二十多天里,丁香珠老人整天被派出所、社区、单位等人员上门、“上班式”的盯着,三天两头变着花样叫“签字”。

丁香珠上有92岁早已瘫痪在床上,完全离不开丁香珠照顾的母亲;下有早年被邪恶迫害大脑严重被伤,不能正常上班、在家的五十多岁的儿子;一直被严重骚扰。

丁香珠,贵阳市园林局(会计)退休职工。一九九五年十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九九年七月中共邪恶的迫害开始后,被非法劳教三年。期间:儿子不修炼也被迫害威胁,并开除他的工作,之后精神失常,至今在家,已五十多岁。如今,九十二岁的母亲长期以来对女儿的被迫害担惊受怕,早已瘫痪在床上全靠丁香珠照料。

二零二零年五月四日上午九点左右,丁香珠在贵阳市黔灵公园外、“北京西路口”一路车站牌等车时,被一便衣警察:先是无理的扯下口罩、然后抓住丁香珠的一只手臂、用手机打电话叫派出所来人;丁香珠当时就告诉便衣:“不要打电话,不然你手机会坏掉的”;一群警察赶到后,丁香珠被绑架到北京路派出所。

在派出所里,丁香珠先是被带进刑讯室逼供。问:你背包里面的真相资料、光盘、真相币、护身符等,是谁给的?答:不认识!问:是赵某给的吗?答:我不是回话了吗!我不认识赵某不赵某的,真的不认识你们讲的这位同修!问:不管你认不认识你都得把给你东西的谁说出来,你才能了了干系!答:人要讲道理,我不知道他(她)叫什么、姓什么我又怎么告诉你,那不是在害人吗?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审讯了很长时间,丁香珠始终是不认识是谁给的大法的那些物品!

随后,丁香珠被带进“视频监控室”,就是要她在被“录制”的录像中把给她资料的同修认出来!这一环节,让丁香珠了解到邪恶的“监控录像”真的很邪:她观察到,在北京路派出所管辖的范围内,没有监控不了的地段,即便在人们肉眼看是“死角”的地方,也被很小的监控器录了下来。但是不能辨别里面的人具体是谁。

到了下午七点过,丁香珠对警察说:我昨晚就没吃饭了,一警察出去买了两个包子,边递给丁香珠,边说:你们法轮功不吃不要钱的东西。丁香珠没有吱声,付了钱,将包子放进自己的背包里面。

五月四日当晚的八点过,北京路派出所几个警察将丁香珠送回家。

从五月五号开始到五月二十八号的二十多天里,丁香珠老人整天被派出所、社区、单位等人员上门,“上班式”的盯着。开头的几天是在楼房的外面蹲坑,在没有任何“迹象”后,就转为直接进到丁香珠家中,像上班一样多时达十多人,三天两头的、变着花样的(有时是几张大白纸、有时又是上半部份有字的,也不让看,直接就叫在上面写上名字被拒绝)要丁香珠在所谓的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转化书”上“签字”。

丁香珠92岁早已瘫痪在床上的母亲;早年被邪恶迫害大脑严重被伤的儿子,在二十多天里一直被严重骚扰着。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母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当着在场的、骚扰的人员说:女儿呀!妈拖累你了,这些年来我这个样子,连吃饭都得喂的妈妈,屎呀!尿的,都是你在做,你在操心。丁香珠说:妈呀!你在说什么呀!我不是你的女儿吗?你生了我,一把屎一把尿的把我养大,你更是含辛茹苦的,你老了女儿赡养是天经地义的嘛?!老人看到女儿遭受莫名其妙的伤害,疼痛万分、泪流满面。大脑不太好使的儿子,面对成天来家骚扰的人们,也心烦意乱的,终于在一天对来家的人员发怒说:你们天天这样,我受不了,你们要关要杀,你们把她拉走好了!

五月二十八日当警察等再逼丁香珠“签字”时,在二十多天里一直非常平和的、不发一点点脾气的、一直在讲着真相的丁香珠老人,忍无可忍,她拿起笔:一边将所谓的“转化书”上的内容、行行字迹划上道道斜线;一边大声地、非常严厉地说:“签、签、签,签什么签?!你们下地狱,还要把我也拉下地狱吗?绝对的不可能的!”他们才从丁香珠家中撤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