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临朐县部份法轮功学员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八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党与江氏流氓集团开始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临朐县冶源镇以李少光为首的恶人积极追随恶党参与迫害,绑架了一百多名法轮功学员,办了两个洗脑班,威逼法轮功学员看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强制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

以镇党委书记李少光为首的恶人,勾结公安局、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罪恶累累。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对法轮功学员大打出手。法轮功学员刘汝秀被李少光派恶棍暴打,肋骨被打断了好几根,被装在尼龙袋子里在太阳底下晒的昏死过去,刘汝秀两三个月卧床不起,被打残。

二零零零年,冶源平安峪法轮功学员孙振生、董义昌、程维山等人依法上访,被非法关押在镇计生办,把他们一个个打的昏死过去,再用凉水泼醒过来。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中共酷刑示意图:毒打

二零零零年七月,恶人李少光勾结恶警吕传玉把刘振霞李文胜夫妇从城里绑架到冶源镇,让地痞流氓把他俩往死里打,打了几天几夜。看他们仍不放弃修炼,恶人们又把他俩人脱光衣服,绑起来扔到猪圈里让蚊子咬,刘振霞、李文胜被咬的面目皆非,惨不忍睹,连那些恶人们说起来都不寒而栗。

冶源缫丝厂的法轮功学员董月英,被镇上的恶人们当着厂领导的面,从脖子里灌下滚开的水,把董月英从脖子直到腰部都烫熟了。邪恶的六一零多次迫害她,单位又非法把她开除。董月英一度被迫害的精神恍惚。

每一位法轮功学员都被勒索罚款,利欲熏心的李少光趁机大捞特捞。此后这群不法之徒以各种名目抢劫、搜刮、敲诈法轮功学员的血汗钱。上至花甲老人,下至未成年的孩子。

刘振霞夫妇开个小拉面馆,辛辛苦苦的挣两万元积蓄,全部搜刮一空。从来没出过门的刘振霞的老母亲七十多岁,也多次被抓去洗脑迫害,被勒索几千元。其妹妹刘红夫妇挣的还不够被勒索的,一共被敲诈了一万多元。张成胜父子两代积攒的盖房钱也全被掠去,他们家的2台电视、2台录像机、还有录音机、影碟机等值钱的全被镇上抢去,甚至连存单也被抢走,合计人民币近十万元。

1、临朐县冶源镇法轮功学员张成美,二零一零年元旦前被临朐县公安局国安大队非法劳教,二月六日在山东省王村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

张成美
张成美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二零零一年,张成美被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三十天,被勒索罚款四千元。张成美被逼迫离婚,并且也不让张成美见孩子。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八日上午,临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冶源镇派出所高志等警察闯入张成美在冶源镇的临时住所,对她进行绑架、抄家。在看守所,张成美被刑讯逼供,张成美的哥哥张成利去见她时,看到她的手臂和脚被打成淤青。二十多天后,张成美被劫持到山东王村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腊月二十一),张成美的哥哥张成利接到山东王村劳教所打来的电话,说张成美心脏病发作死了。张成利非常震惊,因为张成美身体健康,平常连个小感冒都没有,而且她在入监体检时身体也正常。

张成美的六个家人第二天赶到王村劳教所见张成美最后一面,三十多个警察带着枪围着家人,每个人都提着手铐,不让家人拍照,把他们的相机和手机全都没收,其他的亲人都不让进去,最后只让未修炼法轮功的张成利和大姐进去。张成利见到躺在地上的张成美的遗体,脸部严重变形,嘴唇翻翘,牙齿被打掉了好几颗,耳朵后根水肿变黑。给张成美换寿衣时,发现张成美贴身内衣都没穿,大腿根部乌黑,双小腿肿的象瓦罐一样,胸部肋骨瘦的吓人……一看就是被折磨打死的。

家人要把张成美遗体运回家,警察却用尽一切手段恐吓家人,拿出手铐要把他们拘留,说绝对不让家人把遗体拉回家安葬,逼迫家人在病死通知单上签字。警察把家人扣押看管在旅馆后,把张成美的遗体强行拉走火化。还威胁说,政策是上面定的,法轮功告到哪里都没人管,打死算白死。因为是接近过年,怕家中老人生疑,家人无奈的接受了张成美去世的现实。

张成美被迫害致死,张成美父亲深受打击,有冤无处诉,有理不敢讲。张成美父亲的身体健康一落千丈,内心的苦痛,使一个健康乐观的人,变的少言寡语,患上了心脏病,生活不能照顾自己。张成美的母亲常年高血压,平时多是张成美在家照顾父母,家人不敢告诉张成美母亲这个噩耗,八十岁的老人整天呆呆的念叨着女儿的名字。

以下是一法轮功学员了解到的张成美遭迫害的更多事实。

二大队恶警指使王智(四川人,吸毒者)、林凯琳(烟台人,卖淫者)、赵立芹(东北人,卖淫者)、蔡云娥(东营人,犹大)、孙晓莉(黑龙江人住日照,抢劫者)、赵四妮(临沂人,打人者)等恶人对张成美严管殴打。林凯琳经常过来跟迫害的恶人(孙晓莉)议论她们殴打张成美的情况,并且我也经常听到打她的声音,长期暴打她,天天打,不给饭吃,不给水喝,不让大小便,不让洗涮,长期罚站,往嘴里抹尿,用蘸满尿的抹布堵在她嘴里。孙晓莉和林凯琳在一起谈论说,用尿抹布堵她的嘴和手,洗多少遍了还有尿味。

蔡云娥、林凯琳她们强迫张成美转化并骂大法师父、骂大法,张成美就喊“大法好!”我就听到她们打她的声音,咣当咣当撞墙、倒地的声音。有一次赵四妮把笤帚都打碎了(赵四妮打我时一贯是用拳头打头打脸,非常狠)。孙晓莉在赵文辉(二大队大队长)、郑金霞(二班队长)的指挥下经常去毒打张成美。孙晓莉一过去,我就喊“大法好!”她就又回来打我。我曾劝孙晓莉不要再过去打人了。她说我不去打不行,郑金霞骂我你是个死人吗?叫你在这里干什么的?!

每次我在监室里喊“法轮大法好”的时候,张成美在对面也喊“大法好!”在张成美被迫害致死的前两天,我喊“法轮大法好”的时候就听不到她的声音了,我就很为她担心。

二零一零年二月四日深夜二点多钟,我起床上厕所,看见大门外面好多人,有劳教所政委王军、赵文辉、不该值班的队长,当晚值班的大队长孙振鸿等很多人,我当时想可能出了什么大事。早晨不到上班时间,各班队长就上班了,其中一个姓石的队长在走廊里来回走,从西到东不停地走,并不时地观察各班人的表情,太不寻常了。特别是当天早晨普教任翠霞,在值班室早晨起床,找自己的裤子不见了,后来普教刘玉兰(东北人,在烟台上班)告诉她说裤子是她拿走的,因为夜间急着用。后来才知道是张成美被迫害死了,是值班的张学花(宁夏人)、刘玉兰把张成美抬了出去。

2、张传义,临朐县冶源镇冶北村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张传义和妻子郭佃凤被冶源镇政府劫持到冶源镇迟家庄小学,失去自由,强制洗脑迫害四天,强迫他们看、听污蔑法轮功的电视和文章,强迫写不学、不炼的保证书。

二零零零年黄历正月十四,张传义和妻子郭佃凤及二儿子三人去北京为法轮功鸣冤申诉,在天安门广场遭到武警暴打。然后被绑架到潍坊驻北京办事处,张传义夫妻二人被罚坐在地上,被搜身,身上1500元左右的现金和身份证被抢去。

第三天,张传义一家三人被冶源镇政府派车押回,一路上双手被铐在背后,十多个小时不放开,手腕被勒的水肿。回来后,被关押在冶源镇司法所大院十五天。张传义的大儿子及二儿媳也被抓来。

张传义和老伴及二儿子,被拉到车上,每人脖子上被挂一个木牌子,上面写字。车上有大喇叭喊着,前面有警车开道,在冶源镇的辖区内走了一遍。冶源的党委书记李少光说,就是要把炼法轮功的名誉搞臭。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中共整人手段:挂牌游街

连续十五天不让睡觉,每天轮换着坐地上两腿伸直,两臂前方伸直,把手放下就挨打,晚上四肢并拢背靠墙壁站立。白天在院子里双手铐在树上,几十个人轮番变着法折磨、侮辱张传义一家。

几十个人把张传义家翻了个底朝天,抢走了、大法书籍及音像物品、24寸彩电1台、黑白电视1台、录音机2台、录像机一台、建行二万五千元存单1张。

勒索罚款。因为张传义一家三人去北京,强迫缴纳了六万元罚款,抢去的2.5万元存单也被填上,用张传义儿子被没收的身份证提走。所有罚款、现金、电器、物品共计十万元。张传义老俩没钱,上述罚款都是逼二儿子拿的,连个收据也没给。

上述违法暴行参与人员:冶源镇书记李少光、派出所所长孙福功、镇上的副书记赵现春、女副书记尹秀荣、刘姓副书记、武装部季部长及计生办人员等,镇上工作人员几十人几乎全部参与迫害。

二零零零年黄历三月,张传义和妻子郭佃凤,被冶源派出所扣留在派出所大院,罚坐铁椅子,强迫劳动七天,每人勒索罚款2000元。

二零零零年黄历六月,冶源镇政府借口法轮功学员孙振生去北京上访,又绑架了二十多名冶源镇的法轮功学员,把张传义关押到了冶源司法所。把张传义铐在树上五天,让张传义这个老年人看着其他法轮功学员挨打受罪。

二零零二年黄历二月份, 张传义被绑架到原临朐镇月庄小学洗脑班三十天,限制人身自由,三、四个人围着张传义,强制张传义写不学不炼及悔过、保证书,又被勒索罚款600元。

3、孙振生,临朐县冶源镇人。自九九年七.二零 以来,孙振生聂华兰夫妇遭到中共邪党政府及派出所、六一零和邪教大队等部门的毒打、罚款、游街、抄家等多种迫害,使家人遭到不同程度的恐吓、骚扰。

二零零零年六月底,孙振生去北京上访,遭潍坊驻京办事处搜身,被抢去现金800元。回来后被抄家,被抢走大法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孙振生遭政府人员毒打、坐铁椅子、晚上脱光身上所有衣服后,被放在计生办院内的猪圈里喂蚊子,白天在炎热的太阳底下暴晒,曾被晒晕过去,被泼冷水才苏醒过来,最后被勒索罚款12000元。参与这次迫害的主要人员有王兴刚(挂职干部)、杨奎迎、张杰、孙广华、赵干事(冶源洼子村人)、季姓武装部长(家是柳山镇)。

二零零一年某月,孙振生被临朐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李兴武等人抄家后,直接送到月庄洗脑班洗脑迫害。期间,不让喝水,不让上厕所,一顿饭只给一个小馒头,在一棵梧桐树上一铐很长时间。二十多天后,孙振生又被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八日上午十点左右,临朐县大队头目谭清俊,杨某(女)伙同其帮凶七、八个人,由冶源镇派出所恶警谭法政、张在礼等带领,闯入临朐县冶源镇平安峪村法轮功学员孙振生家(孙不在家,只有其妻和两个儿子在场)强行抢劫。抢走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并将其新买的一辆价值4000余元的大洋牌摩托车抢走,没有留下任何字据。

二零零五年四月十六日早上五点半,临朐县六一零、邪教大队恶警共七、八人,伙同冶源镇派出所帮凶,窜到孙振生家中,强行将正在蒸馒头的孙振生绑架。非法关押至临朐县看守所进行迫害。

二零零六年,孙振生被临朐县六一零头子刘建国等人绑架到卧龙洗脑班,被勒索罚款500元。

二零一零年四月,孙振生被城关派出所绑架,被抢走700多元钱,后被勒索罚款3000元。

二零一一年五月的一天晚上,邪教大队五、六个人来孙振生家抄家,孙振生被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

还有一次,孙振生被绑架到看守所关押一个月,被勒索罚款2000元。

孙振生所在单位缫丝厂把孙振生开除公职,责任人是马永军。

4、尹开魁、刘振菊夫妇,临朐县冶源镇法轮功学员。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镇政府及有关人员把刘振菊带到冶源司法所,迫害她两天两夜,不让睡觉。然后又把刘振菊转入迟家庄小学迫害两天两夜,才放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后的一天,冶源镇派出所谭法正闯到尹开魁家里,抢走了大法书籍。把刘振菊和丈夫尹开魁一起绑架到冶源派出所,被强行罚款400元。一九九九年九月份,被冶源镇派出所所长:孙福公、陈丰三、强行罚款5000元。

二零零零年六月份,刘振菊和丈夫尹开魁被强行带到冶源镇计生办,白天在火辣辣的太阳下罚站暴晒;晚上由两个女人把刘振菊带上二楼,戴上手铐,用树枝抽刘振菊的手心;有好几个男的对刘振菊进行暴打;把拇指粗的电缆线折叠起来抽刘振菊,刘振菊的肚子、背部全都抽成紫黑色;有人拿烟头烧刘振菊的手心、有人扯刘振菊的头发;有人脱下自己的凉鞋打刘振菊的脸,致使脸被打的变形;刘振菊被打的昏死过去,他们用凉水泼过来,继续打。最后,打的刘振菊小便失禁。打完后,把刘振菊带到猪圈里,把刘振菊铐在铁椅子上,两只手背铐,蚊子多的碰脸,刘振菊却无法用手驱赶。第二天又被带上二楼,又遭到昨天同样的暴打。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示意图:烈日下暴晒折磨

尹开魁被戴上手铐吊在铁门上,后被铐在铁柱子上,政法委书记刘世忠打尹开魁的脸、扇耳光,因手和手腕铐的太紧,致使肿的很厉害。脱下尹开魁的凉鞋打他的脸,直至把尹开魁的脸打成紫黑色,鼻子打的出血。用一把新笤帚打左胳臂,直至笤帚把打的粉碎,谭法正用苍蝇拍抽尹开魁的头部、脖子,又把尹开魁铐在暖气片上。晚上把尹开魁放到猪圈里铐在铁椅子上喂蚊子。又被带上二楼,刘世忠把电缆线折起来抽尹开魁,几个人一起对尹开魁暴打,直至打累了才停下,尹开魁被打的全身紫黑。最后勒索现金6000元才把尹开魁夫妻俩放回家。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酷刑演示:鞋底打脸

二零零二年黄历正月十六日,临朐县六一零陈学增、马某某和冶源镇派出所张民(明)胜等人到尹开魁家,抢走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尹开魁、刘振菊被绑架到临朐城西月庄非法关押二十天左右,被勒索现金2000元。

二零零九年黄历五月,县冶源镇派出所张民胜带二人抢走了大法书和真相资料,又打电话叫了四个警察,把尹开魁绑架到派出所,把尹开魁反铐在铁椅子上。县六一零人员马谦、陈学增、逼问真相资料来源,尹开魁不配合他们,他们就动手打尹开魁,尹开魁的牙齿被踢松动。后尹开魁被劫持到县邪党校4楼。最后被勒索现金8000元。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双手反背铐在椅子上

二零一二年黄历八月初,尹开魁因发放真相资料,被监控器监控,后被六一零陈学增带领六人绑架到城西警察局,非法关押1夜,第二天被送看守所关押。七天后,被非法劳教一年,劫往济南劳教所。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尹开魁在石佛堂发真相资料救人,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被派出所三人将尹开魁按倒在地,致使他手背擦伤,裤子擦破。由于尹开魁不配合,他们打电话叫来了所长及两个警察,强行绑架到派出所,把尹开魁双手反铐在铁椅子上,脚被戴上脚镣,头上戴了头罩。第二天被六一零马谦、陈学增劫持到县看守所关押。

二零一五年,尹开魁被非法判刑四年,送往济南监狱遭受迫害。

二零一六年十月,在尹开魁被非法判刑四年的情况下,刘振菊一个人艰难的维持着唯一生活来源的小面馆,镇政府人员到店里来,逼迫刘振菊去洗脑班,刘振菊没有配合他们。

二零一七年六、七月份左右,镇政府人员又来到刘振菊的店里,逼她去洗脑班,刘振菊坚决不去,来的两个人说,你要不去,你在这里等着。他们走了以后,刘振菊关了店门,匆匆离开,停业一个星期。后来听邻居说,刘振菊走了以后,他们来了2车人抓刘振菊,其中有一辆是派出所的。

二零一八年七月份左右,镇政府和六一零人员又来问刘振菊还炼不炼法轮功,刘振菊说肯定炼,他们就走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