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救了我母子俩的命

更新: 2020年09月1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十五日】我是乡村大法弟子,一九九七年九月喜得大法修炼,那时我六十岁。二十多年来,慈悲的师父对我太好太好了,恩重如山、如天。因为我没有多少文化,对大法、对师父满肚子的感恩、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写更写不出来,只能请同修帮助了。

一、师父多次救了我的命

那时,五十多岁的我已经是老态龙钟了,胃病、心脏病、腰椎病、风湿性关节炎、尤其是生孩子落下的妇科病,中医西医都治过,大大小小的医院去了二十多家,都没有治好。要么,当时好了一点,转天又坏了,还会更重。再治、再治,治到后来,见了药就发怵,连饭都不想吃,吃什么都没有口味,还要吐,胃病又加重了。真是饿了不行,吃多了不行,热了不行,冷了不行,累了也不行,没有我行的,骨瘦如柴。

家里的钱都叫我治病花光了,还借了债。我想到了死,喝一瓶敌敌畏,一死了之。全家人没有同意的,还派人看着我,怕我想不开。治病,还要找医院治病。到最后哪家医院也不治了,医生也开不出药方子了,说:开这个药对那个病有影响,开那个药对这个病有伤害,人间无药可治了,只能请天上的神仙来给你治了。

医生这个话真说对了,果真天上的神仙来了。那年,我喜得大法了!修炼大法两、三个月,各种疾病在不知不觉中不翼而飞。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家里的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都说法轮大法好!我请回来的大法宝书,一有时间他们都看,都想学。

第二年的冬天,那天下午我挎着一篮子地瓜到河塘去洗,走到浮桥上,把地瓜往水里一放,身子就随着篮子一头栽到水里去了。我又不会游泳,开始还知道用手在水上扑棱扑棱,可越扑棱身子越往河塘中间漂, 水往肚子里灌。后来就听到有人恶狠狠的在我耳边说:把头往水里按。又有人说:你拽着腿,我扯着她的胳膊,用劲往下拉。还有人七嘴八舌的你一言她一语,乱糟糟的我就听不清楚了。再后来,我就听到师父洪亮的声音:这是我的弟子!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听到老伴给儿子说:把头部放低一点,把腰部垫高一点,水就流出来了。这话我听的很清楚,就睁开眼看看,用手拄着地想爬起来。可手胳膊不听使唤、起不来。此刻就听儿子、女儿说:妈妈能动了,还活着。我心想:什么还活着?我不是好好的嘛,我是师父的弟子,我有师父管,谁也管不着,我晚上还要学法呢!就这一想,我立刻坐起来了。

刚刚坐起来,肚子咕噜一响,哗啦一声水都从嘴巴里吐出来了。我见他们都愣着看我,我就说:还不赶快回家,我要换衣服,这样不冷吗?!老伴、儿女们听我这一说,才反应过来,惊喜的破涕为笑了。

晚上,邻村的两名同修就跑过来了。问我怎么样?我就把下午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大家都感动的流泪了。接下来学了《转法轮》第三讲,又交流了一会儿。我说着说着就流泪了:师父救了我,又为我偿还了一条人命债,师父太好了、太慈悲……

师父第三次救了我的命,那是十年前的事了。那时我已经不像一个大法弟子的样子、混同于常人了,心脏病就上身了,到了医院。开始在乡镇卫生院挂水,后来转到市医院,市医院不接收。那个时候我已经昏迷不醒了,啥也不知道了。转到省城大医院,省城医院一检查,说马上要住院手术,要先交十八万元钱。手术前,主治医生找我大儿子谈话,还要签字。大儿子就问主治医生:交十八万元钱没问题,能不能治的好?医生说:交钱归交钱,能不能治的好谁也不能打包票,医生治病不治命,说不定在手术台上人就没命了,保不准。

大儿子不敢签字,就把三个弟弟都找去了。这时候我清醒了,心里也明白了,但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想问儿子。没有一个儿子在身边。我就喊,大声的喊。我这一喊,兄弟四人都跑过来了。我问:你们都到哪里去了?这是什么地方?他们谁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愁眉不展。这时医生来了,就给我解释,说的还很详细。我心不慌,气不喘,全身也有劲了,翻身就下了床,对儿子说:走,我们回家!四个儿子,你看他,他看你,都不说话。我发脾气了:你们不走,我走!说走就走。还边走边说:第一步我就走错了,不该到乡医院去打针挂水:第二步就不应该听你们的、到市医院去;第三步我绝对不能再错了,回家,我要炼功。这一辈子交给师父了,全交给师父,由师父管。你们谁也管不了我!

就这样,我回家了。现在十年过去了,一毛钱没花,一粒药没吃。

二、师父救了我二儿子的命

慈悲的师父不仅管我,救我的命,也管我家里的人。我家老少四代二十余人,都明白真相,都支持我修炼,全都受益了,得到了福报。在这里其他人不说,要说的太多了,单说慈悲的师父救我二儿子的事。

四年前,二儿子在一个建筑工地上当木工组组长。人家木工下班了,他都要去检查检查质量。那天晚上,他上到五层楼,钢筋水泥板才铺上一半,脚下踩的木板突然哗啦一下翻过去了,儿子整个人就顺着木板坠下去了,情急之中他抓住了一根横梁,吊在半空中。五十大几的人,往上看翻不上去,往下看,四层多高的楼掉下去必死无疑。喊人救命,四处无人回应。他开始还能挣扎挣扎,后来就只能听天由命了,在半空中吊着。

可能那些木工见他们的组长半天没有回来,就想去工地看看。这一看不得了!组长吊在半空中,只听见微弱的声音,说救命。木工们急急忙忙从脚手架上扯下防护网,拴在钢筋水泥柱子上, 二儿子得救了。

后来二儿子说:开始好像不怎么怕,脑子里就想那些大法真相小册子上写的:明真相,得福报,大难来时命能保!后来又想:大法师父慈悲,师父能救妈妈的命,也能救我呀?我就想大法师父来救我……真正叫我害怕的是弟兄们把我救下来时,两脚一落地,身子一软,就瘫下来了。那才是真正的怕!仔细想想:靠两只胳膊悬在半空中,上不着天,下不落地,一个多小时,黑咕隆咚的一个人,吓也吓死了。大法师父慈悲呀!感谢大法师父,谢谢大法师父洪恩浩荡!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