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新修大法 精進实修兑现誓约

更新: 2020年09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我是刚来到海外一年多的大法弟子,正式加入拨打电话讲真相已经有五个月了,回首自己的整个得法修炼过程,感悟很多,在此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交流。

我是九九年之前跟着家人得法的。九九年之前几乎每天晚上都有七、八个同修一起学法,也不知道那时候自己认不认识字,读不读得懂,反正轮流跟大家一段一段地读,自己读完一段心里就很高兴,大法已经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里。后来在外上学很久没有学法,但仍然记得《转法轮》、《精進要旨》和《洪吟》里的一些内容。

那时凌晨四点钟大家就会到公园里一起晨炼,有时周末在当地繁华的地段炼功洪法,定期还有大体育场的集体炼功和心得交流。

失去集体修炼环境 掉進名利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这祥和的环境都被打破了,我也亲历了家人的被迫害以及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压力,自己年龄小,不知所措,非常害怕。直到长大了,有了一定的社会认知,才真真切切体会到当时同修们是顶着多么大的压力在坚持,有多么了不起!无限的悲壮感与敬佩油然而生。

由于在学校里,我没在污蔑大法的横幅上签字,老师不同意,家人同修借机向班主任老师讲了真相。个别老师在课堂上对我修炼大法说三道四,但由于我在学校方方面面表现都很优秀,很多同学对法轮功因此有了正面的认识,还有的同学告诉自己的家长说:“她学习这么好,因为她们家炼法轮功。”

其实那时集体学法炼功的机会就已经很少了,从踏進常人学校的那一天起,我就已经浸在了常人的大染缸里,学法跟不上,慢慢的我陷進了个人奋斗和获得常人荣誉的沼泽里无法自拔。另一方面是因为钻進了学业里,暂时减弱了残酷迫害下那颗害怕的心。特别是進入中学寄宿在学校之后,几乎全身心放在了学业上,造成了一种是自己刻苦努力学习而取得了好成绩的错觉,掉進了个人奋斗、获得名誉、争强好胜从而滋长妒嫉心的恶性循环中,只有在寒暑假期间,才会匆忙地学一点法、炼一点功。

这期间,师父点化我多次,梦中或者是在一层一层的厕所里挑来挑去,或者是忘记做作业,或者是考试很多题目不会答,遗憾的是,我都没有醒悟。自知修炼中在往下掉,以至于很长时间不敢看师父的法像,也不敢看师父讲的大法弟子做得不好将会面临的可怕后果的经文。

就这样一晃十几年,我一次次地实现了自己所谓的“理想”,达到了自己的目标,却发现这是一个无底洞,前面永远有不同的常人的目标等着我去苦苦达到,等我醒悟过来抬头一看才发现,什么都丢了,只不过捡了一张看起来还不错的个人简历而已。

正如师父指出的:“少年志满怀 崇尚栋梁才 荣名归故里 此生为何来”[1]。

从新修大法 再接圣缘

尽管如此,师父还是给了我一个到欧洲深造同时返回大法精進实修的机会。

在开始的一段时间里,我一边寻找同修,一边经历了为期将近十个月的个人实修阶段。在这十个月的时间里,我去过很多城市,甚至很著名的景点,都没有见到大法弟子设立的真相点,就连当地的炼功点,我找了多次都没有找到。于是我就让自己先放下心来自己好好学法实修。

2019年神韵晚会在欧洲巡演开始。除夕那天,我路过剧院门口,远远就看到一张大大的紫色神韵海报。竟然在家门口就能现场观看神韵,内心激动不已!之后我到剧场的票务中心买票,打算与当时不明真相的常人家人一起去看当地的第三场演出,工作人员查询了一下说:“只有第一场还有两个座位。”我顿时感慨万分:神韵演出的时间、地点和观众真真切切是早已经安排好了的!

从那之后,不经意间就能看到神韵的海报,让我又惊喜又自豪,这座小小的城市完全融進了大法的浩荡佛恩里,而这个小小的我也终于从新溶入大法中。

从那之后,我每天都认真学法,真的可以用如饥似渴来形容,每天业余时间都是迫不及待地学法、看明慧交流文章,虽然以前的记忆里也都知道《转法轮》书里写了什么,但好像从来没有真正地理解,这次每一讲《转法轮》都要看大约两三个小时,感觉每一句话都吸引着我,边读边反复回味、理解,读完这一讲就非常期待第二天读下一讲。我也终于体会到了同修经常交流的那种初得大法的感觉。因为学法入心,经常可以悟到一些法理,经常感动地流泪。

在炼功方面,特别是静功,以前从来都不是问题,大家集体学法时我也可以盘两三个小时,但没想到,这时每次盘到四十分钟,腿就疼的不行,疼到牙齿打颤、身体发抖,再加上家人帮助提高心性,每天早晨打坐都要呵斥我,身体上、心理上都很苦,但是也是因为学法入了心,每当这时候很多法在脑中一句一句的浮现,让我一心要闯过去坚持下去。两三个月之后,炼第五套功法就变的很轻松了。

这十个月的时间里经历了三次剜心透骨的心性关,直指我内心最执着的东西。第一关是针对我的求名心来的。刚刚接手的研究课题完全没有思路,進展不下去,一种知识枯竭的感觉,但是就像师父讲的那样:“人类的探索是为了技术竞争,借口是改变生存条件”[2]。深挖内心,我发现我真正担心害怕的并不是这项研究结果怎么样,而是害怕我一直没有進展的话,别人会认为我能力不行,看不上我,说白了就是怕损害自己的名誉。这是针对我的面子心、求名心来的;第二关是与常人产生了矛盾,是针对我的争强好胜心和妒嫉心来的;第三关是给不明真相的家人讲真相的过程中,家人制造的一次次心性关,这是针对我的亲情、耐心以及对大法坚定与否来的。

这三次大关每一关都是剜心透骨,因为借助大法的力量,我才能及时向内找,认清和排斥这些不好的心,既艰难又坚定地走过来,等回头一看,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所有的事情都有了非常好的结果。

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我真正开始溶入海外大法弟子的正法洪流,是在2019年10月底。周日那天我在当地公园炼功点上认识了几个月前从大陆来的同修夫妻俩。同修既真诚又热心的帮助,使我当天就進入了平台参加集体学法。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我从同修们的身上学到很多,看到自己的不足,解决个人修炼容易懈怠、容易自我满足的问题。

接着中共病毒爆发,同修与我交流:师父正法已走到了最后,救人时间紧迫,鼓励我加入RTC平台给国内众生打电话讲真相救人。在此之前,师父也通过梦境点化我:现在的形势很恶劣,我有救人的使命。梦中自己没有主动救人,可身边的众生却迫不及待地在我的背包里找寻;还有一次是梦到考试我只考了12分。我想是点化我三件事没有做全,讲真相没有做好。

進入RTC平台,起初我都是在听同修们打电话,因为之前我从来没有对陌生人讲过真相,我也不擅长讲话,口头表达能力不强,电话讲真相,对我来说是件让我没有底气的事情。

我参加了RTC平台的第四期培训,积累了一些劝三退的素材,记住了大法真相,也学到了很多与对方交流过程中的小技巧和不同情况的应对方法。

RTC平台上有很多有经验的同修,在培训材料里可以找到他们给大家分享的电话录音,平时也可以在平台上听到他们现场拨打。

同修讲真相都有各自不同的风格,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觉的哪个同修讲真相效果很好,特别带劲,就想要模仿着做。后来发现,同修各人讲出来的话,是与同修自身的性格、经历、气场有关,语气与语速是一体的,单拿同修讲真相的记录让我来讲,并不能达到同修讲的那种效果。后来我就试着从一些同修那里积累新闻或事例素材,从另一些同修那里学习与人互动沟通的技巧,从某些同修那里学习解开众生心结的思路,再从风格比较相近的同修那里学习如何叙述与表达,等等。

在平台打电话这段时间,同修们的培训、帮助与交流分享给了我很多启发,让我慢慢从零开始成长,这是凭自己慢慢摸索绝对达不到的。因此在此真诚感谢同修们!

在这两个多月的不断摸索中,心性也在不断提高,对法理以及讲真相救人这件事情也有了更深的感悟。开始的时候我把重点放在劝众生三退上,对方没有明确表态同意三退之前,我都是有意避开提到法轮功,因为那时我有个心结:担心对方不三退的话,还有邪灵控制,让对方没法正面了解法轮功,反而认为就是法轮功在搞三退这个事情。就在大纪元和新唐人网站找资料,想通过当前的形势让人认识中共的邪恶,做三退。效果也不好。通过同修的交流,终于知道让众生明白大法真相才是根本。师父在新经文中也告诉我们:“大法弟子不要随着乱象浮动,守住根本,才能看清乱象。”[3]

后来我就不再讲这些话题,而是紧跟大法的真相,反而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有些人对大法有了正面认识,自然而然地就同意三退;即使不能立即认同大法,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也很自然地可以围绕大法这个主题讲无神论的问题或者中共的邪恶,效果都很好。

一次接电话的这位先生听了三退这件事情,情绪激动的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比如共产党多好,看国内的疫情都好了,美国怎么怎么不好,美国甩锅,美国疫情怎么怎么严重等等。我尽力给他还原真相,讲清道理,但是他还是没法平静下来,这时我在心里求师父,我实在不知道怎么讲了,求师父帮帮我吧。这时很自然的我的鼠标滑停在“红眼石狮”这个故事上,我跟对方说:“先生,我今天不是要跟您讲美国怎么怎么样的,讲了这么多我也讲不清楚。我给您讲一个故事吧,听完了之后可能您就知道我的意思了。”于是我讲了“红眼石狮”的故事,讲完之后我问:“先生,您听明白了吗?”他若有所思的慢慢说:“噢,这就是说看你信不信,心诚不诚。”这位先生顿时就开窍了,我顺势帮他做了三退。

再一通电话的那头是位老先生,得知我是法轮功学员之后,紧接着就说他就相信共产党,共产党好,自己现在吃得好,喝得好,法轮功反党,不信法轮功等等。我跟他解释了一通,告诉他不是让他去反党,也不是让他炼法轮功,通俗地跟他讲了法轮功祛病健身,很多人受益了,现在很多人认为法轮功不好,实际上也就只知道有个天安门自焚,给他说了几个自焚疑点,告诉他那是共产党的栽赃陷害。听完自焚真相后,这位先生突然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说他太知道共产党怎么造假怎么陷害了,他恨死共产党了,足足给我讲了有五、六分钟。所以大法真相里的确有非常大的能量,讲大法真相本身就是最有力的揭露中共邪恶的方法。

对讲真相的主线慢慢有了清晰的认知之后,不知不觉中我讲话的语气也发生了变化。前几个月家人在旁边听我打电话时,替我着急的不行,说我气势太弱了,不会反驳对方讲话里的漏洞,话题也是一直被对方引导着七岔八岔,对方说不好听的骂人,自己的情绪还跟着波动,家人就一边安慰我,一边帮我出谋划策应对不同的问题。而时隔几个月,家人又听到了我打电话,惊喜地跟我说:“你现在的这个场真是跟以前不一样了,坚定了,以前都是畏畏缩缩的,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现在还能引导话题了呢。”我也挺高兴的,在同修的帮助下,自己慢慢能够找到讲真相的这根主线,底气十足。另一方面,也慢慢摆正了自己与众生的关系,打电话给众生不是一定让其三退,像求人办事一样,而是在一个平等友好的气氛中,使其明白真相,给对方一个选择的机会。

在讲大法真相时,除了讲培训中掌握的基本真相之外,很多同修会跟众生分享自己得法的经历,如得了不治之症,修大法后痊愈的;有亲眼见证亲人修大法得福报的等等,非常能打动人心,我非常羡慕同修们讲的这些感人的经历,对帮助众生正面了解大法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另一方面,也能感受到同修们修炼大法的那颗坚定的心。

想想自己,好像没有这种经历可以分享,这种以前不好,修炼大法之后变好了的前后悬殊对比的经历,我身上都是些平铺直叙的平常事,讲起来好像也不吸引人,甚至我也没有真正悟到这是修大法的获益。因为从小得法,身体一直很健康,就会让人觉的是天生体质好;在学习方面,因为觉的自己也没有那么聪明,就认为勤能补拙,花很多时间与精力在学习上,于是总是把自己学业的成绩归功于自己的努力与勤奋。仔细一想这个问题,不仅是严重的贪天之功,而且还有严重的不信师不信法的问题。这些想法就直接导致了自己在读书期间修炼的心不坚定从而脱离了大法的结果。

想明白这个问题之后,突然感觉豁然开朗,知道自己的一切都是从大法中来,是大法造就了我。于是,我也开始与众生分享我从大法中的获益,虽然不是跌宕起伏、绝处逢生的经历,但是众生从我对大法真诚地感恩里也能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效果也很好。

最近这段时间,受肺炎疫情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同修参与到RTC平台讲真相,培训同修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与精力帮助新手。由于人手不足,我就成了小组培训同修的小帮手,能够组织已经有一些拨打经历的同修们一起拨打。

我深知自己也是在不断摸索不断学习的过程中,还需要积累更多的拨打经验,同时我也深知大家集体打电话这个环境的重要性,对于获得讲真相的素材、互动技巧、问答的思路,增强正念以及消除自己打电话的畏难心、懈怠等负面情绪有非常大的作用,所以我非常珍惜和感恩RTC平台给大家提供的这个集体打电话的环境,也希望在这个特殊的时期,能够打好电话使更多的众生得救。

结语

回首自己的修炼路,由于迷于常人的名利中,很多年不能自拔,铸成了很多再也无法弥补的遗憾与损失。在助师正法的最后时刻,感恩师尊将我唤回,使我有机会融入助师正法洪流中,兑现史前誓愿,弟子一定抓紧时间修好自己,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谢谢同修的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观画入境〉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3] 李洪志师父经文:《理性》

(2020年电话组网络法会稿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