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尊一直看护我

更新: 2020年09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日】我是二零一四年正式走入法轮大法修炼的。从我得到《转法轮》这本宝书到我真正走進大法修炼经历了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真心感谢师尊对悟性差的我从来没有放弃,一直看护着弟子。

突遭魔难 大法显神威

我于一九九二年三月留学来到日本。对于大法在国内洪传的盛况,以及大法在大陆遭受江泽民邪恶集团及恶党残酷迫害的情况我都不太了解。

我的母亲是一九九六年就有幸得法了。她曾患有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并且眼睛也曾因工伤一只眼睛看不清东西,总是模糊的。在她修炼了大法之后,这些病症都慢慢消失了,不仅身体健康起来了,人也因为明白了很多法理而变的开朗快乐起来。母亲在亲身受益后就托人把《转法轮》带给了我,并在电话里嘱咐我一定要读。

那时我以为法轮功就是能祛病健身的好气功,我还年轻,身体健康,工作生活都很忙,虽断断续续也读了一部份《转法轮》,可是因为没有深读下去,所以书中到底讲的是什么,是怎样的一本书并不明白,渐渐的也就搁置了下来。直到二零一四年因我的人生中发生的一起大事,让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并且让我在最痛苦中再次拿起了这本书。

我有两个孩子,都是在日本出生长大的。为让他俩学习汉语,就把他俩送回了国内。没想到在读书期间发生了煤气中毒事件。那是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日星期四的早晨,当被发现煤气中毒后,叫来了救护车。可救护人员说哥哥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已经走了;弟弟也没有了呼吸,但还有一些生命症状,于是就被拉到了医院。到了医院,医生说煤气中毒的唯一治疗方法就是尽快吸高压氧,排除血液中的一氧化碳。可孩子不能自主呼吸,他们一点办法也没有!说孩子已经没法救了,你们赶快找找有没有别的医院接收吧!就这样在绝望中终于找到了一家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接收了孩子。孩子在ICU重症室,嘴里插着呼吸管子靠呼吸机呼吸。医生告诉我们:化验结果表明孩子的中毒情况非常严重,血液中的一氧化碳含量太高,体内的脏器,神经可能都已受损,救活的可能性非常小。而且没有什么特殊的治疗方法,唯一可做的就是切开喉管,把肺里的脏东西往出吸。这样孩子有可能活,但活了也只能是个植物人。问我们救不救?一个孩子已经走了,现在哪怕有一丝希望也要救活这个孩子,只要活着,即使是成植物人我们也要救!就这样在手术单上签了字。

因为已经是周末,手术就定在下星期一做。自此我就深深陷入了痛苦的深渊,我知道我应该坚强,我得挺住,在死亡线上挣扎的孩子需要我,可另一方面我无法摆脱失去大儿子的痛苦!

星期天,我母亲闻讯赶到了医院。在重症室里她对着孩子一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在母亲念的过程中,我发现孩子的眼珠动了,我说:“妈,孩子眼睛动了。”我妈继续念“法轮大法好”。

又过了一会,我看到孩子的眼睛睁开了一个小缝,并且往出淌眼泪。我和母亲高兴不已。到了第二天早上再去看他时,他已恢复了知觉,叫他时,他的眼睛也能睁开了,因为嘴里插着管子不能说话,但我们让他动动手,他就能动动手,又让他动动脚,他也能动动脚,当时想真是谢天谢地!孩子的手脚都能动。医生看到了这个情况惊讶的不得了!本来准备给孩子做切管手术的,既然孩子已经醒了,手术不需要了。

就这样,在千钧一发之时孩子躲过了切喉管的劫难。到了第三天孩子嘴里的呼吸管也拔掉了,改成插鼻管,也能坐起来正常说话了,就好像他睡了一大觉醒来一样,身体看不出什么异样。很快,他能下地自己上卫生间了。又观察了两天,医生说没发现他有什么异样,就这样第十天孩子就走出了ICU進了普通病房。

在医院里我看到了一个二十来岁的男孩子也是因煤气中毒切了喉管,结果神经受到损伤,人已经残废了,他的家人给他擦身换衣时,就会听到他因为疼痛而发出痛苦的呼噜呼噜的叫声,真是让人撕心裂肺啊!再看看自己的孩子,同样是被医生判定即使救活也是个植物人的孩子,却在短短的几天内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并且活蹦乱跳的没留一点后遗症,真的是一个奇迹!

六年过去了,今年孩子已经十八岁了,依然健健康康的!我真心感谢师尊的宏大慈悲!感谢师尊的救命之恩!

虽然经历了这些,可那时我还不是个修炼人,母亲告诉我:是大法师父救了孩子,我还不太理解。一个深受无神论灌输洗脑的人还无法相信这是个神迹。可这是自己亲眼看到的,眼前的奇迹却毋庸置疑。医生也说:“真是奇迹,从没有过这样的事,那么严重怎么就跟没事儿似的好了呢?一般轻度煤气中毒都得留下后遗症,更何况孩子的情况那么严重,简直无法解释。”

当时的我还没有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我还沉浸在失去大儿子的痛苦中无法自拔。我开始思考生死,我想知道为什么一个十五岁正值大好年华的孩子就这么走了?我想知道他走后去了哪里?我天天自责、懊悔,并开始看一些关于心灵的书籍,看佛教的书,看有关人死后的世界的书。我不知道我到底想要找寻什么。

这时我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一些异样,因为总哭,我开始头痛,痛时就像一根针从眼睛一直扎到脑后一样,眼睛也开始模糊看不清东西,视力严重下降。就在身心双重痛苦的折磨中我一下想起了法轮功,想起了母亲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也开始想了解发生在孩子身上的奇迹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这样我又拿起了那本搁置在书架上十八年的《转法轮》。

《转法轮》让我渐渐明白了人为什么会当人,人为什么会有病、有灾难,也终于理解了母亲所讲的“这不是一本普通的气功书”这句话的涵义。就这样在得到大法书十八年后我终于走入了修炼。

做真修弟子 讲真相救人

我的修炼道路也是辗转曲折的。开始时是一个人在家里学法修炼,那时连三十分钟的“法轮桩法”都坚持不下来;炼“神通加持法”时打坐十五分钟腿就疼的像断了一样;做“贯通两极法”时不断的打哈欠、流眼泪的状况持续了一年多,那时还不太懂该怎么修炼,炼功学法也没有天天坚持。母亲知道后告诉我一定要找到当地同修,溶入大法集体修炼的环境中能帮助自己提高。于是在自己摸索着修炼半年后终于找到了本地的同修。那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流浪的孩子找到了家似的非常开心。

和同修交流,我明白了要加紧学法并实修。我就不再吃自己最爱吃的生鱼片了,晚餐会喝些红酒健身的习惯也去掉了,虽然不是太明白发正念的意义,但我也会挤出时间发正念。并且开始参与到各种大法活动中。

二零一六年我终于有幸参加了纽约法会。我感受到了大法洪传世界的盛况,见到了伟大的师尊。聆听师尊的讲法,心生无限喜悦和感恩。我在心里跟师尊说:“师尊,弟子悟性这么差,您却不曾放弃我,还通过各种契机引导我、启悟我,直到弟子辗转回到大法这个家。我的修炼状态还称不上是您的弟子,但我一定努力,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在和同修共同修炼中我终于五套功法都能一步到位炼下来了。但是修炼没有一帆风顺的, 修炼状态也是反反复复的,但都在师尊的保护和同修的帮助下,走到了今天,心里万分感激。

我知道了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一定要做好三件事。在讲真相上我遇到了很大的关。我所在的城市不是旅游城市,没有真相点,而且我地只有两个同修。我们每年在有留学生考试时在考场外发真相资料,也在公民馆办炼功班,吸引了一些日本人参加,但她们都没能坚持修炼下来。我想她们虽然没能修炼下去但都明白了大法真相。我深感大法修炼是不容易的,这也更说明了大法的难能可贵,能得大法是多么的幸运。

我知道我做的很不够,很想讲真相救人,可是一直不知道该怎么做。去年开始我想我周围有这么多中国人,我就先给他们讲真相吧,都是熟人应该一说就能三退。可是我没想到当我真正讲时,我根本讲不明白,我对大法真相知道的一知半解,很难说服人家,结果说了几个大多数都没退。这让自己有了挫败感,觉的是自己修炼不够,得先修好自己才行。就这样又有很长一段时间没能走出来讲真相。

因为常人的工作很忙,又需要学习很多东西,有时就成了自己不能每天学法修炼的借口。我想打破这个状态,保证每天学法,就想起了上电话组平台。自从上平台学法后,一个人不再孤单,也能约束自己了,保证了每天都能学一讲法。由于学法炼功跟上了,我又萌生了讲真相的愿望。

刚好武汉肺炎爆发。我地在真相点讲真相的同修都拿起了电话,大家都在着急救人。我想我也要打电话讲真相。刚有了这一念,就有同修告诉我RTC平台有培训,说谁都可以参加。我想这一定是师父的安排,就这样我有幸参加了RTC培训。

通过培训我系统的了解了大法洪传过程,并且对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有了深刻的认识和了解。我感到自己脑子里的东西多起来,也增强了很多正念。但真正拿起电话时就感受到了非常大的考验。先是克服自己的怕心。开始一按电话键,心就突突跳,通话后更加慌乱,结结巴巴,没讲几句就被挂断了,感觉非常气馁。多亏了同组培训组长和同修们的鼓励,并告诉我打电话时口气不能太生硬,要像唠家常一样口气平和些,缓慢些,这样常人更容易接受。于是我在平时读法时尽量注意练习自己的语气和节奏,并多听同修的讲真相录音,渐渐的感觉好些了。我整理了自己的读稿,但当没说几句就被挂断时,我就以为是自己的切入点不好,稿件换来换去,后来培训组长告诉我要先抓住一个稿子坚持讲,直到非常熟练了溶進自己的脑子后,再换其它的,这样自己能讲的内容就会越来越丰富,也会越讲越好。

最近有一个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电话。那一天我拨通电话后是个男士接的,声音听起来比较平和,我就用一直用的稿件跟他讲夏天北方下大雪不是偶然的,窦娥遭受冤屈,上天惩罚那个地方,三年遭灾,这次瘟疫也是上天对人类道德败坏的惩罚。送您一个化名“福顺”三退保平安吧。他说他不是党员,也不是团员,我就说:“用‘福顺’这个名字帮你退队吧?”他欣然同意了。接着我就告诉他武汉小伙子得肺炎诚念 “九字真言”得救的事,然后把大法洪传和祛病健身的奇效并且把天安门自焚和活摘真相都讲给了他。他都很耐心的听。最后我告诉他当人力不可为时,遇到灾难诚心念动这“九字真言”,你就会见证佛法的神奇。

当我和他道了晚安挂断电话时,发现他好像没有挂的意思,我就问了一句:“您还有什么要问的吗?”他说:“我想问一下,这法轮大法真有那么神奇吗?”我说:“那我把我的亲身经历,我是怎么走入修炼法轮功的跟您说说好吗?”他说好。我说:“以前我跟您一样也是个无神论者,也是在共产党的无神论洗脑下长大的。”然后我就把我的孩子得救的神奇经历讲给了他,讲的过程中我眼前又浮现了当年那惊心动魄的场面,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受到了师尊的慈悲伟大,我不禁流下了眼泪。我能感觉到他也被触动了,他的声音也更温和了。我又给他讲了共产党的本质是撒旦魔鬼,后来当我告诉他希望他把这个好消息交流给亲朋好友时,他说我的朋友都不太好退,我是警察。

我知道他能把自己的身份告诉我说明他是真的听明白了,我说如果你遇到法轮功学员一定要保护他们善待他们,他答应了。这通电话共讲了二十分四十九秒。我真为这个众生得救而高兴,也为自己终于能把师父给予弟子的恩德传递给众生,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来向众生证实大法的美好而欣慰。

上平台参加培训和打电话已有十五个月了。非常感谢培训组为了培训我们付出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为了让我们能够打电话不辞辛苦做了最好的安排和铺垫,帮助我们迈出了艰难的第一步。也非常感谢技术组的同修不厌其烦的帮我调整电脑。我也终于从以前的以常人生活为中心的生活状态轉变成了以大法修炼为第一,当我不再上常人网,不再看电视后,我发现我做大法事情的时间多了,生活也更加充实快乐起来。我知道我是个悟性极差的人,没有师尊的护佑,没有同修的帮助我走不到今天。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尊!

(2020年电话组网络法会稿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