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邪恶黑窝里证实法的一段经历

更新: 2020年09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日】在二零零八年邪党开奥运会的前一个月,我被绑架了,突如其来的绑架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当时正赶上奥运会之前邪党的大抓捕,看守所里人满为患,看守所一个床板上要睡二十几个人,人挤人,就跟挤饺子似的。如果真是饺子挤成那样估计都得挤破。几天后我就真的受不了了,腰酸背痛。

一天早上起来叠被子,我一边叠被子一边跟房间里的人说:我要是下地炼功,是不是会给你们省点地方?这时一个因贩毒進来的老太太就开始骂我,说我是吹牛。她说:你以为这是啥地方,你以为是你家啊?这是看守所!我心想:我今天就炼。

等到管理这个房间的狱警上班,我就到门口打招呼说我有事情,我跟狱警说我要每天晚上在房间里炼功。她听了大发雷霆,点着我的名字大声说:你知道这是啥地方不?这是看守所,这里不能炼功。我说:我知道是看守所,我是因为什么進来的呢?是不是因为炼法轮功啊?那我要是不炼我还是法轮功(学员)吗?我要不是法轮功那你就放我回家吧!我一向是尊重你,我也希望你能尊重我的选择,我不是犯人,我没有违反任何国家法律,我被抓進来不是因为我犯法了。我修炼真、善、忍没有错。另外,我的这条命就是炼法轮功捡回来的,我原来是一身病,就是炼法轮功炼好了,现在你们把我关進来不让我炼,干脆你把我枪毙了吧。我是讲道理的,对吧?!我当时是心平气和的讲。我说:今天晚上大家都睡觉了,我就在地上炼功,既给大家省了地方了我也炼功了。她说:你不是修真善忍吗?你跟看守所作对,不让炼你非得炼,你这是忍吗?做到忍了吗?我说,我们师父讲了:“忍不是懦弱,更不是逆来顺受。”[1]她说:你得替我着想。我是这个房的狱警,你要是在我这房里炼功,看守所就要扣我的分,我就拿不到奖金。我说:那你告诉我哪个房间不扣分?你把我送到哪个房间,我也不想影响你。看守所所长办公室肯定不扣分,你把我送那去吧。我在那里天天炼功,让他看看共产党的政府哪根筋错位了,非要把我们抓進来。她看我执意要在房间里炼功,就说她要去问问所长,先让我回到房间。我告诉她晚上我就炼,她说等她回来再说。

下午四点多,她回来,把我叫出去,又问我一遍,能不能不炼?我说不能,我一定要炼。她停顿了一会儿说:你实在要炼就炼吧,我要跟房里说一下。然后把我带回到房间,站在门口跟大家说:从今天开始,(某某)就要在我们房里炼法轮功,总值班室的监控就会在咱们房里定位,如果谁在房里给我弄出点事,看我怎么收拾她。说完她就关上门出去了。这时房间里的人都不眨眼睛的看着我,那个早上还在骂我的老太太向我竖起了大拇指,叫着我的名字说:“真有你的!我还以为你是吹牛呢,原来你说的是真的啊!我佩服你,以后我都听你的!”就这样,我每天除了坐板上炼功、背法、发正念,其余时间就给她们讲真相,基本上都做了三退。

后来,我被判刑三年送進了监狱。在监狱里,每天早出晚归,现在中国大陆的监狱已经产业化了,各个服装厂的订单,都转到监狱。因为那里不用付工人工资,成本低。那里劳动强度非常大,我被安排铺兜衬,工作程序就是放一个兜面铺一个兜衬。我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在心里背法,当时会背的法也不多,反复背诵师父的《论语》。

有一天,我跟以往一样干着手里的活,突然感到心里很难过。心想我是大法弟子,因为没有做好,修炼中有漏,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被关進这黑窝天天给邪恶做奴工,不能出去救人,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这一切安排。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这邪恶的黑窝,求师父加持。这时我突然看到工作台上面有一个铅笔头,我顺手拿起铅笔头就在兜衬上写上“法正乾坤,邪恶全灭”[2],一边写一边发出强大的正念,我就把所有的兜衬都写上了“法正乾坤,邪恶全灭”,铺好兜衬被拿到熨台上用熨斗熨烫,一个犯人看到兜衬上面的字,就告诉警察了。

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当时车间里的人都替我捏了一把汗,都觉的我今天躲不过一场酷刑。那里的酷刑花样很多,挨电棍、蹲小号、上大挂等等。到了办公室,警察一边拍桌子一边歇斯底里的叫着我的名字,说我破坏生产,问我怎么办?我当时没有害怕,我笑着说不可能,我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违法的事我从来不做,就包括我進这里也不是因为我犯了法,我是被迫害的。她反问我说:“你往兜衬上写字,有这事吗?”我说:有啊!她看我答应的如此痛快。她马上大声的喊起来,你说:你写的是什么?我这时用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很郑重的说:我写的“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她当时就跟气球被放了气一样在椅子上就堆缩成一团,好像坐不起来了,有气无力的小声对我说:你回去吧!我转身就回到车间。

当时车间里所有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觉的不可思议,怎么这么就回来了?按照以往的惯例违反监规会被重罚的,我怎么没有被罚反而笑呵呵的回来了。我深深的体会到师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是伟大师尊保护了我。

还有一次,监狱要求在押人员都要写思想汇报,每人发一张纸和一支笔,在监狱里笔是违禁品,不准个人收藏,用完要收回。我们被关在一个监区里的同修都抵制说不写,也不要纸和笔。当发纸和笔的警察走到我跟前的时候,我转念一想:这不正好是讲真相的机会吗?我说:我要,一张纸不够。她问:你要几张?我说最少要五张,她就给了我五张纸和一个笔。我就把我能背诵的歌词《机缘莫误》、《梦醒》、《为何拒绝》、《慈悲》、《找真相》等都写了下来,写了满满的五张纸,都写好后车间执行员就到每个人跟前收写好的思想汇报。当我把写好的东西给了她,她打开一看,说:你自己给队长吧(主管车间的警察在那里称队长),你写的这个我不敢给队长。我就收了回来。等车间的警察来了我就给了她。她当时接过去也没打开看就放進了兜里。

第二天她把我叫到了办公室,问我:你都这个年龄了,你的记忆力怎么这么好啊?我说: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大法能使人开智开慧,身心健康,道德提升。这么好的功法却在中国遭到打压,还把我们修真善忍的人抓進监狱,你觉的正常吗?我给她讲了很多真相。她听的很高兴,临走时她跟我说等将来政策允许了她也炼法轮功。

一天,正好是周五(在监狱里每周五都要回宿舍学习)看电视洗脑,不能躺在床上要坐着看电视,法轮功学员不准盘腿坐着。其实干了一天活真想盘腿打坐缓解一下,我不知不觉的就盘上腿,而且是双盘在床上。一个宿舍值班的犯人大声叫喊,让我把腿拿下来,说不能盘腿。我笑着说:没听说盘腿还犯法啊?你上庙里看看那里的佛像都是盘腿的?你让他们把腿都拿下来,我就拿下来,要不然我就不拿下来。惹得房间里一片哄堂大笑。她就去找警察了。一会儿她回来了,就当没看见我了。

我一次次的举动让监狱里的在押人员感到我很正义,还很容易接近,说话还挺幽默的,都愿意跟我接触,一有机会我就跟她们讲真相。

修炼中的故事还很多,由于篇幅的原因就写到此吧!总之在伟大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闯过了一个个的难关,同时也证实了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忍无可忍〉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发正念两种手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