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山东省第二女子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也称王村劳教所,在劳教制度存在时,是山东省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早在二零零一年,该所就非法关押了一千多人,分七个大队,每个大队关押一百六七十人左右,全是法轮功学员,并且人数是在不断出入中保持着,后来逐渐减少,二零零四年改为四个大队,每个大队一百多人,其中曾有少数吸毒、卖淫和其他劳教人员。二零一三年,中国劳教制度解体。

原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的恶警基本上都是邪党专职培训迫害法轮功的。恶警全国到处流窜,相互学习迫害法轮功的各种阴暗恶毒手段。恶警扮演白脸和红脸两种角色,欺骗法轮功学员。在这个黑窝,经过洗脑,把好人变成坏人;学会打人、整人,就受奖、减期;修炼真善忍,却成为“改造”、“转化”的对象;这个象纳粹集中营一样的黑窝培养了一批批打手及道德败坏的人。

在中共恶党的庇护与奴役劳教人员牟利下,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全部拆了旧楼盖新楼,院内装饰的象花园一样,可围院高墙上面全是电网,把一些假冒伪劣商品高价卖给在押人员。每天除了洗脑,就是超时做奴役劳动,从早上5点30分—晚9点30分,有时至晚上十二点,甚至干到凌晨两、三点,除上厕所或半小时吃饭时间或站着干活外,其余时间都是坐小板凳,不准走动、说话。这个黑窝迫害法轮功学员致死、致疯、致残以及因迫害造成各种疾病,最常用的手段是:手铐,电棍,打、骂、罚、骗、恐吓等等等等。

对不妥协的法轮功学员,更是长时间不让睡觉(四、五十天甚至数月)、长时间站着或长时间一个姿势坐硬板凳不准动,关禁闭、关厕所、严管室、地下室(旧楼地下室大小只有一平米左右,只能对坐两个人的空间)。看管的帮凶打手两小时换一次,时间长了,他们都受不了。

冬天冰冻刺骨,夏天闷热憋气,戴手铐、电棍电,铐在厕所铁管子上或铁窗棱子上,反铐、吊铐,铐在禁闭室。不让上厕所,在桶里大小便,有时竟达四、五天不让大小便,故意让拉尿在裤子里。再加重迫害,数月不让洗刷,不让洗澡,不让洗衣服,冬天不让加衣服,夏天全身成了臭的,来例假不让换纸。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

罚蹲、罚站、罚面壁、跪搓板、打耳光、用胶带封嘴、全身捆绑,固定姿势不动,或拖或抻或拉个不停,或掐、揪、抓、拧、压、拽、殴打、群打等等,故意不见外伤,不见血痕,其毒辣手段是难以想象得到的,很多人曾因经不起这惨无人道的折磨而含泪写了“转化书”。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酷刑演示:全身捆绑

恶警为完成上边交给的任务,为达到“转化率”而捞取政治资本、升官嘉奖,他们在手段上无所顾忌,不留余地的出卖着自己的良心,断送着自己的生命。

熬过这些以后,法轮功学员仍坚定不屈者,便开始遭受漫长无休止的非人的虐待和痛苦的折磨,在精神上,承受着恶警和犯人不遗余力地无休止的谩骂、指责、歧视,排挤、侮辱、围攻等等,还被任意加期,然而惨遭此灭绝人性的摧残和迫害却不准任何法轮功学员申辩和反抗。恶警坏人还极卑鄙地扬言,你不是修炼真善忍吗?遇到什么事,你都得忍。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上述迫害手段:有的是恶警直接干的,有的是恶警指使劳教人员干的,有时也调来男恶警,用电棍一起参与迫害,也用奖励或减期手段,唆使其他人一起犯罪。恶警自称体罚都要请示领导,劳教所都有死亡名额,如果迫害死了就说是自杀,迫害疯了就诬陷你是因炼功“痴迷”,这就是他们宣传的“春风化雨”。他们使用的各种流氓手段超过历次政治运动、共产邪党迫害中国人的邪恶之大全。

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恶警恶事

二零零四年,劳教所有四个大队,每个大队有十几个恶警,现仅举三大队为例:

原三大队大队长陈素萍调离后,三大队队长换为李爱文,教导员王永红,副大队长林月珍,恶警:丁海英、闫淑萍、殷桂华、张春霞、张芳、崔红文、韩新克、宋某某。

(一)恶警陈素萍及被其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陈素萍,女,任管理科科长,二零零二年十月以前,任三大队队长。此恶警五十岁左右(其子约二零零八年,安红明在潍坊学院汽车营销北海专科六级上学)。

陈素萍善于欺骗,表面伪善,在法轮功学员面前说什么她母亲也炼法轮功。此人诡计多,奸猾、诡诈、阴险毒辣、丧尽人性、以残害人的生命来表现自己对恶党的效忠。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她迫害得精神恍惚或精神失常或身体迫害成多种疾病,至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王玉兰,五十多岁,被反戴手铐强行灌食,三年的时间基本是被关在禁闭室、地下室(旧楼)、厕所、小号,经常被打得口吐鲜血、休克、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洗刷、限制上厕所、谩骂侮辱和各种体罚。

法轮功学员宋静,女,二十二、三岁左右,北大学生,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小号、地下室,被用棍子打。恶人打时,为了不让她出声,怕被别人听见,用袜子和脏抹布堵嘴,拳打脚踢,不让洗刷,身体都发臭了,也不让她洗,因打得宋静全身发黑,恶警怕别人看见,就把她藏起来。有一阶段,每天晚上过十二点开始打,长年折磨,宋静精神恍惚、惊恐害怕。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法轮功学员朱利真,五十多岁,长时间不让睡觉、不让洗刷、罚站、面壁,被迫害的神志不清,老害怕,一位法轮功学员亲眼看到恶警毕玉勤揪住她头发,打她乳房,恶人还揪住头发,往铁架子上碰她后脑,朱利真被打得休克好几次。

中共黑狱体罚演示图:面壁
中共黑狱体罚演示图:面壁

法轮功学员张红,五十多岁,三年来,经常被关地下室(旧楼),从六大队调到三大队,和孙凯玲对换大队加重迫害。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小号、体罚、罚站、坐一个姿势不让动,动就拳打脚踢,还把大法师父名字写在纸上,放在地上,让用脚踩。

法轮功学员孙凯玲:三十多岁,和张红对换至六大队被迫害,强行灌食、反戴手铐,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关地下室、严管室,不让上厕所,拉在裤子里。

还有吴秀华、王进芳、姚秀荣等许多法轮功学员,都受到过三大队恶警严酷的迫害。

(二)恶警李爱文及被其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三大队大队长李爱文,四十五岁左右。此恶警奸诈刻薄、狠毒,亲自动手打人,体罚或唆使其他劳教人员、恶警打人,她以折磨别人为职业,丧失人性,为升官,不惜为邪党卖命,是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有多位法轮功学员被她迫害致精神恍惚或精神失常,或迫害成多种疾病以致生命垂危。

法轮功学员刘延萍,女孩,二十多岁,被关禁闭,小号,男恶警一起参与戴手铐,强行灌食,长时间不让睡觉,打骂是家常便饭,恶警林月珍打的她嘴出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法轮功学员宋秀梅,女,六十岁左右,长时间不让睡觉,迫害致高血压、心脏病、严重气管炎,多次被送医院吸氧气,仍然被强迫奴役劳动,最后出现生命垂危才被放回家。

法轮功学员刘玉梅,女,六十岁左右,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厕所、小号、地下室、罚站、面壁,用纸背割眼皮,用笤帚苗扎耳朵,用胶带粘嘴,用绷带绑在厕所铁管子上或成十字架式,强迫写东西,不写就打,几个恶警一起拳打脚踢。

法轮功学员张希美,五十岁左右,被破坏得神志不清,各种体罚仍不妥协,被关在严管班,每天坐十八小时不让动,常年坐着,一动就打,限制上厕所、洗澡、洗衣,全身浮肿。

法轮功学员梁红芝,约四十五、四十六岁左右,长时间不让睡觉,关在厕所里,脚肿得很厉害,身体出现多种疾病,精神恍惚。

法轮功学员高文美:约四十五、四十六岁,用同样方法折磨,长时间铐在厕所窗户上,来了例假,让她坐在地上,不让换纸,长时间不让睡觉,逼迫“转化”,一年多中,一直遭受迫害,强行奴役劳动,加期加重迫害。

(三)恶警丁海英及被其迫害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恶警丁海英,不让被连续非法劳教六年的近七十岁的邹平市法轮功学员卢学省大小便。卢学省实在憋不住,跑出去,被丁看见,卢学省刚蹲在尿桶上,就被她拖回。丁恶警为了不让她大小便,把她裤子和衣角缝在一起,逼她洗脑“转化”。

后记

本文写于二零零八年十二月,是法轮功学员的亲身体验和所见,现经核实,曝光原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的恶警恶事。

由于劳教所封闭和掩盖事实真相,法轮功学员所见是很有限的,不全面的,尤其法轮功学员都没有自由,特别是劳教所楼底的小黑屋禁闭室,如果没有亲身遭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讲述,别人是无法知道具体恶警用了什么体罚,被关在那里的法轮功学员去楼下,都是恶警跟着,根本不让其他人看见,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了,也无法知道是怎样死的。即使这样,法轮功学员曝光的部份事实也是令人震惊的。

原山东第二女子劳教所所长:刘长增(男)政委:王军(女)。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