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高新区公安分局筹备组组长操文卿被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湖北报道)据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八日消息,湖北省咸宁市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高新区公安分局筹备组组长操文卿涉嫌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被查,并被采取留置措施。

据公开简历信息显示,操文卿,男,1965年12月生,湖北孝感云梦县人。
2001年10月至2005年3月任咸宁市公安局温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所长。
2005年3月至2009年4月任温泉公安分局副局长。
2009年4月至2010年8月任通城县公安局政委。
2010年8月至2011年12月任咸宁市公安局刑事侦查支队副支队长。
2011年12月至2013年5月任嘉鱼县公安局局长。
2013年5月至2016年7月任嘉鱼县副县长、公安局局长。
2016年7月后任咸宁市纪委派驻市公安局纪检组组长、咸宁市高新区管委会副主任、高新区公安分局筹备组组长等。

操文卿因严重违纪和职务违法而落马。他任职期间非常卖力迫害法轮功,其迫害佛法修炼人的罪恶将带来更严重的报应。据查,操文卿从温泉分局岔路口派出所所长开始,一直非常卖力的迫害法轮功。在任岔路口派出所所长期间,法轮功学员徐玉凤的死,操文卿就是主要责任者,他已被“追查国际”发出了通告。

1、辖区内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

◇徐玉凤:女,46岁,原咸宁市装饰公司职工。二零零三年十月十一日至十三日,咸宁市举办“第一届中国国际竹文化节”,许多国家的外商前来参加,江泽民的妹妹江泽慧也来了。为了证实大法和揭露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于十月七日晚在参观旅游的主要公路沿路电线杆上悬挂“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全球公审江泽民”等大条幅,在路旁斜坡上用喷漆写上巨大的“全球公审江泽民迫害法轮功”标语特别醒目。江泽慧和省里来的邪恶头目看到公路旁的大法彩幅、喷漆,恐惧得发抖,暴怒中对咸宁公安大发雷霆,要求限期“破案”,否则全部下岗(失业)。十月九日开始,咸宁邪恶出动大批恶警,对当地法轮功学员大规模非法抄家、抓捕,当天绑架十余人。

二零零三年十月八日晚十点左右,咸宁市温泉岔路口派出所七、八个警察闯到徐玉凤家,想将她强行带走,当时派出所并没有向她的单位或家人出示任何证明,后来在她的丈夫和单位领导的一再要求下才出示工作证。她见他们来者不善,就跑到房内将门反锁。这时,她家人在警察逼迫下拿钥匙去开门,想将她带出来,她就准备从窗户顺布条滑到楼下,不幸从六楼重重地摔了下去,家人把她送到医院抢救无效。九日晚上,咸宁出动了七十至八十个警察强行将她得尸体抢去火化,毁尸灭迹。

徐玉凤被迫害致死,“追查国际”已经对此发出了通告,操文卿和宋瑞生是主要责任者。

◇王淑谦:女,83岁,原咸宁市建筑公司离休干部。她曾遭当地警察、中共人员多次绑架、关押迫害,关铁笼子,非法拘留,被监视居住等,长期遭受精神、肉体折磨和经济迫害,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二日含冤去世。

◇陶维香:女,60岁,原咸宁市咸安区人民医院医生,多次遭当地公安警察绑架,非法关押迫害,精神和肉体受到巨大打击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以至出现脑溢血症状,经多次进医院治疗无效,于二零零九年四月六日含冤离世。

◇刘爱民:女,50多岁,原咸宁市温泉建筑公司职工。多次被非法抓捕,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罚款不知有多少,两次被非法劳教,遭毒打五至七次,受尽折磨。单位也迫害她,劳教回来后丈夫与她离婚。二零零三年底被逼流离失所,吃咸菜度日,心身遭受严重迫害,出现“白血病”症状,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三日含冤离世。

◇任扩军:男,56岁,原咸宁市建筑公司工会主席。因工伤多次住院后,又不幸患了糖尿病,长期病痛的折磨,使他性格脾气变得暴躁。一九九七年住院时医生说:象这样住院无用,不能受刺激,注意休息,注意饮食才行,稍不注意随时可以导致并发症。在这种长期病痛折磨下,为了自救,一九九七年他开始炼法轮功,身心有了明显的改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单位的经常施压,岔路口派出所、温泉公安分局多次骚扰和入室抢劫,妻子陶席珍被非法劳教,他的身体日渐削弱,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含冤离世。

◇王慧元:女,50多岁,原咸宁市建筑公司职工。在修炼法轮功前,全身都是病,尤其是风湿性心脏病,折磨得她痛苦不堪。一九九四年她拖着全身疾病有幸参加了李洪志老师的面授班,从此她的疾病不治而愈,感到全身轻松。但是,自从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后,由于没有过去集体修炼的场所,没有集体学法的环境,加之她不断被恶人骚扰,精神压力巨大,她的旧病复发,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份过早离世。

2、辖区内三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

◇徐长虹:男,50多岁,咸宁市中心医院优秀药剂师。二零零五年九月在家中被恶人绑架,并被咸宁市咸安区法院诬判三年,曾先后被送到武汉琴断口监狱和沙洋范家台监狱非法关押迫害。

◇蔡慧兰:女,50多岁,原咸宁市建筑公司职工。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一年,先在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后转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三年在家中被恶人绑架,并被咸宁市咸安区伪检察院非法逮捕,她的丈夫是建筑老板,被当地恶警敲诈了好几万元钱,她仍被咸安区法院非法以“利用邪教组织破坏国家法律实施罪”诬判三年,蔡慧兰不服诬判,依法向咸宁市中级法院上诉。上诉后的法轮功学员蔡慧兰在非法二审时作了无罪辩护,当问及法官最后结果时,法官说,法轮功案子我们做不了主,要市“六一零”拍板。摄于市“六一零”的淫威,法官只好维持原判。她曾被送到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关押迫害两年多。

◇袁细宝:女,30多岁,通城县人,原咸宁市印刷厂职工。二零零一年九月一日,时任温泉公安分局副局长宋瑞生、时任一号桥派出所所长金国新带六、七个男子汉强拖袁细宝上车并非法关押到通山县第一看守所,非法行刑逼供三天三夜,暴力取证。同年十一月左右她被通城县检察院非法提起公诉,被通山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五个多月,被勒索现金一千五百元(所谓伙食费为由),腊月二十八取保候审出来。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被通城县检察院骗到通城县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通城县法院非法审理,非法诬判四年,袁细宝不服,二零零二年八月上诉,咸宁市中级法院摄于市“六一零”的淫威而维持原判。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通城第一看守所所长和医务警察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汉口宝丰路)。在武汉女子监狱里,袁细宝等法轮功学员经常遭到犯人刘宝菊、朱彩云等包夹的群殴。这些包夹人员还在狱警面前颠倒黑白,恶警就借故将袁细宝关禁闭,加重迫害。
袁细宝从监狱出来后,经市劳动局当面调解上班,几个月后就被买断,时任车间主任占木成不接受袁细宝上班。

3、辖区内24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

◇陈建平,男,五十多岁,原咸宁市煤化局法轮功学员。他曾经三次非法劳教,在劳教所遭受非人的迫害。一九九九年由于依法到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半,先在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后转到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二年,他又被非法劳教二年,先在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后转到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遭受迫害,尤其是在沙洋七里湖劳教所的“严管队”遭受特警的多种体罚折磨,身心受到严重损伤。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他被非法关押在咸宁市猫耳山第一看守所,当地恶警金国新想非法劳教他,在分别送往两个劳教所时,两个劳教所都拒收。后来,当地恶警金国新通过拉关系走后门的邪恶方式把陈建平非法送进沙洋七里湖劳教所迫害。

◇杨冬香,女,五十岁左右。温泉开发区岔路口社区居民。一九九九年十月,她被非法关押在赤壁市看守所四十五天。在这期间,狱警用多种方法残酷折磨,如四人长期连铐在一起罚跪、面壁、缩短睡眠时间等等。四十五天后非法送沙洋劳教一年半。二零零零年年中国新年,杨冬香又被转到武汉市戒毒中心,由几个吸毒犯包夹折磨,超时间超强度奴役劳动,最后被迫害得眼睛也看不见东西了。二零零四年十月二十一日晨六时,杨冬香在家门口邮政培训中心乘出租车到温泉汽车站途经咸宁市温泉岔路口派出所,以后就失踪了。其家属托人问温泉开发区公安分局人员,其支吾回避。家人几经周折,才悉知她被秘密绑架到沙洋劳教所二大队,在那里遭受邪恶的迫害。

◇陈新华,女,50多岁,原咸宁市建筑公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进京上访被花园派出所非法抓捕,由马长根、陈迪坚截回本地,并抢走了现金一百元,后被非法劳教一年,送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遭受迫害。在劳教所,陈新华被逼迫做奴工,如刷花生、摘棉花等,手都弄烂了,还不准休息。

◇陈谦,男,50多岁,原咸宁市棉纺公司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十一月,陈谦被非法关押在通山县看守所,后被送往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服教一年后,家人用了几千元钱将其买回。二零零三年八月,陈谦到岔路口派出所散发真相传单,被恶警发现后强行关押,并送往湖北省沙洋劳教所劳教二年,进行高强度的奴工农业生产劳动。

◇周克利,女,65岁,咸宁市农科所职工。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从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双鹤拘留所(当时所长张某某、刘金龙、毕明云)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在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一年半。周克利全家五口人(除周克利外,还有:熊春芝,女,三十多岁,周克利的儿媳妇。陈立群,女,四十多岁,周克利的大女儿。陈卫群,男,四十多岁,周克利的大儿子。陈益群,女,三十多岁,周克利的小女儿。)先后被非法劳教迫害。家中仅剩一个当时只有七、八岁的小孩无人照顾。孩子想妈妈的时候,就用稚嫩的小手在墙上歪歪扭扭的写上:“妈妈,我想你。”后来,周克利含冤离世。

◇陈利群:女,40多岁,周克利的大女儿。二零零零年曾经被非法劳教,在沙洋劳教所被迫害的身体尚未痊愈,刚回家不久,又于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二日被绑架至咸宁猫耳山看守所,那时她已经怀孕几个月了,恶警逼她到医院引产,恶人仍要送她劳教,她在看守所绝食抗议二十多天后仍被送往沙洋劳教所劳教。恶警把她送劳教的时候,她还在坐小月子啊!在这样的情况下,恶警仍然不放过陈利群,将她强行送劳教。在劳教所检查身体时,陈利群由于绝食抗议,身体十分虚弱,劳教所不收,温泉开发区公安分局局长宋瑞生、度志祥、岔路口派出所指导员程乐斌在劳教所大摆宴席,通过贿赂劳教所警察才勉强收下。

◇陈益群,女,30多岁,周克利的小女儿。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中旬从北京为法轮功上访回来后被非法关押在双鹤拘留所(当时所长张某某、刘金龙、毕明云)关押一个月后被非法劳教,在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一年半。陈益群从洗脑班走脱后,被迫流离失所,至今杳无音信,还被原工作单位开除。

◇刘爱民,女,50多岁,原咸宁市建筑公司职工。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三日被迫害得含冤过早离世。多次被非法抓捕,多次被非法关押,被非法罚款不知有多少,遭毒打五至七次,两次被非法劳教,一九九九年她在“一三一工程”洗脑班遭到精神迫害,后来在沙洋劳教所遭受精神、肉体、经济上的三重迫害;二零零二年她又在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遭受迫害,多根电棍电击、背宝剑等,受尽折磨。

以上非法抓捕、关押、判刑及劳教等迫害,都是操文卿迫害善良民众的铁证。他的所作所为,上天都一一的记载在账本里。如今,操文卿为邪党卖命后被抛弃,落马关押。

提醒所有国内610系统、公检法司、国安国保人员中那些主动被动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人,赶快猛醒,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想办法赎罪,给自己留条生路。

'操文卿'
操文卿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