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获新生 中共迫害入冤狱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明慧网近日报导,二零一四年四月,云南昆明市石林县法轮功学员高翠莲一家,与亲友共十六人在家中吃饭。一帮警察闯入家中,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十六人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其中周琼辉和张光奇被迫害离世。高翠莲左手臂被警察拧成“螺旋式粉碎性骨折”,与大妹高翠芳、弟弟高夸柒、小妹高琼芳,都遭非法判刑入狱。

高翠莲23岁时得了重病,进行性肌肉萎缩。医院束手无策,医生断言最多能活两年。一九九八年,高翠莲有幸修炼法轮功,努力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至今二十多年来再没吃过一粒药。虽然不能走路,却比以前更年轻、更健康快乐。只因为坚持信仰而遭中共迫害,高翠莲一家四口同入冤狱。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让无数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家庭经受了锥心泣血的痛苦。历经二十一年,中共迫害仍未曾停歇。据不完全统计,仅今年上半年,至少5484名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其中39人离世、132人被判刑、5313人被抓捕骚扰。

高翠莲修炼法轮功而喜获新生,却遭中共迫害致家庭破碎。类似例子,俯拾即是。

河南省洛阳市洛宁县东宋乡陈家三兄弟:老大陈跃民、老二陈少民、老四陈孝民,坚持修炼法轮功,努力提升道德、做好人,他们三人相继被中共警察绑架构陷而迫害离世,现在家里还有七十多岁老母亲和老三相依为命。陈孝民遭郑州市新密监狱迫害致骨瘦如柴,今年三月十日含冤去世,年仅五十一岁。

陈孝民曾经在河南省劳教三所遭受酷刑,被警察贾子刚、刘天勋、徐水旺三人亲自“上绳”折磨,用电棒电击全身。“上绳”此刑罚极其残酷,是拿细尼龙绳将人用特殊的方法捆绑,把两手反背捆起来,往上拉得能挨住脖子,绳子紧得勒到了肉里,一动也不能动。一次半小时,不断地紧绳子,半小时后松开,紧接着再绑,绑一次为上一绳。此酷刑可导致绳子深勒进肉,双手失去知觉,难以恢复。

高翠莲一家四口与陈少民三兄弟的遭遇,是千万名法轮功学员无辜受中共迫害的写照。警察滥施酷刑、加害善良民众,罔顾基本人权,让世人看到了中共灭绝人性的真面目。其实,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严峻程度,远不止于此。长期关注迫害的细心读者会发现,明慧网经常出现许多像高翠莲的残疾人遭受迫害的讯息。

湖北省京山县残疾妇女尚齐凤,曾是个苦命女子。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去掉了怨恨心,原谅了丈夫的过错,家庭和睦了。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尚齐凤被绑架关押十次、非法抄家八次,被警察拳打脚踢凌虐,电棍电、警棍打、罚站军姿、搧嘴巴子、抓扯头发、不准坐椅子、不准上厕所、不准睡觉。

警察还唆使吸毒犯殴打尚齐凤,用铁簪戳她、拧她的肉。尚齐凤被强制洗脑,也遭受警察和犯人性侵等迫害。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尚齐凤被非法判刑四年,她的眼睛被打坏、残疾的右手修炼后康复了,在监狱又被打脱臼致残,腰部也被拖把打残。“六一零办公室”强逼尚齐凤的丈夫与她离婚(威胁说不离婚,不给他办低保),致使尚齐凤的丈夫在惊恐与悲愤中于二零一四年含冤离世。

另一位残疾修炼人王新春的遭遇,也让人一掬同情之泪。三十四岁的黑龙江伊春市法轮功学员王新春,原本四肢健全、身心健康。二零零二年一月,公安局长崔玉中和派出所所长王维指使警察,从火炉上拿起热水壶往洗脸盆倒热水,把王新春冻成冰的双脚放入热水中(按照常识,这样做会造成严重的冻伤、肢体残废)。经过几个月的溃烂,到该年十一月,王新春的双脚完全脱落,造成终生残疾。

即使已经被迫害的双腿残废,警察仍然不放过王新春,把他连人带车踢进二米多深且有石头的深沟里。恶人王凤全继续殴打王新春,致使王新春鼻子出血,头两侧、颈椎、前胸、双肩、后背等多处受伤,本已康复的残腿又出血了,轮椅车被摔成了S形。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残疾人因为身体的缺陷,被视为弱势群体,理应受到政府的妥适照顾、社会的同情和保护;修炼法轮功的人,因其品德高尚,是社会稳定的基石,更该获得政府的支持、社会的尊重。中共却如此残酷迫害修心向善的残疾人,根本断丧人性、泯灭天良。

中国有句俗话:欺负残疾人缺德,欺负善良人有罪。邪恶之徒一再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轮功学员,残害修炼佛法的残疾人,可谓犯罪加缺德,无耻又残忍,被民众唾弃,天理也不容。让人看清了在中共统治下,是非善恶一概反转,世道彻底颠倒崩解。

谎言可能欺骗世人于一时,漫漫黑夜终有尽头。随着真相广传,越来越多的人们已经认清了专擅“假、恶、斗”的中共如此邪恶。疯狂迫害无法动摇正信,恶徒猖狂岂能长久?历史已经证明,中共无法撼动这群实践“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只是在迫害中毁灭它自己。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