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赐予神笔 挥毫证实大法

更新: 2020年09月0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七日】一九九七年,我喜得法轮大法修炼初期,屡次梦见:皓月当空,碧空如洗,硕大的金字星罗棋布,可惜我一字不识,也未参透天机。回顾二十多年修炼历程,方才迷中醒来,原来师尊早赐予神笔,让我用文字来证实法。

从去年开始,在师尊的点悟下,我拿起神笔,经常写证实法的文章。今天,我把写文章、帮助同修改稿子过程中,在法中升华提高的心得体会,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们交流。

一、拿起神笔证实大法

多年来,我一直是面对面讲真相救人。去年春天,师尊巧安排,认识了A同修的母亲梅姨(化名),梅姨与我颇有缘,她给我讲了几件她和老家同修不平凡的修炼故事,我很想把他们的修炼故事写成文章。由于人的观念障碍,认为写作水平有限,怕写不好,白费劲,缺少自信,几次提笔,都未成文。

去年初夏的一晚,我梦到参加考试:考试时间快结束了,考生多数匆匆走出考场,我还未完成答卷,心里急。试卷只剩下最后两页,上面印着各种各样的花朵,要求描写花卉,借物喻人,用一支笔芯认真的写下:“父亲在花坛里栽下五颜六色的花朵。”

这时,监考老师進来,她环视考场剩下的几个考生,满意的点点头说:“就你们几位是最认真参加考试的!”微笑着走了。我放下急躁心,认认真真的继续答题,一会儿醒来。

第二天,我与A同修一家人提起梦境,大家都认为是师尊点悟,让我用笔写下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我联想起师尊诗词:

“莲 元曲

万朵净莲我栽
严寒傲雪齐开
天晴满园春来
仙枝百态
香风沁飘天外”[1]

我悟到:正法到了最后的时刻,我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赶紧拿起师尊赐予的神笔,描述法轮大法修炼人的故事。通过叙述修炼者真实的故事,让众生明白法轮功的真相,早日脱离中共的枷锁,三退保平安,记住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为自己的生命选择光明的未来。

修炼路上的每一步,师尊都为我做了最好的安排。近两年,由于婆婆病重不能自理,白天侍奉婆婆,外出讲真相救人的时间少了。师尊点化,我领悟到了,利用目前修炼的环境,白天除了侍奉婆婆,还要抓紧时间多学法。晚上可以写证实法的文章,同样可以讲真相救人。

首先,我放下人的观念,不求文字华丽和写作水平,真实的写出了梅姨一月之中三次闯“病业关”的修炼故事。梅姨面对“面瘫”“吐血”“蛇盘疮”的病魔,她信师信法,坚定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正念正行,成功的“连闯三关”。由此,亲朋好友都佩服的说:“不打针、不吃药,炼法轮功病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文章发表后,我有信心了,觉的自己能够担当此重任。

一天,A同修父子谈起农村老家同修出车祸的事,同修当时“头盖子都掀瓢了”,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事情过去两年了,乡亲们提起此事,还津津乐道。A同修说:“这个事在俺家乡影响可大了,这是证实大法的好题材,可是大伙儿都不会写,大姐,你写写吧。”我欣然答应了。我仔细的了解事情的经过,利用两个晚上写出文章,让更多人了解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二、整体配合 共同精進

不久,梅姨见到我高兴的说:“这么多年,俺家乡的同修这是第一次和明慧网联系上了。以前写过几篇文章都没发表。这回大伙儿可受鼓舞啦!”梅姨还邀请我到她的家乡某地去一趟,让我见见当地的同修。此话正合我意,我正想搜集更多修炼人的故事。

我来到几百里以外的某地,汽车刚進梅姨的家乡,我莫名的泪流满面,百感交集。我想起师尊的话:“旧势力用火与血建立起来的邪恶没想叫大法走出来。你们凭着坚定的信念,凭着来世的神圣誓约,凭着生生世世亲缘,凭着对大法理性的认识,同时凭着大法给予你们的正念与法力的根本保障,你们走过来了!”[2]

我想:今天,我来到此地,必有因缘,定有使命。果然,我和当地同修虽然初次相见,却一见如故。千年的等待,万年的期盼,大家缘聚今朝,为的是共同精進,完成使命,兑现誓约。

在那里,我遇见一对耄耋老人,鹤发童颜,神采奕奕。女同修说:“我和老伴虽然都是快九十岁的老人,但是我们的心可不老,我们一心为了众生能够得救,不管遇到多大的风险,都要以大法为准,修好自己。”

男同修说:“我们觉的做证实大法的事,是师父赋予我们的荣耀,是我们神圣的使命,责无旁贷。做这件事,我们能行!敢当!”

我了解到,这一对老同修在修炼中,他们一贯严格要求自己,在与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中,特别是在面对邪恶甚至面临被迫害的危险中,从不退缩,尽力保护同修。后来,我把他们的修炼故事也投到明慧网,证实大法的威德。

碰巧,那时,老同修夫妇又遭到当地警察和村委会的干扰。A同修把明慧网上的文章打印后,及时捎给老同修,老同修夫妇备受鼓舞,他们高兴的说:“咱都上了明慧网了,这回更得走正、做好呀!”老同修彻底的否定旧势力迫害,慈悲与威严的对待警察,正念正行。不久,邪恶的干扰就清除了。

随后,某地的同修和本地的同修,把以前和现在未发表的交流文章陆续捎来,让我修改,有的四、五千字,有的一、二百字。我觉的能为同修修改稿子,是整体配合、共同精進的大好事。我用心修改,多数都需要重新编辑,我尽量保持原意。遇到内容不完整的,我就让同修捎信补充。修改之后,都投给明慧网,在师尊的呵护加持下,一篇篇证实大法好的文章都发表了。同修们看到自己的修炼故事登上明慧网,无比的喜悦,更鼓舞他们在法中更精進。“修在自己,功在师父。”[3]其实这一切都是师尊在做,都是师父有序的安排,我们得到的一切成果都是师父给弟子们的恩赐!

后来,我鼓励身边的同修积极参加法会投稿,告诉他们放下学历高低的观念,写文章不要胆怯,这是证实大法,给世人讲真相,做救人的事。平时你怎么讲真相,你就怎么写。A同修和他家乡的几位同修也开始拿起笔,写交流文章,不久,他们的文章在明慧网发表了。梅姨高兴的说:“原来觉的明慧网在外国,离咱这里很远。现在觉的离的很近了,今天联系明慧网了,没几天就给回信了,真喜人!”

三、修心去业 法中升华

去年正月里,我又连着写了几篇稿子,想在过年前写出来。由于连夜赶稿,凌晨一、两点才休息,学法、炼功、发正念都没跟上,做事的心起来了。另外,也不注意修心了。

当时,婆婆得黑白天轮流侍奉,大姑姐和小姑子总是说身体欠佳,让我们夫妇多值班,这样就占用我很多的时间,干扰了我原来的计划。“为私为我”的心悄然而生,明知怨恨心、争斗心都是旧宇宙的理,是后天形成的人的不好的观念,却没有及时的清除。业力上来了,有十多天,左小腹有一个痛点,皮肉跳着痛。后来,左大腿皮肉象电疗一样痛,晚上睡觉都痛醒了。

这时,首先要求自己静心学法,多发正念,增加炼功时间。然后,不断的向内找自己,正念清除“为私为我”的各种不好的心,连根拔起,用法纯净自己。清除对大姑姐和小姑子的怨恨心,设身处地的为她们着想,她们都是六十岁左右的人,身体都不好,侍奉婆婆是很辛苦的事,对她们来说的确很不容易。我是修炼人,应该高姿态,不应该计较个人得失。

师尊讲:“修炼中无论你们遇到好事与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为那是你们修炼了才出现的。”[4]我想遇到身体上的痛苦,不管是消业也罢,还是出功能啦,我就把它当作好事来看待!

真是“观念转 败物灭”[5],瞬间,心里一下子豁然开朗。大法弟子时时刻刻都走在修炼的路上,一切都是师尊安排的,有师尊管着呢。我就只管修好自己,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

晚上,我一只手按着肚子,一只手打字,忍着疼痛坚持写文章。其实写文章的过程也是一个向内找、提高心性的修炼过程。第二天,持续十多天身上的疼痛感完全消失了,是师尊又给弟子净化了身体。

四、学好法 走正路

今年初夏,一对同修夫妇邀我来到他们的故乡,那里有几位同修给我讲了他们的修炼故事。同修们的修炼体会令我受益匪浅,能够认识这么多精進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十分荣幸。我满载着同修们精彩的修炼故事回到家。

事先我与其他同修有约,我必须在十来天内完成六篇文章。师尊给我开智开慧,我就像参加高考前的冲刺,争分夺秒,在十来天里,写出六篇同修的修炼故事,随着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向世人证实了大法,也及时把六位同修的修炼体悟和经验呈现给全世界的同修借鉴。

这时,有约的同修却遇到病魔侵扰,这位同修过去对我帮助很大,我对同修的情迟迟放不下,那一段时间,有做事心,不够纯净。有一次,在去探望同修的途中,差一点让邪恶钻了空子。

随后,我认识了一位外地同修大姐,她很会在法上交流,也很注重心性的修炼,她特别谈到对“空”和“无”的认识。当时,我觉的大姐的话很新颖,有独特的见解。在几次交流后,我就把她的修炼故事写出来了。在文章的最后,我直接把大姐交流的几句原话写到文章中,认为真实,保持同修的原意。文章投到明慧网以后,迟迟未发表。后来我写的文章都发表了,只有写大姐的文章没有发表。此事引起我的重视,我回头看文章最后引用大姐的原话,用师尊讲的大法去对照,我吓了一跳,这不是曲解了大法嘛。

我感到很惭愧,因为自己没学好法,法理不清,竟然犯了这样的错误。我通过静心学法,反复学习师尊在《精進要旨》中《何为空》的经文,法理清楚了,清除了曲解法的因素,在法上归正了自己。然后,我找到大姐交流此事,大姐很快认识到自己对法理的曲解,并且虚心的在法上归正自己。

这一年多来,我利用写文章去证实大法救人,师尊不断的加持和鼓励弟子,真是路越走越宽,越走越成熟。今后,我要谨记师尊的话“大家把剩下的事做好,用你无悔的修炼过程走向未来。”[2]

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莲 元曲〉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加拿大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会〉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新生〉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