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给“依赖心”市场

——从同修被迫害谈依赖心的危害

更新: 2021年01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四日】前一阶段我地多名同修被绑架并抄家迫害,至今还有几名同修没有回来。此次被绑架抄家的同修中都有一个共同点:体现在一个“大”字上。要么是大而全的资料点,要么是大型资料点,或大型学法点。用同修的话说:这次被迫害的同修都是当地的精英,可以说个顶个的都是好样的,可为什么偏偏是这样的“精英型”的同修被迫害呢?从修炼的角度,从大的资料点和学法点的形成来看,我觉的依赖心是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依赖心最大的危害就是造成被依赖的同修压力过重 修炼状态下滑

被迫害的同修A,家里除了自己开花外,很多做别的项目的同修也把自己开展的项目资料往她那儿送,一来二去的,一个“大而全”的资料点便形成了。缘由是很多同修都和她熟,知道她做事能力强,资料能快速周转出去。而且资料全面、充足,要啥有啥,来拿资料的一般都不会空手。这里没说不能送,关键是你最好知道她的近期修炼状态,酌情酌量的去送,你还可以根据掌握的情况开辟新的通道,尽量帮同修缓解压力,所以我们做事时的基点和修炼的状态就很重要。在她出事两个多月前,有时学法书差点掉下来,发正念频频倒掌。由于以前说过她很多次,这次我并没主动去劝,而是叮嘱身边的同修去提醒她,我的私心、同修情和那种“说了也不管用”的观念障碍了我,也害了她。

很多同修对同修B的评价就是:能干、没私心。没私心固然好,可能干仅仅是表面,修炼不是比做事,比的是心性。身边的同修还羡慕她,认为自己和她差的太远。找她要资料的人多,要的资料就多,她的机器就上的多。她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机器多了,这个坏了还有那个,保证机器能如数运转,也能保证资料上的需求。她的资料基本都是用大袋子来装的,谁来要资料、要多少资料她都能提供。就像同修说的:她很无私,想自己想的很少。但是她的时间被大量占用,体力精力都达不到,修炼状态每况愈下,从上次被迫害回来,只要发正念时打坐只几秒钟身体就歪向了一侧,接着就倒掌,出事前略有好转,也只是五分钟内前两分钟还好点,后面依然如故,大家想了很多办法也是见效甚微。

依赖与被依赖是一种互存互害的关系

同修A由于事务很多,做的事每天都太多太集中,又要往乡镇送资料,又要找回昔日同修,又得组建和维护新学法点,日程排得满满当当。家里的资料也是一堆堆的,她是放下这个拿起那个,很少见她有闲着的时候,经常晚上休息倒头便睡在了沙发上。忙不过来的时候,谁来她家只要有时间她就叫着一起干。可是对事情的包和揽,使身边的同修就被罩在你的光环下做事,从某个角度上讲他的上升空间无形中被你压制住了,而你对他的揽和护,也就形成了他对你的依和赖,它们相互作用,发挥着不好的反应。有一次,我去同修A那有事,她也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准备吃午饭,这时一个同修来拿资料,呆的时间不长,拿了资料说了几句话就走了。同修A对我说:你看,刚進家还没吃几口饭,已经来三波人了。听了她的话,我就感到同修太不容易了。

有一次同修B留我吃饭,吃的是南瓜煮苹果,我从没这么吃过,就问这是怎么个吃法,她说这样吃南瓜当饭,苹果当水果,饭和水果一块都有了,节约时间。我听了心里真不是滋味,为了能让同修按时按量,甚至超量的来拿资料,在吃上她都动了脑筋,有时夜深人静发完晚上正念后,她还会做一到两个小时的资料,真的很辛苦。想想来拿资料的同修,你是又省时省力、又省事省心,可你想过同修的付出吗?自私换来的代价不高吗?你的依赖使同修陷入了一种循环往复的繁杂的事务当中,我不想把同修比喻成已经转起的陀螺或上紧了发条的钟表,只会机械般的运动着,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做事,心沉静不下来,可身边就真的没有这样的人吗?

同修D为人正直,正念很强。据说他家的学法点高峰时多达到十四、五个人,而大部份同修有个说法就是:他正念强。这个正念强的背后是不是就有去他那学法就有保障,就安全的执着心呢?有没有依赖的因素呢?人多就嘴杂,心性高低在不同层次中,学法前就有的同修不修口,竟扯一些没用的;有的还在学完法后没聊够,就站在同修家楼下继续聊,根本没有考虑同修和学法点的安全。我曾建议他把学法点一分为二,杜绝学法前唠常人嗑。他不赞成这样做,他说撵谁是呢?我说不是撵,而是问问有条件的同修愿不愿意再建个学法点,分一些人出去。他说:不用了,先这样吧。我知道同修这样做是在圆容这个场,是慈善之举,是心性提高的表现。可同修啊,你想过没有,你提高了,你们这个小组提高了吗?后来学法点因出事就解散了,听说有的又组建了新学法点,有的就不敢登门了,有的干脆就在家自己学了起来。

被依赖者滋生的自我强大而顽固

有一次我和同修A大姐说:我真希望有一天你能够停下来,倒不是让你歇歇,而是你有了时间可以静下心来想一想什么是修炼、做事能不能代替修炼、什么是大法弟子、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最后这段路该怎么样走好。姐只是苦笑着对我说:这些事我不做,谁做?我也知道,身边的同修像大姐这样能干的真不多,可带动身边的人一起做不是更好吗?一旦自我形成后,即使倒掌这么严重的事,常在她身边配合的同修都不能提,一提就炸,非但不听,理由还一大堆,反过来指责同修,硬说同修这样说她是给她空间场加不好的物质,同修劝慰的话就不愿听也听不進去了。

个人觉的:有时候学会拒绝也是一种善意的表现与铺垫。我曾问过同修B,我说:你有拒绝过同修向你要资料吗?她回答说:没有,怎么可能拒绝,都是同修,同修有需要,当然要挺身而出。是,你是挺身而出了,可是你想过没有,机器太多你能顾的过来吗?你的功能带动那么多机器吗?要是带动不了,你能保证资料的数量,你能保证资料的质量吗?有时看她手忙脚乱的,经常出废品。况且多并不代表就是好,做事和修炼哪能是一回事。要知道拒绝同修是件很难的事情,尤其是当你认为这件事情是对的时候。不拒绝可以,但是时间得合适,精力得允许呀!依赖和被依赖都是执着心,背后还跟着个“情”。师父说:“有心不是悲”[1]。有人心就有是非,有人心就有情在,人情在就不好拒绝。

这些年三番五次的她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不听劝也是出了名的,出来后就想着珍惜点时间,紧往前赶。一开始我们还商量,先让她一段时间内静心学法,等心性上来了,再给她配机器。可是没几天的工夫,她自己就背着我们私下里把机器配上了,还不止一台,不久她家里就成了“小型加工厂”了。同修也劝过很多次,基本上都被顶回来了,她的做法基本就是:你说的都对,我就是不改。自我的心在那儿撑着,表现的很强大。

依赖心也能助长其它执着心的产生

依赖心也能助长其它执着心的产生,表现明显的就是怨恨心。随着工作量的增加,同修A的压力越来越大,交流中流露出了种种的怨气。对不合她心意的有意见、对安排事情不周到的有意见、对不配合她的也有意见,有时借题发挥,说话激动,自我的心慢慢膨胀。有时我就在想,换作是我在那个环境下又会发生什么呢:你看这多好,谁来都行,高兴而来满意而走,谁来都不空手,会不会生出显示心和欢喜心;资料没送来或送的不够有没有着急心;资料没送出去,积压多了有没有顾虑心和怕心,又来了同修送资料有没有埋怨心、面子心。看看我自己,顺着深挖下去,很多执着心都会产生啊!

被绑架的C同修,通过交流了解到,回来后一个最大的表现就是怨恨。怨恨别的同修给他安排这安排那,怨恨安排他事的人为什么自己不去做,而他出于面子又不好拒绝,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这种不情愿的被动的做法,结果能好吗?常人还说:强扭的瓜不甜,个人认为:强求强为都不符合法。我就想问问同修,说个:“这事我做不了”,或“现在手头事很多,能不能给别人做”,或“等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过几天行不行?”这样的话,这样说很难吗?另外,安排事务的同修你有问过同修:这样好不好,行不行,问过同修有什么困难没有,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过吗?

曾有一个同修,我和他商量希望他多上一台机器,一台坏了还有那台,两台好处多。他直截了当的就把我回绝了,他说他心性不够,我也没再说什么。直到今年他又上了一台机器,见面后他对我说:心性到了,我也敢上机器了。说实话我心里还挺替他高兴的,毕竟心性提高了吗。师父说:“这一个理,有人一下子就认识了,而有人是慢慢悟到、认识的。怎么悟还不行啊?一下子认识到更好,慢慢悟到了那也行,不都是悟了吗?都是悟了,所以哪个也不错。”[2]

结语

我们找执着心容易,但找到执着心背后的观念就难,而去掉那个执着心及其背后的观念就更难。有的时候我们认为的不行,不是真的不行,而是没有努力去做到,没有用心去做好,可是不做到又怎么能行呢?师父不是讲“做到是修”[3]吗?比如说开花吧,如果几年前,你就迈不动那一步,但如果那时那步迈出去了,是不是现在也做得很顺手了呢?如果每个人都能想着对方、圆容整体、突破观念、放下自我,这样大的资料点,大的学法点就没有生存空间,大量的事务就不会老是压在几个人身上,没有了依赖心,邪恶怎么能利用依赖心来迫害呢?

摆在我们修炼人面前的每一颗心都是一堵墙、一座山,冲过去就是一片天,冲不过去就是一座山。不止依赖这一颗心,妒嫉心、显示心、做事心、面子心等等都是害人的东西。你每给这颗执着心多大的市场,就增加了你多大的修炼难度,甚至更多。不给依赖心市场,不给每一颗执着心市场,才是修炼者头脑中时刻要想着的事情。

浅见拙识,不当不足之处,还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