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修心的经历

更新: 2020年12月2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因二零一五年的病业关没过好造成失明,二零一六年开始,我学法的方式就是母亲读法,我听。知道大家都在背法,我也开始背法。但从去年下半年,被亲情带动,学法受到干扰,背法受到严重影响。

母亲给我念法,我背法,我总是背的很慢。这时我就感觉到母亲的语气变的着急或不耐烦,我的心被亲情带动着就在心里想:“母亲这么大年纪,帮我念法,我还背的这么慢,算了,别背了,让母亲休息休息吧。”表面上好像是体谅母亲,放不下对母亲的亲情。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的心,就是不愿面对母亲的不耐烦,每当母亲说我背的不好、不认真时,我就不爱听。每天如此反复,背法的進度大不如以前,期间几次想要放弃。

过了一段时间我意识到这是自己的不让人说的心在作祟,是干扰,不能放弃背法,就再次坚定了背法的决心。这时,每当母亲说话的语气让我感觉她在着急、不耐烦时,我大多数情况下不为所动,坚持背法。有时也会动心,但马上就正念排斥自己不好的想法。就这样经过几天的时间,母亲再没有了之前的情绪和急躁,接下来的背法又顺利了。有时过心性关,或做的不好时,背法又慢下来,这时母亲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有情绪,反而不让我着急,让我慢慢背,直到我背下来为止。我悟到,是我找到了对亲情的执着,把不让人说的心放下了,母亲也发生了变化,没有了那种为我着急的情绪了。

因为失明导致我不能走出去做救人的事情,我只能在家发正念。二零一六年同修遭受迫害,邪恶也找到我家,只是没有绑架我。当得知有几位同修都被绑架时,我心里很着急,又没有其它方法帮助同修,只能是在家发正念加持他们。从那天起,除了每天四个整点发正念以外,我每天晚上加一次连续一小时的发正念。没几天,听说案件从市里转到县城老家的公安局了,我就发出一念:一周内,让邪恶立即释放同修!

一天在外散步时,面对公安局方向,我边走边发出一念:“铲除和灭尽里面的所有邪恶因素!”随即眼前出现一个景象:一个圆桌前围坐一圈穿黑色衣服的人,他们都是邪恶势力的代表。我发出强大的正念,他们就都倒下了。后来听到消息,同修们真的都在一周内回家了。这事更加坚定了我发正念的信心。

直到现在我仍然坚持每天多加一小时发正念。发正念的同时加上一念:“清除世人背后干扰他们听真相的邪恶因素。”这样大法弟子在讲真相时,能帮助世人更容易得救。

在我现在的情况下,我多学法,加强正念,多发正念,是我能协助同修救度众生的最好方式。

女儿去年结婚了,全家人对这桩婚姻都很满意,因为对方也是大法弟子的家庭。我心里感觉很是安慰,认为把女儿托付给同修,我完全放心。

结果却没能让我如愿。结婚前后发生了一些不愉快,同修的做法如何欠妥我都没有计较,反复的找我自己,认为是利益心没去。直到今年女儿怀孕,因为我不能照顾女儿,正好亲家退休,我以为她能照顾女儿,就求助于她。我当晚给她打了电话,当时她正在忙,说一会给我回电话,可等到晚上八点半也没等到她的电话,我又给她打了一次,她没有接。第二天一早八点半给她打电话,她依然没接。直到中午十一点她给我回了电话。在电话中,跟我数落了女儿诸多的毛病,说妊娠反应是女儿太娇气了。我知道女儿的真实情况,并不像她所说,但是现在只有她能帮女儿了,对于她的说法我不敢帮女儿澄清,只是一味的说着麻烦她帮忙,她满口答应,让我放心,但实际上她只在家给女儿做了一天的饭。第二天,女儿一早就回家了。我很奇怪,女儿说婆婆有事,今天不在家,就只能回来吃饭了。此后女儿再不提去婆婆家吃饭的事。我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我对她婆婆产生了怨恨心。女儿作为同修,很多事情都严格要求自己,对婆婆也孝顺,不像现在的年轻人那样。正因如此,我心里更不平衡:我女儿如此优秀,她为何对我女儿这样!我开始用常人的观念对待她,加上女儿妊娠反应严重,搅的我好几个晚上辗转难眠。

一天帮女儿梳头,梳子一下断开。当时没多想,第二天师父的一句法出现在我的脑中:“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我一下悟到是我对女儿的情该放下了。正好有位同修来跟我切磋,我才想起向内找,找到怨恨心、争斗心、亲情、自我……最后找到是我还有常人的观念,这常人的观念让我的这些人心执着不放。悟到这里,我下决心正念清除这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

再想到亲家,我不再感到不平衡,也不再怨恨,相反能发自内心的感谢她,正是她让我找到了我的这些人心,提高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