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放弃?

——吴桂芬、伍群、覃小兰的遭遇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十七日】吴桂芬、伍群、覃小兰,生活在不同的省份,有着完全不同的工作背景,然而他们的生活轨迹却被一场迫害交织到一起。迫害中,他们和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一样,都表现出一个共性,那就是:绝不放弃修炼。

吴桂芬
明慧网近日报导,天津市南开区法轮功学员吴桂芬,数月来多次遭到嘉陵道派出所警察以所谓“清零”为借口,上门骚扰、威胁。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六个中共警察到家中强迫她签字。吴桂芬严词拒绝,警察恼羞成怒,威胁她:不签就把你关起来!警察的恶行给吴桂芬的失明丈夫造成极大的精神压力。

话说一九九九年十月,吴桂芬曾患淋巴癌,数次手术与放化疗后,舌头被切去三分之二,头发全部脱落,吃不下、睡不着,体重只剩七十斤,只能靠止痛片忍受煎熬,医师说她活不过两年。吴桂芬出院后,看完亲属送来的《转法轮》后,明白了遭逢不幸的根源,知道了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才会改变人生。

从那时起,吴桂芬严格要求自己,坚持学法炼功,修心向善。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她的体重便恢复至一百多斤,舌头长出了一部份。医生检查后发现,癌细胞奇迹般消失了!

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在中国传出,因为祛病健身的效果显著而广受中国大陆民众的喜爱。修炼让个人重获健康、提升道德,而政府和单位则节省了大量的医疗开销。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却开始动用整部国家机器,开始了对法轮功的公开迫害。历经漫漫二十一年,迫害仍未停歇。二零二零年底数个月来,中共更在全国范围内对法轮功学员实施所谓清零行动,以各种名目逼迫法轮功学员在“三书”(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上签字。如果遭到拒绝甚至恐吓说:不签字,让你消失就消失。威胁再不签字就绑架、送洗脑班、送看守所、判刑、不给养老金、子孙都受牵连等。

法轮功给了吴桂芬第二次生命,而中共却逼迫她放弃使她重获新生的信仰。吴桂芬的遭遇让人不胜唏嘘,让周围人看清了在中共统治下的是非反转、善恶颠倒。二十多年来,因修炼法轮功着人数众多,类似吴桂芬的实例俯拾皆是:

伍群
法轮功学员伍群,原是重庆陶瓷工业公司卫生所医生。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一个月,折磨他三十六年的严重鼻炎、胃炎、关节炎和失眠都痊愈了。他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技术上精益求精,药价公开透明,童叟无欺。家人、亲朋、好友、单位职工都认可他,一位校长曾亲口对他说:我们这个地方,找不出第二家有你这么好的人。

这样一名善良医生,竟遭到中共冤狱关押与酷刑折磨,包括:毒打、烧烫、拔头发、扯眉毛、钻耳朵、堵嘴巴、卡喉咙、用针刺手指等等。

伍群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两度遭冤狱、三次遭非法劳教,受到四十多种酷刑的折磨。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伍群再遭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他被关在永川监狱,监狱不允许家属接见,疑似被“严管”(加重迫害)。

恶徒还给酷刑安上别名,让阴毒的手法听起来很生活化:

例如,日常生活中的润喉片是抗菌消炎的,而被永川监狱称为“润喉片”的却是酷刑,即用拳头打咽喉内的会厌。会厌是覆盖了一层黏膜的软骨,和舌根部相连,位于舌头及舌骨稍微偏上的后方。人说话或呼吸时,会厌向上,使喉腔开放;咽东西时,会厌则向下,盖住气管,使食物或水不至于进气管之内。永川监狱的“润喉片”酷刑,直接击打人的会厌,一拳即让人吐血数口!

还有“穿心莲”。穿心莲本是药用植物,有清热解毒、消炎、消肿止痛作用。永川监狱的“穿心莲”却是用两个拳头同时击打人的前胸和正后背,最为惨毒。

“蹄花汤”本是一道简单的家常菜,制作原料主要有猪蹄、白芸豆等,口味鲜美,营养丰富。而永川监狱的“蹄花汤”却是用盅盅或一尺长的块楠竹在人的两脚踝骨上猛击,让人痛彻肺腑。

“贝母”是生活中很常见的一种中药材,润肺止咳。而永川监狱的“贝母”则是将人的腰弯至九十度后,用手肘关节在背心处用尽全力击打,使人当场倒地、口吐鲜血,并留下后遗症。后遗症多为内伤吐血,或肾坏死!

永川监狱的残忍和变态,由上述几个酷刑可略见一斑,令人发指。伍群医生因修炼法轮功,宿疾全消,做好人提升道德,福益于家庭社会。不但未受到鼓励和嘉奖,反而屡陷冤狱,惨遭凌虐。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不仅使亿万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遭受痛苦,更彻底颠覆了中国社会的是非道德。

覃小兰
一九九八年,湖南省石门县蒙泉镇的覃小兰因胰腺癌晚期、肾结石、双肾脓肿、肾积水多病于一身,无法医治。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迅速康复,已经丧失劳动力两年多的她,能干下田割谷、插秧等所有的农活。此事很快传遍全村,继而传到邻县,很多人也开始学炼法轮功。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为了替法轮功说句公道话,覃小兰和母亲侯金元去北京上访。警察把母女俩绑架到广场公安分局,对覃小兰拳打脚踢,拿电棍塞进覃小兰的嘴里电击。

二零零一年正月,覃小兰遭非法劳教一年,被拉到石门县城游街示众羞辱。在看守所里,狱警指使杀人犯往覃小兰的被子上撒尿。他们抓住覃小兰的头发往墙上、桌上猛撞,直到累瘫了才住手。

二零零五年、二零零六年,覃小兰两度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强行灌不明药物与饭菜里下药,导致左半身瘫痪。

二零一六年五月,石门县公安局国保大队绑架了覃小兰,送到看守所做奴工。做奴工期间,不完成定额不准睡觉,伙食和猪食差不多。其后,覃小兰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暴徒肆意逞凶被视为强者,善良人守护信仰成了施暴对象,上天还能允许中国这样继续堕落下去吗?人不治天治,也许大难已经开始降临。

为什么不放弃?

像伍群医生与覃小兰这般遭遇的法轮功学员,无非就是坚持炼功健身、做道德高尚的好人,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他们的坚贞反衬出中共的残暴与流氓无耻。

为什么他们不放弃?因为他们相信:信仰真善忍无罪,中国不缺坏人,需要更多的好人。的确,在中国这样的文明古国,善良更应该被世人珍惜与守护,因为守护善良就是守护自己的子孙家庭,守护国家和社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