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瘟疫中更要勇猛精進

更新: 2021年01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日】二零二零年年初,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瘟疫爆发,面对封村、封小区、大小道路都被封的情况,我没有动摇,只有坚定的一念:越在这危险的时刻,越要抓紧时间多救人,因为救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善心救人 众生感恩师尊

有一天,我外出讲真相,碰到了一位去年拿了明慧台历的八十多岁的老人,当时我就嘱咐他要好好保存,不要光看日子,更重要的是看上面的内容,一旦大瘟疫来了,能保平安,还有收藏价值。他当时握着我的手说:“谢谢,谢谢!”并表示回去一定好好看。现在又碰到他了,别看他岁数大,一下子就认出了我,他又握着我的手高兴的说:“大妹子,可见到你了!你说的话可真灵,大瘟疫真来了。我四个多月没出门,今天出门就遇到了你,真是谢谢你!”我告诉他:“是大法师父慈悲,让我们赶快救人。你谢谢大法师父吧!”他说:“大法师父太好了!真了不起!”

我家楼下有一家水果店,经常把水果摆到路边卖,周围常常聚集了不少打牌的人,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也常给他们大法的真相资料。

有一天,我给他们送破网的卡片,当时旁边有四个男子,那个卖水果的人边接边说:“现在谁要打倒共产党,我第一个站出来支持。”还骂了恶党许多话,把旁边的三位都骂笑了。我也给了那几个人每人一张卡片,讲了真相,并给他们做了三退。现在随时都可以听到骂中共恶党的声音,可见恶党是多么的不得人心。

后来的一天,我路过水果摊,问卖水果的人买卖怎么样?他说:“也真神了,从那天骂共产邪党后,买卖还真是好了。”我告诉他:“老天都要灭恶党了,你是顺应了天理。”他听了很高兴。

救人再难也不放弃

我女儿家今年换暖气管、刷墙,这些事都要雇人做。这可把我的时间扯住了,我又要干活,又要做饭,还要抓紧时间出去讲真相救人,发真相资料,我唯有尽量做到什么都不耽误。

那天,安装热水器的师傅来了,一老一少两个人。我就热情的打招呼欢迎他们,倒水、拿出水果请他们吃。他们开始干活了,我就把话题转到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上。那个年轻人高声说:“我是来干活的,不是来听这些的,我听的多了,我不相信这些。”我一听,心想可能救不了他俩了,因为年轻人会技术,老者得听他的。我笑着说:“年轻人,你不听这些,咱就说现在科学的认识和中国五千年文明历史,行吗?”他说:“我什么也不信,就信钱。”

我在心里求师尊:“师父,请您帮我把这个被钱迷住了眼的年轻人救了吧。”我对小伙子说:“你信钱,没有错。可是,钱不是万能的。你看武汉肺炎这场大瘟疫,导致了国内、国外死了多少人?钱再多的人,也躲不过这场瘟疫。”他问我:“瘟疫是针对共产党的,那为什么别的国家没有共产党,也有瘟疫?”我说:“问题就在这!你想想,哪个国家没有中国的大使馆?哪个国家没有中共安排的特务?”他说:“那是。”我接着说:“你相信神,就要退出邪党的无神论组织,神能保你平安。神不看你有多少钱,也不看你是什么社会地位,就看你相不相信‘真善忍好’。作为一个人,连‘真善忍’都不相信了,那还能是一个好人吗?”这回他听明白了,痛快的用真名退了他加入过的邪党组织,那个老者也顺利的退了。

安装完后,热水器有点小毛病,女儿让他回来维修。这位年轻人一進门就说:“大姨,我们真有缘份,又见面了。”我说:“是啊!”我让他吃水果,又问了他家中的情况,他说媳妇是团员,孩子还小,我说:“你记得那天给你讲的三退的事吗?给你媳妇也退了,行不行?”他连声说:“行,行。”我给了他一张破网卡片和《疫情特刊》,嘱咐他回家让他媳妇看看,一定要让她看明白了,这是最严肃的事。真心相信,真心三退,才管用。他说:“大姨,你放心吧。”我看他是真明白了。

这天,家里来了两个换暖气管的,可是不管我怎么热情招待,他们就是冷若冰霜。我一看,十点多了,就把话题转到了三退上。谁知其中一人把脸一翻:“你再说,我们就走,不给你干了,我最不愿意听这些事。”这时,旁边的女婿也瞪着眼,很不客气的指着我说:“人家是来干活的,不是来听你这些的。快去做饭吧!这没你的事。”

我不被他们的表现所带动,就觉得他们真是太可怜了。我笑着对女婿说:“他们来到咱家是缘份,听不听是他们的选择,说不说是我的责任。”我去厨房做饭的时候,一直在找自己阻碍众生得救的人心,同时发正念清除阻碍他们得救的旧势力、乱神。

中午,女儿回来吃饭,我没有和她说上午的事情,只说希望她能帮忙,让他们明白真相三退,女儿痛快的答应了。到吃饭的时候,也快到十二点发正念了,我招呼他们先吃饭,自己到师尊的法像前,对师尊说:弟子修的层次不够,救不了他们,求师尊加持弟子,加强弟子的正念,能救了他们。

我接着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

当我去吃饭时,发现那两个人和女儿、女婿聊得很投机,你一杯、我一杯的喝着酒,并热诚的招呼我吃饭。我给女儿使了眼色,女儿马上心领神会的说起了我以前的身体情况,当谈到我患了严重的肝病医院治不好,修炼法轮大法后好了时,那人马上说:“我不信,真是那样,也不用医院了。”我女儿说:“如果发生在别人家,我也不会信。可是,这确实发生在了我妈妈的身上。”那人又说:“咱不谈这些了。”

听到这里,我心里非常难受。饭后我又一次来到师尊的法像前,合十说:“师父啊!我今天救不了他们,是我的遗憾。我连来到家里的人都救不了,还算什么修炼人?请您加持我。”我又走回来,发现有个干活的人不喝酒,好象身体不舒服的样子。

我从背后点了那人一下,把他叫到一旁问:“你是不是身体不适,不能喝酒?”他回答:“是。”我说:“身体不好可以上医院。可是第二次大瘟疫来了,就会全面爆发。瘟疫可是有眼的,不退出中共邪党的人,一个也留不下。”我给他讲法轮功是救人的,讲了善恶有报是天理,讲了历朝历代不是皇帝不干了,是老天要改朝换代,不管哪一朝去了,可是国家还在。他听明白了,高兴的说:“我是团员,您给我退了吧。”我又给了他一些真相资料和真相护身符,叫他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点头答应,又回去吃饭去了。

饭后女儿跟我说:“你不用再费心了,那人是救不了了。”我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他们又开始干活了。我不甘心,不能轻易放弃这个生命。于是,我又跟他们说:“现在中国这些灾难是淘汰无神论、跟着中共走的人。”他马上大声说:“我跟习走定了,他是历史上最好的皇帝。”我问他:“是谁封的?给老百姓带来这么多的灾难,老百姓同意吗?要按照你说的那么好,应该给民众带来幸福、平安。你看现在中国哪个地方没有天灾?”

这时,我看他满脸的汗水,衣服也湿透了,我就拿着扇子赶快给他扇。直到他的衣服都快扇干了,我也把该讲的都讲的差不多了。这时,他叫他的同事和我女婿出去,叫我单独留下。他把门关上,态度完全变了,很诚恳的对我说:“大姨,我接触这么多人,没见过你这么善良的。赶快给我退了吧,我叫某某某,我用真名退。”我的心一下子放下了,这个生命从心里明白了真相。当他听说我因为修炼法轮功还被关進了监狱,气愤的说:“这么好的人,怎么能关监狱呢?!”

我感谢师尊的加持,终于把他救了。

家里刷墙、装这、装那,弄的乱七八糟。女儿休班,跟我一起搞卫生。有时女儿累了要歇会儿,我也不歇。一次,我和女婿从楼下的车库往楼上(我们家是四楼)抬一张桌子,女婿说桌子挺沉,中途得歇会,可是我一点也没觉得沉。他们虽然年轻,可干活还不如我这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在事实面前,他们都服气了。女儿过去不敢告诉同事我修炼法轮功,这回她在单位直接告诉同事:我妈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非常好,还给三位同事做了三退。

信师信法 否定迫害

我是农村人,因为一九九九年邪恶江泽民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七·二零”后多次進京上访,前后被绑架过十七次,非法劳教一次,非法判刑一次。我家住的是平房,抓我的时候,一个警察先爬到平房上去,再下去打开街门,把其他人放進来抓我。有时家中无人,他们就乱翻我家的东西,很多东西被恶警抢走。孩子们也都承受了很大的伤害。

后来女儿让我住到她家。到哪里,我也要听师尊的话,做好三件事。在女儿家住的时间一长,就陆续有同修到女儿家来学法,被邻居举报了好几次,在师尊的保护下,都过去了。

一次,又被邻居举报了,来了四个警察。当时我有事外出,不在家。警察走后,孩子赶快打电话让我躲躲,不让我回去,说警察还要来。我听后心想:同修们下午会来我家学法,我不能只顾自己的安全,不管同修。今天是星期天,同修来给我送资料,我也得给同修分下去。再危险,我也得回去到楼下等同修。师父说:“真正往正道上修炼,谁也不敢来轻易动你的,而且你有我的法身保护,不会出现任何危险。”[1]

我一回家,女儿就急忙往外推我,叫我赶快离开,说警察一定要我去一趟派出所,并要家属配合。我跟女儿说:“他们说了不算。”女儿什么也不听,就是让我离开。这时,同修们也陆陆续续的来了。女儿一看,来了十多个人,就更害怕了。她吓的边哭边说:“妈,你知不知道你姑娘现在被吓成什么样了?我是什么心情,你知道吗?”我一看这样,就给同修分了资料,嘱咐他们这几天不要来了。

我想给同修们从新找个学法地点,可是没有找到。最后,我把心一横,对女儿说:“我不躲了,我有师父,这么多年不也过来了吗?”女儿看我这样,也没有办法,只好随我。我知道,集体学法是师父安排的,再难,我也要坚持到底。

闯过道道封锁 坚持做好三件事

瘟疫期间,各小区都被封了,同修来不了我家,特别是给我送资料的同修,让她女儿看住了,不让她出门。为了安全,我们也不打电话,同修住的那个小区我又進不去。在这种情况下,我就在家背法,一天背三讲,这样过了九天。

我又想,不管怎么样,我也得出去救人。我没有真相资料,但手里还有些真相护身符,進不了小区,就给周围封路站岗的人讲。我也想给同修来我家开辟个便利的途径。我拿了点过年我家剩下的糖块来到了楼下,走到看门的年轻人跟前,我热诚的对他说:“因为瘟疫,今年过年时也没有亲戚来。这里有些糖块,别嫌弃,都是高级糖。”年轻人高兴的接受了。我又给他讲了大法的真相,最后跟他说:“请行个方便,有上我家的人,放她们進来吧。”他们看我身体这么好,也就答应了。

我去了各个路口讲真相,可是手里没有真相资料。我埋怨自己不争气,老认为自己没文化,资料点遍地开花,自己却没能建立一个家庭资料点。

师尊点化我,让我去找某某同修。我还没走到同修家的楼前,老远就看到路口也被铁丝网封住了,怎么办呢?我看到铁丝网旁边有几棵冬青树,走到跟前,发现在网的东边留了一个小口,正好能進去,我双手合十,谢谢师尊!到了同修家,我一说情况,同修马上给我准备了真相资料和《明慧周刊》。我发自内心的感谢同修的帮助。

我和学法小组的同修都明白,劝众生三退的目地,是让众生明白邪党的本质,天灭中共是必然。退出它的组织,在天灭中共时不被它牵连而留下来。讲真相后,我们再送给众生一份真相资料,以便有众生看资料后真正明白,真正的得救。

最近一年的修炼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