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得大法 配合同修多救人

更新: 2020年12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我是二零一一年初走入大法修炼的,今年五十三岁。近十年的修炼历程,走过了最初的满怀疑惑,到祛病健身,知道要修心性,又过了家人制造的魔难,再到真正走入正法修炼,每一步都离不开师尊的加持与鼓励。

修炼前苦不堪言

修炼前我的身体不好,极度憔悴,以此为由放任自己,个性变的易怒、暴躁。常常因为一点小事就大发脾气,连母亲都说:“我都得让她三分。”

结婚后的那些年,日子一直过的紧紧巴巴。总是还了这个债,又欠了那个债,拆了东墙补西墙。丈夫好赌,爱撒谎,常常夜不归宿。我无可奈何,暗自生气无处发泄,只能憋在心里。家里的丑事与人说多丢脸,只能自己扛着。久而久之,原来的病未去又憋出更多的毛病,瘦的皮包骨。尤其是常年失眠最难熬,只能依赖安眠药。就这样,虽活着,却象个行尸走肉没了魂一样,不知道发自内心的笑是什么滋味。我怨婆家没好好教育丈夫,养不教,父母过;又怨自己命不好,遇上了一个赌徒,那时,常常以泪洗面,时常在心底里呐喊:为什么会这样?谁能救救我?

二零一一年初,我在一家女装店打工。一天一个朋友来店看我,与她一道来的还有她的嫂子。初见她嫂子,我便很喜欢,整个人看上去十分干净,斯斯文文的;说话声音也很动听,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怜惜。她轻轻的问我:“你怎么这么柔弱呢?哪里不舒服吗?我有空再来看你好吗?”

时隔不久,她真的来了。我俩就聊开了。原来我们两家竟然住在同一条街面上,彼此距离不过二十分钟的路程。她提议:“今天你下班不要坐车,走回家吧。”我想,我走一会儿就会累得走不动了,走到家需要一个多小时啊!但看到她期待的眼神,我就心软了,管它呢,走就走。

一路上,她和我简述了她的家庭情况,特别是他们夫妇俩的经历。我才知道,他们夫妻俩都是大学里的老师,原来都是重病患者,修炼法轮功让他俩恢复了健康。修炼十六年了,再没吃过一粒药。我那时很诧异,因为对修炼之类的事一无所知,只知道中共在打压法轮功,甚至有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劳教和判刑。我完全不知道法轮功是一个怎样的群体,为何遭到如此巨大的打压还要坚持自己的信仰?

我当时就问了她几个问题:“共产党没有了中国怎么办?”“你们为什么要自焚呢?”“世上真有神佛吗?”只见她嫣然一笑,说:唐宋元明清,哪一个朝代去了,下一个朝代不来呢?谁能挡得住历史前進的脚步?再说腐败透顶、恶贯满盈的中共的灭亡那是天意啊!大法师父在书里明示过,杀生和自杀是犯罪,罪都是非常大的!佛法修炼人决不允许自杀!明眼人能看出来,所谓“天安门自焚”那是中共自编、自导、栽赃陷害法轮功的。为它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用这种手段混淆视听,颠倒黑白。

她说:“我们夫妻俩原来身体都不好,同学与同事有目共睹。修炼法轮大法没多久,我俩就都无病一身轻,这用现代科学怎么能解释的通呢?至于有无神佛,那也不是取决于政府的意志。你可以去看看《转法轮》这本书,自己去思考。”

浑然不觉间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奇怪的是我丝毫没有疲惫的感觉,我还很开心。分手前,她又轻轻的说:“听明白了的话,就把那个被蒙蔽时发的毒誓抹掉吧!”此刻,我自然就同意了,且对她所说的一切心悦诚服。

修炼后无病一身轻

几天后,朋友的嫂子把《转法轮》这本书给我送来了。回家时,我心想:大学老师看的书一定错不了,我要认真看看。那时我每天都在定时吃安眠药。当晚我就翻开《转法轮》开始阅读。但每天看的也不多,怕影响睡眠。

十多天后,我突然发现:我怎么这么多天没吃药呢?这些日子每天晚上睡前我都是看《转法轮》,不知道看了多少页书就滑落到耳边睡着了。我太激动,太兴奋了!

接下来不久,我的偏头痛症状没了;关节冒凉风的感觉消失了;腰不痛了;后背也不痛了;十多年的肩周炎也好了……什么是“无病一身轻”?我知道了!

神书,真是神书啊!身体好了,心情自然畅快了。到单位干活,有使不完的力气。午休吃饭只是几分钟的事,节省下不少时间用来整理店里的货物、熨服装。

一个有趣的事:店里有个店员与我关系不错,她说:“你怎么象变了一个人似的?说话、办事都不一样了,我都不认得你了!”她在佛教中修了好多年了。我短时间内的巨变让她急着想知道是怎么回事,是谁在指导我?看了什么书?我就给她讲了我的这段经历,把我看书的体会讲给她听,把过去自己的打不开的心结,现在为何豁然开朗的原因说给她听。我也把《转法轮》借给她看。

没多久,她就放弃了原来的佛教,转到大法修炼中来了。

那段时间真是可喜可贺。我们俩一起工作,哪做错了,一个眼神就会意了,马上改正;哪句话不该说,一个示意就停住,羞涩的笑了。因为在《转法轮》这本书里,师父已经很明了的讲了怎么样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真、善、忍”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

我怀着难以掩饰的喜悦,把我的修炼心得与其他店员朋友分享,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同:做好人,做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抹去了被谎言欺骗下所发的誓言。

那时,我的脑子里没有任何怕,只有与人分享法轮大法真理的愿望。与同学聚会,我同样直言不讳的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才是真法,才是大道。做好人要先修心,健康与福报才会如约而至。我给他们演炼五套优美的功法,有人甚至当时就跟我学炼起来了。

国外看真相 心性的考验

二零一一年秋,我们三个好朋友组织全家一起去新马泰旅游。一出国门,到哪儿都能看见法轮功学员手举着反迫害展板,发国内不容易看到的中共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真相资料。一下,大家都由开心变的担心起来,最紧张的人就是我丈夫。于是一有机会,他们五人(丈夫与两对好朋友)就轮流劝说我,劝不成,演变成恶语相向,冷眼相看。明明他们有目共睹了我的身体的健康和为人的变化,却依然纷纷给我施加压力。

在家里丈夫是赞同我看大法书的。因为我健康了,他和孩子也是最直接的受益人。现在我不用花钱看病了,又能干活,他何乐而不为呢?可就是因为这一趟出国,简直把他吓的心惊胆颤,朋友们也变的心绪不宁。丈夫居然勒令我不许再和任何人说法轮功的事,最大限量就是在家看书,在家炼功。一时间,我成了众矢之的。

丈夫以前自己做的那些不好的事像忘了一样,骂起我来还振振有词。生气过后,静下心来想:他是被邪党毒害的好坏不分、黑白颠倒,多可怜!这哪里是他的错。打那以后,我放下了对他的怨,一有机会就见缝插针的讲上一两句真相。有适合他看的真相小册子,就放在他能碰到的显眼的地方或挂在自家门上,以便让他有早日明白真相的机会。最开始他很抵触,慢慢终于清醒了。

尽管如此,我出去发真相小册子还是得背着他。二零一四年,我去外地做生意,一起学法的几位同修在家被警察绑架。情急之下,丈夫把我的书收拾收拾都拿走了,只留下一本《转法轮》。我回家后问他大法书都拿哪去了?他说:“放在了一个好地方。”我在心里默默加持他的正念,保护好这些书,不能造业。

两年后的一天夜里,他汗流浃背的扛回了那些大法书,我这颗忐忑的心终于放下了。这个生命归正了。在这个打压猖獗的时期,他敢保护大法书,难能可贵!师父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在大法的感召下,他给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我真为他高兴。

悟法理 多救人

随着修炼的深入,我讲真相也不那么生硬了。只要我的念正,师父就会让我的智慧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遇到有缘人,很快就能找到讲真相的切入点,并能顺着对方的执著让对方清清楚楚的明白真相,明白大法是来救人的,而邪党才是毁灭人类的魔鬼。抹去恶毒的誓言,退出邪党的一切组织,从而赢得一个美好的未来。

即使遇到个别固执的人,也会给对方留有思考的空间,给他警示,希望对方早日走出谎言的欺骗,选择美好的未来。

我发真相小册子也变的正念十足,动作熟练。我时常把真相资料放在车门把上,让车主了解大法,为其三退得救度做铺垫;在购物、卖货中,发放精美的真相资料,给众生留下了解大法真相的机会。

如果有同修被迫害,我就和大家形成整体,去派出所、拘留所、看守所附近近距离发正念,加持同修,解体邪恶因素;在当地给律师讲真相,唤醒他们的良知,摆放好他们自己的位置。一次在师尊的加持下,我在法院大厅如愿请到可以为同修打官司的律师,咨询费不高,这样可以减轻同修的家庭负担。把看守所里面的迫害消息及时报道到明慧网上,从而震慑邪恶的嚣张气焰。

配合同修去救人

二零一四年,一同修因被迫害远走南方。临行前,她说:“有机会你也过来吧!”当时我心想:怎么可能?还有一家子的人要照管呢。

几个月后,同修反馈说,那里是一所连锁式的课后教学机构,有十个分支,有几百位教师。而且是一个真相空白区,街道、商场、公园、包括一些小区,一直没有见到过法轮大法的真相资料、展板及其它有关内容。希望我去与她配合在那边讲真相。

我在心里说:“是师父安排的,我就去。”救人的事,我责无旁贷,那是我的使命。令人没想到的是,家人竟然同意我去,说去南方走走,如果有适合的工作,也可试试。就当作一次旅游也行。

因为我不是从事教育工作的,劳资主管与我交谈一番后,决定把我留在前台做行政工作。说白了,就是处理一些日常琐事。如接电话、给孩子们订餐、接待家长、做老师与家长沟通的桥梁、领取与分配老师们每日所需物资,以及合理安排老师们一日两餐等等。

既来之,则安之,那就试试吧。没想到,刚上班的第二天,行政主管就把我和另一位同事派到了另一个分校做协助。那里要办一个三天的口语演讲班,目地在招生。我们只需来来回回接人,引领家长到达预备区域。

为什么刚上班就被外派了?如果这是师父安排我来的,我要怎么做呢?在第一趟接送孩子及家长去指定地点时,看见红呼呼一片邪党小旗子,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这是师父让我除恶啊!我还人心翻腾,差点上了那个面子心和求名心的当。我一面发着正念,一面手急眼快,瞬间就取走了几面血旗,在返回去的路上,扔進垃圾桶里了。

这样来来去去几十趟,整个校区各个教师桌子上的、走廊上的、校长办公室等多个地方邪党旗一并被销毁了。那一天,师尊加持着我的正念,我没有一点害怕的感觉。尽管第一天双脚被磨起了水泡,可我却十分开心。

有意思的是,接二连三的,我被派去了各个分校,不是协助搞活动就是协助统考。这样,其它校区的邪党旗,也统统在师尊的加持下被我消除殆尽。最后本校区的邪党旗也在同修的配合下,基本清除掉了。

此时此刻,我方才领悟,我虽然在这里做行政工作很辛苦,但时间和空间的弹性却很大。我可以在任何一间教室里查看、布置以及打扫。在这不久,本校区黑板上方所粘贴的方形邪党旗也被我巧妙的全部除掉。

随着环境的变化,学法的深入,慢慢的,家长与老师们逐渐与我熟悉并建立了很好的关系,这样为我日后讲真相打下了很好的基础。我知道,来补课,早上孩子、老师都起的很早,为了赶时间,往往错过吃饭的时间,会饿着肚子上课。发现这种情况后,我会提前到校,卖一些茶叶蛋、白粥、发糕或者其它的小食物。一份两元左右,谁吃谁买。剩下的,我就当午餐吃。每天看见吃饱的孩子、老师们,我就很开心。日子久了,有的年轻老师还嘴巴甜甜的叫我“妈妈”呢!

信任是基石,因为知道我的为人,再讲起真相来就得心应手了。有些家长和老师在明白真相后,选择了退出邪恶的党团队组织,为自己选择了美好的未来。在我离开那个学校前,给各位主管领导和没来得及讲真相的同事,分别送去了《九评共产党》和《明白》、《希望》真相小册子。在我回到家乡后,把漏掉的同事分组,又邮寄了真相小册子。

一切都是机缘,错过的话,就会成为永远的遗憾。

当时间推向远方,再回过头来看自己所走过的路,还有那么多的不尽人意。有时懈怠了,生出了安逸心,没能及时发正念清除,就耽误了自己救人,愧对师尊,因为本来可以做的更好,本来可以更精進一些。其实,阻挡自己脚步的就是这些人心、假我。有时法理上明白,突破却不容易。

眼下我又来到了另一座城市。真想在短时间内,再次突破自我,打开讲真相的局面。修去安逸、懒惰之心,在正法接近尾声之际,不给自己留下更多的遗憾,少让师尊操心。我要扩大容量,把为私为我的东西修掉,真正生出慈悲的心,做一个正法时期合格的大法弟子,真修弟子。我只要先天的真我,其它的都不是我要的。

助师正法,何等荣幸。弟子要在这有限的时间内走正走好这最后的修炼路。

弟子叩谢师尊的慈悲救度与加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