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

一、概况

1、一组沉甸甸的数据

根据明慧网报道的迫害实例的不完全统计,二零二零年,鸡西地区法轮功学员至少遭受中共迫害271人次。其中,四人被非法判刑、六人被非法庭审、74人被绑架、22人被非法关押、一人被刑讯逼供、55人被非法抄家、二人被非法监视居住、七人被勒索罚金,共计八万八千元、被冤期刑满释放五人、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姓名可考的76人,加上鸡西各辖区、各市县、各农场均有不知姓名的多人被骚扰,保守估计被骚扰人数至少110人以上。

图1:2020年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图1:2020年黑龙江省鸡西市法轮功学员遭中共迫害人次统计

二零二零年鸡西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统计
绑架(74人)周生玉、崔秀琴、王静力、李峰(风)、邹吉萍、老钟、大申子、刘姐、钟国全(71岁)、金少华、顾巧玲、祝学双、刘秀梅、李宝详、张志杰(女)、李宝祥、张士杰、乔永顺、王某、孙秀金、李荣琴、滕金贵、王金荣、冯淑杰、戴亚军、帅玉娟、吴永霞、老夏、罗立斌、陈全荣、国秀艳、杨小琳(晓林)、邢德录、金少华、辛丽莲、李宏伟、姜洪福、张传玺、周秀琼、孙桂玉、徐荣诗(70多岁)、郭淑芬(70多岁)、富连华(70多岁)、陈全荣、姜洪福、王玉梅、刘辉、申桂珍、由志忠、潘姓女学员、包万明、香子、李海岩、周广雁、陈丽华、周克铭、徐美英、徐秀琴、谭春怡、刘红梅、张玉珍、王强、刘钦举、官延凤、董玉润、李梅芝、曾建江、刘桂芝、任淑芝、顾凤琴、李春华、张春梅、密山富姓老太太、张玉玲。
抄家(55人)周生玉、崔秀琴、王静力、李峰、邹吉萍、钱简、顾巧玲、祝学双、赵桂英、冯淑杰、戴亚军、李宏伟、国秀艳、帅玉娟、某老师、辛丽莲、金少华、姜洪福、王玉梅、李海岩、滕金贵、孙秀金、徐秀琴、李荣琴、谭春怡、徐美英、刘红梅、徐荣诗、郭淑芬、富连华、王强、刘钦举、官延凤、董玉润、李梅芝、曾建江、刘桂芝、任淑芝、顾凤琴、王艳玲、李玉兰、于金凤、高丽霞、赵秋杰、张春梅、何莹家、项洪福、于淑芹、崔兆桃、黄桂荣、牟淑兰(80多岁)、密山富姓老太太、刘辉、申桂珍、张玉玲。
非法关押(22人)钟国全、顾巧玲、祝学双、张秀金、李荣琴、滕金贵、王金荣、冯淑杰、戴亚军、邢德录、罗立斌、陈全荣、杨小琳、周秀琼、王玉梅、刘辉、申桂珍、周生玉、滕金贵、孙秀金、徐秀琴、李荣琴 。
刑讯逼供(一人)官延凤
非法庭审(六人)孙金奎、王亚利(雅丽)、王淑桂、钟国全、官延凤、王强。
非法判刑(四人)钟国全(三年半)、孙金奎(三年)、王亚利(四年)、王淑桂(一年七个月)。
勒索罚金(七人)邢德录(一千元)、周生玉(三千元)、王玉梅(一万四千元)、钟国全(一万元)、王亚利(三万元)、王淑桂、(一万元)、孙金奎(二万元)。
监视居住(二人)王强、刘辉。
刑满释放(五人)张传胜(两年冤狱)、常广军(两年冤狱)、姜亚滨(三年冤狱)、于秀香、张海涛(六年零九个月冤狱)

鸡西市下辖六区三市(县)及多个农场。其中,以密山市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最为严重,被非法判刑四人、非法关押10人、绑架30人;虎林市被绑架15人,其中三人被非法关押;鸡东县被绑架八人,其中一人被非法庭审和刑讯逼供;858农场被绑架八人,其中有七人被非法抄家; 857农场被绑架三人;鸡西城子河区被绑架三人,非法关押三人,其中一人被勒索一万四千元;鸡西恒山区、鸡冠区和兴凯湖农场各被绑架二人。

图2:2020年鸡西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人数统计
图2:2020年鸡西各地区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人数统计

大规模的“清零”迫害遍及鸡西全市,延伸至沈阳、长春及各乡镇、各农场。除上述各地之外,854农场、8511农场均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各农场的骚扰迫害手段多样:非法抄家、抢劫、非法撬门;有的以扒房相威胁;有的哄骗学员录音说“我不能签”,再让家属写上法轮功学员胳膊疼,不能签,家属代签;有的以法轮功学员女儿工作相威胁,甚至恐吓九十岁高龄的家属;还有地区的政法委、综治办、工商、卫生、医院、社区、派出所接连不断的反复骚扰法轮功学员。为达到“清零”的目的,用尽各种阴谋诡计,对法轮功学员及家人造成的精神伤害无法估量。

2、触目惊心的对比

二零二零年鸡西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绑架人数范围之广、年龄跨度之大(被迫害70岁以上的七人,80岁以上的二人)都远远超过二零一九年,骚扰、绑架人数分别是二零一九年的11倍和3.8倍。

图3:2019、2020年黑龙江省鸡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对比
图3:2019、2020年黑龙江省鸡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人数对比

不仅如此,二零二零年鸡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总人次,甚至高于过去三年中鸡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总数。

2017-2019年鸡西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
2019至少3人被非法开庭、20人被绑架、10人被骚扰、约10万元现金被抢劫
2018至少2人被迫害致死、10人被非法判刑、22人被绑架
20176人被非法判刑、至少50人次被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被勒索罚金至少81000元。

二、七旬钟国全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迫害致多种疾病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日,法轮功学员钟国全被密山法院非法开庭。八月十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钟国全上诉到鸡西市中级法院,被非法维持冤判。十一月十七日,钟国全被劫持到鸡西市监狱迫害。

钟国全被迫害的患有糖尿病等二十种疾病,眼睛看不见东西。狱警打电话,让家属买胰岛素送给狱医。

钟国全,男,一九四九年出生,汉族,大专文化,户籍所在地:黑龙江省密山市牡丹江农垦社区。

二零二零年三月四日上午九时许,钟国全在密山市房山路发放真相资料,在东安街与房山路交叉路口(密山东粮商厦附近)被疫情检测人员报警,被警察绑架。密山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调取三个商家四段监控视屏,分段跟踪监控钟国全的出行路线。

钟国全被密山检察院非法起诉期间,二零二零年七月六日因病在密山市牡丹江农垦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医院诊断为:二型糖尿病、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糖尿病V期、肾功能不全、多发腔隙性脑梗塞、脑白质脱髓鞘改变、高血压一级极高违组、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尿路感染、室性期前收缩、左侧颈总动脉多发斑块形成、高胆固醇血症、左下肢动脉狭窄、双眼底视神经萎缩、双耳耵聍栓塞、双耳神经性耳聋等二十种疾病。

二零二零年八月十一日,密山市法院非法开庭审理,密山检察院王凯峰出庭构陷,辩护人倪慧龙参加诉讼。八月十八日下达判决书,对钟国全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勒索罚款一万元。审判长张莹、审判员蔡红利、陪审员贺凤贤、书记员管云敏。

面对密山法院的枉法裁判,家属气愤难当,向鸡西中级法院上诉。鸡西中级法院法官刘洋称:家属没有权力要求公开开庭审理,家属不能代理上诉。家属和亲友申请为钟国全辩护,刘洋向他们索要相关手续。十月十五日,刘洋让保安把家属的手续留下。

十月二十八日,鸡西中级法院做出终审判决:非法驳回上诉,维持冤判。审判长马立平、审判员刘洋、刘冰洁、书记员陈立苹。

此前,钟国全一直被非法拘押在密山市看守所,后被劫送到鸡西市监狱集训队。

钟国全,修炼大法前脾气不好。修炼后变了一个人,身体好了,知道做道德高尚的好人。在家里、单位,人人都敬重他。他看淡名利,与人为善的事迹很感动人。面对警察的无故构陷,钟国全一再嘱咐家人:不要恨他们,他们也是被迫害的。他们不明白法轮功是高德大法,千万要善待警察。

家属实在不理解:这样宽宏大度的好人,怎么能被抓进监狱呢?法院判他“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不是莫须有的罪名吗?国家哪一条法律因为他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实施不了呢?他一个七十一岁的白发苍苍的老年人,被迫害得一身病、没有钱、没有权,又有什么能力能破坏国家法律的实施呢?

三、王亚利、孙金奎、王淑桂被三次构陷、非法判刑

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密山市法院对法轮功学员王亚利(王雅丽)、孙金奎、王淑桂第三次非法开庭,对王亚利(王雅丽)非法判刑四年、孙金奎非法判刑三年、王淑桂非法判刑一年七个月。

据了解,本案经密山法院三次非法庭审,经十一个月罗织罪名,不断补充捏造证据构陷,伪造当事人笔迹,终做出冤判。

1.三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经过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八日下午一点多,法轮功学员王亚利从自家下楼时,被鸡西市鸡冠区电工路派出所两个便衣警察绑架,王亚利被非法抄家。警察让王亚利在三张搜查清单上签字。王亚利只在其中一张上写的有电脑和手机的搜查清单上签了字。九日下午,法轮功学员王淑桂在家中被电工路派出所绑架。十日上午,法轮功学员孙金奎去王亚利家,被向阳派出所警察绑架,下午五点左右,被非法抄家。

此次绑架由黑龙江省公安厅操纵,鸡西市公安局、鸡冠区公安分局、电工路派出所、向阳派出所、铁西派出所等直接参与实施。

2.第一次非法开庭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五日,密山法院非法开庭。两位律师为孙金奎、王亚利在法庭上做了无罪辩护,王亚利为自己修炼法轮功做了无罪辩护。王淑桂家属聘请的常人律师也到庭。

公诉人在法庭上举证称:孙金奎去王亚利家时,拿的八瓶墨水是提供印刷法轮功宣传品用的。律师辩护说:“当时孙金奎拿的水是受别人的委托,不知道拿的是什么,也没有事实证明墨水就是做法轮功宣传品用的。”

公诉人在法庭上举证称:王亚利是十一月九日被抓捕的,在王亚利家中,搜出有230本小册子,在佛龛下面的柜子里有19捆书,在搜查物品清单上有王亚利本人签字。

王亚利说自己是十一月八日被绑架的,不是十一月九日,以上搜查物品我家没有这些东西,是不实的。在绑架过程中只有两个人,在举证时,出现了七个见证人,与实际不符。三张搜查清单只在写有电脑和手机的清单上签字,其它两张没有签字,要求笔迹鉴定。

律师当庭指出诸多不实之处:1、律师质疑卷宗里写的在佛龛下面的抽屉里有19捆书。如果每捆书按十本计算,19捆就是190本,佛龛下的抽屉根本装不下。还有230本小册子,需要拿出物证;2、现场搜查记录上是两个人,现场搜查证人是七个人。律师质问:“那几个人是谁?”(没人回答)对卷中写有七个警察证人,律师要求七个证人都到庭作证;3、现场搜查视频显示的时间是两点四十分到三点二十五分。而卷宗上写的时间是十五点三十分到十六点二十五分。律师质疑:从这一点来看,警察在半夜两点半又到王亚利家抄家。警察到王亚利家抄家两次。审判长张莹说,不是半夜两点,卷宗的时间是下午两点。律师说我们是二十四小时制,下午两点应该写十四点。张莹狡辩:写几点都行,就是个时间呗。

在律师的要求下,当庭播放搜查现场录像。搜查视频显示佛龛下有两个抽屉被拉开了,每个抽屉里有几本书,地上没有19捆书和230本小册子。也没看到搜查现场有七个见证人。

律师还提出,国家出版总署柳斌杰第五十号令废止了一九九九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国务院和公安部规定的十四种邪教里没有法轮功。律师当庭提交近几年法院对法轮功人员释放、不予宣判的案例。

律师指出公诉人举证的诸多虚假之处,公诉人无言以对,无奈的对审判长说:“这也无法继续举证了,不行就退卷吧。”

最后,以王亚利要求伪造清单签字笔迹鉴定,检察院、法院提出退卷补充侦查,第一次非法开庭草草结束。

3.第二次非法开庭

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十点十五分至十一点十五分,密山法院第二次非法开庭。基于第一次开庭律师指出的诸多问题,庭长张莹出示了鸡西公安机关补充的所谓“证据”:(1)搜查清单上的签字,通过对比就是同一个人签的;(2)现场搜查视频上传到省厅,省厅下载后打不开;(3)现场搜查见证人不用到庭;(4)佛龛下抽屉里的小册子拿出来放在地上把封皮翻开拍照的,所以和原来的不一样。

对公安机关补充的所谓“证据”,王亚利指出补充的“证据”不实,要求重新鉴定笔迹。密山市检察院女公诉人柴华当庭发怒,嚣张的呵斥王亚利:“鸡西在补充证据上都写了是你签的字,那些资料也是在你家搜出来的。”并阻止王亚利为自己辩护。

庭长张莹执法犯法,对王亚利提出的绑架日期(八日)与卷宗上(九日)不符,竟然荒唐、傲慢地说:“不就差个日期吗?八号、九号能怎么的?”对王亚利要求播放抄家录像时,公然回答:“没有。”

法庭上,法轮功学员王淑桂提出:“我的案子和她们(王亚利、孙金奎)不是一个案子,应该把我的案子和她们分开。”并要求早日回家。张莹推脱说:“是鸡西公安把你们的案子合到一起了,分不开了。你着急回家也不行,你的同修(指王亚利)不认罪,非要鉴定,那就等着吧。”

王亚利再次要求鉴定抄家物品清单的签字笔迹,张莹宣布休庭。

4.第三次非法开庭

二零二零年九月三十日上午九点十五分至十点三十五分,第三次非法开庭。审判长张莹出具公安部门补充的书面“证据”,宣读了到家搜查的七个证人的姓名,并称七个证人不能到庭。经鸡西市公安局对搜查清单上的签字,是王亚利本人的签字。

王亚利为自己辩护,指出所谓的“证据”及签字都是公安部门伪造的。

律师第三次当庭指出:“办案单位提出的搜查出有230本小册子、19捆书是不实的,声称有搜查录像为证,但是上传到省公安厅的录像打不开,无法证明存有以上物品的真实性。”

律师称七个证人身份不明确,且不能到场,不能做人证。公安部门先抓人,后找证据及伪造证据行为,实属违法办案。

公安部门出具的笔迹鉴定材料,是本单位出具的,即办案的电工派出所的上级鸡西市公安局技术部门鉴定的书面证明,不是第三方或独立鉴定机构的证明材料,是不具法律效力的。

律师在最后提出,诸多的法律条文及证据不足,应当释放当事人。

二零二零年六月九日,王淑桂被密山法院取保候审已回到家中。

律师申辩被置若罔闻。密山法院于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三日下达了(2019)黑382刑初122号判决,对王亚利非法判刑四年,勒索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对孙金奎非法判刑三年,勒索罚金人民币二万元;对王淑桂非法判刑一年七个月,勒索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四、虎林市10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三位仍被非法关押

二零二零年七月十二至十三日,虎林市十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他们是:王强、刘钦举、官延凤、董玉润、李梅芝、曾建江、刘桂芝、李春华、任淑芝、顾凤琴,除李春华外,其余九人都遭非法抄家。目前,官延凤、董玉润、李梅芝仍被非法关押。

据了解,此次绑架是由黑龙江省公安厅和鸡西市国保警察专程到虎林市,伙同虎林市公安局国保大队和红旗派出所、曙光派出所等十几个警察共同施行的。他们还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现金、大法书籍等私人合法物品若干。

七月十三日,王强、刘钦举、曾建江、刘凤芝、李春华、任淑芝、顾凤琴七人已回家中。

十二月,密山市检察院欲构陷王强到法院,因王强身体出现状况,虎林国保和密山检察院决定对他监视居住。十二月十六日,王强被密山市法院异地非法开庭。

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八日和十二月二十一日,鸡东县法院对官延凤进行了两次非法开庭。随后,官延凤的家人对鸡西国保支队牛支队长刑讯逼供官延凤进行上告,对恶警震动很大,他们找到官延凤的家人商量不要再上告了。

五、密山市八天绑架了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四人仍被关押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密山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透露:密山市专门召开两次会议,研究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市长、市委书记、政法委书记在第二次会议上表示:不“转化”、不写“三书”(保证书、揭批书、悔过书)的法轮功学员一律收监。

十二月十六日到二十四日,八天时间,密山市绑架了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帅玉娟、吴永霞、老夏、罗立斌、陈全荣、国秀艳、杨小琳(晓林)、邢德录、金少华、辛丽莲、李宏伟、姜洪福。现在还有四位被非法关押:杨小琳、邢德录、罗立斌、陈全荣。

多个警察到杨小琳家到处翻。把杨小琳抓走后,国保大队诱骗杨小琳的丈夫邢德录给送一千元钱,结果邢德录去公安局也被非法抓捕。杨小琳年迈的母亲去第一派出所要人,被拒绝。警察说拘留杨小琳五天。到第五天后,就把杨小琳非法送看守所了。

第一派出所五、六个人去了金少华家,进屋就开始照相,抢走一些东西。扬言要抓金少华和她婆婆,后来金少华一人被带走。密山镇政法委、黑台镇塔头村干部等人又去金少华家骚扰了四、五次,甚至找来金少华女儿的老师来强制金少华家人做“转化”工作、签字等。

同一时期,密山还有一些法轮功学员被骚扰。国保四个警察去张成花家,进屋就翻,扬言找二零二一年的台历,没有翻到什么东西,就走了。

有个专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头目王某某(在六中前,详情有待补充)一直对法轮功学员刘辉的女儿施压,用停发她们母女的工资、影响孩子考学、考公务员等要挟,刘辉女儿在巨大的压力下,吓得犯了心脏病,只好打针治疗。

结语

鸡西这个一百七十万人口的城市,竟发生如此严重的迫害状况,因篇幅有限,以上只是选取了几个迫害实例,这是鸡西法轮功学员被残酷迫害的冰山一角。

在法轮功学员坚信法轮大法、反迫害的第二十二年,在中共病毒全球蔓延的大灾之年,公检法人员竟然还在盲目的跟从共产邪灵肆虐鸡西大地,炮制诸多冤假错案,酿成了无数人间悲剧。

全年高达271人次的迫害,不仅是对法轮功学员个人271次的摧残,每一个法轮功学员的身后,都有白发苍苍的老人和孤苦无依的妻儿,都有支离破碎的家庭和颠沛流离的遭遇,这背后还有更多沉甸甸的数字!这数字,代表着对鸡西公检法人员一年来所犯罪行的真实记录和良知上的审问。

法轮功学员不计过往之过,只希望看到人心向善,改过自新。其实,在对待法轮功学员和真、善、忍的态度上,上苍早已给出了答案:守住良知,远离罪恶,不随共产邪灵参与迫害,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才能走过劫难,走过大瘟疫,走向美好的生命的未来!

二零二零年悄然过去,二零二一年已然开始,但愿鸡西公检法人员和家乡的父老新年有新气象,新年有新选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