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省十二位法轮功学员被中共迫害致死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青海报道)中共迫害法轮功已逾二十一年,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了惨无人道的迫害,无数的家庭被迫害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就连地处中国西北边陲的青海省法轮功学员也未能幸免于难。

据明慧网资料粗略统计,青海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十二位。他们是:贺万吉、范丽红、谈迎春、赵香忠、张有祯、平春峰、唐发帮、张秀琴、武忠民、徐春芳、李玉君、魏海明。

◎青海省电视插播者贺万吉遭重判后被迫害致死

贺万吉
贺万吉

法轮功学员贺万吉,生前是青海省西宁市铁路分局公安处警察,因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到北京上访,向民众讲清法轮功真相,贺万吉不断遭受迫害,曾被关在青海省劳教所。他参与二零零二年七月间青海省和甘肃省的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三十日,被非法判刑十七年,被关押在海北州浩门监狱。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八日,在浩门监狱,贺万吉被迫害致死,终年五十三岁。

◎贺万吉之妻赵香忠四遭劳教 被女子劳教所摧残致死

贺万吉的妻子、法轮功学员赵香忠,因为修炼法轮功,曾被非法抓入青海女子劳教所共四次。第四次,中共“十六大”之前,警察用六辆警车包围贺万吉的家,贺万吉一家被绑架和非法关押,其中有寄放在贺万吉家里的两个亲戚的小孩——一个十二岁左右的女孩和一个二岁的女婴,也被非法关押达十几个小时之久。

贺万吉和赵香忠夫妇
贺万吉和赵香忠夫妇

赵香忠被非法关押在女子劳教所的禁闭室里,遭到严酷的迫害,只能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二十几天后,赵香忠被放出来时,已不能行走,下半身没有知觉,胸部以上疼痛难忍,水米难进,骨瘦如柴,已基本瘫痪在床,生命垂危。五十岁的赵香忠,于二零零二年二月二十二日,被青海女子劳教所摧残致死。

◎青海省师范大学后勤处科长平春峰被打毒针迫害离世

法轮功学员平春峰,男,青海师范大学教工(原青海省师范大学后勤处科长,第一次非法劳教后,被降职),家住师大家属院。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力做好人,平春峰曾两次被师大的恶人诬告,而被关押在青海省劳教所遭受迫害。第一次劳教释放后,在二零零二年和二零零三年间,平春峰曾两次诉说,在劳教所被打毒针,被下毒,由于当时他精神恍惚,精神表现得不正常,描述不清楚、不确切,就要求他落实、表述要清晰。但他还没重写文章,就第二次被非法抓捕,出来后,就被恶人严密看管,于二零零五年离世。

酷刑演示:打毒针
酷刑演示:打毒针

◎青海唐发帮被门源监狱残酷迫害致死

西宁英语教师、法轮功学员唐发帮,多次遭受残忍迫害,被迫流离失所多年,二零零九年九月,被绑架构陷,被劫持到青海门源监狱,被迫害致死已经多年,当时才四十多岁。

二零一四年五月,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到青海民和看守所迫害时,青海省六一零安排的恶警陈洁威胁他时,谈到了对唐发帮迫害的一些情况。

二零一五年九月,有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青海东川监狱入监队,恶人威胁时叫嚣:唐发帮已经死在门源监狱,你坚持炼,也只有死路一条。

唐发帮,原为西宁市水电部四局乐家湾小学英语教师,去北京上访讲清法轮功真相后,被开除工职。从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唐发帮在四年多时间里遭到青海省“六一零”(六一零即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的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残酷迫害:三次拘留,累积七十五天;三次非法劳教,累积共七百八十四天;两次非法抄家。

唐发帮因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说句公道话,被非法劳教一年,本该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解教,但因不写放弃信仰的所谓“三书”,又被劳教所非法延期。二零零一年上半年,在青海西宁市多巴镇劳教所,唐发帮与李生玺,坚持信仰法轮大法,被时任管理科长的鲁昕当着全劳教所人员的面下令用“活页铐”上背铐,强制唐发帮、李生玺两人在毒阳下“锻炼身体”——长时间跑步,边跑,恶警边让他俩大声喊“一二一”。最后,两人气力耗尽,被分别关在两个大队的小号。唐发帮、李生玺两人绝食抗议。七日后,唐发帮生命濒危被放出;被关在严管队小号的李生玺在当时的大队长陈新祥要野蛮灌食的情况下,恢复进食。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十六日,唐发帮从劳教所释放后,因不放弃信仰真善忍,又于十二月二十八日被非法拘捕,元月又被送进多巴劳教所五大队严管。进所后,恶警辱骂他,对他拳脚相加,用几个十万伏的电警棍轮流拷打、电击长达两个小时之久,然后又将唐铐上背铐投入禁闭室,禁闭七天。

为了抗议这种酷刑折磨,从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一日起,唐发帮开始绝食,恶警又将他从一大队转到三大队。两年多来,在多巴劳教所里,唐发帮的身心受到了难以想象的摧残,被迫害得生命垂危。

青海省六一零的警察多次到他的亲友家和工作单位骚扰,亲人遭受残酷打击和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导致他母亲病危,他父亲的头发完全变白,他妻子无法正常上班,他的孩子无法得到父爱。

之后,唐发帮一直处于流离失所状态。二零零五年二月二十一日(黄历正月十三),唐发帮回到家中看望妻子和孩子,被青海省西宁市国安局、公安局伙同西宁市彭家寨派出所的警察绑架至西宁市国安局。唐发帮被绑在“老虎凳”上,四肢都被特制的铐子锁住,警察们轮番监视他,二十四小时不让他睡觉。三天后,唐发帮奇迹般从警备森严的国安大楼走脱。

二零零九年九月八日中午十一时三十分左右,唐发帮在西宁市城东区康乐南环路十字路口,被西宁市国保大队便衣特务有预谋的绑架。当时,特务们乘一辆黑色小轿车从十字路口西边驶来,跳下几个特务将唐发帮绑架。

唐发帮被非法关押在西宁市二十里铺看守所,被构陷到青海省高级法院。大约在二零一零年,唐发帮被劫持到青海门源监狱一监区三分监区迫害,因抵制邪恶的洗脑,坚持真善忍信仰,被关禁闭室达数月之久。唐发帮采取绝食反迫害。

门源监狱对唐发帮的迫害方式有,灌食,并采用高分贝反复播放歌颂邪党等人不愿听的音频。最后造成唐发帮的器官衰竭,在青海红十字医院抢救无效,而含冤离开人世。其中积极参与迫害的有当时的门源监狱一监区三分监区的主管改造的副指导员姓郭,后升一监区二分监区指导员,已经遭恶报,在生病养病期间被停职,二零一八年调离门源监狱。

唐发帮在青海红十字医院期间,还有一人受青海六一零指派参与迫害,他是青海格尔木市强制戒毒所(原来的格尔木市劳动教养所)心理咨询中心的主任陈洁,此人的另一身份为青海省所谓的“教育转化法轮功专家”,唐发帮也是被此人带领犹大和恶警在西宁绑架的。

◎遭两次劳教迫害的武忠民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武忠民,籍贯西宁市,毕业于河南省郑州机械专科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河南省三门峡西站“豫西机床厂”工作。后因企业破产,到广东打工。一九九三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迅速获得身心健康,淡泊名利。

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这些年中,武忠民被绑架、非法拘禁的地域涉及四省、市(广东、河南、青海和北京),四个二级市(深圳、三门峡市、许昌市、西宁市),被非法拘禁关押的场所有十处(深圳红岭中学、深圳莲塘派出所、北京天安门分局、三门峡驻京办、陕县看守所、陕县拘留所、三门峡市劳教所、许昌河南省第三劳教所、三门峡市第二期洗脑班(原三门峡市武装部院)、西宁市第二看守所。

武忠民第一次被劳教迫害是在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在此劳教所长达四年多的迫害中,健康的他已被迫害得右脚残废,双手也因此而受牵连不灵活,医生说是中枢神经受损。为此他曾向多个部门(最高检察院、省检察院、市检察院、公安、民政等部门)投诉,均无人理会。二零零五年六月,明慧网连续登载了武忠民的文章《五年来因信仰真善忍而遭残酷迫害纪实》揭露中共当局对他的迫害。

是二零零六年七月十二日中午,武忠民被陕县公安局不顾他生活不能自理、不能走路的现状,再次强行绑架到位于许昌的河南省第三劳教所,这是他第二次被劳教迫害。这次迫害的更残酷。明慧网文章《遭劳教迫害四肢残废 武忠民含冤离世》《被折磨致残的武忠民再次被劳教迫害经历》对酷刑细节有更详尽的揭露。

二零一一年五月九日,双腿被迫害致残,生活不能自理的武忠民,被绑架到青海省中共邪党政法委办的强制洗脑班,地点设在西宁市团结桥的青海省国税局培训中心。

多年的残酷迫害,造成武忠民四肢残废,生活不能自理,于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夫妻双双被非法判刑五年 魏海明被迫害离世

二零零七年四月,为了向世人讲明真相,魏海明在大通县景阳一带散发真相资料,被中共恶警盯上。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五日,青海省大通县刑警大队队长张兴农带领一帮恶警非法闯入家中抄家抢劫。魏海明二十二万元购入的轿车被非法没收,此外,家里的笔记本电脑、录音机、MP3、法轮功书籍,甚至魏海明的驾照均被非法没收。这些东西都是在警察没有出示搜查令的情况下从家中抢走的。

魏海明、赵宗华夫妇被大通县警察在不出示逮捕令的情况下从家中绑架到公安局,一直被非法关押,并酷刑折磨。魏海明在看守所两次绝食抗议,瘦得皮包骨头。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大通县法院对魏海明夫妻二人进行非法庭审,无宣判结果。二零零八年七月,大通县法院暗地里再次非法开庭,对二人进行秘密判决,非法判刑五年。

中共法院明显因惧怕非法庭审的行为被曝光,判决时不但没有通知家人,就连儿子魏鹏为父母聘请的两名律师也未告知。事后律师对家人说:“大通县法院并没有按法律程序办。”魏海明、赵宗华的家人质问法院为什么不通知时,法院人员一副强盗嘴脸,竟说:“凭什么要通知你们!”

魏海明被劫持至青海省门源监狱(原称海北州浩门监狱)迫害;赵宗华被劫持到青海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监狱里,魏海明曾拒绝穿囚服而遭受严重迫害。

魏海明在狱中因迫害肺病复发。二零一二年一月,魏海明出狱,大约七月十九日,魏鹏去看望父亲,还聊了聊,没发现异常,一周后的七月二十七日,魏鹏再去看望父亲时,发现父亲已死在床上,身边没有一个亲人(妻子赵宗华还在狱中,她于二零一二年底出狱),死因不明,疑为肺病发作去世,死期为七月二十日至二十七日之间,死时年仅五十八岁,此时离他出狱仅差半年时间。

◎高中生物教师谈迎春被劳教所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谈迎春,西宁市昆仑学校高中生物教师,于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在臭名昭著的青海省女子劳教所被迫害致死,离世时四十六岁。谈迎春死前,一起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看到谈迎春大腿部位有令人心惊的伤痕。曾看到有一次从背后用绳子将谈迎春的脖子勒住向后拉,使她差点窒息而死。为了销毁证据、掩盖罪恶,谈迎春死后三天,女子劳教所才公布死讯。

◎小学校长张有祯被迫害致死

青海省互助县边滩乡水洞小学校长张有祯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兢兢业业,严于律己,遭到“文革”式侮辱迫害,在万人大会上被铐、胸前挂牌批斗,并游街侮辱;随后非法劳教,在青海省劳教所遭折磨奄奄一息,于二零零三年六月十九日含冤去世。被迫害致死时四十七岁。

◎法轮功学员张秀琴被看守所迫害致死

青海省西宁市张秀琴,女,四十七、八岁,家住西宁市城中区法院家属院。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三日晚,张秀琴在西宁市南山路附近发放完真相资料,被人恶意告发,随后遭到南滩派出所一伙恶警绑架,当晚被劫持到西宁市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在西宁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昏迷不醒后,于十二月十三日凌晨四点含冤离世。

◎年轻女孩范丽红被药物迫害致死

青海一位风华正茂、健康正常的年轻女孩范丽红因为拒绝放弃信仰,被青海省女子劳教所多次强行送精神病院,强行施药,使其精神恍惚,整日不思茶饭,终被迫害致死,死时年仅二十九岁。

◎西宁市徐春芳老人被洗脑班迫害 在压力、恐吓中离世

自二零一五年十月,年近七十的徐春芳老人被绑架至洗脑班,在洗脑班经历恐吓、威胁,逼迫老人放弃修炼等折磨,身体出现不适。回家后,家人将其送往医院。在经历了近半年的痛苦折磨后,徐春芳老人于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二日含冤离世。

◎青海省西宁市八十五岁李玉君遭迫害两月后离世

青海省西宁市李玉君等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在李玉君家学法时,被西宁市国保、城北分局国保,生物园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大法书籍、播音器、炼功MP3等全部抢走。李玉君老人被放回家一看,悲愤的说:“把我二十年的东西全抄走了。”老人病倒了,加上社区人员跟踪、监视,八十五岁的她在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离开了人世。

迫害元凶江泽民发动和维持的这场群体灭绝性的迫害,青海省十二位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致死,也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发贪残,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法轮大法教导人们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人,福益家庭、社会,不仅是合法的,而且应该受到表彰的。法轮功学员坚持正信,是信仰自由。他们讲清真相,是作为受害者讨还公道,也是在维护社会良知,也是应当受到宪法与法律保护的。

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都是违法犯罪行为,在未来真相大显之时,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