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直气壮营救同修 抓紧救人不懈怠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2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我今年七十五岁了,曾是个佛教徒。一九九二年哥哥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胃癌不治而愈。看到重获新生的哥哥,见证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我于一九九八年正式走入大法修炼。修炼的这些年一路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是慈悲伟大的师尊保护我,给了我这份无限珍贵的修炼机缘,给了我大法弟子的伟大使命和荣誉,我唯有做好三件事,更加精進、实修,才能不负师恩,才能不负众生的期盼。

一九八一年我带着两个年幼的儿子作为随军家属定居在一座省会城市。丈夫是个很花心的人,有了外遇后,一九八八年提出与我离婚,我指出他与第三者的关系后,第三者反以“诽谤罪”的名义将我告上法庭。第三者在省计委有人脉关系,我却无依无靠,谁也指望不上,在这种压力之下,就只能靠自己了。在打这场官司的过程中,我学习了法律常识,掌握了刑法的基本要素,也了解了法官的心理,我总结现今的法官就为了两样东西:一是怕丢了自己的乌纱帽,二是为了钱。我依照法律并于情于理的進行自我辩护,给他举例子分析说明,希望他能用良心办案。最后,这场看似原告(第三者)必胜的案子却以我胜诉结案。通过这次经历,我学会了打官司,办事说理也有了底气。在一次参与营救侄女同修的过程中还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一、营救同修、救度相关人员

二零一一年,侄女因坚持修炼法轮大法被恶党法院非法判刑十五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某省女子监狱。侄女在监狱里被迫害的很严重,曾经昏死两次,情况危急。我与哥哥、另外一个侄女,还有一位同修一起到监狱要求放人。我们来到监狱长办公室谈保外就医一事。恶党监狱真是邪恶至极,他们百般刁难就是不放人。

因我以前打过官司,加之大法弟子本身就是被迫害,依照法律他们也没有理,所以我心里不惧怕他们,底气十足,我就给他们讲:我嫂子离世的早,侄女是我拉扯大的,她得了直肠癌,炼法轮功就好了。她犯了什么法?判刑有三要素,我孩子占了哪一条?她没有罪却被法院冤枉判刑,到这里又被你们迫害成这样,人命关天啊!这不和当年打成右派一样吗?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历次运动迫害了多少好人?参与迫害的人最后都是什么结局?善恶有报啊!你们把枪口抬高一点,就能救了一条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接着说:如果你们能让我的孩子出去,你们得积了多大的德啊……

我说了很多,他们表面上态度强硬,还是不同意放人。去的同修一直在发正念加持我,这时也不知我哪来的勇气和智慧,其实是师父帮了我,我说:“你们不放人,就给我签个字,如果我家孩子有什么意外,谁能承担的了、谁能负责谁给我签字。”说着我就把手里的文件伸过去,他们一听谁也不敢给我签字。我接着说:“我这不白把她拉扯大了吗?你们这不是见死不救吗?……”

我说话的声音很大,办公室走廊里都听得见。而且我句句理直气壮,本来我们做好人就是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我们没有错,有什么可怕的?我接着说:“一个是给我签字,要么就是你们给我出主意,我们到哪儿去找、找谁才能办这事。”我又讲了一些启发他们善念的话:“在监狱工作的人不也是有血有肉有善心的人吗?你们做好事子孙会有福报的,人在做,天在看啊!”

这时科长叫我们到他的办公室谈一谈。我看他不是骗我们,我们就到了他办公室。他说:“保外就医需要缴纳五、六千元的费用,医生好给出手续。”我心想:侄女是单身,儿子还没工作。房子都是我攒钱帮她买的,上哪拿出这些钱?我一下子站起来,当时给他们吓一跳。我说:“什么?我家孩子来的时候好好的,现在被你们祸害成这样,还得拿钱给你们?我回去治好了,还得送回来让你们迫害,有这个理吗?”我们坚决不同意拿这钱,这不是纵容邪恶、给恶党输血吗?这不也是经济迫害吗?邪党做的这一切完全都是违法的。

我们接着又去了监狱管理局。找到相关负责人,我拿着手中的文件,诉说着侄女几次昏死过去的情况,让他们给我签字。不签,我就问:“我们找谁能管这事?”这时他们说先了解一下情况。过几天我们又去了监狱,监狱不让進了。再去监狱管理局,监狱管理局负责人说:这事儿我们已经知道了,过几天保外就有信儿了。

一周后,在师父的慈悲保护与加持下,在同修们的正念配合下,侄女同修被我们接回了家,身体也很快康复了。特别提一下,释放侄女当天,还有几位大法弟子同时被“保外”。这样看来,我们此次去要人真起了作用,监狱相关负责人应该是从内心明白真相了,为他们自己的生命选择了美好的未来。

师父讲:“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当我们放下人心,敢于面对,真正迈出这一步时,整个过程不可思议的神奇,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就会变成可能。

在营救侄女同修的过程中,我深切的体会到,一方面我们要回自己的亲人得理直气壮,你强它弱,你弱它就强。因为即使按照中国的现行法律,修炼法轮功都是合法的,大法弟子被恶党绑架、关押、甚至判刑完全是违法犯罪行为。看到明慧网报道了很多同修被非法判刑后在监狱里遭到严重迫害,生命垂危之际监狱都不放人,家属也没有全力争取要人,最后被迫害致死,我心里很难过也很着急。很多时候家属(包括同修)在邪党的体制与淫威下,无可奈何的默认和接受了这种迫害,对邪恶的迫害显得很无奈,缺乏反迫害意识,缺少信心与正念。

其实营救同修的过程就是救人的过程,世人特别是在邪恶机构工作的生命被中共恶党邪灵操控,他们被毒害的最严重,良知本性被尘封,只有大法弟子能唤醒他们,通过要人的表面形式,把真相、善念讯息传递给他们的同时就是在帮助他们清除那些操控他们犯罪、不让他们得救的邪恶因素,帮助他们摆脱邪灵束缚,清醒理智起来。人身自有善恶,苏醒的本性是人性,是善念,明白真相后做出的正确选择就是在为他自己选择光明美好的未来!

二、疫情中抓紧救人不懈怠

我家的小资料点已经运作十多年了,虽然我已步入老年,但修炼后从未觉的自己老,总觉的自己还像年轻人一样。接触我的人也说,你的思维、你的外貌和言行,怎么看也不像这么大岁数的人啊!是啊,是因为修大法,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敏捷的思维以及讲真相救人的智慧。

我五十岁那年,经人介绍找了后老伴。前几年老伴瘫痪在床,我整整照顾了他三年。这三年我不能出去讲真相,就在家写真相信,给公检法部门写、给政府机构写,看明慧网上的消息,《明慧周刊》报道的哪里迫害严重,我就往哪写,写了三年,草纸攒下一大堆,寄了多少封也不记得了。我用学到的法律知识结合邪党迫害的政策,结合自身修炼的情况讲述真相。摘选明慧网上适合于写真相信的文章,抄写或者复印,然后寄出去。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某县一地迫害大法弟子很严重,明慧网一直跟踪报道,我也时刻关注,前前后后寄了很多信,后来迫害解体了,大法弟子没有被判刑,获无罪释放。我想写真相信应该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去年老伴离世了,我就改变了讲真相的方式,开始走出来发资料、讲真相。

我每天自己上网下载,打印真相资料。不依赖别人,不等不靠,根据自己的能力去做。二零二零年武汉疫情大爆发,救人的脚步更紧了。我下载了明慧网上关于疫情中保命的真相传单,一份一份的包装好,将自己居住小区的几栋楼挨家发了一遍。我还有两处房子对外出租,因我是房主,出入小区也就顺理成章,没受到阻挡。我将那两处房子所在小区的楼群也发了一遍。每走進一个楼栋,我首先双手合十,然后就想:我是来救这里众生的,请众神相助!这里的众生啊,师父让大法弟子救你们来了,你们此时都要配合我,该出门的先别出来,该回来的也先别回来,等我把资料发完。希望你们都能明白真相得救!每次这样想完,我都能很顺利的将资料发完,中间没有干扰。有时一天发一幢楼,好几个楼栋口,上上下下的,我也不觉的累。

小区解封后我就和同修配合出来面对面发真相资料、讲真相。这种形式的讲真相我还是头一次,A同修带着我,我就学着A同修的样子,无论看到谁,都面带微笑,一定要面带微笑,说一声“大兄弟”或者“大妹子”,让人感觉很亲切的样子,拉近与对方的距离。然后把真相资料递过去,说:“送你一份资料,看看吧,这里讲的都是真事,看看人家怎么躲过瘟疫的?我们也借鉴借鉴。”这时对方基本都能接受。愿意听真相的就继续讲,然后劝其办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与A同修出去几次,我就能独立讲了,而且越来越自然,遇到不要资料的、说难听话的,我也不在意,不动心。就像云游一样,在这过程中修去人心,修出慈悲善念去救人。

一次我看自家小区的宣传板上贴了一张疫情保命的真相不干胶,文字醒目,图案也好看,我就和B同修说自己也想做。B同修帮我找到文件拷贝给我,又给我拿了一百张不干胶纸,我回家就打印出来了。再出去时我就带上打印好的真相不干胶,一边讲真相,一边看到合适的地方就贴。一次我正在大马路上往电线杆上贴着,突然一辆警车开过来,我看到后也没害怕,此时刚贴上一半,手还停在半空,警车就从我身边开过去了。我想这是师父保护我呢,没让他们看见。

一次我正往小区宣传板上贴呢,被小区保洁员看到,她恶狠狠的说:“看你给贴的到处都是,给派出所打电话就得抓你。”我没有害怕,一想既然这样了,就取下来吧,她要取还造业了。我就取下来了,并对她说:“我们都是好人,也没做坏事,贴这个是为了让你们保平安啊!”这时她也不恶了、也不言语了。

一次在小区里遇到不明真相的保安,因为之前就碰到过他,这回他威胁说:“再讲再发给你们送派出所。”我也不动心,并且马上对他说:“你有儿女吧?你要做了这样的事,对你自己、对你儿女都不好啊!我们大热天的出来,既没抢、也没偷,更不骗人,我们是好人,是给你们送平安来了。”他一听就凶不起来了、也不恶了。我紧接着说:“你这个人真好,你保护我们你可积了大德了,你家孩子都会有福报的。”此时他的态度就彻底改变了。遇到几回不明真相的恶人,都在师父的保护下化险为夷了。

有时看到打麻将的一、两桌人,或者几个人一堆、一群人的情况,最开始心里还有顾虑,现在我也不多想了,先把正念打过去,解体这些人空间场里的邪恶,清除一切干扰众生得救的邪恶因素,然后就走过去,这时再发资料,一个接,两个接,其他人也都纷纷的伸手要。众生都等着救,可我们还时常有顾虑心、怕心,阻挡着救人。就像一位同修说的:心里就是想救人,其它什么都不想。当然也有很多不要资料的、不听真相的。对这样的人,有时我就会说一句,“没关系,信佛佛就在,不信佛不怪。”

我还有一个体会就是,如果把法学好了,发好正念,出去发资料接受的人就特别多,不要的人非常少。反之效果就不好。所以必须得学好法,那时一出去感觉空间场都有能量,救人的力度就大。

这里再和同修交流一下我出去讲真相的一点小经验。起初也没有目标,就是走到哪讲到哪,附近讲完了,我就和同修坐公交车到远一点的地方讲。一次坐公交车,我正想着,下一次去哪儿讲真相呢?就在这时我突然来了灵感,对呀,我把每一站的站名记下来,每次就按站点走不就行了吗!这之后,我就把这条线路的每一站的站名记到本子上,每次到一个站点下车,下车后到附近找小区,進小区看到有缘人就送资料讲真相。走完一站在本子上作标注,下次再坐到另一站,就这样逐站走下去。等这条线路的站点都走完了,就再选另一条线路的公交车,也按照这种方法走。我个人觉的非常好,每次出去都有了目标,还不重复。而且有的公交车站点都开出市区很远,这样较远的地方也可以去讲真相救人了。这是我的体会,供同修参考。

三、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心提高

以前我炼功没有固定时间,现在我坚持每天三点多起来炼功,说起这个时间还有一段故事。去年到哥哥家一趟,等我回来后,不知为什么,闹表三点多就开始响起来了,我也没设闹表啊!以后这个闹表就天天三点多响。我悟到,这不是师父给我定好的时间吗?让我早起炼功啊,师父真是太慈悲了!之后我就开始按照这个时间起来炼功,天天如此,坚持至今。

今年过年期间我开始背法了。因为从小发奋读书,希望能有好成绩,从农村考出去,所以学习成绩在班上都是前几名。可是学大法就不一样了,和同修比起来学法、背法的差距太大了。背法的难度大了,背一小段都得用很长的时间。真象同修说的,这看似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可是背起来咋就这么难记住呢?因为我们背的是法、是宇宙大法,每字每句里面都得有多少我们看不见的东西,得有多少内涵啊,装進去的东西多,所以能不难吗?难,我也不灰心,就一点点往下背。背着背着有时就觉的,哎,师父这句法我以前读法时怎么没看到呢?学了那么多遍却没印象,这回背法可真是需要用心了,也入心了。往下背,哦,这句话还有这层意思啊。随着背法,不知不觉中我人的观念少了,人心少了,执著心也淡了。背着背着,我发现自己以前很强的妒嫉心没有了。

有一次A同修讲真相被绑架到派出所,同修正念很强,通过给警察讲真相当天就否定迫害回家了。平时熟悉的C同修也知道A同修回家的消息,可是她们俩谁也没告诉我。表面看这是不符合常规的,我知道后就想埋怨: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我这边还惦记着呢。可是这种想法刚冒出来我马上就意识到,哦,这事是给我提高的,帮我去妒嫉心呢。说来也怪,要照以前我可能就“火”了,可这次却很平静。我明白了,是通过背法,师父帮我拿下去很多不好的物质,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

看到身边同修背的快、背的多、背的好,我就暗下决心还得加大背法力度。有一天,我坚持背完一页,当我坚持背下来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肚子不舒服,如厕后一身轻松。我悟到这是师父看我有坚持背法的决心和毅力,瞬间帮我净化了身体。

我还有许多的人心和执著,师父看我精進了,让我赶快修、赶快提高。我一定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在法中归正自己,修好自己,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