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疫之中 救人急

更新: 2021年01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二十七日】

一、回老家送真相、劝三退

得到武汉封城的消息,心中突然变的紧张而焦虑,仿佛大淘汰已来临,担心那些不明白真相的众生被销毁……于是我冲破所有的顾虑和人心,在腊月三十下午,带上护身符和《天赐洪福》的资料,以提前拜年的形式,来到老家叔叔、伯伯家讲真相,劝三退。家家送上《天赐洪福》的真相资料和护身符,一一叮嘱他们好好看资料,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当天下午劝退近二十人。

二、救度一方的众生

师父说:“大法弟子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1]。

疫情蔓延的消息一天比一天恐怖,封路、封小区的管控越来越严,先生也不去上班了,时刻在家盯着我,不能出门。除了在家学法外,心里很着急,老在家里关着不能救人,怎么办呀?要是有资料就好了。刚好送周刊的同修给我带来了资料和不干胶,在此感谢那些走在前面没被邪党封锁住的同修们,她们突破人的观念,冒着街上捉人捉车的风险,每个星期都及时将周刊送到我手里,我再想办法传给别的同修,让我们依然能在明慧交流的这个平台上与全世界的同修心连心。

有了资料和不干胶,我便智慧的与隔壁小区的A同修配合(她到我们这边,正好有个洞口能过来),以买菜的形式,出去贴不干胶和散发资料。后来同修有其它的事不能来,我便一个人出去。

因我所在区域范围较大,涵盖几个小区,有大面积的单门独院住户,也有很多步梯楼、电梯房。一般上午外面聊天的、买菜的流动人员较多,下午一两点钟的时候,外面太阳大,午饭后,人都在家休息。

我戴上口罩和太阳帽,穿上轻便的平底布鞋出门,一次带三十到五十份,做几个单元,就回家。下次又换一处,轮流转换着地点,每次从顶楼一层层往下做,边做边发正念,几乎很少碰到人。

同修配送的资料内容丰富、封面精美,还配上漂亮的包装袋,世人得到一定会珍惜的。同时出门还随身带上不干胶,找進出人员较多、又不是很张扬的路段,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不干胶贴在光亮显眼的地方,远远看去,金光闪闪的大字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能保留较长时间不被撕毁。

三、否定旧势力利用家人的干扰

随着小区的管控放松,讲真相、发资料、贴不干胶,恢复一时取消的学法小组。正当我投入到正法的洪流中,突然接到老家的电话,告知八十三岁的公公骑自行车外出办事,被一辆面的撞飞,先生火急火燎,开车直奔骨科医院。

他边开车,边不停的唠叨:电话里说撞的好狠,撞飞了,叫救护车拖去急救,八十多岁的老人……那意思后果不敢想象。坐在副驾的我,心里没有先生的急躁,知道是自己遇到关了,我异常的淡定和沉着,不停的安慰先生,让他不要着急,要冷静,开车注意安全等,一边打电话给那里娘家的姐姐,去医院帮忙处理(因复工后,家里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当时只有七十多岁的叔叔陪同救护车去医院),一边通知在另一个镇上班的堂弟去现场接待交警,同时通知先生的两个妹妹到医院……

我边处理事情,边梳理自己,心里想着,正当救人的关键时刻,公公出这样的事情,不是对我的干扰吗?公公明白真相,退了党,还看过大法书,把护身符放在枕头里枕着,十多年都好好的。八十多岁的人精神状态象年轻人,在老家种地,边照料有中风后遗症的婆婆。此时,公公无论是出人命,还是致残,二老都会拖累我,干扰我不能有足够的精力做好三件事。这样的结果我绝不能要,是旧势力在做坏事,我绝不承认这种安排!

思路清晰了,我立刻求师父帮忙,并发正念,解体利用家人干扰我救度众生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来到医院,所有检查结果都出来了,除小腿和耻骨骨折外,一切都是皮外伤,我长长舒了一口气,心中暗暗感谢师父!

事后还真的有些后怕,八十多岁的老人,被撞飞几米远,只受这点轻伤,让所有人都惊叹是不幸中的万幸!此时的我将坏事变成好事,和知情人讲公公是相信大法出现的神奇,讲积善之家必有善报,肇事司机和同伴是两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所有人怪他开快车了,我上前安慰他们,不要担心,我们是厚道人家,一切都好商量,只要能出院,我们就会回去调养,不会为难他的,叮嘱他们以后开车要注意安全。两小伙见我和善,便主动称我为阿姨,并与我交流,我趁机理智的给他们讲了真相,送上护身符,并把他俩劝退了。

因请了护工,我和先生处理好医院的事情,就回家了。隔天,我炖了西洋参排骨汤给公公送去,一進门,我笑容满面来到公公床前,汤还没放下,隔壁床位六十多岁的大叔高声说:“刚才你公公还在夸儿媳妇好,儿媳妇就到了,这一看儿媳妇,还真是好,我家儿媳妇怎么怎么不孝道……”他一旁的女儿也附和着。

我盛了汤,端给公公,接着用方便碗顺便盛给隔壁床大叔一碗,他不好意思接,我送到他手里,劝他吃了,恢复得快些,是西洋参汤。我自己也盛上饭菜,边吃边与他聊,说现在时代变了,社会教育有问题,传统的东西都被破坏了,顺势讲到我是学法轮功的,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因病房太杂,先生催我快走,没来得及劝退,但愿他还没走,等我再去探望公公时,一定要劝他三退。

师父要求我们遇事向内找,公公车祸后,我不断剖析自己,找到了自己若隐若现的抱怨心,因公公婆婆年事已高,婆婆中风六年了,后遗症让她半身不遂,虽然不与我同住(他们在农村老家),可依然时不时有这麻烦、那麻烦的,三天两头有电话过来,我和先生总是两头跑,耗费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和先生已都是奔六十的人了,先生头发已是花白,压力大了,自然会有抱怨,我虽知道是因缘关系,是让我修的,可心性不好的时候,难免有怨言,提起家务事,就会溢于言表,公公婆婆成了我心中的负担,甚至经常抱怨现在的人怎么这样大寿……唉!原来是自己没修掉的人心招来的!今后我一定要在这方面下功夫,修出对二位老人的慈悲。

一场大疫警示着世人,同时棒喝着我们每一个修炼人,珍惜这最后稍纵即逝、师父用巨大的承受换来的时光,收救自己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