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我的修炼经历向警察证实大法

更新时间: 2021年01月11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日】二零二零年十月三十日上午十一点二十分,我接到当地派出所警察打来的电话。我说:“喂,你好!你是哪位?”他说:“我是派出所的。”我问:“有事吗?”他说:“想了解一下你的情况。”我说:“我们这些炼功人,其实是最让你们这些人放心的。你当警察多年了,应该知道我们是一群什么样的人了。既然你想了解我个人的情况,那我就说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不是个让你放心的人。”

我跟这个警察聊起了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经历和变化。

丈夫早逝 我加倍孝敬公婆

我的小女儿不到两岁我丈夫就去世了。

我的想法是:公公婆婆含辛茹苦把我丈夫养大,让我们有了自己这个家,公公婆婆对我一家四口有恩。虽然丈夫去世了,我们还得报恩,所以我加倍孝敬公婆,让他们尽量忘掉失去爱子的痛,安享晚年。我把我的想法用孩子能听得懂的话告诉两个女儿,让他们知道要孝敬爷爷奶奶。

丈夫在时我们工资还很低,每月给公公婆婆五十元养老费,现在我每月给一百元。小女儿五岁那年,一天正在外边玩,看到婆婆来了,就急忙跑到我跟前说:“妈,你别忘了给奶奶一百块钱。”开始我和她奶奶都不懂她的意思,她奶奶后来明白了,说:“我知道了,她是看到你每次都给我一百块钱。所以我一来,她就让你给我钱。”我就又给了婆婆一百块钱。婆婆说什么也不要。我说:“娘,难得孩子有这个孝心,无论如何您得拿着,我答应孩子了。”

常言道,言教不如身教,我和孩子去商店购物,我们都是先给公公婆婆买他们喜欢穿的衣服和喜欢吃的食品。公公去世后,一天我正在公司上班,突然警察来绑架了我,只是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大女儿就辞职回家专心照顾奶奶。我出冤狱后,婆婆对女儿说:“你妈回来了,我就跟着你妈了。”

以前我在公司上班有保险。因修炼法轮大法被迫害,失去了工作,现在需要自己挣钱交养老保险金。我就在早上四点前,去网吧打一份工,到老人要起床时我就赶回家,上午再去打一份工,供小女儿上大学。有个公司领导听说我中午要回家照顾婆婆,就对我说:“你不需要等到十二点再下班,十点就走吧。”

我走到哪,都能遇到好心人。

有时婆婆生病,需要输液,一般输一周。输完后,我就问:“娘,你感觉好点吗?如果不需要接着输了,那我就去结账了。”婆婆说:“好。”只要老人觉的好,我从不计较。小姑子说:“三嫂,要都象你这样,哪家的老人就都不愁了。”

不争不抢 让房让利

我和大女儿因各自原因都当了“后妈”。现在这个社会,即使是亲妈,孩子都不好管教,后妈就更难当了。因我炼功,遇事按照“真、善、忍”做人,后来成立的家生活也很幸福。

我的房产是我和已故前夫的。现在的丈夫有一个儿子,比我小女儿大三个月,两个孩子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我的房子要拆迁,考虑到儿子的房子问题,就跟大女儿商量:“你现在结婚了,也有地方住。我现在没能力给你弟弟买房子,你可不可以把属于你的那套八十平方米的房子让给弟弟住?”大女儿说:“好。”二女儿在一旁说:“妈,不得不佩服你们这些炼法轮功的人,一套房子说让就让?要是我,说什么也做不到。你真的让我震惊了!”

两个女儿的几个姑姑得知这个决定后,有些接受不了,不同意。我就想:肯定我哪做的不对了。虽然房子归属由我说了算,但我没有考虑她们的感受,我应该提前跟她们说一声,听听她们的意见,这也是对她们的一种尊重。最后决定:房子所有权归女儿,儿子只有居住权。

一天大姑姐让女儿跟我商量,想用她的一百平方米的房子换我的一百二十平方米的房子,大姑姐付我二十平方米的差价。说心里话,当时我心里多少有些不想换。但一想到我是修真、善、忍的,就对俩女儿说:“你爸爸去世早,你大姑没少帮咱们。既然大姑开口了,我们就无条件答应吧。”事后,大姑姐说:“你真有福,到时候你两套房同时就分下来了。”

我小的时候,母亲常年有病,父亲就背着我赶海挖蛤蜊。大弟弟知道我从小在家就吃苦耐劳。我去村委签字时遇见他,他对我说:“姐姐,咱爸爸的那套老房子,签字后,我和弟弟决定每人给你五万元钱。我本想多给你一些,可你侄子说:‘爸爸,你想多给大姑钱,你要考虑二叔的经济条件。’你侄子说的也是,我们也就不能多给你了。”我听后很高兴,心想:侄子能想到他二叔的经济条件远不如他爸,挺好,兄弟和睦贵如金啊!

产房里的奇迹

我大女儿是高龄产妇。怀孕七个月时在家突然脐带脱落。送到医院时孩子胎心已经没了。医生断言已经无法挽救孩子的生命,女儿和女婿不得不在放弃孩子的证书上签名、按手印。

我马上让女儿和我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救这个孩子。我俩一直不停的念。不知念了多久,女儿说孩子有胎心了,活了,还在用脚踢她。医生找来护士测量孩子的胎心,结果正常。

但医生说,孩子缺氧时间太长,容易造成发育不正常,又是早产,还要在保温箱待很长时间,要花很大一笔钱,孩子最终如何,也无法确定。女儿因脐带脱落,容易感染,这时做剖腹产也有生命危险。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因为我们是炼功人不能杀生,最终决定不放弃孩子。

孩子六个月大时,去打疫苗针,发现孩子重度贫血,而且心脏供血不足,随时有生命危险。女儿因经历了上次的事,就不愿去医院。她打电话跟我说:“妈,我想带孩子上你那住一个月,给孩子做些食补。”女婿一听,就对我女儿说:“你上你妈那,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我先把你用刀砍了,然后我再把你爸你妈你弟弟都砍了!”

女婿打电话,把我女儿的姑姑们都叫去了。女儿也打电话把我和她爸爸叫了去。我去了之后,听到女儿说了这些,我就对女儿说:“孩子,炼功人和不炼功的人之间发生矛盾,百分之百是炼功人的错。赶快看看,自己哪没做好?归正自己。在孩子身上,把心放下,人各有命。”跟女儿说完后,我就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想,女婿不炼功,他不知道人各有命。他接受不了孩子不去医院,是因为害怕失去孩子,才说出这种无理智、极端的狠话。

第二天一早,我拿着一万块钱到女儿家,陪着她去了医院。

第二天,小女儿开车,把大女儿连人带东西拉回了家。小女儿对我说:“妈,你现在什么也不要说,我支持姐姐离婚。”女婿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份就辞职在家,女婿的个人保险、车险、房贷、上高中的儿子的费用,还有一家的经济开支,都由我大女儿负担。女儿睡觉时,女婿把女儿的手机里的信息一条条全都过滤一遍。一天女儿来例假,肚子疼的受不了,就让女婿回家看孩子。女婿那天正在他父亲家帮父亲干活,一听让他回家看孩子,回去就冲着我女儿发火,说你连个孩子都看不了,你还能干什么?大女儿一气之下,决定离婚。

第二天,大女婿端个小盆,里面放着几件衣服和几个玩具到我家来了。我正在客厅看着小外孙女,一见大女婿来了,我就捧着外孙女的小手说;“快,爸爸来了,欢迎!欢迎!”这时,大女儿从卧室出来,说:“妈,你知道他怎么样骂你?”我说:“那是你没做好,妈才挨骂。你做好了,女婿感谢我还来不及呢,他怎么会骂我呢?”过后,我跟女儿说:“你丈夫翻看你的手机信息,是不是你的经济收支不透明,还是你与人交往让他感到不放心?”女儿说:“没有。”我说:“孩子,我们一定要做好。能成为一家人是缘份,要珍惜呀!他被电视里中共宣传的谎言毒害的太深了,只有我们做好了,才能真正救了他。”

前段时间,儿子回家说:“妈,我们公司换了个领导,规章制度苛刻。”我说:“孩子,你不要说领导如何,你每天上班早来晚走,把领导交给你的工作认认真真的完成,把卫生打扫的干干净净。你就根本感受不到制度对你的任何约束了。”

我用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发生任何矛盾时找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一个比好人更好的人。

给警察讲真相

我在回答警察的问题时,我把自己修炼中的一些突出的事儿讲给这警察听。警察也一直在听,偶尔会插一句话。

当我讲到和公婆的关系时,警察佩服的说:“儿子都没了,你还养老人?”讲到我不要父母留下的房产时,警察说:“现在有很多结婚多年的闺女还回家争房产呢。”

从警察的插话我知道他看到了作为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那么高,的确难得。我跟警察说:“你想想,当我们的切身利益、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情况下,我们都不忍心舍弃一个没出生的生命,我们怎么可能去自焚,自杀和杀人?一个人在家孝敬父母,工作兢兢业业,不贪不占,人人都做好,这个社会不就好了?我真想让村长叫全村人都跟着我炼法轮功。这样的话,也就没有不孝敬老人、争房子、离婚这些事了。你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我们这些人了,我们真的都是些好人。”

警察马上说:“这个你就别说了。我不到你家里去了,地点你选,时间你定,现在我就想见见你这个人。”我说:“不用了,因为经历了两次迫害,我心里总有个阴影。”他说:“你还有个阴影,说明你还是没做好。你做好了,你怕什么?”快到中午了,我就说:“你也该吃饭了,占用了你这么长时间。”警察说:“你也该做饭了,相互理解。”我说:“我们相互理解。谢谢你,再见!”

这次一接电话,我的第一念就是讲真相。派出所的有些警察没有机会听我们讲真相,只听、只看媒体的谎言。有时他们也很无奈,上面压下来,为了生存,工作的特殊性使他们不得不挨个打电话或上门。我想他说“相互理解”,也道出了他们的心声。

我们应该放下人心,真心为他们好,把大法的美好讲给他们,把邪党对我们的迫害讲给他们,把参与迫害的后果告诉他们,当他们明白真相后,不再参与或是只走形式,也就减少了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也是给他们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我个人悟到,这次“清零”的行动,也是对我们修炼心性的一次大检验。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只要我们平时在遇到矛盾时,都能向内找,修自己,当我们按照法在不同层次对我们的要求做到时,师父会为我们做主,就没有过不去的关,迫害就远离了我们。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