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魔难 走向成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一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九年中国邪党迫害大法前不久得法的。由于刚得法迫害就发生了,所以个人修炼基础不扎实,根本不懂得“修炼”二字的内涵,只是把大法当作祛病健身的方法了,平时只是看看书,炼一炼动作,哪知道大法弟子的使命是救度众生啊!直到二零零九年和其他同修联系上后才彻底改变了这种状态,知道要做好三件事,特别是讲真相,救众生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和义务。

从开始胆胆突突发资料,到自己制作资料、发资料,再到用手机对打和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一路走来磕磕绊绊,期间还遭受三年的冤狱迫害。还好,在师父的加持和保护下走了过来。

今日我把在狱中反迫害证实法的一段修炼历程及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冤狱中反迫害 证实法

大法恩泽我家,我把福音传万家,是我的一个愿望,当这个愿望完全可以实现时,我有了一种满足感,那时我起了欢喜心、显示心,又加上本应该去的人心、执著迟迟没去,让旧势力钻了空子,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日被县公安局国保绑架、抄家,判刑三年。在被绑架前,师尊两次点悟我,可我悟性太低没悟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遗憾。

我绝不承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与安排,但是,既然進来了,那肯定有我要修的。我们都知道正法已经接近尾声了,旧势力可以说少之又少了,看守所、监狱是那些邪恶聚集的地方。在金钱驱使下,狱警监区长使出浑身解数来“转化”我,叫我写“四书”,前后硬塞给我两本该监狱出版的在不同年份被所谓“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写的“四书”及邪悟者写的文章,命令我写心得体会。我没有多加思考,决定利用这次机会写出大法真相,给监狱警察看,不让他们再对大法犯罪,对大法弟子行恶! 他们也是大法救度的对像。

我被关在看守所期间也曾给检察院写过一篇文章,题目为:《我没有犯罪 我是全县人民的骄傲》。由于当时正念不强,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怕加重对我的迫害,在公诉人的威吓下,我就没有交给他们,留下了遗憾。今日我要正念十足的堂堂正正的写文章证实大法,要让警察及监狱所有服刑人员都知道:法轮功受到的迫害是当今人类史上最大的冤假错案。

第一篇是《写给儿子的一封信》。以给儿子写信,讲真相。内容主要讲述了法轮功不是×教,而是真正救人的高德大法,“真、善、忍”是宇宙特性,是最根本的佛法。也从刘伯温的《推碑图》再到袁天罡、李淳风的《推背图》等中国古代著名预言中,说明古人都用隐晦语言详实的记载着大法开传的时间、地点,提醒世人在历史的关键时刻,一定要明辨是非,这样才能躲过灾难,才能有光明的未来。也从优昙婆罗花在世界各地的盛开,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再到法轮大法洪传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人类的福祉等不同角度来阐述大法的美好,小说《西游记》有句话说:“人身难得,中土难生,正法难遇,全此三者,幸莫大焉。”告诉人们六道轮回中得人体太不容易了,切莫失去这万古不遇的救度机缘!引用了师父的对联:“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

监区长和狱警为了转化我,让我写“四书”,不断给我施压,我陆续又写出《修炼人可别把经念歪了》和《深思明鉴 着眼未来》两篇文章。在《深思明鉴 着眼未来》一文我写道:修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信仰无罪。是江魔头以莫须有的罪名破坏大法,迫害大法弟子,使无数大法弟子家破人亡,丢掉工作,而不是修大法之错。最后写道:“历览古今,从古罗马帝国迫害基督徒,三武一宗灭佛,再到今天迫害法轮功,凡是迫害正信的没有一个好下场,迫害修道之人必遭天谴,善恶有报是天理,深思明鉴,着眼未来,切莫为了眼前一点利益,走向万劫不复之深渊。”

在这期间,妻子同修在狱外以挂号信形式往监狱邮寄了各种大法真相资料,也大大的震慑了邪恶。通过写文章讲真相,监区长由开始的震怒,到言语的收敛,再到内心的变平静,这个过程也是背后邪恶因素被一步步解体、清除的过程。因操控人的邪恶因素被解体,所以他们一直也不敢对我动粗。

这个过程也是我修炼中一次飞跃的过程。其中一个监区长当面跟我说:“其实你挺有才的,你比较特殊。回去后该怎么炼就怎么炼吧。”我非常清楚,是大法和师父给予我智慧与能力,让我在魔难中坚持讲真相。大法高于一切。

“人念”“正念”两重天

魔难过后我不断的反思自己:救度众生如果你走的正,旧势力是不敢动你的。师父说:“解难重塑法中修”[2]。只有学好法,遇事无条件的向内找,向内修,发好正念,才能在修炼路上少走弯路或不走弯路,才能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因旧势力无孔不入,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与安排,首先要从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做起。

二零一七年一月过年前,我听到两高新的司法解释将要开始实施,我打开常人网站浏览一下其条款,那里面虽然对法轮功只是含沙射影,但我清楚的知道,这是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的升级,发现有一条款说:发现国家工作人员有参加×教活动的,要从重处罚。因自己负面因素太强了,出现一念:“我不就是国家公务员吗?”就这荒唐可笑的这一人念,就跳入旧势力下的圈套中,承认了邪恶的迫害与安排。这是招致三年冤狱迫害的原因之一。师父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在魔难迫害中一思一念都很关键。你做的好与不好,你能不能被迫害,你做的正与不正、迫害到什么成度,都与你自己走的路、你的思想思考的问题有直接关系。”[3]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九日是我出狱的日子。在狱里办理出狱手续时,警察说什么“释放证明书”非常重要,要保存好,并且一个月内去当地派出所办理登记,解除在狱里服刑状态等等。大法弟子都知道监狱与公安是沆瀣一气,对这件事我事先已有警觉。

到派出所我问警察:“我们必须得登记吗?”警察说:“你们炼法轮功的,时时刻刻都不能离开我们公安机关的视线。”我一听这不对劲!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在管,怎么能听你们邪恶的安排呢!二话没说我就借机迅速离开。就这一念太重要了,因为我及时的否定了旧势力对我的安排。就因为这个正念,至今我仍然堂堂正正的讲真相劝三退救度着众生,走在师父安排的修炼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五》〈法中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